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智慧的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八日】这是二零一零年春季的一个下午,在一个大商场里面,有一对老年夫妻,都是名牌大学的退休教授,带着孙子在休息区休息。

“这个孩子很乖,你们带孩子很辛苦。”我坐在他们旁边,看着孩子对他们说。

“是啊,很调皮。”两个老教授说。

“你们都入了党没有啊?”我问。

“入过的,很早的事了。”两个老教授说。

“那我跟你们讲,现在是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

“啊,你这人,吃着××党的饭,穿着××党的衣,好端端的怎么要反对××党啊?我们还要靠××党发退休金呢。这人真是!”

“××党发退休金……××党的钱是天上掉下来吗?不是啊,对不对,××党的钱都是纳税人的税钱,我们从生下来,从吃奶粉起就在开始交税,这是一大块;还有一块,祖宗遗留的金银铜铁锡等自然资源,这些每一个纳税人都应该有一份;而个体户、农民,现在没有养老金,实际上是被××党贪了。明明是我们养活××党嘛,怎么还说××党养活我们呢?是中国人在养活了××党嘛,怎么搞反了?”

“天灭中共?不要讲天啦神的,神在哪里?”

“看不见的就不相信,空气看不见但是是存在的。说到神,许多出土的文物都有神佛信仰的因素,我们的语言里也有神的文化,如孩子聪明,叫天资聪慧,有才干叫天才,有天灾叫天谴,风景优美的地方叫如入仙境。我们的民族是神传的文化。一个国家有各级管理,大自然的运行难道没有管理吗?一年四季节气有条不紊,旱灾风雨雷暴,难道是没有管的吗?霜降晚了一天收成就有影响,那肯定是有生命在管哪。那些生命能够降灾于我们,我们不能降灾于他们,你说我们能跑到天上去给他来个地震?来个海啸?不可能。你说他是不是比我们高一些,我们把他叫做高级生命,实际上就是佛道神。”

“是不是有谁给钱你,叫你到处讲这个?”

“给一万块钱,你敢不敢出来讲,为了钱绝对不会这样做,××党的迫害是多么严重的,坐牢、家破人亡、酷刑、活摘器官,钱重要还是命重要?我们真是放下生死出来救人,都是真的为了你们的美好未来。”

“要灭××党不是搞政治吗?”

“××党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那就不只是对人犯罪,对天和地都犯罪,那天肯定要灭他。迫害法轮功,迫害真善忍,实际上是对着神来的。因为中共迫害真善忍,是不是对着神来的?天现在要灭中共,你们二位是它的一份子,那你们就要和它陪葬,中共就象一个烂苹果一样,烂了就要丢掉,有谁还分好的部分和坏的部分。你们夫妻俩人再好也要跟着遭殃。但是你们退出来,心里与它做个划分,它灭了,跟你就没有关系,这多好啊。就好象一棵大树,要倒了,让你离开远一点,省的倒下来把你压着了,而且你退不退是你自己选择,我们没有搞政治,一辆火车马上要掉入悬崖了,叫你赶紧下车,下车不下车又是你自己来选择,这叫搞政治吗?我们跟政治没有关系,我们绝对绝对是在救人。”

“那……退了有什么好处?”

“天要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是天意,也是真相,退是心里退,向天退,不是向党退,不是向学校退,也不是向单位退,所以没有风险,没有压力,没有损失,但是你能获得一份平安,一旦有天灾人祸,就跟你不沾身了,多好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哦,心里退了就行了?”

“你们入党的时候,面对血旗发过毒誓,要为××党献身,就成了它的一份子。所以光心里退了还不行,还要声明一下。声明不需要用真名,你姓什么?给你取个化名退掉。”

“姓赵、姓李。”

“这都是中国的大姓啊,就用赵天佑,李福来两个名字退掉吧?”

