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遇真法,我能清醒的活着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六日】我妻子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在一九九九年“720”以前,我并不反对她修炼法轮功,还为了她能学法,买了录放机和影碟机,送她去参加大法学习班。那时妻子劝我修炼法轮功,我那时认为法轮大法很正,我这个人有很多坏毛病,我不配修炼法轮大法。

患上糖尿病

一九九九年“720”以后,我因受邪党造谣宣传的迷惑,害怕邪党的迫害,开始阻挠妻子学法炼功,有时也做出一些对大法不敬的举动。

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早晨,我起床时感觉特别疲惫,接下来的日子就感觉特别渴,很能喝水,但把肚子喝的溜圆也还是渴的厉害,那时还出现皮肤瘙痒、脚趾尖痛、腿抽筋等症状,上一层楼都特别的累,感觉腰都要碎了,更严重的是头晕的特别厉害。一次,我到野外去挖野菜,想起身得扶着树才能站起来,随时都有一跟头栽下去起不来的危险。我给妻子打电话,说如果我半小时不给你打电话,你赶紧拨打120急救电话。

后来到医院一化验,空腹血糖17.0,尿糖四个加号,这不是糖尿病吗?我周围有很多糖尿病人,他们打胰岛素维持,终生离不开胰岛素,吃中成药吃成了低血糖。我没打胰岛素,也没吃中成药,我平时喜欢鼓捣周易、八卦和小能小术,于是就按易学或气功刊物上提供的小法小道和报纸上的小偏方自己治病,同时進行体育锻炼。可是病没见好,反而有时来的更加猛烈了。发病后不到四个月,我的体重已从原来的170斤降到了110多斤,再这么降下去,不打胰岛素不就成了骷髅了吗?以前得的慢性前列腺炎还没好利索,小便本来就费劲,还要大量喝水,难道我的人生就要在水壶和厕所之间疲于奔命吗?

神奇的大法

二零一零年八月,妻子带了一位以前得过糖尿病的女大法弟子来我家,给我讲她亲身经历和大法的神奇,妻子的姑姑也联系了我的一位得过糖尿病的上级老领导给我介绍法轮大法的美好。妻子带来的这位大法弟子得法后眼镜也摘了,少白头也变黑了,胰岛素也不打了,无病一身轻了。那位老领导得法后,糖尿病也没了,雾朦朦的眼睛也好了。我顽固的心开始松动。糖尿病发病后我的头一直象一团乱麻似的昏沉沉的有时痛有时胀,从老领导那里回来的当天晚上,我开始按妻子的劝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我念到晚上十二点的时候,突然头脑里象拨开云雾一样突然晴朗无比,我多年少有的睡的那么甜美、那么轻松。

法轮大法真的这么神奇呀!在病痛中我是那么的无助,大法让我看到了希望与光明。白天上班处理完公务,我就迫不及待的从柜子里拿出《转法轮》读起来。说起来不好意思,这本《转法轮》还是九九年“720”的时候我从妻子那里偷偷拿走放在办公室里收藏起来的,准备有朝一日当成文物。没想到是给自己留着的。虽然妻子天天都听师父讲法录音,天天读法,但我从来都没认真听过、从没拿起书来看过。现在我静下心来从《论语》看起,头脑里没有杂念,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这本书里去了,就这样一字一句的平缓的读下去,当读到第一讲一半的时候,神奇再一次展现:一股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热流涌动全身。这一刻,我明白了,我手里捧着的是真正的天书。多年来,我一直都梦想遇到天书,但是天书就在我的身边,我却有眼不识;我一直都在周易、八卦中寻找人生真谛,但是宇宙大法就在我的耳边,却有耳不听。

