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的犯罪事实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就是资阳市政法委、六一零私设的监狱,强制绑架、关押、洗脑折磨资阳市所属的雁江区、简阳市、安岳县、乐至县法轮功学员,及遂宁、内江、泸州等周边地市法轮功学员。

中共恶党江泽民团伙为了迫害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在中共中央成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及其办事机构“六一零办公室”。地方上一般由党委分管政法的书记担任这个“领导小组”组长,一名政法委副书记担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而从中央到省、市、区、县的六一零办公室大部份挂靠同级党委的政法委员会,少数挂靠党委办公室。“六一零办公室”的任务就是指挥各级机构专门迫害法轮功,它的方针和部署就是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为目的,它是自中央到地方庞大的、专职的、系统的、严密的、凌驾于一切政府机构之上的恐怖特权组织,类似于希特勒的盖世太保,或当初的“中央文革小组”。

除了用司法程序走过场,非法判法轮功学员,和用非法的劳教制度关押法轮功学员之外,政法委和610还私设监狱,名为“学习班”,俗称“洗脑班”,不仅没有任何法律程序,连违法的劳教手续都没有,任意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

在洗脑班里的所谓“工作人员”,没有执法者的身份却有超出执法者的权利,可以打死人而不负法律责任。其不合法性和残酷性远远超过了文革时期的“牛棚”。这些洗脑班全都挂着“法制学校”或“法制培训中心”的牌子!“六一零”还到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要钱、要人配合“转化”。资阳市“六一零办公室”挂靠在资阳市政法委,二零零六年以来一直是王安鹏担任资阳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也是二娥湖洗脑班的直接负责人,唐永良担任资阳市政法委书记。

一、二娥湖洗脑班概况

(一)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的地理、人员

在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迎接镇有一个水库叫二娥湖。在紧靠湖边上,有一座四层楼建筑(二零一零年前是二层楼),掩隐在青山绿水的环绕中,掩盖在“二娥湖老年休闲山庄”后面,往二娥湖山庄往里三百米左右处,这就是资阳市政法委、六一零,用了几百万元资阳市民众的血汗钱,费了好几年时间,在二零零五年构筑完投入使用的二娥湖洗脑班,对外招牌是“法制学习班”。

这个洗脑班是个专门残害善良、破坏人们的善良本性的邪恶黑窝;到二零一一年,这个黑窝已经由迫害本市的善良法轮功学员扩大到迫害周边市地的法轮功学员,由每年中短期迫害到经年不断的专职迫害;由一般黑窝爬到被省邪恶利益团伙赏识的、能捞取到更大金钱利益的省重点黑窝。这个黑窝是在中共政法委黑恶势力元凶周永康,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二年在四川省任邪党省委书记期间,为迎合恶魔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而指使构筑的。恶首周永康在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期间,广泛培植亲信,结成一个邪恶利益团伙,以迫害法轮功作为加官晋爵的筹码和台阶。这个团伙中的中共四川省长蒋巨峰、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及其妻曲松枝虽已下台或遭恶报,但是这个利益集团还存在,所以这个黑窝还在运作,里边的一些坏人在利益驱使下也更加邪恶败坏。

这个黑窝的责任人是资阳市中共政法委书记唐永良,主要和直接指挥、负责的是资阳市六一零主任王安鹏,在这个黑窝实施迫害的是历任的三个洗脑班主任李森(任期二零零五年底——二零零九年)、肖惠(任期二零零九年——二零一一初年)、徐红艳(现任),至今还留在这个黑窝具体实施迫害的骨干是:李森、肖惠、徐红艳、唐敬华、刘德斌、刘瑛,这六个人迫害法轮功学员都非常卖命、邪恶、不顾后果。

