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吉林省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真相(二)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七日】(接前文

第三部份 山雨欲来 乌云迭起

一、诬告法轮功事件

一九九四年,长春几个想利用法轮功发财的无赖,采用栽赃陷害、造谣诬蔑等卑鄙手法,炮制攻击李洪志先生和大法的“材料”。

老法轮功学员们针对这几个人栽赃陷害的内容,直接向气功研究会反映情况,逐条地澄清事实,并形成书面文字《揭露长春极少数人的阴谋》。长春市、吉林省两级气功协会 经过深入调查,反复听取多方面的意见,最后都坚决支持法轮功,批评了肇事者的错误。这几个人的行为当时受到所有部门的抵制。

二、《光明日报》事件

当时主管政法委的罗干和中宣部丁关根之流为了个人捞取政治资本,授意、制造了针对法轮功的事端。一九九六年六月《光明日报》在一篇名为《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的评论文章中,把当时在北京位居“最畅销书”榜首的《转法轮》作为所谓“伪科学”进行批判;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四日,在中宣部授意下,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以“宣扬迷信”为由,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法轮功》等法轮大法书籍。

看到这篇文章之后,大家写了一封封信,用善良和平之心诉说大法给自己身心带来的巨大好处,证实大法是于国家于人民有好处的高德大法,讲述法轮功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揭穿这篇文章的谎言。

这些信件邮寄到《光明日报》、新闻出版署、中宣部及当地新闻媒体、国家体委等各个部门,也有相当部份法轮功学员上书给吉林省、长春市气功协会、中国气功科研会,他们收到信件后为法轮功作了许多正面介绍。许多人和单位、部门收到法轮功学员们的信件,进一步从正面了解了大法,一些人从此走到大法修炼中来了。

三、电视台《抉择》的风波

一九九八年年底,吉林电视台播放了十七集电视剧《抉择》。这部片子是由辽宁电视台、北京电影制片厂、北京金英马有限责任公司联合摄制的一部反腐倡廉的电视剧。剧中把腐败堕落最终自杀的反面人物强加为“法轮功弟子”,诬蔑大法和丑化大法修炼者。电视剧的第五、九、十、十七集中都有涉及法轮功的画面、台词或音乐,而且剧情和画面很恶毒。

长春的法轮功学员听到这件事后,不约而同地来到吉林电视台。几位法轮功学员代表正在楼里等待值班领导。大家陆续地进了门厅等待交涉的消息。一下进来很多人,把门厅站得满满的。里面是大屏幕,外面是玻璃门,拥挤起来会碰坏了屏幕和玻璃。修炼的人,关键时想到的是公共的利益。大家自动地拉起手,往中间聚,给屏幕和门让出距离。这一切值班的工作人员和站岗的门卫看在眼里,用不着说什么,组织什么,阻止什么。

里面的法轮功学员代表和值班领导在交谈。七点半过了,播放连续剧的时间改作了体育节目。大家松了一口气。一会儿,值班领导把法轮功学员代表送出来,握着手、含着泪。“谢谢电视台领导们,体谅法轮功学员的心情。”“谢谢各位,为电视台负责,免去了以后的麻烦。”

大家有序地出了门,在电视台的大门外留下两位学员,通知后来的法轮功学员“事情已经解决了”。后些集的电视剧没再播放。

这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宣传的“围攻吉林电视台”事件真相。

四、拼凑“材料” 罗列罪名

编造谎言,煽动仇恨。假骗煽是恶党的惯用伎俩,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和广大民众的迫害,采用了最卑鄙下流、最流氓无耻的手段,而且完全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的。坏人对好人、恶对善、少数对多数的迫害,迫害者是心虚的、孤立的,很难达到目的的。所以就无中生有、编造谎言、以假乱真,大造舆论欺骗不明真相的民众,以便随从或放任其恶行。

为了发动迫害,早在九九年七月之前,江氏邪恶集团就派新闻媒体的一帮人马跑到吉林省来“挖掘”材料,编造谎言。

在吉林省委的配合下,他们窜到李洪志先生的出生地公主岭,造出了一个伪证人潘玉芬,编出李洪志先生伪造生日的谎言;在长春市借了一套与李洪志先生同名的人的房子,布置成“豪宅”道具。

