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是真正来度人的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五日】修炼十八年来,在助师正法的路上能走到今天,是因为我深深懂得:师父是真正来度人的。只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才有这万古机缘,修回天上去,而且师父早已把上天的梯子架好,就看你自己愿不愿上,敢不敢上。因此我在修炼的路上不敢懈怠、马虎。当你做的好、路走的正时,师父会欣慰,采取不同方式鼓励你,增强你修炼的信心;当你做的不好、不在法上时,师父会点化你,一次不行两次,直到你归正到修炼路上来。

下面我把在师父洪大慈悲呵护下修炼历程的几件事写出来与同修分享,以证实师父洪大慈悲、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和大法的玄奥、精深、超常。

一、在修炼的路上悟的对、走的正,师父会欣慰的鼓励你

五颜六色的透明大光柱体在我上半身转了三圈

一九九八年的八、九月份,我已走入修炼三个春秋。有一天身体出现了重感冒的症状,头疼、发烧和胃痛交织在一起很难受。说起来也奇怪,上班症状轻一些,下班就很重。疼痛、盖着被子还觉的冷,整夜睡不着觉。两天过去了,我没把它当回事,因为师父关于病业的法讲的很透彻,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消业。到了第三天晚上更厉害了,头疼的往墙上撞,腹中的肠胃象有两只手拉扯疼痛难忍,身上发冷打哆嗦,呕吐不止,最后吐的都是发酸、发涩的黄水。站也不行,躺也不适折腾到晚上十一时。这时老伴(同修)拿来体温计要量下体温,一量三十九度八。我没有害怕,说不管它,一切由师父安排。睡吧,明天还上班。

把灯关了,刚躺下,一点睡意没有,眼睛亮亮的。突然从窗外射入一束五颜六色透明大光柱体,从来没看到这种美丽颜色,绚丽多彩,非常细腻透着柔和的光,看着就觉的非常舒服,人间看不到。这时我觉的屋里异常的静,呼吸都感觉细细的。

透明的大光柱体上至屋顶,下至地面,直径大约二十至三十公分。开始向床上移动,在我上半身缓慢的转了三圈停下了。我人念上来了 ,想用手触摸他的感受,可是手抬不起来。两、三分钟工夫就消失了。我的心情激动不已,坐在床上还在回味刚才看到美丽的那一幕,突然间觉的身体疼痛、发冷症状全无,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明白是做对了,师父帮我消掉了一个业力。

我终于见到盼望已久的伟大师父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是师父在我市做最后一次传法带功报告,同修提前把入场票准备好了,最后种种原因没去成,可能机缘未到。见不到师父的面时常勾起我对自己的埋怨:是不是自己和师父没有缘份?是不是自己业力太大?是不是修炼不好、层次不够格?心里时常嘀咕不见师面能成为弟子吗?师父能管我吗?好在那时有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早晨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和老伴还经常出去洪法,心性提高很快,认识到这是人心。“实修者不执于求而自得,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1]。从此,我增加了学法时间,明白了很多法理,心性提高上来了,放下了想见师面的人心。以法为师,走好实修路。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是我一生最幸福、难忘的一天。我和老伴在我市某分站长家见到了想念已久的伟大慈悲师父。高大魁梧的身材,白里透红的笑脸,平易近人的师父,没有一点架子。站长说:师父国外传法刚回国,国内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百忙之中来看望大家。大家以无比喜悦的心情长时间鼓掌,记的有一位女同修从见到师父那一刻就哭,哭的泣不成声。师父说:“别哭,别这样”。她就是止不住。师父接着说我在传法中有许多学员从开始见到我时就哭,一直到我讲课结束;为什么?是因为他(她)明白的一面知道我在做什么,所以会激动不已(大意)。师父主要给我们讲了多学法,好好修炼,因为这个功法是修炼主元神、修炼你自己的,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一定要珍惜。师父还简要的介绍了国外传法形势。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师父还有别的事情处理,虽然我们都不想离开,但考虑师父日理万机,事情安排的很满,不能打乱行程计划,大家都自觉离开。