(二)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的运作程序

一是大肆捞钱:二零一一年初,四川省“六一零”把两百多万元给资阳洗脑班作为赏金。既吃巨额拨款,又勒索法轮功学员所属单位巨资与家人钱财。正如他们内部形容的:“就他X乌烟瘴气的弄钱,管那么多干啥?”而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去二娥湖洗脑班“转化”,政府还要拨款现金给洗脑班做费用。为此国保、六一零洗脑班邪恶之徒为了钱,不择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大肆绑架、疯狂洗脑迫害,二零一零年向资阳市财政要款几百万元,把人满为患的两层楼洗脑班扩建成四层楼。这就是资阳迫害正信的坏人不断行恶的主要原因之一:可大肆捞钱。

二是大量枉法绑架:四川省六一零主任贾月成、副主任毛玉康等经常到二娥湖洗脑班,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因洗脑迫害手段邪恶,已经被省邪恶六一零头子升级到专职常年洗脑、“转化”资阳及周边的遂宁、泸州、内江等地市法轮功学员的省级重点邪恶黑窝,在四川省洗脑班中排名第二,第一是邪恶新津洗脑班。在这种邪恶布局下,资阳市六一零头子便不断向各地、各市区县政法委国保施压,要求持续绑架法轮功学员到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所以各地六一零、国保有目的、有时序、大批量绑架法轮功学员。

三是极端恶毒的循环链条迫害:政法委、六一零勾结监狱、劳教所,把不愿放弃法轮功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非法关押期满时由国保直接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从法轮功学员家里、单位、街道乡村绑架到洗脑班;在迫害下仍然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由市六一零洗脑班头子提交枉法劳教、冤判法轮功学员名单,由市政法委头子及附带系统各头子决定,然后直接从洗脑班劫持到监狱、劳教所迫害。

二零一零年底,洗脑班为向邪党中央“六一零”邀功,利用被黑窝坏人强制折磨、欺骗而“转化”者进行录像,以此栽赃、诬蔑法轮功。洗脑班头子肖慧还做成光碟,放给其他法轮功学员看。

二娥湖洗脑班头子王安鹏、肖惠在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至十三日,谀请省六一零头子贾月成到二娥湖洗脑班所谓的视察,还找来四川省所谓的宗教协会秘书长、四川养马河女子监狱余志芳。王安鹏、肖惠称余某是监狱酷刑洗脑的“专家骨干”。女流氓骗子余志芳忘形的到洗脑班传授洗脑迫害经验,并上诽谤法轮功的妖言课。

(三)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的运作方式

凡被绑架到此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隔离关在各个房间里,且不准离开房间,每个房间安有三张床,中间睡法轮功学员,两边睡包夹人员。包夹人员一般由法轮功学员所在的各单位或社区或所在乡镇政府指派,还规定是邪党党员身份。在王安鹏的指挥默认下,在几任头子李森、肖惠等直接实施、安排下,由开始的伪善诱骗、到仍不“转化”的残酷折磨、恐吓威胁相结合,用各种方式颠覆人(包括“陪教”)的普世价值认知标准,撕裂人的道德良知,破坏人的善良本性,其邪恶激烈程度远超过一般洗脑班。

凡是被绑架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每天二十四小时都被人监视着,既有人员监视,又有摄像头监视。不许炼功,连一条腿都不能弯曲平放,不许两手放靠在一起;每天上、下午都强迫所谓上课,听洗脑班各任头子和骨干等人对法轮功的各种诬蔑、诽谤,看邪党中央政法委、六一零指使邪恶之徒搞的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录音,洗脑班头子骨干恶毒诽谤、叫骂法轮功的“讲课”;强迫每天晚上在监舍里,由两个“陪教”监督着“学”洗脑资料;强迫每天洗脑课之后写所谓心得体会;强迫辱骂大法师父,强迫诽谤诬蔑法轮功、明慧网;强迫每天早晚唱歌功邪党的歌曲;不断培训“陪教”,煽起“陪教”、法轮功学员家人对法轮功的仇恨……利诱、威逼、恐吓、伪善欺骗、体罚、辱骂、不许睡觉等各种手段齐上强制洗脑,不放弃信仰就无休止的关押、或劫持劳教、冤判,加大折磨,甚至投放、注射破坏中枢神经和内脏的毒药。

