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女子监狱的暴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八日】河北省石家庄女子监狱,在石家庄鹿泉市内。这个魔窟,表面建筑的挺象样儿,也挺时尚,但内部阴森恐怖,魔鬼的行为恐怕也赶不上它了。

大监区长叫范青萍,她给大法弟子们做所谓的“转化”时,总是用电棍。

大法弟子刚一進去就被调到14监区(13,14监区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地方)。若是14监区“帮教”少,就被调到13监区。恶警们整天放诬蔑师父与大法的电视,放道教、儒教、宗教那些东西,念诽谤大法的书,除了吃饭总是那样。恶警逼着大法弟子签恶警早已拟好的所谓“四书”,签了就不受身体的摧残了,若不签就遭受辱骂、坐板、罚站、拳打脚踢、电击、蹲小号、用针扎等等酷刑

对那些特别坚定的大法弟子,恶警们棍棒打到半夜,一点也不让大法弟子睡觉,让犹大们轮番的攻击。恶警指使犯人或亲自上阵用针扎大法弟子的身体,特别是脸部。坚定的大法弟子在那里每一分钟都度日如年。

他们把大法弟子的胸前戴上牌子(分为:普管、严管、一级严管)。就是已经做了所谓的“转化”的人,还要接受所谓的“验收”(恶警提问题,看你咋儿回答)。满意了,验收合格,再分到各监区和犯人们一起没日没夜的去做奴工(服装),为监狱盈利。

阴森恐怖的石家庄女子监狱

不管什么人,只要进到这个地方,早晨不到6点就起床,叠被、刷牙、漱口,6:30分到楼下打饭,1—2人去院子里打饭,代表这个组打饭(每组大约十人),回来分饭。6:45分就去大厅,一个组站一个队。集体背监规,背到7点后,去操场站队,等待出工干活。7:20或7:30到车间做奴工(服装厂)。一直到12点左右,等待饭车来了,赶紧吃饭。饭碗都没时间刷,慢点就挨骂。若不加班7点收工,若加班,9点、10点不等。还得去狱部批示,洗漱完毕就已经半夜了。晚7点吃饭。遇到好点的警察,去大厅坐小板凳所谓的“学习”、看电视、背监规,8:30分可以回来。若遇到恶的警察,做到10:30分,完不成任务就受到体罚坐小板凳或站立。

这个魔窟的恶警狠如毒蝎。一个叫蔓桂英的女犯人,45岁左右。2010年12月15日進去。用刑时,警察把人全轰走,用铐子铐住,把蔓桂英浑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这且不说,一个叫张玲的犯人,专拿针扎其身体,不管何处,随意下手。蔓桂英身体上被扎的都是针眼,尤其腰部。还被按住,强行灌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其在死之前,灌完药,被关在一个空屋里,有一个小黑板,蔓桂英在黑板上写了4个字:死不瞑目。她还常喊:你们也不怕遭报应(指警察和犯人)?结果,打她的组长们有一段时间,眼睛都看不见东西,都上医院去治疗。

大监区长范青萍,她把蔓桂英关入小号,时间不长蔓桂英死在小号里。此小号:四周墙壁与地板都是水泥,上边是露天,面积只放一张床铺。看着的组长们身穿三个棉袄,头上包个棉袄,还被冻得不知咋儿好。恶警问组长们:这个蔓桂英还能站起来吗?答:不能站了。恶警们哄堂大笑。最后蔓桂英在2011年1月7日夜间死在小号。那天正是接见日,警察特别多,怕走漏风声。

李振芬,女,30多岁,这个犯人被折腾疯了。

还有一个犯人,在9监区被折腾得上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