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黑窝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六日】由于自己心性上的有漏,看了《二十年讲法》后,走极端,用人心去衡量。觉的正法已到了最后了,救人的时间也很有限了,邪恶也猖狂不起来了,干事心就出来了,学法也放松了。

师父多次在梦中点化,可自己被人心挡住,没有悟到,直到被恶人绑架的前一天晚上,师父再一次梦中点化,我还是没悟到,结果被当地国保六一零绑架,关押在看守所二十七天。

在这非法关押期间,我亲身经历了师父在《洪吟三》〈见善〉里讲到的:“众生得救心渐明 警民清醒视不拦”的真实感受。

一、六一零乔装打扮害好人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多钟,国保六一零的一男一女穿着便衣到我店里来买衣服,买好衣服后,那个女的故意挑起话题与我聊天,我就认为她们是有缘人,就给她们讲大法真相,讲三退保平安,还送给她们真相资料及破网软件等。

她们走后不久,国保六一零和当地派出所共有十来个人急匆匆的来到我店里。当时我店里刚到新货,我正在整理,我丈夫在泡茶。他们一進来就说:你们先别动,我们要搜你的店。

他们话音一落,马上兵分五路,到处翻找我的店,还有一个警察专门扛着摄像机对着我摄像。我丈夫说:你们凭什么抄我的店。有位国保人员说:别话多,边说边拦着我丈夫。另一位警察对着我说:叫你先别动,你还在挂什么衣服。我说:你真可笑,你们叫我别动,我就不动吗?我告诉你们,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都是听师父的。我继续挂我的衣服,边挂边发正念。转念一想,这样边做事边发正念,效果达不到最佳,还是坐下来发比较好。因此,我就双盘坐在椅子上,眼睛一闭,单手立掌,静静的发正念了。

在这过程中,他们把楼上楼下翻了个遍,到底抄走多少东西我也不清楚,开了一张单子,叫我丈夫签字,我丈夫说:这东西本来就是我家的,是用钱买来的,不是偷来的,签什么字啊?不签。

国保人员对着那个女警说:把她的腿拿下来,先把人带走。那个女警对着我说:哎!先别炼了,放下来吧。她就来扳我的腿。看我坐在那儿,庄严而又神圣的举动,把她给镇住了。她马上说:我不敢动她。那个国保人员说:那就连椅子一块抬走吧。叫她丈夫也一块走。丈夫说:我干嘛走?我不去。那人说:不去也得去,还要到你家里呢。几个男警马上过来抬起我坐的椅子,我非常稳定的坐着,保持原来的状态,单手立掌,静静的发正念。他们把我从店里抬到街上,虽然我闭着眼睛,但能感觉到围观的人很多。这时,我丈夫大声的说道:好!这个姿势非常的好,就保持这样。还听到人群中有人说:这抬出来的真像个佛嗳。

我丈夫也一块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把我们夫妻俩交给联防队的人员看着,国保六一零人员到另外地方商量对策。我一看这么多联防队的人在这里,是等我来讲真相的,其中有几位是我们店里的老顾客。他马上问我说:老板娘,你干嘛来了?我说:我修真、善、忍做好人,被他们绑架过来的。我就顺着这个话题,给他们讲起了真相,他们只静静的听,都保持着沉默。我丈夫提醒我说:你先别讲了,快发正念吧。我一想对的,马上坐下来就发正念。

我丈夫未修炼,为什么知道正念的重要性呢?这里写个小插曲。丈夫不但支持我修大法,而且对国保六一零人员无理的所作所为,一直都是勇敢的站出来正义抵制。其实他原来也很反对我修大法,用各种方式制止我,还毁过师父的法像。因为当时他受邪党的谎言毒害,再加上我被邪党关在黑窝里迫害七年,他在外面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经历了种种魔难,给吓怕了。所以他再三阻止我修炼。那什么时候改变他对大法的所有态度呢?就是从去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出了重大车祸后,他亲眼目睹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所以他彻底的折服了(出车祸后,大法在我身上展现了神奇而美妙的经历,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在明慧网上已发表过,题目是:《坚信大法 展现生命奇迹》)。