二零一零年七月之前,二娥湖洗脑班一直使用吊铐、毒打、野蛮灌食等(特别是恶徒李森)各种酷刑折磨和伪善欺骗、每天洗脑课结合的手段。二零一零年七月以后,在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揭露、联合国和全世界的谴责下,当局不得不宣布酷刑致死追究刑事责任的条文,所以二娥湖洗脑班才不敢肆意酷刑毒打法轮功学员,可是在投放毒药和精神的折磨上却更加残忍。肖惠还经常在开会时发牢骚说“不用刑不容易开展工作”。

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极为邪恶,其特点还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为用药物迫害造势。二娥湖洗脑班头子肖惠把所有不愿背信弃义的法轮功学员都说成精神病,为用破坏神经和内脏毒药谋害法轮功学员造势。被二娥湖洗脑班迫害致死的三位法轮功学员都涉嫌毒药谋害。

2、让人达到承受极限的紧逼型。日复一日,法轮功学员每天时时被时任洗脑班头子、“帮教”强逼着,被两个“陪教”押着,监听、看、读恶毒诬蔑、诽谤法轮大法师父、法轮功、明慧网的恶毒谎言,并且被强迫着日日、时时的不间断的自己写、听坏人骂。象毒蛇一样日复一日的日夜啃噬法轮功学员的心灵。而且“帮教”还要在早饭前、中午、晚上,不断找法轮功修炼人搞“转化”,头子们还要每天找,王安鹏、徐红艳还要经常晚上找。

3、系统的对“陪教”洗脑 。“陪教”不但每天要负责胁持法轮功修炼人一起听诽谤课,还经常单独给她们开会,用谎言煽动她们的仇恨,用邪说破坏他们的善良本性,蛊惑她们人人告密、严密监视,配合折磨修炼人。

4、制造恐怖气氛 。每天早晚、甚至洗脑班坏人上妖言诽谤课的中途,开起高音喇叭播邪党党歌,由叫小徐的年轻人监视着,强迫所有人合着音响一遍一遍的唱,谁没唱出声音来,就全部重唱,唱无数遍,直到肖惠认为满意为止。

5、强迫感恩罪犯 。强迫法轮功修炼人所谓纠正错误说法,把迫害说成关爱,把灭绝人性的折磨说成春风化雨,把强迫接受他们的蛊惑、妖言、诽谤洗脑说成灵魂再塑;强迫给他们送锦旗(很多人都被强迫送他们题字为:“灵魂再塑、春风化雨、从新做人”之类鬼话的“锦旗”);强迫法轮功修炼人背信弃义、恩将仇报;强迫不准仇恨他们,要求放出去之后只能向外界说他们好、感恩他们;强迫承认中共迫害法轮功造成的家庭悲剧是法轮功修炼人自己造成的。

二、打着执法招牌,行土匪流氓、骗子绑票似劫持

为配合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洗脑迫害、满足洗脑班迫害人数要求,资阳地区中共政法委指挥各地国保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即使对高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从不手软。绑架法轮功学员时不但没有任何手续,而且绑架手段完全是黑社会土匪、流氓绑票似劫持。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中,绝大多数是六、七十岁以上的妇女、老人,甚至九十岁的老人也被简阳国保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下面简举几例。

(一)从家中或街上、村中绑架

◇耄耋老人梁深辉被简阳国保大队长鄢宜权带人绑架。梁深辉,男,今年八十八岁,被简阳国保大队恶人绑架迫害八次之多。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梁深辉被简阳国保大队长鄢宜权带领陈克、施尚游、李光泉、田伟、吕会、罗蛟、鄢利邦等国保恶警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被非法抄家。从洗脑班回家后,国保大队邪恶还多次到家骚扰。梁深辉老人被绑架前,因修炼法轮功原本身体已非常好,白里透红,红光满面,走路生风。可是此次被二娥湖洗脑班残酷迫害放回家后,精神不振、脸色苍白,身体消瘦,走路缓慢无力。

