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劝三退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五日】我这几年主要是以打电话的方式劝退。因为打电话劝退无法象面对面劝退那样一开始就能针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切入点,所以每通电话我一般都是先讲一套固定内容,然后根据对方的反应再来具体情况具体对待。

与打语音电话不同,打电话劝退有一个明确的目地,就是需要对方回答是否邪党成员和愿意退,那么把握好时机让对方表态就成了打电话劝退的关键问题。以前我也是不断尝试和变换着用各种方式来讲,以期望达到好的劝退效果。但有时真相讲了不少,让其表态时对方就被障碍或挂机,后来我借鉴明慧网上海外同修交流的在RTC平台打电话“一段话正念救众生”的方法,调整了自己的讲真相的方式,感到事情有了一个突破。现在我一般这样讲:

(第一段) 您好,先生(朋友)我想打搅您一下,告诉您发生的一件大事,现在有一亿多人顺天意做三退保平安了。三退呢,就是从心里退出共产(邪)党的组织。人在做,天在看,上天呵护善良人。请问先生您是党员吗?

哦,您是党(团、队)员,是这样,我们在入党(团、队)的时候,都举手发过誓要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中共(邪党),为它奋斗终生,这个誓言真的会给我们带来灾难的。因为中共(邪党)六十年的谎言和暴政,败坏了人的道德,害死了八千万人。善恶是有报的,很快有各种天灾人祸来淘汰它,天要灭它,所以我们必须退出来,让那个誓言作废,才能保命保平安。现在大家互相之间都在传递这个消息。我打这个电话来就是想帮您退,您是党员,我帮您起个化名字叫“某某”,用这个名字帮您退,就能顺天意保平安。您不用做任何事,只要记住这个名字就行了。很快您会见证我告诉您的是真实的,退出来以后灾难来了与您无关,而且您会有一个非常美好的未来。好吗?

第一段基本是引用明慧上同修交流的内容。我第一次用这种方式作为开头劝退,大约拨打了十六个左右的电话,有十三人表态是邪党成员,成功劝退十二人。以后再打时效果就时好时不好,好的时候,大部份人一问就表态,不好的时候,几乎一问就挂机。起先,我认为是这样的开头方式有人能接受,有人不能接受,所以有段时间讲的时候就不断改变方式,把内容换来换去的,又怕自己说多了,对方嫌啰嗦而挂机,又怕自己说少了,对方不明白有顾虑而挂机,自己五心不定,反而影响了劝退效果。后来我发现自己不对头,被常人带动的快没了主见。

静下心来向内找,原来主要问题在我这里。因为那段话中有一句“人在做,天在看,上天呵护善良人”,在自己正念强的时候,我讲的很顺。在自己状态不是很好的时候,心里就潜藏着担心对方会不会相信有天的存在啊?相信不相信有神的呵护啊?自己都不能正念坚定,常人当然就会被干扰。找到自己的问题后,我把自己的心定在那里,不管对方表不表态,坚持这种内容方式做下去。现在觉得只要自己正念强,许多人在这个问题上表态也就能轻松自如。

第一段解决了第一个问题,特别是与对方有了互动,第二段再讲真相劝退,就感到容易多了,一般来说,能够听完第二段的人绝大多数都能退。有时讲完第二段对方表态有些犹豫,我紧接着就讲:“其实这个退呢,就是您有个愿望,共产(邪)党做的坏事跟您没关系,天灾人祸也跟您没关系。神看人心,您只要有这愿望就可以了。”这时再简单的补讲一些其它真相,再让其表态基本就会同意了。

有时听第一段挂机的人,我追打过去:“先生,这个电话太重要了,请您听一下。不要您的任何付出,只希望您能够平安的度过将来的大劫难。因为我们在入党入团的时候,都举手宣誓……”接着讲第二段,不少人也能退。

许多人在表态同意退的时候还会说:“谢谢你啊!”有的人还会问:“你说的那个灾难什么时候来?”我说:“其实灾难早就应该来了,上天慈悲于人,现在的时间是给人逃命的,逃出去就逃出去了,而且将来非常有福份;逃不出去就是中共(邪党)的陪葬。您会见证您是多么幸运。”

现在我每次基本都是用以上这种相对固定的模式劝退。有一天背《转法轮》,当背到第四讲“玄关设位”中:“人的意念集中到一点,时间长了,就可以产生能量团,结丹。”就想到在打电话劝退中,自己思想意念集中、千百次的重复那些话的时候,那套东西真的好象是已经形成了机制的能量团,非常有威力。特别是自己在進入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时,尤其如此。那种感觉有些象发正念时的状态,刚开始发的时候,心不是很静,杂念多。不断的发的过程中,杂念越来越少,正念越来越强,然后就定在那里了。有时打电话也是如此。刚开始拨打的时候,杂念较多,在每通电话不断的打,打,打的过程中,心态越来越纯,正念越来越强,然后感觉自己就象被能量包围着,这种状态下电话一接通,心里就有七八成的把握能劝退成功。对方在那种强大的正念场的作用下,好象思维被抑制住了,只是听我讲,也没什么问题要问。我最多的一天劝退了四十人,基本都是只讲的以上内容,体会到一种大道至简至易的感觉。当然这些也都是在自己学好法的基础上的。

以前我劝退后,很多时候没再继续讲大法真相,有时讲也是绕来绕去的,只想为让对方表态认同大法好做铺垫,其实是自己内心隐隐的有个结,担心对方表态有障碍。一次一位同修想学打电话,我在那里打,她站在旁边听,为我发正念。每劝退一人,同修就对我做手势,口中讲:“九个字,九个字。”我只得将自己的心稳住,接着说:“再送您一句吉祥话,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走过人类的大劫难,他将给您带来无量的福份,您会见证这一切的,好吗?”想不到当时除个别人同意三退后就挂了机外,其余的所有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对我讲:“好,谢谢!谢谢!”这件事让再一次我悟到,很多时候障碍世人得救的原因可能就是自己的人心与观念,因此归正自己是我们劝三退说服世人、改变事物向良性发展的最首要前提。

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