在看守所堂堂正正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五日】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上午八点多钟,康庄派出所王军、李龙营为了讨好邪党,打电话谎称所长要见我,把我骗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我信师信法,堂堂正正讲真相,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安回家。我把这十五天在看守所证实法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我是炼功人,没有偶然的事情,师父给予我们的正念力可劈山。既然让我去,那我就堂堂正正的去讲真相,做三退,救度有缘人。

我一進看守所就向所长揭露江泽民、罗干他们都是杀人犯,是他们在犯法,在迫害中国人,希望你们不要上当。我说:“当官要爱民,作为国家主席的江泽民这帮坏人不走正路那我们国家不就乱了吗?你是一所之长要爱护你的手下,你是个丈夫、父亲就要爱护你的老婆孩子,你说不是吗?”所长说:“是,那是。”我接着说:“你在这干是你的工作,一定要把心摆正,可不能昧着良心干坏事,千万不要上邪党的当,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可不是儿戏,你是党员的话就赶快退党逃命吧。”所长笑了。

过了一会他们把我送到一个监室,一進门我看到这里有一帮青年,她们一看到我就喊:“大姨,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好象在迎接我,外面的警察也听见了。我悟到我前世就和他们结过缘,这世我又来和她们了缘,是叫我来讲真相救她们的。于是我就给她们讲真相劝三退,不一会她们都退了,知道了大法是来救人的。

我想只要我心在法上、正念足,一切都有师父为我安排。“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有师父在为我们做。在这里关押着一个打官司的女人,五十多岁,她反对法轮功,所长叫我听她的。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要我们做好人,我怎么能听她的呢?!所长一听立刻离开了。这个女人说法轮功参与政治。我说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并能使修炼者身体健康,快速达到无病状态,对社会对百姓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以前七八种病,学大法不到三天全好了。是江泽民领着一帮坏人在杀人,在害咱中国人,是他们在犯法,你说国家主席杀人就不犯法吗?这个女人说:“这个事你说的对”。接着她又说毛邪灵好,我说大妹妹你知道毛邪灵做了多少坏事杀了多少人吗?象你这个年纪都经历过文革,那时候谁过得好就被打成地主,谁说真话就被打成右派反革命。我今年六十岁了,58年毛邪灵搞“大炼钢铁”,不让老百姓自己做饭,看谁家冒烟就带人去揭锅并砸破,谁家有一点米面都得交出来,地里的庄稼不让收,那时一个孩子一月才给3斤白面。有一次我爷爷饿得不行叫我娘做饭,我娘说没有面了,我爷爷生气了还把我娘打了。那时饿死很多人,这都是毛邪灵害的啊。据学者统计中共历次运动共害死咱中国人八千万人。最后这个女人终于明白了。

过了一天,来了一个打仗的女人,脚被打伤痛的大哭。她对我说:“大姐,你帮我叫叫警察,开门叫我出去,你说的管用。”于是我打电话告诉所长这个女人痛的大哭,让他过来看看,所长叫着我的名字说你快用法轮功教育教育她吧。打她的人也问我:“大姐,她哭什么?”我说她脚痛。她也让我用法轮功说说她。我让她念法轮大法好,她念了,后来脚不痛了,能走路了。

过了几天又来了个新犯人,为争地方跟人打仗。她丈夫经常去看她,一次她哭着跟她丈夫说:“你回去吧,不用怕,我有法轮功大姨保护我。”我说:“你回家不要打仗了,你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神保护你。”她说以后不打了。

又过了几天,抓来三个卖淫的,我心里觉得不是滋味,就去找所长,来到警察办公室,我对警察说,快把你们上司王传普叫来,我有大事跟他说,天要灭中共,法办周永康,你们千万不要上他们的当啊,赶快放了我。警察笑了笑说:“我给你上报上报让你走。”所长说:“你快用法轮功教育教育这三个人吧,给她们退退团、少先队。”我就回来跟她们三个讲真相,告诉他们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在犯法,把中国社会搞乱了。你们当妈的不走正路怎么能教育好孩子,不就把家毁了吗?这样挣钱多脏啊!回家别干了,给你们的孩子当个好妈妈吧。她们听了哭了两次,说不干了,出去就回家。其中一个退了队。

我是个炼功人,时时处处都要做好,一言一行都要符合法的要求。一次,我看到桌上有三个半馒头,放了好多天了,已经很干很硬了,我就拿来用水泡着吃。有个人说:“大姐你别吃这些馒头了,已经不要了。”我说留着好的给那些吃不饱的吃吧。新来的那三个卖淫的没有被子,冻的直打冷战,我是炼功人,一点也不觉得冷,于是我就把我的被子给她们盖上。

我背着师父的经文《正神》(《洪吟二》),堂堂正正的,又一次到办公室找所长,我说要走,我是做好人的,这儿不是我待的地方。所长说:“你的说服力挺好的,你就再说说她们吧!”我说那我就讲一个大狗的故事吧:有一天我出去办事,在康庄碰到一个于家庄的人,五十多岁,骑着电动车,衣服被一只大狗咬住怎么也不放,不让走,没办法他只好站在那等人来。这时他看到我,老远就对我喊:“李庄上的你快走,你看这只大狗咬着我的衣服不让我走了。”于是我就走上前去给大狗说:大狗,我是修炼人,现在是正法时期,万事万物留好的,你别咬人,你咬人,你家主人就把你卖了,或许就让人家把你杀了,你做个好狗吧,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会有好报的。大狗一听很安静的走到一个草垛上趴下,耷拉着头,一声也不叫了。真是太神了。就这样我把狗叫醒了,得救了,人也救了。这些人听的入了神。这时我脑中忽生一念,我给她们唱支歌吧,我在心中想唱什么歌呢?突然一个声音打入我的耳朵说唱济公唱济公,于是我就唱起了济公歌。嗓音很响亮,唱的很动听,好象是另外空间发出的。唱完了我就给她们劝三退,他们都乐了。

有时我炼功他们也跟着我炼,我唱大法歌他们也跟着唱。他们都说:“这个法轮功大姨真好,我真是服了你了。”她们不再反对大法了,看来她们的主元神都被叫醒了。

在我临走前的一天晚上,她们都把床和我的床并在一起,想和我一个被窝,都想靠近我,有个人说:“法轮功大姨好象是个火炉子,和你在一起一点也不冷。”我觉得她们的心被大法融化了,对大法的误解解除了,对我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

十一月二十日上午,十一点多钟,警察放我走,他们让我去办什么手续,我说:“我又不是犯人,和她们不一样,我是炼功人,我什么手续也不用办,别给你们添麻烦了。”他们默认了,什么也没让我办,于是我就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