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神奇康复令医学专家震撼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八日】母亲患糖尿病八年,三年前脑梗第一次发作致使左侧肢体行动不便。二零一二年五月母亲脑梗二次发作,深度昏迷、大小便失禁。医院会诊结果为:脑干部位近一半面积缺血性梗塞,现今医学手段无有效治疗方案,能否延续生命只能寄希望病情不再恶化,同时还要依靠自身的机体尽快恢复脑梗部位的供血。因此按照此类病症发病规律做出了权威医院的人性化建议:一、不要抱任何希望(此类病例无救);二、准备后事;三、即便奇迹出现,生命延续下来,常规病例将进入无意识状态(植物人),即便个别病例最终恢复意识,但也为高位截瘫……。

面对这样的结果,所有的抢救方式都只是形式而已。我们能给母亲做的只有将师父讲法录音在她耳边循环播放。二零零九年初,母亲开始学大法、看《转法轮》,一直坚持抄写《转法轮》,但因肢体不便未能炼功。

在医院重症监护的第三天,母亲的意识竟然逐步恢复,同时用已经丧失语言功能的喉音反复含糊的重复着什么。对于处在危重状态中的母亲来说,此时想要极力表达的一定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或许是最后的……。想到此,我与父亲反复用我们能够理解的口型、听到的节奏音律复述给母亲,等待她的确认。无数次的失败,无数次看着母亲睁大的双眼……。最终,解密成功。母亲对我们反复说的是:“九个字不能忘!”“九个字不能忘!”……。我和父亲激动的与她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度过危险期的母亲在各项生命体征逐步稳定后,转入了抢救室。此时的母亲、饮食靠胃管,小便靠尿管,运动靠外力,交流靠心灵,四肢末梢无任何条件反射。权威专家、教授所预期的最好的结果“高位截瘫”这一生命“奇迹”出现了……。

时间过去了二十多天,每两小时人工翻身一次,左侧卧、右侧卧、平躺依然需要两人以上才能完成的任务,仅仅是为了防止褥疮的产生!看到此情此景回首往事,性命双修的功法既要修心,也要修身。如果母亲当初突破自己,能够坚持炼功,或许不会有今天的结果。母亲今生还能有修炼的机会吗?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与母亲交流,母亲很快坚定了康复后炼功的想法,我们鼓励她信师信法,用正念战胜病魔!

不久后的一天夜里,“高位截瘫”的母亲四肢突然剧烈搐动……,持续约半分钟,间隔五分钟再次搐动。后经会诊确定为癫痫,医学解释为大脑异常放电。但随后的病情并没向着癫痫发展,因为医生所称的“癫痫”仅发作了一个周期,共计不到十分钟。但第二天清晨奇迹便再次降临,高位截瘫、毫无神经反射的母亲,开始自主运动手指、脚趾……。

随后的日子里母亲逐步由脚趾运动、到腿部运动;从手指运动、到小臂运动……。看着每天的变化,主治医生都无法理解,再次请来了军医大学的专家、教授会诊。母亲逐步康复的奇迹,让他们瞠目伸舌、无法解释!或许只有当他们真心相信“法轮大法好”时,才能理解奇迹真正的诞生原因与过程吧!

原本以为母亲已经丧失运动功能的医生安排母亲转入了康复中心。在这里,母亲需要从语言、吞咽、自主运动开始逐步重返社会。第一节课程就是站床训练(能够垂直九十度的器械,人体固定后摇起不同角度,逐步改变体位)。第一次站床训练角度三十度,时间三十分钟。体位改变后的母亲,只坚持了十分钟,竟然面色苍白,瞳孔放大,紧急测量后无血压、无心率!又一片忙碌!一片混乱……。

闯过生死关的母亲清醒后,语言康复训练第一节课程,医生要求大声讲话,母亲大声发自肺腑的高声说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功能恢复后期右手训练写字,第一次重新握笔的母亲用力写到“法轮大法好……”这一切都让医生和病友震撼了!

历经了八个多月,现在的母亲,本次脑梗后遗影响全部消除,并且还将第一次脑梗影响的左侧肢体逐步恢复到正常水平。

在师尊呵护下,母亲重获新生!母亲此次病业关过的很不容易,让母亲和我们全家对大法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同时也让我们感受到了关键时刻一定要正念足,并坚信生命历程中的每一个过程都是为我们修炼而存在,所有的结果都由我们自己决定,时刻不忘大法弟子的身份,时刻谨记师父教诲,紧急时刻更应明白该做什么,怎么做。感恩慈悲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