我在发正念的过程中,国保六一零人员蒙骗我丈夫,到家里去抄家。抄完家后,他们回来对我進行了所谓的审讯。那两个乔装打扮的六一零人员也直接参与了。我说:你们做事为什么不光明磊落?要做个鬼鬼祟祟的小人?他们说:我们接到有人举报你,才这样做的。他们开始向我问话,我义正词严的说:我明确的告诉你们,既然我来到这里了,我的使命就是讲真相,决不会回答你们任何问题,因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结果,他们问了几个小时,得不到一字。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讲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讲“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讲大法洪传,讲藏字石,讲三退,讲因果报应,讲柏林墙倒塌的故事等。

这期间他们有的听完后出去,又進来几个新的,我抓紧一切时机,给他们讲真相,讲三退。个别人还摇头笑我说:你这个人真顽固,这个时候还宣传法轮功,我看你是惨了。我说:我惨了,就是说明共产党太邪了,否则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怎么会是惨呢?

这时六一零人员進来了,时间也将近晚上十一点钟了,我说:时间很晚了,我要睡觉了。六一零人员说:事情还没说清楚,还想睡觉啊,我们今晚都不睡觉了。我说:你们不睡,那是你们的事,我是肯定要睡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或在什么环境,睡觉是我的权利。如果你们不安排我睡觉,就是剥夺我的睡觉权利,就是進一步在迫害我,你们若这样做是犯法的。他们听了后,就出去了,过会儿安排几个警察,就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二、撕毁假口供

第二天中午,国保六一零来到了看守所,把我叫去所谓的提审。过程中我的主题就是讲真相,讲信仰是自由的,信仰法轮功包括所有法轮功真相资料都是合法的,诬陷大法及迫害法轮功学员是犯法的等。六一零人员反复的说:传播《九评》是颠覆共产党,是犯法的。我说:你们回去把《九评》看完了,我们再谈这话题。他们说:《九评》我们早看了,所以才说是犯法的。我说:不知你们是装糊涂,还是被权益冲昏了头,既然《九评》都看了,还说出这么无知的话,我真感到为你们悲哀。是不是你们从小被党文化灌输的太深了,邪党因素太重了?我建议你们《九评》至少看两遍,一定要认真的看,不能戴着有色眼镜去看,要怀着一颗平常心去看,一定会让你们清醒受益的。看过《九评》的人都知道,《九评》讲的都是事实真相,揭穿中共谎言的一把利剑。《九评》问世已有七、八年了,我相信中共的高官包括当权者肯定都看过《九评》,他们心里都应该明白,《九评》是真实的历史真相。所以中国至今对《九评》没有作任何态度,也没有法律的条文,你们凭什么说传《九评》是犯法的?你们作为一名执法人员,不依法办事,践踏法律,迫害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你们才是犯法的。

六一零人员说:你倒挺能说的嘛,口才这么好,是什么文化?我说:什么文化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的都是真话。因为说真话不需要口才,不需要华丽的语言,更不需构思,都是肺腑之言,所以说真话不需要有文化的。

另一位六一零人员说:好了,今天先说到这里,口供做好了,要不要给你看一下,我随口答道:不用看。一想不对,马上说:什么口供,拿来看一下。我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下,全部都是问答,还没看完,我就毫不犹豫的把所谓的口供给撕毁了。

六一零人员生气的说:你怎么把口供给撕毁了?我理直气壮的说:作为公安国保,执法犯法,捏造口供,陷害好人,原来你们迫害大法弟子都是用这种卑鄙的手段的吗?六一零人员说:哪里有捏造,你的名字有错吗?你的出生年月有错吗?

我说:是我亲口回答你的吗?从绑架到现在我没有回答你们任何问题,包括出生年月及姓名,那你怎么可以在笔录上写是我答的呢?还写了一大张,答什么、什么的,这不是捏造是什么?这难道就是你们一贯的工作作风吗?