在此之前,吉林省的一些新闻记者就接到密令,要求提供炼法轮功者病死的“实例”。有的记者“跑遍了长春市的各大医院,也没找到一个”,苦于无法交差,找到法轮功学员“帮助”提供线索。法轮功学员对他们的回答是:我们都是越炼身体越好,从没听说过死人的事。没有真的就造假的,用两千元钱就可以买一条假“新闻”,用来欺骗世界人民,这还是“客气的” ;如果不客气,一分钱不给,造了假,还得逼被利用者“配合”说谎,否则就把你抓起来。

所谓的“一千四百例”中有一些就是从吉林省编造出来的,如什么“有病不吃药”的老太太、王玉丰上吊自杀等等。

上行下效,中央媒体编造,地方媒体也如法炮制,长春某县一个姓郭的农民因身体和家庭的原因上吊自杀,县“六一零”知道后,警车、警察一班人马到其家“霸占”了尸体,不让其妻子和母亲火化尸体,在威吓和钱的诱惑下(当事者缄口不提到底给了多少钱),把尸体拉走,在县里造假,用完后把尸体火化,把骨灰送给家人。然后把这条郭某炼法轮功上吊自杀的假“新闻”向全县播出,欺骗不明真相的民众,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

在长春还有这样一件事:某居民区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病魔缠身多年,平时总说寻死觅活的话。一天,让她的老头去给她买吃的,老头走后,她从四楼跳下身亡。消息不胫而走,第二天来了几辆警车、二十来名警察,和老头“商量”,让他说老太太是因炼法轮功“走火入魔”跳楼自杀。结果遭到老头和老太太的弟弟一顿大骂,说:我们家碰到这事够倒霉的了,你们还来添乱,让我们做伤天害理的事,说不定还遭什么报应呢!把一帮警察骂得灰溜溜地走了。

五、“四·二五”上访

“四·二五”之前, 罗干、何祚庥一伙的肇事已经不断升级,邻省的辽宁出现了多次冲击法轮功学员晨炼、抢夺抄走法轮功学员财物等违法行为。长春市区的炼功点多了监视的眼睛,学法小组也出现了不是法轮功学员的陌生面孔,好多炼功者的身边冒出突然了专门寻衅找“罪恶事件”的鬼祟嘴脸,警察们化了妆凑近到自己管辖区的炼法轮功的居民身边。“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家感觉到了。但四十几人被抓,更多的人被打,这让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惊愕不已。

然而,吉林省法轮功学员中更多的人是在“四·二五”前一天或当天,甚至是事后知道此事的。大家完全是根据个人在法中的认识,选择了怎样去做。

有的同修打出租车直奔北京;有的到飞机场预订了包小型飞机的机票,还没来得及动身;从火车走的还没到沈阳,听说事情得到当时总理的妥善处理,大家下车往回返;同修们租了十几辆大客车和面包车,刚过四平五里坡就被市长截了回来,当晚就有警察去了辅导员家;有个年轻学员不到二十岁,自己骑着自行车去了北京,长春到北京一千公里的路程。

“四·二五”事件,长春去北京有多少法轮功学员,无法统计。当日的火车票是找火车站内部的工作人员买的,一次就是一百张、一百五十张,一个车厢、一个车厢都是法轮功学员。连火车站的工作人员都说:“也不是年,也不是节,又不是学生假期的高峰期,怎么这么多人?都是去北京的。”连飞机场的工作人员都奇怪,到北京的机票一下子非常紧张,包飞机的事很少见。后几天知道消息的外县市的同修还在不断的到北京去,一直持续到“五一”。

过程中大家心里很平静,李洪志先生教给弟子始终以“真、善、忍”为言行的准则,那就敞开磊落的胸怀包容一切,让走进修炼人身边的有缘人听听看看:这是一群从人生迷茫中苏醒过来的人,是懂得了自身生命意义的觉悟者;而这种觉悟、理性和大善大忍精神是宇宙大法造就的,才能完成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 ——震惊中外的“四·二五”和平上访。

听到时任总理亲自解决了这件事,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当时就放回家,我们以后能有一个和平的修炼环境,我们只是提出最基本的要求,总理答应了,同修们都很高兴。

“四·二五”之后,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九年六月二日发表了一篇名为《我的一点感想》的文章,文章说:“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时无条件的帮助人解除疾病,使人达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钱与物质报酬。对社会对人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

“四·二五”,宇宙正法史上、人类历史上将永远记住这灿烂的一页。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