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助师正法 师父的安排是最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大法后,由于几次到天安门证实法,被拘被抓、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我从国企干部岗位失业。在迫害中,没有了任何经济收入。然而,十年后的现在,我虽然退休在家,却领着三份工资,月收入近一万元。但工作量每年却只有四个月的时间。

回顾十年来的正法修炼,在找工作的过程中,我一次次放下自我,听从师父的安排,彻底破除了旧势力的迫害与经济封锁,平稳走在正法路上。

正念正行走正路

十年来我做的助师正法的事,基本上都是溶到生活、工作及出行之中,遇到一切人、一切事,一走一过常人的事办完了,讲真相的事也就做完了,好象有点润物细无声的感觉,没有占用过大量的时间和太轰动的事情。但我的神奇经历,以及师尊为我安排的一切,使我感到有颂师谢恩以及和同修交流的必要。因为,直到如今仍然有同修生活拮据,工作处于动荡之中。师父为什么没为这些同修安排的更好呢?我也在想,原因在哪里呢?

今天读师父的《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正好看到师父讲了这样一段话:“有的学员得注意,我每次一讲邪恶越来越少时、越来越坚持不住时,很多学员就觉的,嗯,其它事都得放放了,专做大法的事。这不行,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不能走极端。你们就正常的生活,正常的修炼,同时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现在就是这样。在常人社会中除了大法弟子该做的之外形式上没有任何区别,表面上与常人社会一样但你是个修炼者,就是这样。你们今天所做的就是给未来开创的,这条路就是这样走。这是最正的一条路,未来的修炼人会参照的,所以你们不能出现任何偏激的事,也不能走任何的极端,那也会人为的自己给自己制造障碍、制造麻烦。任何一个极端的想法都不是我叫你们做的,那都可能是一种执著,就会造成麻烦,这些事情我们已经经历很多了。”[1]我想师父今天让我看到这段话也不是偶然的,是在肯定我和很多同修的修炼形式:“这条路就是这样走。这是最正的一条路”[1]。在写这篇心得体会中的过程中,我认识到,师父其实为我们每一个弟子都安排到最好,但关键是我们在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的每一步中不要走极端、要放下自我。只有不带自己的任何观念,信师信法,把自己的生命都交给师父去安排,才会实现师父所说的神迹。

信师信法无所求

每个人都是抱有一个目地来到大法中的。但修炼中却要把这颗求心从根本上去掉。旧势力为考验大法弟子,全面无漏的迫害检验大法弟子,使一些抓住这一根本执著不放的同修被淘汰出去。

一九九五年夏天,当我的一位同事告诉我炼法轮功要修真善忍的时候,我的眼里饱含着泪水。从那一刻开始,我彻底明白了自己在心底寻找着什么,那是一种回家的感觉。我在修炼之前没有病,当时也说不清为什么要炼。也许这简单的想法更有助于修炼。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我去见了一个刚从邪恶转化班出来的学员,其邪悟后灌输给我的东西,令我气愤和震惊!当天夜里,我流着泪在痛苦中冥思苦想那些乱法之人的邪说,理清思路后,我定下这一念:大法不治病,不圆满什么都没有,但师父教会我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师父也是世上最好的人,一个最好的老师!我也要跟着师父修一辈子!定下这一念后,我如释重负,心情放松的睡着了。

当第二天再读《转法轮》时,几乎是从未有过的每段、每页层层的突破和提高!那段时间再看师父的各地讲法,感到人的这层壳已经很明白很薄,好象就剩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为什么这一念就会使自己有这样大的变化?我也很吃惊。后来随着师父讲法中多次讲到三国里的“义”,我认识到:“义”是神给古人规定的做人的标准,现代已经变异了的人,只要归正自己,从本质上对师父做到古人的“义”、无条件信师信法和无所求,坚修到底,我们就一定会走向圆满。看书第二天师父又在梦中点化我,给我本和笔,让我记下来。那段时间我记下了两本心得体会。每周和甲同修见面给她看。在那艰难的日子里,我们互相鼓励、共同提高上来。

放下名利找工作。

我过去在国企因为能力较强,小有名气,但下岗之后却难得找一份与过去匹配的工作。我就放下名利心从低处入手,苦不怕,找一份时间灵活、能到处走走、有益正法救人的工作就行。半年以后被公司提为人事经理。后来二零零三年非典之后我又到了另一家广告公司拉广告。师父给我安排的这家公司居然在我先前国企的马路对面,甚至与原办公室窗户都对着。我明白师尊的苦心,我在广告公司没保底工资,有时挣钱几千,有时最少时一个月只挣钱一百二十元钱,但只要师父安排的我就坚持着。这里有我要救的人。

公司内部同事,我一对一讲真相;原国企老同事,我中午休息时上商场“巧遇”讲真相;因为广告公司较小,人员流动大,而前来应聘的人多。新人往往主动邀我中午休息时带他们逛商场,我就抓紧劝退。有的人干了一天,三退了就走了,我的使命也完成了。缘份大的客户,我也为他们做了三退。一年之后,公司又接了一个新项目:为一家新杂志做广告。新杂志影响小广告不好打,但我很快就接了两大单。我把甲同修也介绍到公司,甲同修上班一星期就上单。而常人却几个月也难打出来。同事们羡慕不已。一年后由于老板总体赔本,与这家杂志不合作了,新杂志希望我过去。这样我到了新杂志。

但这边老板知道了我的身份后,由于怕心让我在家拿提成。当时虽然心里不舒服,但却有更多的时间了,一年的工作量也只有一个月。那时我还没退休,却相当于退休在家了。杂志老板由于正念对待大法,事业蒸蒸日上。从二零零六年直到现在,依然在家拿那几家广告的提成,每年再联系一点新客户。近年我也有了退休金。去年师父又安排我一个更利于接触更多人讲真相的工作,工作量一年也只有四个月的时间。我体会到时间很少了,师父安排我们工作的目地不仅是为了解决生活问题,更是为了让我们抓紧救人。所以找工作真的要放下自我,只要利于救人,不管钱多少、不管苦不苦、什么都不用管,你就去做,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到最好。本来师父也为甲同修和另一位同修安排了和我一起工作,但因为没有放下自我,动了人念,顾虑太多,失去了机会,留下了遗憾。

十年来,我基本上达到了法对我的要求,正常的、稳定的、持之以恒的做好三件事。虽然没有能力、条件为其他大法弟子提供更多资料,但自给自足,从不害怕、从不紧张也从不懈怠,在师尊的保护下,也曾几次化险为夷。

邪恶迫害大法后,常人看到的是我失去了工作,但师尊却给予我家庭幸福、和美;双方老人健康,爱人事业有成,孩子就业顺利;家人、同事几十人工作、生活、身心受益。修到现在,其实我付出的太少,人心还很多,但师尊却给我圆容了一切。

只有做的更好,做到更好,放下自我,才能把自己完全溶到大法之中,做一个更加纯净的大法粒子。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