◇冯丽,女,三十多岁,简阳法轮功学员,丈夫在外县工作,她一人照顾小女儿。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一伙身份不明的恶人闯入冯丽家中,光天化日之下抢走了价值数千元的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恶徒把冯丽劫持到资阳迎接镇二娥湖洗脑班迫害。剩下她小女儿无人照顾。

◇鄢春明因简阳国保迫害而致残。简阳市武庙乡法轮功学员鄢春明,原在广州打工,因事回家在当地一工地干活。二零零八年六月,被村干部举报后,简阳国保去工地绑架,鄢春明走脱。第二次,简阳国保又到鄢春明家中绑架。鄢春明为抵制迫害,只得向外跑,国保特务在后面追赶,致使鄢春明摔倒,腰和手造成严重摔伤。恶人见鄢春明摔成重伤,怕承担责任,一个个都逃走了。现鄢春明卧床在家。

◇安岳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用黑头套套头绑架荆昌许、杨益凡。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三日下午,资阳市安岳县西大街口对面的楼上,在那蹲坑很久的国保便衣特务,招来国保大队长蒋明全、王成兵等一伙恶警强行打开防盗门,对两名男性法轮功学员用黑头套罩头绑架,直接劫持到资阳市迎接镇二娥湖洗脑班迫害。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后得知一名是本地法轮功学员荆昌许,一名是化名为刘全的成都市航天7111厂法轮功学员杨益凡,已被迫害流离失所了四年半,就是明慧网多次报道从二零一二年十月中旬失踪,其亲朋已寻找了几个月的杨益凡。

◇唐朝兵被绑架时遭安岳女国保打耳光、撞头。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唐朝兵去上街的路上,被安岳县国保和高升乡邪恶人员十多人(分坐三辆车)绑架。邪恶之徒未出示任何证件,一个女国保当时打了唐朝兵两耳光,在绑架的过程中,恶人把唐朝兵的头撞到车上撞得鲜血直流,之后没有通知家人,直接绑架到资阳市迎接镇二娥湖邪恶洗脑班进行迫害。

据说唐朝兵是派出所所长王仕明举报的,原因是唐朝兵直接给他讲真相。

◇刘国萍与幼孙被劫持。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蒋明全带国保再次到刘国萍家,绑架刘国萍。刘国萍拒绝绑架,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用胶布封刘国萍的嘴。刘国萍当时正带着孙子,恶警居然把一岁不到的幼儿一并绑架到洗脑班一起迫害。当时,刘国萍的八十几的老母亲正在医院里住院,急需要刘国萍的照顾。

◇冯玉兰与幼女同时惨遭资阳雁江区国保迫害。冯玉兰,遂宁人,在资阳打工,二零一零年七月,被雁江区黄泥井居委会副主任张梦君伙同雁江区几个国保,丧心病狂地把冯玉兰才五岁的女儿连同冯玉兰一起劫持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还把才五岁的小女孩单独关在一间屋里,俩母女各关一间屋,逼供她把电脑等东西交出来(因邪恶到她家抄家时空手而归),威胁判她几年刑。

(二)从监狱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吴虹玲女士,家住乐至县川乐路厂区宿舍,离婚,与儿子黄立吉(十八岁)一起生活。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吴虹玲被乐至县警察绑架到乐至看守所。她的儿子黄立吉也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

乐至县中共法院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对吴虹玲非法开庭,在资阳市、乐至县政法委、六一零操控下,资阳市中级法院诬判吴虹玲四年徒刑,劫持到简阳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二日,吴虹玲冤狱期满,被从简阳女子监狱直接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陈友才,男,六十岁,安岳林凤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被安岳国保酷刑逼供、毒刑拷打后,非法判刑七年投进监狱。二零零九年回家,家里庄稼荒废了多年,田里长满了很高的草,费了很大的劲才把田整理出来种上庄稼,同年被陈冬梅、乡镇和派出所警察再次欺骗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

直接责任人:县“六一零”主任陈冬梅、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教导员王成斌、村长雷德利。