从此,我开始了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洪法,还帮助妻子做一些证实大法的事情。学法、炼功不长时间,神迹在我身上一个接一个展现:头不晕了、眼不花了、腰不痛了、腿不酸了,糖尿病的基本症状没有了;折腾我多年的前列腺部位的病灶被师父给打下去了;我的脑袋里原有个象大土豆一样的东西在脑里来回逛荡,这个大土豆也溶化掉了;小腹部位师父给下的法轮转起来了,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法轮在动、在飞旋;很多次师父给我灌顶,一股热流从头顶通透全身。一天早上我起来炼静功,突然感到“咔嚓”一声,一层人壳脱掉了,削得肩头有点痛;有时到了早晨发正念的时候我没有醒来,师父就会轻轻敲几下枕头把我唤醒,有时感到是神之手伸進大脑里把我唤醒的;我在炼静功中,还出现过从天灵盖骨缝处象瀑布一样的能量流,倾泻而下。一天中午我躺在床上,前额部位象有东西爆炸一样,炸了很长时间。

总之,各种神奇难以计数,我知道有的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有的是师父鼓励我、增强我学法炼功的信心而对我的加持,更多的是师父对弟子用人类的语言难以表达的呵护和关爱,我深切的感受到师父比我们更爱我们自己。

我能清醒的活着了

得法后,我把多年收藏的有关周易、八卦、医学名著、武术气功、佛学道学、偏方药方、小法小道等一股脑全都卖的卖、扔的扔。我学宇宙大法了,我是师父的弟子了,我再也不学那些东西了,有师在,有法在,我再也用不着那些东西了。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什么党,什么官都别想动了我的心,我就跟师父修了。

过去我不懂得修炼的事情,更不知道什么叫不二法门,阿弥陀佛,无量天尊,什么都念;佛学、道学、医学、武术、气功、符咒、周易八卦拿起来就学。现在我只修法轮大法,现在我只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于我来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是我心灵深处的声音。在迷途中,是恩师为我拨正了航向,是恩师的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如果没有得法,我还会在觉得自己不错中堕落,我还会在自觉比别人做的好的感觉中沉沦;如果没有得法,我会把污浊当成日月精华,无遮无拦的任由社会污染;如果没有得法,消极、争斗、怨恨、情欲依然会主宰我的生活,荼毒我的心灵,摧残我的肉身……是恩师将我从千年的迷梦中唤醒,将我洗净、洗净、洗净,让我这个草根也有了向神佛修炼的万古机缘。

我在黑暗中,带着如山的业力,双眼虽睁有如目盲,我不知道哪里是悬崖,哪里会有漩涡,以我的拙眼分不清正邪,常把谎言当真理,误把邪恶当救星……在迷途中,是恩师为我点亮了航标灯,我明白了我活着是为了什么,我明白了我应该向哪里去。得遇真法,我也能清醒的活着了。

师父,我拿什么报答您!

大法是超常的,学法后我以前的慢性前列腺炎的症状没有了,我比谁都清楚;造成糖尿病的根本原因的难被师父拿掉了,我比谁都了解。师父为我做的,有的能感受到,多数感受不到,但师父为我的付出和承受我也只能知道一点,我的身体轻松了,吃嘛嘛香了,可是业力哪去了,是师父为我承受了。

每当我听到《师恩颂》这首歌曲,都会难抑的泪眼模糊:师父啊,“有谁能知道你的辛酸,有谁能知道你的艰难,有谁能知道你付出的心血,有谁能知道你承受的一切”。

是师父不计我的过往之过,将我从地狱里托起;是师父给了我生的希望,带我走上回家的路,要不然地狱也许是我的归宿。得法前,我就是那种业力大的直掉渣的人,如果不是师父的教诲,我依然还会无知在酒桌上醉醺醺的胡吹乱扯积攒业力,依然会在烟雾缭绕中收揽黑气,依然会在街上欣赏美女增强魔欲,依然会把勾心斗角当成品味人生,依然会把说假话当成生命智慧,依然会把暴躁易怒当成自己特性本质。如果不是师父的大法,我还会把邪的当美好,对正的充耳不闻。如果不是师父的大法,我还会死死抱着宇宙的垃圾继续消沉。师父以慈悲伟大的胸怀为我们承受付出了那么多,而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自己而做,师恩无以为报——我拿什么报答您,我的师父!