另一个六一零人员说:那好的,现在我们从新来过,我们问什么,你答什么好吗?我说:你们这样的工作态度让我失望,我现在什么话都不想说。六一零人员就开始向我问话,我看着他们默默的发正念,过一会,他们的问话结束了。回答的内容都是沉默沉默。这一下午,我们的谈话就在这样的氛围中不欢而散。

过几天,六一零人员又来找我所谓的提审。一坐下来,我就说:你们好!今天我要给你们说个事。他们很惊讶的看着我,什么事啊?我说:就是上次撕毁假口供的事,我觉的当时我的态度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要求,我们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1],但是我那天不但不慈悲,还有些激动,虽然你们捏造口供是错的,但我作为一名修炼的人,应该心平气和的指出你们的错误。因为只要是人都会犯错的,只要知错能改就好了。其实人与人之间也应该学会相互理解,换位思考,就像你们的这份工作,我相信你们也不愿意迫害好人。但是上面给你们的指示,你们又不敢违背,否则就丢失饭碗,那么在执行工作中是能选择的,可以既保住你们的饭碗,又可以保护好人,这样的先例非常的多。所以我那天给你们讲柏林墙倒塌的事,枪口可以抬高一厘米。

六一零人员说:说了一大堆,就是叫我们做个好人,我们已经够好了,你那天撕毁口供,我们都没有凶你一句,包括把你从店里抬出来到现在,一直对你客客气气的。我说是的,我也发现你们与上次绑架我的那些人不一样,你们有素质,讲道理,你们还有良知,所以我希望你们進一步善待大法,了解真相,分清善恶,早日三退,选择美好的未来。

六一零人员说:别说这么多了,开始做笔录吧,我们问什么,你要答什么。我说:我答什么,你们写什么,这叫做笔录。他们说是的。问:你叫什么名字。答:法轮大法好。问:什么时候出生的。答:真、善、忍好。反正整个问答中,我始终就是这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六一零人员说:好了,要不给你看一下。我说好的。我一看,全部问答中确实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六一零人员说:这次都是照你说的写的,应该签字了吧?我说:字我不签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世界都知道,还签什么字啊。六一零人员生气的说:你这样的态度对你是不利的,没有笔录照样可以判你刑,表现好一点,还可能考虑对你从轻处理。我说:你千万别动气,生气会伤身体的。但是我也明确告诉你,我的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六一零人员说:好的,看到底谁说了算。

经过几次所谓的做笔录过程中,我深刻的体会到,大法的超常与威力,好几次碰到尖锐的话题,师父给我开启无穷的智慧,让我发挥神的一面,对答如流,而且国保六一零人员听的哑口无言,所以他们一次次问我是什么文化。其实只有我自己明白,凭我这小学文化的水平,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当时是不可能回答出那么尖锐的话题的。

三、正邪的较量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无论在什么环境,都时刻不能忘了自己身份和使命。我的身份是大法弟子,使命是做好三件事。那就意味着无论到哪里,都要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我第一天来到看守所,首先要做的事是盘腿发正念。当我坐在那儿发正念时,监室里的在押人员就开始谈论了,说:又来一个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人是有神经病的。有人问:为什么?另一个回答道:是的,电视上也说了,还会自焚、自杀的,上次这里也来过一个炼法轮功的,我们都亲眼所见,她不吃、不睡、不洗漱,脏兮兮的象个神经病。

我听了她们的谈话,对法轮功误解这么深,我就睁开眼睛说道:姐妹们,你们在谈法轮功啊,其实你们对法轮功都误解了,关键是被电视里的谎言蒙骗了,我就给她们讲起了法轮功的真相。有些听了就明白,有些听了不理不睬,有些听了还反驳。有人问我炼了几年了?我说炼了十几年了。还问我家庭人员、工作情况等。我向她们介绍了自己的家庭人员及事业情况。

她们说:你还做生意的啊,不是说炼法轮功的人天天只在家炼功,不做事吗?我说:你们错了,炼法轮功的都是正常工作,正常吃饭睡觉。唯一不同的是,在工作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要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个真正的好人。炼功学法是利用空余时间,决不影响日常生活,所以法轮功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都是百利无一害的好功法。她们都说:看你的言谈举止,一表人才,也不象神经病。