◇汪慧英经历三年半牢狱后又被劫持,洗脑班恶徒说拿三万元钱就放人。汪慧英,女,六十四岁,简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五日本是汪慧英在简阳的四川女监遭受残酷迫害期满出狱的日子,可简阳市国保、六一零恶徒又直接把汪慧英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当汪慧英的家属找到洗脑班要人时,洗脑班的邪恶之徒猖狂的叫嚣:“要人没门,除非拿三万元钱就放”。

◇肖会清,女,五十岁,简阳市贾家镇小学教师。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冤狱期满,家人原本期望在肖会清遭受了漫长的三年折磨后,终于可以与亲人团聚了,然而,杨宗楷、唐宪国、鄢宜权等却在当天非法直接把她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强制洗脑。

◇朱子泽被直接劫持到洗脑班残酷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是简阳法轮功学员朱子泽被非法判刑五年后回家的日子,他年迈的父亲不远千里从简阳到乐山五马坪劳改场去接他,但资阳六一零的恶人最后连他们父子面都不让见,就把朱子泽直接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朱子泽的老父只好凄苦的返回到家中。 朱子泽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每天有当地乡政府派去的三个陪教同他在一个屋里,同吃同住“转化”他,不写保证不放人。朱子泽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人就每三四天给他灌食迫害。朱子泽被洗脑班迫害身体非常虚弱,恶人还在叫嚣着不“转化”不放人。不知朱子泽被关了多久才回家。

(三)从洗脑班劫持到监狱、劳教所迫害

◇简阳法轮功学员马代衡、王华被洗脑班直接送检察院批捕。七十六岁的马代衡、男,六十多岁的王华、女。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被简阳市国保绑架到资阳二娥湖洗脑班残酷迫害至今(二零一三年二月五日)。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多号,在二娥湖洗脑班头子教唆下,王华、马代衡被简阳市邪恶政法委枉法批捕,妄图判刑。而七十六岁的马代衡、六十多岁的王华曾经多次连年被简阳邪恶国保、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折磨迫害。

◇土匪、骗子似的绑票,并构陷劳教。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上午九时左右,刘似水在送孙子上幼儿园回家的路上,刚走到一辆白色小车跟前,突然跳下三个黑衣人,把刘似水按倒在地,拖上车,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三月十五日上午,安岳县“六一零”头子陈冬梅、国保大队长蒋明全,带了七、八个人闯进刘似水家,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刘似水在二娥湖洗脑班拒绝放弃信仰,二零一一年七月被洗脑班非法劳教两年,直接劫持到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迫害。刘似水曾被安岳县邪恶政法委、六一零枉法冤判四年投进监狱残酷迫害。

◇王红霞,女,安岳教师进修学校英语教师、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九月被转到资阳市迎接镇二娥湖洗脑班继续迫害,因坚持信仰,第三次被洗脑班劫持到资中县楠木市女子劳教所迫害至今。

◇陈洪州,女,七十多岁,泸州市泸县奇峰镇宝藏乡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陈洪州老人在七十寿辰之际,被泸县奇峰镇王智强、田野、张正才等610恶徒绑架到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迫害。因坚持信仰被洗脑班勾结泸县邪恶,枉判三年徒刑,直接劫持到简阳女子监狱迫害。

◇简阳五名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送检察院枉法批捕,遭法院枉法重判。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简阳市中共法院对非法关押在二娥湖洗脑班,在洗脑班邪恶坏人辱骂、殴打、长期吊铐、食物中放不明药物、不许睡觉等等酷刑折磨下,都坚决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被洗脑班送检察院枉法批捕的雷金香、张世祥、贾正芬、刘德慧、彭秀琼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在律师依法有理有据地全面驳斥了起诉书的所有不实指控的情况下,法院依然罔顾事实和法律,非法重判几位法轮功学员,雷金香被非法判刑九年六个月,贾正芬被非法判刑八年六个月,张世祥被非法判刑六年,刘德慧被非法判刑四年,彭秀琼被非法判刑三年。