“退掉退掉。”

名牌大学的两个老教授退了,我心里很平静,并没有感到怎样的欣喜,这样的事情我经历的很多。自从二零零六年四月开始直到现在,已经七年了,我们在超市、在街上、在车上、在站台上,一天下来,有时可以退一百多个,有时可以退七、八十个,最少最少也可以退六、七十个。七年中我和学法组的几个同修一起,退了不下六万人。

有个体会:无论对谁讲真相,我都觉的要针对常人的心结去讲。象上面的劝退两个教授的过程中,我将为什么要退、怎样退、退了有什么好处、搞不搞政治、怎样看待神佛等等常人的心结一个一个基本打开了。有的同修感到在讲真相中要做什么做什么,心里才踏实。我认为关键还是要把对方观念改变过来,观念不改强灌是不行的。最根本一点,首先自己要清醒,自己都模模糊糊的,你怎么能救了别人呢?法理清晰,感觉自己真的是在救人,收到的效果就会好。

有一次在超市里见到一个小学生,我讲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问他入过少先队吗?红领巾是鲜血染成的,系在脖子上能好吗?有个小学生说知道知道,他退了。他说他回家去还要叫他爸爸妈妈退掉。

现在年轻人退的也很多。有一次,我坐车到一个公园去,在车上遇到一个小伙子,劝退不退,他说没有这样的想法。后来,我又一次坐车到一个批发市场,在车上遇到一个小伙子,我劝他退。他说:“你跟我讲过一次。”我遇到的人太多了,已经记不清楚了。我说,是吗?机缘难得,还是退掉吧。他就退了。

前不久,碰到一个从河南到本地的学校领导,陪妻子来看病,他说不退,他是领导。我说:“退,是从心理上与中共邪党做一个划分,因为你入党的时候,你举手向血旗宣誓,就成了它的一份子,现在是天灭中共,如果中共灭了,你不是要受牵连吗?现在退出来,是从心理上跟它做一个划分,它灭了跟你没有关系。三退保命。”听说是心里退,向天退,不是向组织、向单位退。他就退了。我给他一张神韵的光碟。他很高兴。

明慧网上有的学员讲自己劝退的体会,谈到欢喜心、怕心、面子过不去、求别人退等等心理状态。我就笑了,感觉自己曾经经历过。这些年我心里平静多了,人心少了,怕的念头在回家后有时会翻出来,但是一讲起真相来,就没有任何怕的想法,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提高上来的。我觉的我还没有同修做的好,他们有的坐一趟公交车劝退六、七个,那就是完全没有怕心了。在超市里,同修见到人就讲,有的连售货员都讲。

整体配合是很重要的,讲真相的时候,同修们是一个整体。我们学法点上四、五个人配合出去讲真相,有的时候三个人,有的时候五个人,大道无形,没有规定。几个人怎么个配合法呢?有的发正念,有的讲真相。起初我们配合,我和同修一问一答,让旁边的人听到。但是二零一零年以来,感觉来不及了,一搭上话,就直奔主题,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没有?有的人就说,没有听过。我就说,那我告诉你,天要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很多同意退了,还有的说就用真名退。

天灭中共是必然,我们出来讲真相、劝三退是叫人看清中共邪党的真面目,远离中共,得到救度。所以我们是坦荡的、轻松的、快乐的,我们对他人没有索取,只有付出,没有怨恨,只有友善、宽容和慈悲,心里只有光明,没有阴暗。这样的人生该有多么美好啊!十多年的严酷迫害不但没有把我们打垮,却把我们锻炼的更加成熟、理智、清醒、坚定。因为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有师父时时呵护我们。

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以上是二零零六年以来讲真相的体会,其实在二零零六年以前,我在讲真相中也有很多感受,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慈悲的师尊就在我们身边。

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六年期间,我白天面对面给汽车司机、商店老板、商店顾客、路上行人发真相资料,我总是面带微笑坦坦荡荡走过去,问声:“你好,这是法轮功资料,请你了解了解,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嘛,你说是吧?你想了解就留下,不要钱的,你暂时不想了解或没有时间就还给我,因为这资料是很宝贵的。”不争不辩不气恨,用平常心去做,多数人是理解和关切,骂的是少数。几年来没遇到过麻烦。

晚上(白天也做)到居民楼道贴发真相资料,把真相资料包好贴上双面胶,再贴在人家住户门边,晚上有的楼道没有灯,很黑,但从未发生过危险,好象有人指道一样。有一次发到二楼,没有灯,但是却很亮,原来是墙壁上先前同修贴的“法轮大法好”的粘贴闪闪发光。我感动的流下了眼泪。我感到师父多么伟大、慈悲,大法多么超常、美好,大法弟子多么幸福,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和决心。