我看到她们对大法有了初步的认识,我心想,既然来到这里与你们有缘碰到,我一定会让你们彻底明白大法的事实真相。但我不急,就继续盘腿发正念,不到几分钟,女警大声叫到,不许盘腿炼功。我不理睬。女警接着叫:监室里的值日生是谁啊?快把她的腿拉下来。值日生是个小姑娘,就急忙跑过来拉我的腿。我马上跟她说:你不要拉我,干扰修炼,对你是不利的,你们落难来到这里,已经很苦了,不能再造业,只能行善。她听我这么说,就不想拉我。

女警站在铁窗外大声说:值日生,你干吗不把她拉下来。小姑娘说:我拉不动。女警说:不可能。小姑娘说:不信,你自己来试试。两个女警去拿钥匙,真的打算進来自己动手拉。小姑娘紧张的说:炼法轮功的,你千万别让她们给拉下来,否则我会受处罚的。我点点头,心里求师父加持我。

两位女警進来了,有一位是人高马大的,边拉边说:不许炼功,把腿拿下来。我闭着眼睛默默在那儿发正念,清除她们背后的邪恶因素。神奇的是,她们使尽全力,怎么拉也拉不下来,她们有点泄气了,说话声音也开始温柔了。哎!你眼睛睁开,跟我们说说话嘛。我觉的借这个机会,给她们讲真相是最好的,我就睁开眼睛,跟她们讲大法真相,讲藏字石,讲三退等。女警说:第一次听到,回家上网查一查,气汹汹的進来,笑眯眯的出去了。

过一会,另一位女警来叫我到办公室去谈话,谈话的开始首先问我姓名及出生年月。我说:我们在这里相遇是缘份,我的谈话内容是讲真相。女警说: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是叫你来讲真相的,我先提醒你,你不穿黄马甲,不背监规,我们也就算了,但是你监规必须遵守,不许炼功,不许传播法轮功。我说:我也告诉你,我是大法弟子,到哪里都是以法为师,做事以真、善、忍为标准。

这时又進来一位女警,与我谈话的女警向我介绍说:这位是所长。我说:所长你好,所长示意叫另一位女警先出去,她自己与我面对面的坐下来。问我家庭人员情况,问我为什么会修炼法轮功。我就开始跟她讲真相,她静静的听着我讲,最后我问她是否党员时,她说:这么敏感的话题在这里还是别谈吧。刚才出去的那位女警带来了医生,要给我抽血,还要验小便。我坚决不同意,女所长问我为什么?我说:第一我没有病;第二为防止活摘器官。所长说:怎么可能呢?这个程序每个人進来必须要做的,又不是针对你法轮功的。我说:我绝对不做。所长说:对你好说,你不听,到时我们采取措施,强制性的给你摁住,搞的大家不开心,何必呢?我说:无论什么措施,我都不会做的,身体是我的,我自己说了算,哪有强制性检查身体的,是哪条法律规定的,你们如果强制性,就是证明你们别有用心。她们愣在那里不说话,所长对女警说:先带回监室吧。

回到监室,我继续盘腿发正念,好几个女警气冲冲的跑过来隔着铁窗大声说道:不许炼功,你们把她拉下来。在押人员说:拉不动的,两个警察也来拉过了,拉不下来。女警说:那就把她的手拉住不要让她做手势。俩个值日生过来,每人拉一只手把我拉住了,我睁开眼睛对女警说:你们把我拉住,我要开始叫了。女警说:你叫吧,让你叫。我一愣。上次被迫害七年的时候,狱警阻止我炼功,我说要叫了,她们就松手了,这里的女警不一样,让我叫。说让我叫,我反而有压力了。因为我从来没叫过,不知怎么叫,从何叫起,一片迷茫。还有一个是面子心,怕给人笑,各种原因真有点开不起口。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不叫又不行,横下心来只好叫了。