三、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的血腥罪恶

据局部统计,资阳市政法委、六一零私设洗脑班监狱,残酷迫害了至少四、五百名法轮功学员,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赵玉霞、吴义华、李华彬三位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恶毒,都涉嫌毒药毒杀,此三人死前中毒症状几乎完全一样;十多人被从洗脑班劫持到监狱、劳教所持续迫害;把多人从监狱、劳教所直接劫持到洗脑班持续残酷迫害;近两年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残酷洗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一百多人。至今还有多人在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惨遭蹂躏,恶徒们用各种卑鄙手段残酷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强制剥夺法轮功学员那颗向善的心,摧残经过修炼后原本健康无疾的身体。

(一)涉嫌毒药虐杀、被残酷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青壮年医生吴义华被洗脑班涉嫌毒药谋害致死

吴义华,男,四十多岁,个体医生,资阳市雁江区法轮功学员,在资阳市雁江区马家巷开诊所治病。被雁江区国保劫持到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迫害,身体被迫害变形,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在极度痛苦中离世。估计他在洗脑班遭受了药物迫害。

吴义华会武术,被绑架前身体很棒很强壮,从洗脑班刚回家几天就突然昏倒,被保安送进医院抢救,昏迷二十四小时没醒过来,家里人正商量送火葬场,幸好他儿子赶来制止,后来才醒过来。医院告诉他需每天洗血,他无力支付那么大额的医药费,只好出院,到成都中医院吃中药。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雁江区七、八个国保恶警在黄光武指挥下冲进吴义华的药店,强行将他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并抢走他的电脑等私人财产。雁江区国保大队长黄光武,国保董德等,对吴义华刑讯逼供、体罚、长期不准睡眠,用尽各种手段折磨吴义华,强迫他背叛信仰,强迫他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头子肖惠在勾结国保黄光武等连续几天几夜残酷刑讯逼供吴义华的同时,在给其喝的水里投放破坏中枢神经及内脏毒药,导致吴义华肾性高血压、尿毒症。

变态女人肖惠在对吴义华投毒的同时,用各种诽谤、诬蔑法轮功的恶毒谎言洗脑,时时残酷折磨吴义华的身心,强迫吴义华每天写所谓认识;强迫接受肖惠、刘德斌、唐敬华等的妖言;强迫吴义华诬蔑他恪守的“真善忍”正统价值观念;强迫他写保证书,保证不再信仰真善忍;强迫吴义华接受灭天理、反人类的共产邪说。

二零一一年三月他出洗脑班后,熟悉的人都不认识他了,身体被迫害得变了形。在后来的几个月里,吴义华经常昏迷,向碰见他的人痛苦诉说:他心胃经常剧烈难受,吃药无效,而且越来越难受。据看见过他的人说,他越来越消瘦、憔悴,脸色发青,唇发黑。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吴义华中毒症状更严重:全身皮肤发黑起小红包,不能进食,心胃剧烈难受,脸发黑发青。十二月十二日,吴义华打电话叫好心的保安,说他不行了。保安当时因事回老家了,叫吴义华打电话给他侄儿。后来不知是谁把吴义华背出租住房甩在车上,当时吴义华已停止呼吸。据说直接拉到了火葬场。(因雁江区黄光武等国保不断骚扰吴义华,所以吴义华在雁江区北门租房住,同时开诊所。)

吴义华去世后,他的前妻和他的儿子来退掉吴义华的租房,收走了吴义华的全部遗物,并放出风来,说吴义华到成都、北京医病去了,要几个月才回来。

◇李华彬老人被洗脑班迫害致死

李华彬,男,七十多岁,简阳市新合乡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前身体一直很健康,当地不少人都知道他经常骑着自行车到东溪镇给别人补铝锅,来回几十里,十几年来,上坡不下车。

李华彬老人于二零一一年八月的一天赶平武镇,在一农户家看真相光碟,被举报遭简阳平武镇派出所公安、国保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残酷迫害,强行洗脑,逼写“五书”。李华彬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下旬从洗脑班放回家后,在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晚九时,突然昏迷不醒,医治无效,于十二日下午死亡。

李华彬老人这么好的身体,怎么刚从洗脑班回来十多天就突然昏迷不醒死去了呢?