一天晚上,我骑着自行在马路中间广告灯上贴真相不干胶,人来人往,路人很多,我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贴的时候别叫路人到跟前。真灵!我一路走一路贴,贴的时候,前后左右真的没有人,刚贴完路人象潮水般涌来了。整个晚上都是这个状态。九十九张都贴在了马路中间,灯光一照很是壮观。

在二零零一年,我被联防人员绑架了,送派出所,晚上王所长来了,我问他你看我是好人还是坏人。他看我一下,说,你是好人,是好人。晚上,我跟他们讲真相。他们说再讲就把他们讲進去了,他们还有老婆孩子,还要吃饭呢。他们就借来一个《海湾战争》的碟子看。看完了,就对我说,走吧。我说上哪里去?他说劳教所。我说走吧。下楼之后,他说:哎,我看你这个人还挺坚强的。我说不叫坚强,叫坚定。他下楼来不是要送我去劳教,实际是要放了我,还说用车子送我回家,我说我自己回去。

大法的神奇事非常多,数不胜数,要不是自己亲身经历,是很难相信的,但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着,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时刻刻在呵护着弟子,点化着弟子,为弟子承受痛苦,消减业力,师父为弟子为众生舍尽了一切。弟子苦于无法用任何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唯有精進实修报师恩。

一切都因为我幸遇宇宙的真理

有人说,中共邪党打压法轮功,时间之长,迫害之惨烈,手段之毒辣,酷刑之凶狠,集古今中外之大全,是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你们怎么还要炼?还敢出来劝三退?太不可思议。

我说,我们法轮功学员是了悟了宇宙真理的修炼人,这么伟大慈悲的师父不值得我永远追随吗?

从得法那一天开始,我就把自己当作幸遇真理的有福之人。我一九三八年出生,今年七十五岁了。我十五岁参军,在部队几十年,一直做会计。退休也在部队。我是在中共邪党无神论灌输下长大的,几十年毒害把我变成了一个不信神、不信善恶有报的人。在中共邪党历次运动中,我跟着往前冲,邪党说什么就是什么,是中共的中坚,当时我还自我陶醉。退休了,我最怕的是撞上生活不能自理的绝症,拖累儿孙,自己也痛苦,这才不由自主的升起修炼的向往。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曾和朋友一起到青狮山庙里拜佛,带回几本佛教书。回家后,我先把佛教书看了一遍,还把《华严经》工整的抄了一本,装订的漂漂亮亮的,然后收起来。再转头来看亲家邻居给的书《转法轮》,当时已八月份了,我翻开《转法轮》看起来,谁知越看越想看,用了一天一夜把书看完了,说来奇怪,看着看着,不知为了什么还掉了泪。看完后我决心修炼法轮功,就把佛教书包好,送给朋友请她交还庙里,说明我决心修炼法轮功,不能再看佛教的书。朋友说了许多谁谁练功出了什么事,说的很吓人,我不为所动,决心专一修炼法轮功。自此我的生命進入到一个崭新的天地。

二零零四年年底,大纪元发出退党公告后,我在部队里写了退党申请。我说我是有神论者,共产邪党是无神论,我宣布退出邪党。我认为法轮大法才是唯一的真理。支部书记说,赶快把申请书拿回去,拿回去。后来我不交党费,不参加党员会议。支部书记给自己一个台阶,说我算是自动退党了。

我劝我的家人三退,我家人在二零零五年全部退了。我老伴亲自写了两页退党申请,退了党,说受了××党的欺骗,每次运动都整人,把他当成炮灰,现在他认识清楚了。我老伴已八十三岁了,他未修炼,但理解支持大法。他已十一年没得过病了。他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能吃能睡一身轻松。有人说他象六十多岁的人。儿媳妇回家,我跟她们说,心理上要与中共做个划分。媳妇说我们搞政治,我就跟她们讲真相,她们后来退了。有个媳妇每次回家还带一些香,有时候还亲自给师父敬香。孙子也退了。孩子们也都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事业有成。因为工作超常的顺利,一次儿子感慨的对我说:“不由得不信哪。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呀!”

这么好的大法——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宇宙的真理,上天的阶梯。不值得我无怨无悔的为他放下一切,舍尽一切吗?!一九九八年八月得法,十几年的艰难坎坷一路走来,我一直信守着这个誓言,每天做好三件事,日日都在救众生,我和同修们一起在这七年来,已经将美好的未来带给了六万民众,在以后的日子里,法轮大法的真理之光,通过我们的讲真相,还将照亮许多众生的美好前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