我就大声的叫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奇的是不需要我动脑筋,内容就自然的在脑中显现:“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是宇宙真理,法轮大法受到千古蒙冤,受到残酷的迫害,迫害法轮功是有罪的,人在做,天在看,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天安门自焚是骗局。”接下去就是平时讲真相的内容。讲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讲江泽民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讲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讲同样一个中国香港和台湾对大法的态度和洪传盛况;与大陆鲜明的对比;讲藏字石;讲中共害死无辜八千万;讲为什么要三退;讲三退的好处;讲三退的方法等等,反正内容可多了。

这个看守所分三层,每层有十多个监室,每个监室有二十多个人,女监在最高层,在押人员不用干活,每天静坐四次,每次约一小时左右。我就选择她们静坐的时候叫,因为,这时候整个楼面是鸦雀无声的,而且静坐时她们安排我坐最前面一个位置,只要我站起来一叫,整个所里的在押人员都听的清清楚楚,那种气势真有惊天地,镇邪灵的感觉。她们静坐了我就叫,她们看电视时,我就背《洪吟》。她们午睡两小时,我不睡,利用这个清静的时间我发正念。她们休息吃零食了,就围在我边上听我讲真相。

这样过了几天,一天下午静坐时,我刚开始叫,女警就進来叫我出去谈话,我说现在没空,等我叫好了再去。女警说:必须得去。就用力拉着我,我一边走一边叫,我所经过的监室、在押人员全部齐刷刷的看着我。刚走到监区大门,女警把大门一关说:什么法轮大法好,我看你现在是不会好了。她就用开门的长钥匙敲打我左边的头。我说警察可以打人吗?另一位女警用手也敲打我左边的头说:谁打你了?就把我推到谈话室。三位女警骂骂咧咧的说我:你很有本事,知道的事情还挺多的。让你叫,你就来真的,叫个不停。而且还要选静坐的时候叫,大家都快给你逼疯了。你一言他一句的说着又想过来打我。

我大声严肃的说:放尊重一点,我修真、善、忍做好人,不是让你们随意打的,看看你们自己的形象,不但没有做到文明执法,象个农村泼妇,配的上这身警服吗?

这时女所长進来了。我说:所长你来的正好,看看你的手下,凭你所长的素质和能力,在你领导下的警察素质应该也不会差,可是没想到,太没素质了,不但会骂人,还会打人,而且是打修真、善、忍的好人。三个女警齐声的说:谁打你了,谁打你了。我说怎么啦,打人还不敢承认啊,作为一个大都市的警察,你们的所作所为太让我失望了。所长叫她们先出去。所长对着我说:你什么文化,这么能说。我说:说真话不需要文化。所长说:你叫的声音实在太大,内容实在太多,而且看电视或其它时间你不叫,偏在静坐的时候叫。我说:看电视的时候叫给谁听啊?我叫的目地是为了揭露迫害,讲清真相,就是要让人听明白。所长说:你体谅一下我们的工作吧,每天進進出出,很多警察要来这里提审,他们会怎么想啊?再说这里有一千来个在押人员,很多是有病的,高血压、心脏病的都有,你这样叫,他们都受不了。我说:听到大法真相的都是有福份的人,如果他们听了反而不舒服,说明她们身上有邪灵,更应该多听才好。

所长说:听你的意思还要继续叫。我说是的,叫到我回家。所长说:再叫就把你捆起来。我说: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继续叫。所长沉默一会说:今天先進去吧。我又一边走一边叫,回到了监室,每天照叫不误。

过了几天女警又来叫我去谈话,我大声的说道:什么谈话,把我骗出去,跟那天一样又要打我了。女警温柔的说:怎么会打你,找你聊聊关心一下生活上的事情。她把我带到了谈话室,笑眯眯的态度很温柔,问我生活上缺什么?需要什么?我说:警官,你今天怎么这么温柔啊,这样才像个女人,才像个文明警察呢。女警说:那天我们只想吓唬你的,这里关押过法轮功也不少,如果不听话,叫出来吓唬吓唬就好了,没见过你这么顽固的。她又说:你叫的内容都属实吗?我说:千真万确。我就借机又跟她讲真相劝三退。我们的谈话在笑声中结束。