李华彬前几年去给别人补锅,有一次在路上被汽车撞了,在昏迷中,车主把他送进医院抢救,他醒来后,车主给他一千五百元补助费,可他一分钱不要就走了。不久他的伤全好了,仍然骑车补锅一直到这次绑架前都是如此。可是这次从洗脑班回家后十多天,就昏迷不醒死去,和吴义华的情况很相似。据信二娥湖洗脑班也对他暗中下了毒药而导致了他的死亡。

◇赵玉霞被药物迫害致死。赵玉霞女士,五十二岁,资阳市四三一厂四分厂工人,二零零六年五月九日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强制洗脑,一月后放出,原本健康的赵玉霞从洗脑班出来后,身体出现全身浮肿等肝肾被药物破坏的严重中毒症状,于零七年五月一日含冤去世。主要责任人是二娥湖洗脑班前任李森。

(二)被洗脑班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雷金香、贾正芬、张世祥、刘德慧、彭秀琼,简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被简阳法院枉法重判,他们曾被秘密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刑讯逼供、洗脑折磨。在法庭上,他们都向人们揭露了二娥湖洗脑班对他们施行的辱骂、殴打、长期吊铐、食物中放不明药物、不许睡觉,张世祥五天五夜不许睡觉等种种酷刑,听者无不动容。连审判长都不得不说,在那样的情况下形成的证据不予采信。

◇张世祥,男,60多岁,被迫害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被简阳国保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残酷迫害,五天五夜不许睡觉,被迫害得心力衰竭。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被简阳法院非法判刑六年,非法开庭这天,张世祥是被国保用120救护车从医院送到法院的,非法庭审后,又用120车接回了医院。

◇吴邦万,男,三十多岁,乐至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九月底被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经历了残酷恐怖的迫害。由于他不妥协,一直不让他睡觉。肖惠在请示了王安鹏同意后,指挥手下十多人轮番折磨他,对他进行各种体罚。肖惠公开叫嚣:把他整到“转化”后才许睡觉。一直折磨了他两个月。

◇儿子失踪三月始知下落 父母洗脑班要人遭驱赶。原成都市航天7111厂职工、法轮功学员杨益凡,被秘密绑架、失踪三个多月后,他的父母才得知他的下落,找到资阳二娥湖洗脑班要人,却被洗脑班恶徒赶走。 杨益凡被迫流离失所四年半,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三日在安岳县被该县国保大队长蒋明全、王成兵等一伙恶警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安岳县法轮功学员荆昌许。两人都被劫持到资阳市迎接镇二娥湖洗脑班迫害。杨益凡曾一度被转到成都,后再被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杨益凡的父母去资阳二娥湖洗脑班要人,有三个洗脑班人员出来见面,他们承认杨益凡已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三个多月,但说不能让父母见他,更谈不上放人,并说杨益凡在成都关押过,是成都610决定仍将他关在二娥湖洗脑班,要成都610出手续才准相见。

一男子对准杨益凡的父母录像,杨益凡的父亲问:“你们录像干什么?”他说录起放给杨益凡看。一姓唐的男子则威胁杨益凡的父母:我完全可以把你们扣起押在这里,打电话通知警察把你们抓起来,但从人道主义出发今天还接待了你们,其他人来我们都挡在大门外不让进来。然后凶巴巴地说:你们走!