得法前,我几乎天天听到“真善忍”这三个字,但我不知道他的真正涵义。当我开始说真话、真诚的对待别人,我明白了“境随心转”的道理,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被周围人真诚对待的幸福;当我以善的心态事事为别人着想的时候,时常会感觉一股热流通透全身;当我从忍中升华,不计较不执著的时候,我的心变得无比畅快的自由和轻松;没有了人心的羁绊,我有了翩翩欲仙的感觉。当我把一切都投入到“真善忍”这个大熔炉中,我感到身体全部都溶化在这宇宙之中了。当然,悟到“真善忍”的更高法理还需要心性的提高和层次的突破。这里我只是想说:法轮大法真的能改变生命的状态。

亲友纷纷得法来

二零一一年新年,我回老家利用新年合家团圆的机会,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了家乡的亲人,现在我的亲人中十一人走入大法修炼,二十六人做了三退。在老家洪法的日子里,我感觉到小腹部位的法轮多次飞速的旋转,我知道这是师父加持和鼓励着我。

我的一位没有多少文化的姐姐,我告诉她《转法轮》是一部天书,她就把《转法轮》当成天书看,真的就看到了天书展现给她的神奇。

我的母亲八十多岁了,她小时候看到过真龙,看到过天上的字,看到过天人打秋千。我母亲没上过学不识字,我跟母亲一说“法轮大法好”,她就让我把这几个字写下来,她一遍一遍的抄写,后来自己也能写“法轮大法好”了。没有任何障碍跟着我们开始了炼功听法直到现在,身体硬朗。

有师父的法身在,就有一个正的能量场。邻居有供保家仙(狐狸或黄鼠狼)的,在自己家里总是很难受,一到我母亲的屋里就轻松了,所以那段日子她一难受就急急的到我母亲屋里来。我想一定是她身上的附体惧怕师父的法身和正的能量场而不敢進门的缘故。

明真相始知邪党骗术

通过学法,我走出了迷茫。通过看大法的真相,我一次次的惊呆了,一个号称“伟光正”的政党给全世界人施展的竟然是下三烂骗人的鬼把戏,它为了迷惑世人,竟然对师父的讲法断章取义;它为了欺骗世人,竟然对大法的法理任意的歪曲,什么天安门自焚,什么自杀,什么1400例都是为了推行迫害而向世人宣扬的假证据。邪党要想迫害或打倒谁,第二天早上编造的罪状就会铺天盖地满天飞。

仔细的想一想,这些年我都是怎么上当受骗的:看邪党的电视、听邪党的广播、读邪党的报纸、参加邪党的动员会,邪党的毒素灌输的多了,渐渐的就丧失了辨别是非的能力,不知不觉身体就歪向了邪的那一边。其实就是被邪党洗了脑。邪党骗人哪!

没看《九评》之前也知道邪党坏,看了《九评》之后才知道它坏的超出了人的想象。看我中华,大地满目疮痍、社会世风日下、贪官污吏横行、抗议声浪此起彼伏、天灾人祸不断、有毒食品遍地、无数人被妄加迫害……中共才是最大的环境污染源,中共才是真正的社会不稳定因素,中共才是纯粹的大毒枭,中共才是反人类的邪恶组织,它杀我八千万同胞,给我中华子民灌输无神论、“假恶斗”的邪教思想,破坏中华传统文化,败坏社会道德,发动整人运动,制造自焚伪案、编造个1400例嫁祸法轮大法,活摘我同修器官贩卖……这些都在将其邪教本质暴露无遗。

邪恶岂能战胜正信,邪恶岂能取缔良知,邪恶岂能泯灭真理。神佛已向世人表达了“天灭中共”的天意,展示了“中国共产党亡”的天机。

大法至纯、至善、至正。如果人人都修炼法轮功,人人都用“真、善、忍”的标准来约束自己,我们会吃那么多的有毒食品吗?我们还会受贪官污吏横行之苦吗?你得了绝症,感谢党你的病就能拿掉了吗?感谢殃视你就能病好了吗?

法轮大法现已洪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修者身体健康,道德提升,精神境界升华,无数人身心受益。“真善忍”深入人心,法轮大法享誉全球。

我为自己能成为师父的弟子而无比自豪。我常常问自己:我是谁呀?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我师父是谁呀?我师父是慈悲伟大的开创宇宙的主佛。得遇真法,三言两语道不清我的幸福。师父慈悲,我找不到人间的语言来形容师恩。

我尊敬师父!我相信师父!我感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