过了一天,我看到所长从走廊经过,我叫道:所长我有事找你。所长把我带到了谈话室。所长说:什么事啊?我说: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跟你打声招呼,明天开始我要炼功了。所长说:你每天盘着腿,闭着眼睛不是在炼了吗?我说:这不是炼功,是发正念。有四套动功是要站起来炼的。所长说:还站起来炼,那不行,我们对你已经够客气了。你还要站起来炼,我们工作都别做了,决对不行。我说: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站在你的角度,肯定是不会答应我炼功的。但是,我向你打招呼是尊重你,不是叫你答应行与不行,我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我已有好几天没炼了,落下的要补上去。所以从明天开始每天早晚各炼一次,希望你们开只眼闭只眼,否则干扰修炼对你们是不利的。所长说:这里环境特殊,你回家后再补炼吧?整天炼也没人管你。我说:在家要做生意很忙,没这么多时间,在这里有时间才要多炼呢。

经过几天的相处,我与监室的人际关系已经很溶洽了,她们不但明真相,还用真名做了三退。有几个说:出去也炼法轮功,叫父母也炼等等。她们有不开心的事都喜欢找我交流,我以真、善、忍的标准来开导她们,她们还称呼我叫师父,我说不能叫师父,大法师父只有一个,我们都是姐妹。她们说:那就叫你法轮功吧。她们每天都会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几个还把我叫的内容一句不落的背下来了。改变最大的是室里的牢头,她开始对大法很抵触,了解真相后,她每天大声的说:我永远要记住这几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是宇宙真理”。这句话意义太深了太好了。

与所长谈话后,我就开始炼功了,当我炼到抱轮时,女警过来叫监室的人拉住我,但监室的人都不愿拉,两个值日生勉强的过来,轻轻的握住我的手。女警生气的说:你们若不拉,全监室的人都要罚。大法的力量使她们正的一面起来反抗了。说:她炼功关我们什么事啊,为什么要罚我们?女警说:你们不管不拉。在押人员说:法轮功的事是你们警察的责任,我们怎么管的了。再说我们也不敢管不敢拉,迫害法轮功是要遭报应的。女警说:别听她胡说,不可能的。在押人员说:我们坐牢已经很苦了,这种事情只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女警摇摇头走了。去过看守所的人都知道,在那种高压的环境下,如果没有大法的力量,警察的任何要求,她们是不敢不听的,更不可能用语言顶撞的。

从那以后,所有的警察都不来干扰我了,我每天早晚炼功,个别人还跟着我炼。静坐时我就叫,平时就背《洪吟》,发正念。有时我还没开始叫,室里的人就催我了,法轮功快来叫啊!其它监室的人也喜欢我叫,经常提醒我,而且隔着窗问我,关押期间用什么方法三退?出去要学法轮功到哪里学等等。

警察清醒了,在押人员明白了,我为她们感到荣幸。在这特殊的环境里还能闻大法,明真相,也真正让我见证了《洪吟三》〈见善〉里讲到的“众生得救心渐明 警民清醒视不拦”。原来这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大法推到了这一步,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也明确讲到“恶人的表现,那是邪恶在后面撑着干的。你们老是把眼睛看在表面上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呀,这个人怎么这么邪恶呀、这个恶警怎么怎么样啊,这个人表现的怎么这么没理性啊,总是盯在表面这儿。我一直跟你们讲,说人这个皮囊,就象一件衣服一样,真正控制人体的是元神,主元神也好,副元神也好,而且能控制人的还不只是元神,各种有了灵气的都能控制人。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后那些因素解决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样?人没背后的因素你告诉他干啥他就干啥。你是修炼人,你是有能力的,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他是一个常人,他是没有力量的。所以眼睛不要老是盯在表面上的人,解决那些背后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能使形势发生变化,才能使人发生变化。”

四、大法显神奇

每天保持这样的状态,到半个多月的时候,我牙龈浮肿,吃饭都不好吃,大便又不通。我向内找,不能吃又不能拉,那就绝食吧。绝食到了第二天,所长找我谈话说:你为什么绝食?每天又是叫又是炼的,还有不满意的吗?我说:我绝食是因为我牙龈浮肿不能吃东西,大便又不通,我觉的这是天意叫我绝食。因为我已经吃了七年冤狱饭了,现在不能再吃了。所以我就顺天意而行。所长给我说了很多大道理,还说若继续不吃,会送到医院灌食,到时候会很难受等。我说:所长,你的好意我领了,但是我决心已定,绝对不吃牢饭了。