师父把每一位弟子都送到门口。我和老伴最后离开,出了门师父还要往前送,我们说什么也不让,但拗不过,师父还是送一程。到一转弯处,我心里想不能让师父再送了,就说:师父千万不能再送了,停下来了。突然问师父:我能圆满吗?(现在想起来脸都发烧,人心那么重)。师父微笑的看着我:“能,能圆满,好好修炼”。接着师父语重心长的说:“如果将来有人不让你炼功或者问你为什么炼法轮功,你就说为了祛病健身。”

终于和师父分手了。在回头向停车位置走的那一刹那间,眼泪刷的一下流出来了,那是内心真实的反映,是师父度弟子的无量慈悲心使弟子明白的那一面得到了震撼而激动。这时回头看师父还在那站着挥手示意让我们走,我挥手示意师父走,师父才离开。坐在车上我和老伴的眼泪还在流着,边流泪边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有人不让炼呢?对师父告诉我的这句话疑惑不解。当时只有一念,一定好好修炼,跟师父回家。

二零零一年底,我的一位亲戚(同修)到北京护法,被恶警绑架劫持到当地,遭到了残酷迫害送進医院抢救,有一天去卫生间时,在邪恶警察的眼皮底下正念走脱。恶人恶警非常恼火,在全国通缉要抓到她。根据孩子(常人)提供的情况,说出我和老伴炼法轮功,她妈是在我家得法炼功这一线索,怀疑住在我家。

有一天下午宣保科长到我办公室说:某市公安局来两人了解你亲戚情况,见不见?我一听是迫害法轮功的事,心里很烦,也不理智,脱口而出:我们几年没有联系,她的情况不清楚,不见。两位警察感到受到冷遇,心里很是不平,觉的没面子,一气之下把情况反映到领导机关,惊动了上级领导。法轮功是通天的事,指示我单位两位一把手,如果情况属实严肃处理,要求我配合调查(事后听说的)。

可能担心发生意外,当天晚上以党委中心组学习名义把我骗到单位,两位一把手早已在门口等候,见我解释说:不要介意,把情况和地方人员讲清楚,领导机关还要听结果。然后我们一起進了党委会议室,两个警察已坐在那里。年龄稍大的警察说:某某某在押住院期间从我们眼皮底下逃离,影响很坏,是我市挂号大案。根据孩子提供的线索,他妈是在你家学的功。我们想了解一下她是否来你家?有没有联系?知不知道其下落?吸取教训我很平和的说:有几年没联系了,没有来我家,也不知道她的下落。沉默一阵子,我的两位领导为了消除尴尬,和他们扯一些别的事情。可能那个警察还在记恨我,突然发难的问道:你那么棒的身体炼什么法轮功啊,有规定党员干部是不让炼的。这时师父告诉我的话“为了祛病健身”清晰的打入脑中:正是我炼了法轮功才有这么棒的身体,以前身体有好几种病现在都好了,炼法轮功“是为了祛病健身”,我真诚的和他们说(那时不知道讲真相和发正念)。我讲完了,没一个人说话,每一个人都低着头好像在想什么问题(法轮功特点之一祛病健身有奇效,在全国几乎家喻户晓)。那个警察态度也变了,脸上有了笑容说:既然不知道其下落,我们不打扰了,我们继续寻找新的线索。分手后,党委书记把我拉到一边说:在这个问题上,我是向着你的,是站在你这边的(不知是他的善念出来了还是送人情)。几天后,我上级的一个老领导和我说:当时情况对你很不利,他们是想把你送進去的,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我知道是师父帮我,三年前就知道修炼進程中会发生什么事,告诉了我解体邪恶的秘方。我深深体会到:只要坚信师父,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就能解体邪恶生命与因素,化险为夷。

