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麻城恶警近年绑架、抢劫、勒索善良百姓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麻城公安局警察在麻城市邪党政法委、“610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指令下,于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二年绑架多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到麻城行政拘留所的洗脑班迫害。

尤其是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晚八点多钟,麻城公安局国保大队纠集鼓楼、南湖、龙池桥、白果、宋埠派出所恶警统一行动,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将他们关押在麻城市拘留所(二所)。至今,法轮功学员熊友义仍被非法关押在麻城看守所半年多,不许亲人探视。

麻城国保大队胡开文、李解德、邹永俊等一帮恶警,还借着办洗脑班的名义,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大肆抢劫公民的私人财产,欺骗勒索家属财物。

此次迫害的幕后黑手是杨遥,直接责任人是610头目彭鹏、董家鹏、郑胜利、国保大队队长胡开文、胡建成、丁鹏程、邹永俊等。

以下是部份麻城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刘继青被迫害的经过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晚七点多钟,南湖派出所五六个恶警翻院墙进屋,其中两人强行把刘继青架住,要将她带走。刘继青不配合,并说他们这种行为是违法的,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其他人在屋里乱翻,抢走大法书、影碟机、MP3等。

恶警们把刘继青绑架到南湖派出所,把她铐在老虎凳上刑讯逼供。一个恶警用书抽她的脸和嘴,打了好几下,不准她哭喊。恶警们不停的逼问:都和一些什么人来往,真相资料是从哪儿来的……深夜又把她转到麻城拘留所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她绝食抗议迫害,恶警扬言要灌食。

十月十八日,刘继青、陶腊槐、吴双喜三人被绑架到武昌板桥洗脑班迫害。强行把刘继青送到板桥洗脑班的是麻城“610”头目郑胜利、公安局国保大队丁鹏程、叶大队,一同去的还有西畈社区居民李建华、谭秀妮,她们充当“包夹”,是专门负责监控刘继青的。

在板桥洗脑班,刘继青被剥夺一切自由和权利,每天被大量灌输中共定做的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谎言。两个“包夹”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监控,白天不准出门,晚上二人轮班睡觉。“包夹”说:如果刘继青不“转化”,她俩就不能回家。第三天李建华的脚就扭伤了。她们除了麻城西畈社区给发工资外,每天还有六十元的“洗脑”补助。尽管收入很高,谁也不愿再做下去,说“如果早知道是这回事,给多少钱也不去”。

刘继青被全封闭隔离洗脑迫害五十天,洗脑班的恶警一会儿威胁她:如果不“转化”,就直接送进监狱残酷迫害,小命都难保。一会儿又假惺惺地劝告她:你的老公已经去世了,你要为儿子想想,小孩子一个人孤零零的多可怜啊,他还要读书呢……好像制造这场人间惨剧的不是中共邪党,而是刘继青坚持信仰“真善忍”,坚持做好人而导致的。刘继青的老公患肝硬化肝腹水,已到晚期,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恢复了健康。九九年七二零后多次被非法关押、高额罚款、停发工资,在高压迫害中含冤离世。在这种高压迫害下,刘继青承受了巨大的精神痛苦,被迫出卖自己的良知,违心地说假话。

刘继青回家后,国保大队丁鹏程和叶大队又到她家抢走了1300多元钱,还把她家墙上贴的明慧网年画和劝善的春联都撕走了。

◇退休教师陶腊怀遭洗脑迫害经过

陶腊怀是麻城市幼儿园的退休教师,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健康,九九年七二零后多次遭到邪党的绑架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晚八点五十分,麻城公安局刑侦恶警假装问路,想骗开陶腊怀家门,陶腊怀没有理睬;恶警们马上用早已准备好的“强盗”钥匙将门打开,七、八个人闯进她家,两个年轻恶警一边一个,扯住陶老师的手臂就往车里塞。陶老师不从,他们硬是推拉挤搡,强行把六十多岁的老人硬塞进车里,致使老人当场大小便失禁。恶人们不但不让老人换衣服,将她劫持到公安局,绑老虎凳审讯到晚上十二点多,然后把她非法关押在麻城拘留所。

其他恶警继续在她家翻箱倒柜的搜刮抢劫。抢走了她的大法书籍、影碟机和旧手机。没有抢到钱,恶警们不甘心。很晚了,又继续搜,把她儿子读书时就用坏了的旧台式电脑也抢走了。

与陶老师住在一起的是她的姐姐,七十多岁了,多年来,一直是陶老师照料她的生活。恶警们行恶后,撇下这个吓得发抖的老人,扬长而去,整个过程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也不报知姓名,与电视中的土匪没有什么两样。

陶老师含冤绝食抗议邪党的非法行径,四天没吃饭。第五天,丧心病狂的麻城610、国安恶警漠视老百姓的生命,又狠心地将老人送到武昌板桥洗脑班这个邪恶黑窝加重迫害。

在洗脑班的第一天,陶老师没有吃饭,下午洗脑班的恶警不让休息,强迫她上楼去“学习”——即颠倒黑白是非的谎言暴力洗脑。她不去,洗脑班恶警刘成(麻城人)带着七、八个人威胁说要把她抬上去。她刚走几步,恶人就拍照,她调头不让拍,准备往回走,他们就拖着她往前走。要上楼时,刘成双手掐住陶老师的脖子往前推,她就喊“法轮大法好”、“救命”,刘成掐的更紧,陶老师几乎被窒息!在这紧急关头,陶老师用双手使劲扳他的魔爪,他才松了点,陶老师才趁机吸口气,出了一身冷汗。