◇刘似水,男,近六十岁,安岳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刘似水到县公安局去要他侄女刘国萍,并要蒋明全等人出示抓捕人的理由以及法律依据,蒋明全、陈冬梅、王世成等人拿不出依据,恼羞成怒,以拿法律依据给他看为由,把刘似水骗到公安局绑架,非法劫持到洗脑班。在洗脑班,刘似水被宋黎[洗脑班头目]等人用手铐吊在窗户上,还不停地把他身体旋转,三天三夜不让他睡觉。其中打手汪林还用烟头烧他身体,致使刘似水双脚浮肿,才让他回监室漱口洗脸。

◇刘淑芬,女,七十岁,雁江区石岭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被雁江区国保绑架到二娥湖洗脑班,由于她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被肖惠、刘德斌罚站两个月。刘淑辉不愿妥协、不愿出卖他人,肖惠、刘德斌就编造谎言,诬蔑刘淑辉有精神病,强行给刘淑辉打毒针。打针后,刘淑芬觉得腿发胀,并且丧失了部份记忆。年底,她所在镇上的邪恶又到她儿子店子上去找她,还要劫持她到洗脑班去。二零一一年三月八号,镇上邪恶之徒又去她住处,她不在,三月十三号晚,一男一女闯进她家,叫她要配合邪恶迫害,还说七月份要她写什么脱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王红霞,女,安岳县进修学校在职教师。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钟左右,在任课岗位上遭绑架被关进洗脑班。她绝食抗议迫害,遭疯狂殴打、野蛮灌食,她逃出洗脑班。资阳市政府及“六一零”向附近的村民撒谎称一名“重要犯人”逃跑了,并许诺凡是参与抓捕者每人奖50元;抓到的奖1000元。气息奄奄的王红霞去要水喝,被举报后抓回洗脑班遭到更恶毒的迫害。据王红霞后来诉述:“里面的负责人恶警李森,是最流氓最卑鄙最下流的无耻之徒,他采用最卑鄙的手段恐吓我、打我。他说他是特务连的连长,他会尽一切手段让我求生不能求死不成。他与另一恶警暴打我,罚我站踢我的腰,穷凶极恶,邪恶手段阴险歹毒。”

◇易贤刚,资阳内燃机车厂工程师,因不愿放弃信仰,二零零七年在二娥湖洗脑班被李森、罗开全吊铐四天四夜,用烟头烫、毒打,遍体鳞伤。

◇肖会琼被肖惠吊铐三天三夜。2012年4月13日,简阳市“610办”和国保大队的李光全,简城镇及西路社区居委会主任文三妹等多人强行入室绑架了好人彭秀华、冯丽;后来又绑架了石埝乡的肖会琼等5人,肖会琼被抓进洗脑班不“转化”,被洗脑班骨干肖惠等邪恶坏人吊在树上三天三夜。

四、这样的邪恶黑窝该不该继续存在

通过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至今仍在持续的血腥罪恶,再次切实证实了信奉马列西方幽灵的中共毁灭人类的恶魔魔教本质,这个恶魔从对全中国人洗脑以破坏人的本性开始——它在神州大地肆虐了九十年,颠覆了中华的传统文化和道德,用无神论和马列毒汁给炎黄子孙洗脑,从破坏人的本性上毁灭中国人。而六一零主办的邪恶洗脑班就是专门实施此无比邪恶毒招的邪恶黑窝。洗脑班的所谓“工作人员”自身,也在实施此邪恶中,把他们自己不自觉的逐渐魔变成了人类最坏的败类、最恶臭腐烂的渣滓。这样极端邪恶、害人害己、危害人类的邪恶黑窝必须立刻解体!

俗语讲“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正邪的大较量即将收场,在人类每个人面对这场正邪大较量时淋漓尽致的表演中,善恶正邪已经泾渭分明,神对能得救赎的人们的选择也即将结束。神慈悲于人,利用江周恶魔血债帮的急速败落、已死未僵,利用中共邪党行将灭亡前、邪党内部拖延中共灭亡的各种假相,再次给所有仍在参与行恶的迫害者认清形势的机会。对于坚持跟从中共恶魔一条黑道走到底、至今仍在残虐、蹂躏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和无辜民众的死硬党徒,将很快面临无比可怕的天惩!并且必将累及家人祖孙!邪不胜正、善恶必报将切实降临在每个人头上。

再次严重警示参与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有人员,立刻停止迫害!解体二娥湖洗脑班、无条件放出所有非法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以立功赎罪。

简阳法院
简阳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