单位大多数人知道我炼法轮功,不贪不占、不抽烟、不喝酒,为人、处事正派,口碑也不错。直到退休,很安全。

二、我不在法上时,师父点化

师父法理告诉我们,因为是人在修炼,修好的那一面,达到神的标准就断开,不能把修好的那一面污染。当你修炼到完全达到神的标准,人中的东西没了,师父安排修炼的路走到头了,你就功成圆满了。每一个真修弟子都不想在修炼路上出差错,但很难。我的体会是,修炼中不怕有缺点、错误,可怕的是知错不改,特别是师父的点化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情况下,不改就是修炼基点问题。

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一年单位组织体检,两年都查出脂肪肝,医生告诫说,要抓紧治疗,否则会向恶性病变。老伴的一位朋友丈夫以前患脂肪肝,自己配了一种中成药吃了几个疗程就好了,老伴把药方拿来了。这时我心性掉下来了,不在法上,稀里糊涂的把药方给了卫生科长,让他按药方配三个月的药(一个疗程),吃起来了。当吃到快一个月时,有一天早晨准备起床炼功,刚坐下穿衣服,有人对着我耳朵大声而严肃的说:“你再吃药把好肝拿掉,坏肝留下”。我瞅瞅屋里没有人,吓的打了个冷颤。当时我就明白了,没做好师父着急点化我。炼完功,立即把剩下一大包药扔進垃圾桶。从那以后,再没吃过药,也没去体检,身体好好的一直到现在。

清理邪灵因素

师父说:“那个中共邪党的邪灵已经给销毁掉了。只是还存在着一些信息,比如说过去它们那些个书啊、那些个画,还有些邪恶的因素,而多数这些邪恶的因素它的本身也被销毁了。”[2]为了不给恶党邪灵因素留下生存空间,我对家里所有的书、字画、音像、饰物、立功勋章、证书、党旗、党徽、国旗、国徽、军旗、军徽、军校校徽等進行了彻底清理。当清理到收藏邮品时犯愁了,那里面从恶党的领导人到题词;从党、军的旗、徽到恶党树立的假英模人物;从各类大会到恶党规定的各个节日等,无不渗透恶党邪灵的信息。把这些都清理掉不成套、就没有收藏价值了,这是几十年心血和省吃俭用投资的成本,也是我的一个很大爱好。心里犹豫不决,无心清理,心想明天再说吧。

当天晚上做了个清晰的梦:晴朗的天空下,有几朵白云挂在两座高高的山峰上,山上长满繁茂的树木和花草。两山之间有一条弯曲的小路,路边小溪的水清澈透底,发出轻轻流淌声,异常美丽。我悠闲的在小路漫步,走着走着,一块大石头挡住我的路。我想试试能不能把它移开,一试太大纹丝不动。但是发现我手到之处石头象酥饼一样层层脱落。我两手开始给石头扒皮,不停的扒,一层层石头往下掉,一会掉下一大堆。扒呀扒呀觉的有使不完的劲,大约扒到石头中央处,突然两手触摸到凉凉、软软的东西,我倒吸一口凉气惊退两步,定睛一看,是一只鲜活的黑褐色大蛤蟆裸出,两只凸起亮亮的眼睛射着凶光看着我,散发着一层阴气。这时一个声音对着我耳边说:“你还收藏吗?”周围静静的一个人没有,我明白了。我心里和师父说:弟子错了,又让师父为我操心了。

第二天,我把邮品彻底的進行了清理,烧的烧,卖的卖。从那一天开始,我也不收藏邮品了,因为那是人的东西,是执著,是真修者要去的心。

连续几天晚上睡觉都做同样内容的梦

二零零七年秋天,老伴和甲同修经常利用晚间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我的怕心很重。老伴一出去心里慌慌的,担心出事总是靠窗观望,有时回来晚一点吓的惊慌失措。老伴经常说不做三件事不行。我也知道状态不对,有时很苦恼。“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3]。