还有一次,麻城市幼儿园派来的“包夹”向恶人打小报告说陶老师盘腿炼功,其实她只是散盘坐着。姓徐的女恶警揪着她的头发打她耳光,用穿着皮鞋的脚踢她的小腿,把小腿都踢紫了很多,经常罚她站。这次强制洗脑迫害,陶老师被关了47天,受尽了煎熬。麻城派去的两个“包夹”中有一个受不了了,要求换人。“包夹”每天晚上照着陶老师不准睡觉。就连靠着睡都不行,白天就要在大会上点名批评。“包夹”们白天还要搞卫生、拖地板。每天上午还要开会,灌输谎言,培训怎样配合恶警害人整人。平时不准外出,除了吃饭之外,不准出活动楼。虽然她们工资很高,但也没人愿意干。

◇梁凤梅,女,四十多岁,南湖办事处关厢村人。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当晚八点多,麻城市南湖办事处关厢村妇联主任蔡玉敏和麻城市公安局网络科梅红辉以办“低保”为名骗开了梁凤梅的家门,绑架了她,并且抢走了她孩子的笔记本电脑一部,台式电脑一台,小打印机一台,国保大队的“叶队”伙同拘留所的警察夏某还骗走她家两千元钱,说是“保证金”,半年后归还。敲诈梁凤梅的家人请吃饭花了一千多元,家人们探视又被多次勒索四十元一包的烟。当梁凤梅去国保大队要自己的东西时,恶人们不仅不还,反而威胁要劳教她。

◇吴双喜,男,龙池桥办事处西畈村村民,青年瓦工。被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到武昌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国保大队副队长丁鹏程和龙池派出所罗涛还抢走现金六千九百元钱,摩托车一辆,电脑一台。吴双喜去索要自己的私有财产反而被威胁要劳教,去取摩托车时又被勒索了一千元。难怪人们都说“警匪一家”!

◇彭卫香,女,白果镇法轮功学员,十月十三日晚上八点半左右,三辆警车停在白果镇南街潇雅理发店附近,从警车上冲出最少有八人,其中有白果派出所的,像一群土匪一样,从理发店隔壁的药店内,冲到三楼彭卫香家租住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刻录机两台,所有的大法书籍、光盘,还将彭家筹备交今年房租的两万元现金、彭卫香老母存放在这儿养老的银行卡(卡上有九千五百元钱)抢走,甚至连一元的硬币也不放过,还将彭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身上的一百多元钱抢走,甚至把一楼理发店内彭卫香儿子的台式电脑也抢走了,还绑架了她没有修炼的丈夫和儿子,追问存折密码,直到深夜才将她丈夫和儿子放出。

◇徐正娥,女,陵园村卫生院医生,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晚,“610”、国安和黄金桥派出所一伙人身穿便衣,妄图绑架,被徐医生的哥嫂阻拦。徐医生的哥哥是村干部,与公安非常熟。恶警们骗他们说:“找徐医生问个事,一会儿就送回来。不信,你们跟着一起去。保证送回来。”徐医生当场揭穿他们的谎言,说他们骗人。哥嫂将信将疑。几个恶警不顾徐医生反对,不顾她的左臂粉碎性骨折尚未痊愈,硬把她塞进车里,绑架到黄金桥派出所非法审讯,借口徐医生去贴真相标语被监控器拍摄到,徐医生不承认,零口供,他们就把徐医生转到二所。哥嫂和亲人们跟着撵过去,一夜之间被勒索了三千元人民币,被逼着写了所谓的“担保书”才放人。

◇熊友义、江正香、胡秀珍、陈单书四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月二十日晚九点左右,被麻城“610”、国安和各派出所警察绑架。

熊友义被国保大队、鼓楼派出所抢走现金二千元,电脑等私人物品,还把收看电视的锅给抢走。恶警们恬不知耻地要熊有宜的儿媳妇去邻居家要蛇皮袋子装东西。熊友义被辗转关押在麻城拘留所、板桥洗脑班、麻城看守所,受尽折磨,至今不让家属见面。

江正香,被勒索一千元;胡秀珍,被勒索一千元。

◇沈伯贵,男,近七十岁,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上午十点二十分,被胡开文、邹永俊为首的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家中一千三百元现金,退休工资存折,财物八万元被恶警抢走。当沈伯贵和家人索要工资存折时,又被国保大队勒索了五千元所谓的“保证金”。

◇朱长奎,生于一九五六年,原麻城一建公司职工。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晚十点左右,住在一建公司宿舍楼四楼的朱长奎第三次被绑架,他的双手已经不太灵活了,生活需要照顾。恶警们仍不放过他,要他老伴到拘留所喂饭。朱长奎被他们迫害得奄奄一息,恶警才放他出来。虽然他家完全没有生活来源,恶警们还是勒索了一千元钱。朱长奎回家后长期被监视居住、电话监控,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底,朱长奎在迫害中含冤离开人世。

朱长奎曾患严重乙肝,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乙肝痊愈,戒了烟酒。二零零二年一建公司倒闭,朱长奎二十八年工龄被公司八千元钱“买断工龄”,失业了。他的老伴没有工作,两个女儿已出嫁,小女儿还在读书。生活的重担压在朱长奎一人身上。在长达十三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朱长奎曾经被两次绑架,一共被国保大队勒索了两千元,被看守所勒索了九百六十元生活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