绝食过程中每天有警察找我谈话,我借机讲真相。绝食第五天,看守所就把我送進了监狱医院,里面医生也都是警察。到了门诊,医生给我两个方案选择。一个是开两大罐牛奶回看守所喝;另一个方案是开一根皮管插管灌食。我两个方案都不选。医生说:那就留下来住院插管子吧。我给医生讲真相,医生说:我不信你这一套。还说些难听的话。

病房的环境跟监狱是一样的,是全封闭的,在这里住院的都是监狱里或看守所里的在押人员。在这里上班的除了医生和护士是警察外,其余的也都是监狱抽过来的服刑人员,这些服刑人员是护理重病犯和监督病犯的言行举止。他们把我安排到离门口最远的病房,医生过来要给我抽血做检查,我不肯抽,他们就借这个理由,把我绑在床上,双手双脚成大字型,用粗布绳吊铐在四周的床杠上,胸部再绑上一根,反正就是不能动。如果要解大小便,只能躺着,叫护理犯帮忙。刚绑上去的时候还能承受,几小时以后就开始难受了。一个晚上下来,我实在承受不住了,那种难受我真的无法形容,感觉生不如死。

早上叫起床的时候,有几个查房的护理犯过来了,问我怎么样?我说:我承受不住了,跟警察讲一下把我放下来。那几个人说:既然绑上去了,哪能这么容易下来,你表现的好,饭吃的多,最快也要三天半;表现一般的最少八天;表现不好就没时间了,这是这里的硬规定。听她们这么一说,没有商量的余地,但我也不可能再承受下去了,那我就开始大声的叫: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正法口诀。师父救我,师父救我。

话音一落,瞬间我整个人感觉离开床板,腾空的,那种神奇美妙而又舒服的感觉,我无法用人间的语言表达,实在太美妙了。我感恩的泪水不停的往外涌,心里不停的谢谢师父。

我边哭边大声的叫,当班的护理犯和她们的大组长都急匆匆的跑進来了,她们看到我表面的状态是两只手抽筋,但我非常清楚这是师父帮我演化的一种假相。那个组长说:你先别叫,先别叫,我去请示警察。她马上就出去了。病房里的人七嘴八舌的都在说我,你这个人真傻,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样大喊大叫的,你死定了,还想下来,一个月你都下不来了。

她们还在谈论中,组长進来了说:好了,你别叫了,警察说马上给你放下来,结果真的就把我放下来了。这时病房里的人又说了:你看警察对你多好啊,你是运气最好的一个,我在这里做护理好几年了,一个晚上放下来的从来没有过,你真幸运。她们哪里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从绑架到回家,在这二十七天的过程中,所发生的每件事,让我真正体悟到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讲到:“我们大法弟子不怕你有常人心,关键是怎么样能够树立起自己的正念,如果你正念很强,时时都象一个修炼人一样,或者不说时时,你所碰到的一些事情,能象大法弟子一样,你就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做,你就会显示出神迹,你就会有特殊的表现,你就会能辨别是非,你就会能做好所有的一切。”

通过这次深刻的教训,今后在修炼路上一定要走正走稳,学好法,不走极端,清醒理智的做好三件事,时刻牢记师父在《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的:“但是不管怎么样,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形势虽然变了,对我们来讲,就是说咱们还不能够放松,不要觉的环境宽松了我们就对自己的修炼放松,这是不行的。千万不能忘了你们是一个修炼的人,你们有了修炼的这个基础才能去救人,有了修炼的这个基础、正念强了,才能救得了人,才能做了这件事情,所以不能忽视个人的修炼,到什么时候都是一样。”

由于自己心性上的有漏,发生了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教训是深刻的。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和海内外同修的共同营救,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再一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同时也谢谢海内外同修们的帮助。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