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制造的家庭悲剧

湖南湘潭杨适怡、刘立炎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八日】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不仅残害了无数的个体,同时制造了无数的家庭悲剧:老人失养,小孩失教,中共极力挑动骨肉相残。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中共把它制造的这些悲剧倒打一耙,诬陷法轮功学员宁可坐牢而不养老人、不关心子女。许多民众、家属被中共几十年洗脑,失去了反抗中共的勇气,也往往把这些家庭悲剧归罪于法轮功学员的坚信真理,从而仇视法轮功学员。让我们来看湖南省湘潭法轮功学员杨适怡、刘立炎的家庭悲剧,所有的罪恶都是中共犯下的。

在过去的十多年迫害中,杨适怡因为讲清真相而被关入恶牢八年,受尽折磨。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他乘刘立炎的三轮车到邻近湘潭的长沙市宁乡县道林镇农村发真相资料,遭恶人举报,俩人被宁乡县公安绑架,该县国保大队负责审讯,扬言已经上报到长沙市“610”、省“610”, 会要判他好几年。目前他已被关入宁乡县看守所,遭受饥寒交迫与牢头狱霸的折磨。中共所有县级看守所普遍吃不饱、弱者睡水泥地面,牢头狱霸在警察纵容下非常猖獗。许多法轮功学员都曾深受其害。

杨适怡在家时非常孝顺九十岁的老母亲、关心犯有精神分裂症的儿子。他修炼大法前就因为特殊原因离婚了,一直未再婚,干苦力维持生计,有时还要给儿子治精神病,父子相依为命。儿子虽然犯有精神病,但在父亲修炼大法的善良理性作用下,几乎未复发过。

杨适怡被绑架后,家中剩下一个犯精神病的儿子,和生活不能自理的九十岁老母亲,以前老人有尿床的毛病,常常要换纸尿片。中共绑架好人杨适怡,他的家庭如何度过苦难?会不会刺激他儿子焦虑复发精神病?他儿子没有工作,如何生活?九旬老母卧床不起怎么办?杨适怡有一个弟弟在赡养九十多岁的老父亲。两兄弟各照顾一个老人。

可是中共在各种宣传材料中、在所谓的“转化”工作中,都把这些家庭灾难的祸根倒推到法轮功学员身上,以煽动家属和民众仇恨法轮功学员。刘立炎的家庭就属于这一类受害者。他是郊区农民,开三轮车拉货为生,因为上访、讲真相被中共反复迫害,其妻、儿子在中共谎言蛊惑下失去人性,极端仇视大法,刁难他,并且勾结乡政府图谋害他。这次他和杨适怡被绑架后,他被拘留十五天后释放,宁乡县国保大队却不归还他的三轮车,可能是见财起意了,这就断了刘立炎的生计。刘立炎已经六十二岁,驾驶小货车为生。他被宁乡县公安拘留时,湘潭市雨湖区护潭乡政府(乡政府六一零或者乡派出所)就告诉他儿子:“你父亲一回来就马上报告我们。”他儿子、妻子满口答应,说就是要政府多关他几年。果然,他被拘留期满后回家,儿子、妻子就将他软禁在房子里,用手机呼叫护潭乡政府快来抓他。从其手机对话中,似乎护潭乡政府图谋要绑架他。

他虽正念走脱,可是年老体衰,如何维持生活?其他法轮功学员也都被中共监视,他又何处安身?可怜的花甲老人,你会不会流落街头、乞讨为生?大年将至,中共大小官员们正是巨额行贿受贿的“好日子”,金屋藏娇、醉生梦死,可是又有多少象刘立炎这样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残害的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生活艰难?更有多少恶牢黑窝中的法轮功学员在受中共酷刑折磨?

湘潭法轮功学员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关注杨适怡家庭,呼吁国内外正义人士对湖南省委省政府、长沙市委市政府及宁乡县委县政府施加压力,无条件释放杨适怡,还这个家庭平安!对湘潭市委市政府、雨湖区委区政府、护潭乡政府施加压力,立即停止对刘立炎家属的压力,保证刘立炎的自由与安全,还这个家庭和睦!长沙市委市政府应该责成宁乡县委县政府归还刘立炎三轮车,只有他能自谋生计,儿子、妻子才不会刁难陷害他,这个家庭才有平安的基本条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