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光山县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事实(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光山县位于河南省南部,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弦国故城,也是北宋史学家司马光的诞生之地。目前是信阳市下辖的一个县,人口约八十四万。在这个历史悠久的古城,大法弘传时期,有众多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真、善、忍获得了健康的身体,找到了人生的真谛。然而,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光山县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到中共残酷迫害。

上文,以下是继日前报道的二十三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后,另外十五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十三岁少年曾小龙被中共夺去生命

河南光山县法轮功学员曾小龙,男,初中二年级学生。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中共当局夺去生命,年仅十三岁。

曾小龙,是光山县城东三里桥人,天生聪明伶俐,是曾家三代单传独苗,爷爷奶奶的掌上明珠。小龙九岁时已是四年级学生,学习成绩在班上总是名列前茅。小龙修炼前患淋巴癌晚期,脖子一周长满了脓包,流出又腥又臭的黄脓,全身疼痛,已不能进食,被医院判了死刑。一九九七年九月,小龙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便转危为安。一年后,小龙又背上了书包。

九九年“7.20”,陪小龙修炼的父母被中共人员抓进洗脑班。小龙的爷爷奶奶东拼西凑了一千元,恶人才将他们的儿、媳放回。因小龙修大法起死回生的神迹当时轰动全县。县“610”到处查找这个全县最小的法轮功学员,很快找到了曾小龙,三番五次的恐吓,并以开除学籍相威胁,逼他写了“保证书”。两个月后,小龙旧病复发,住院医治,根本无济于事,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中共邪教夺去了生命。小龙临终前抓住母亲的手,发出微弱的声音:“妈妈,我不想死,我要上学……”

修炼法轮功使曾小龙延长了四年多的生命,结果还是没逃出中共邪党的魔爪。

◇八旬老人冯建德被邪党迫害离世

冯建德,男,八十七岁。一九九八年春开始修炼法轮功,一身疾病痊愈了,暴躁的脾气修没了。从此老人总是乐呵呵的,见人就说大法太神奇了。九九年“7.20”后,冯建德居住在城里大儿子家(是当时的学法点)被县“610”查抄,一群恶警蜂拥而至,冯建德为躲避警察绑架,从三楼阳台跳下,摔断了一条腿。其儿子在恶警的威逼下,将冯建德日夜看守,不准看书,炼功,不准与外界来往。冯建德整日愁闷忧郁,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含冤离世。

◇河南光山女法轮功学员刘光娥被迫害离世

刘光娥,退休职工。在光山县“610”长期监控,威胁,恐吓等迫害下,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四岁。事情的大致经过是:

一九九八年四月,刘光娥因患皮肤癌晚期,各方医治无效,在郑州住医院期间,到附近公园炼法轮功,一周后病体基本康复。九九年“7.20”后,刘光娥的前夫唐某(当时是厂里保卫科长)受县“610”威胁,极力反对刘光娥修炼法轮功,烧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等;不久,唐某患脑血栓突然离世。

二零零六年,刘光娥和遭冤狱四年后无家可归的法轮功学员简学富结合。可警察就是不让好人安生,多次到刘家骚扰。二零零七年七月,简突然失踪;刘光娥请亲友十多人到处找人和托人营救,花费现金二千多元,后才知简学富是被县“610”绑架到离县城三十里外的蔡桥派出所,捆绑毒打了三天。

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因刘光娥收留被逼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阮某母子,一同被蹲坑的恶警绑架,被非法审讯十多个小时。此次一群恶警在刘家翻箱倒柜,抢走电脑一部(是刘的儿子退伍时才新买的),手机两部;丈夫简学富被冤判六年。自此刘受县“610”长期监控,一到“敏感期”就有警察登门“造访”。

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刘光娥发真相资料,被紫水派出所恶警曹某劫持到县“610”,恶警黄淼,武卫国等对她非法审讯,不顾刘光娥多次声明自己患绝症,是大法使其起死回生,威逼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并让她开“医院证明”取走被扣的手机(恶警在手机里装有窃听器)。刘光娥受此惊吓后,很快旧病复发,住进医院,经查:皮肤癌转成肝癌。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在县医院含冤离世。而郑州新密监狱拒绝亲友让简学富回家看望妻子最后一眼的要求。

◇王宏梅,女,现年四十九岁。于二零零一年元月进京护法,一群恶警将其劫持到北京府右街派出所非法关押七天。期间遭毒打刑讯逼供,一恶警把王宏梅的一只手打(拧)脱腕,并耍流氓恶言秽语谩骂,后绑架到光山看守所非法拘留三个月,勒索现金二千元,均未开收据。

◇余桂珍,女,四十六岁,乡村农民。于二零零一年元月进京上访被县“610”劫持到光山看守所非法拘留三个月;敲诈勒索余桂珍现金五千余元,均未开收据。

◇关单保,男,四十岁左右,于二零零一年元月进京上访被光山县“610”劫持到光山看守所,非法拘留三个月,遭勒索现金约二千余元,均未开收据。

◇王浩,男,约四十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到北京护法,被县“610”劫持到光山看守所非法拘留三个月,勒索现金约二千余元,均未开收据。

◇易善英,女,现年五十八岁,退休教师,于二零零三年遭恶人构陷,被县“610”绑架到光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勒索现金二千元。

◇陈玉荣,女,约五十多岁,光山罗城乡人,二零零五年元月被县“610”、晏河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县看守所,三个多月后被劫持到新乡女子监狱非法判刑三年。

◇裴广安,男,五十一岁。于二零零六年三月在家中被罗山县“610”国保李国安等恶警绑架到罗山县看守所(光山县国保警察杨道贵等参与绑架)非法关押七天,被勒索现金五千元,均未开收据。

◇宋斗秀,女,四十九岁,下岗职工;◇胡道秀,女,四十八岁,城东农民。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法轮功学员宋斗秀和胡道秀被本县寨河镇派出所的胡建国等一群恶警绑架到县“610”, 县国保大队恶警对二人非法审讯七个多小时,不许吃饭。后于当晚劫持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宋斗秀家人被勒索现金七百八十元,胡道秀家人被勒索现金八百元,又明花暗请花费二千余元,均未开收据,两人才得以回家。在绑架时,寨河恶警把胡道秀打得鼻青脸肿。

◇熊本珍,女,四十七岁,于二零零零年五月与多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城关派出所、县“610”恶警劫持到县“610”洗脑班,非法关押一至七天不等,每人勒索现金二百元至一千元不等,均未开收据。

◇郑泽周,男,八十岁,正科级老干部;◇吉女士,约七十多岁。郑老俩口未修大法前高血压,冠心病,关节炎,腰腿痛,贫血,偏头痛等,常年身不离药。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很快好了。

九九年“7.20”,老俩口常遭县“610”监控、骚扰、抄家。二零零零年春的一天,县“610”一群恶警闯进郑家,像鬼子扫荡一样将两间小屋翻个底朝天,当场烧毁大法书十几本,学法炼功磁带二十多盘;并强行对郑泽周拍照,遭郑泽周坚决抵制,恶警才罢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