有一天晚上做梦:往洞里钻,有進口没出口,形状如海螺状,开始口很大,越往里口越小,最后变的尖尖的。洞里到处是大便,脏兮兮的,令人恶心,无法忍受跑出洞外。接着又出现一幕:我在四周高高的大山里,乌云密布看不到山顶,在里边转来转去找不到出口,觉的急躁和压抑。突然刮起大风,电闪雷鸣,一场大雨马上要下了,急的我不知所措被吓醒。第二天,第三天晚上做的还是同样内容的梦。不得不认真悟一悟了。我和老伴切磋认为,找不到出口,是没有走出去发真相资料,是私心、怕心、安逸心导致自己空间场不干净才走不出去的。对干扰我的各类不好的心和败物发正念,排斥它,解体它。悟到马上做好。

当天晚上开始跟老伴发真相资料,老伴发的每一份资料轻巧快速,而我还是心里发慌,往信箱投越着急越投不進去,总觉的周围有眼睛盯我。我告诫自己,这是师父叫做的最正事,怕什么呢?然后再一次发正念,心里不慌了,越发越顺手,终于迈出了那一步。从那天开始经常和老伴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后来又成立了家庭资料点,打语音电话,发短信、彩信、光盘、破网软件,给亲朋好友送《神韵晚会》光碟,帮助同修上网发表“三退”声明。从去年我改为白天发真相资料和《九评共产党》光碟等。

“大海大江都过去了,剩下大河你还过不过”?

师父多次讲法要求弟子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时间不多了。“作为你们来讲,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3]。而我有段时间出现了不在法上的想法:修炼的时间不多了,跟师父回家的路不远了,可不能受到迫害。形势宽松时,出去救人的事做的好一些;形势紧一些,特别周围有同修被迫害时,发真相资料就做的少,打语音电话多,认为这样安全,认识不到已偏离了法。

一天晚上做了很清晰的梦:在辽阔的大海上,独自乘在一艘白色古代小船上,风大浪高,随时有吞没小船的危险。我站在船首沉着稳定,无所畏惧,顶风破浪掌握航向,艰难向前航行。接着换了一个场地,我在微风微浪的一条大河游泳,空气宜人,神清气爽,就觉的很舒服,有使不完的劲向对岸游去。这时有一个慈悲洪亮声音,好似从遥远天空传来:“大海大江都过去了,剩下大河你过不过?”我心里坚定的说:过!继续向前游去。

醒后,悟到修炼人遇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这是师父点化、也是考验。血雨腥风、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艰难岁月都走过来了,剩下相对宽松、时日不长这段路程走不好岂不可惜,千万年的等待、助师正法誓约岂能兑现。师父告诉弟子越到最后越精進,要把三件事做好。而我却怕受迫害,这不是信师信法不坚定吗?旧宇宙为私为我没从骨子里修掉吗?旧势力迫害因素没从根本上否定吗?向内找到这些问题吓一跳,正法到了最后最后了,还存在这么多根本问题,怎能让师父放心呢?知错就改,从此加倍做好三件事,让师父放心。

在修炼的路上,每一个真修者只要有执著心,师父就会利用一切机会帮你去掉。“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4] “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4]。回顾修炼走过的路 ,有些是师父说了就去做;有些是师父点化悟到才做的;有些是师父推着走正在修炼路上的。生生世世的轮回沉迷在红尘中不知造了多少业,把我从地狱中除了名,捞起洗净又苦度返回先天世界,付出多少辛酸、承受多大巨难只有师父知道,弟子用人间所有语言都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能叩首谢恩。

按师父要求标准还相差很远,和修的好的同修比还存在不小距离,还有不少执著心没去掉。但有决心在今后的修炼中实修自己,做好师父所要的,让师父多欣慰,少操心。

由于层次所限,悟的不一定对,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如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新年要到了,借此机会给师父拜个早年,祝师父新年快乐。合十。

谢谢明慧网同修对我的帮助和付出,谢谢多年帮助我的所有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