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二十多年的成都女工程师被无理开除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前锋集团有限公司工程师郭利蓉女士在该公司工作了二十多年,几年前上班时无故被府青路派出所警察劫持,她不能回单位。一个多月后,单位在明知她不是旷工的情况下以旷工为由将她除名,生活没有保障。在此期间,郭女士一直试图通过和单位沟通来解决这个问题,找过主管人事的总头多次,甚至找集团老总总是见不到,后来门卫甚至不让她进厂门了。

这些年来,郭利蓉女士一家三口人,一直靠丈夫一个人工资供全家生活,并支付儿子上高中、大学的费用。因为前锋年满五十岁的女工都可以退休拿退休金了,而郭女士已经年满五十岁,在见不到前锋任何相关人员,无法沟通的情况下,迫不得已于2012年10月到位于成都市营门口附近的成都市劳动争议仲裁庭递交了材料,要求此前将她除名的原单位前锋恢复她的工作和相应的待遇,成都市劳动争议仲裁庭以已过时效为由不予受理,但是告知郭女士,可以在半个月以内向法院提起诉讼。

郭利蓉女士因为顾念自己在前锋工作多年,其父又是前锋退休的老职工,实在不愿在法院和前锋对簿公堂。考虑再三,决定先以父亲的名义给前锋厂主管写一封信请人带去,谈谈自己这些年的遭遇,并约见主管。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郭女士托人带信,十月三十日府青路派出所警察到郭女士家里将郭女士绑架,理由就是郭女士“东走西走”的。郭利蓉女士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迫害,第一天就被大皮鞋使劲踹头致昏迷、口吐鲜血,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身心受摧残的她,被扔在小区外的大路边。

下面是郭利蓉父亲致成都前锋公司老总的一封信:

杨总你好:

我是离办的郭双明,因我大女儿郭利蓉的生存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我不得不给你写这封信。她因为信仰,在上班期间被派出所强行带走,没有违反公司的劳动纪律与劳动法的任何条款,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公司开除。她已年满50岁,超过了退休年龄,可至今也没拿到一分钱。

我女儿曾找到公司前人事部副总经理唐晓枫要求恢复她的工作,唐总说她已被除名,是因为她们单位给她打了旷工。她又去找到她的原领导谢瑞鑫,谢部长说他可以给她作证去查考勤,他没有给她报旷工。后来唐总说:她很同情我女儿,只是自己一个人说了不算数,需要公司领导集体研究决定。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女儿的工作一直得不到解决。这叫我如何安心。

去年初我与女儿乘车到公司,要求公司解决她的生存问题,可是到那里后才知道你已出差到俄罗斯。现任人事部负责人谭梅,却说公司已把她开除了,不予解决。今年我女儿又到公司去过几次,还是见不到你,就连公司大门都不准她进。

我大女儿如何生存,这已成了我的心病。她在前锋工作了二十多年,兢兢业业。她的两个妹妹都是因为身体不好不能上班。她身体健康,公司却不准她上班。她被公司开除后,生活极其艰难,一家三口全靠她丈夫一人的工资养活,她儿子当时还在读小学。

杨总,以前我因看了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的那些惨不忍睹的事,对女儿的信仰也不理解,误会了我的女儿,还曾经要与她断绝父女关系,不准她和我老伴炼功,老伴就不敢炼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发现她们并不是电视里报道的那样,我女儿真是一个好人啊!她不会去干那种无理智的事,她很孝顺,更不会去反对政府以及扰乱社会秩序。这么多年来,尽管她因为信仰被关押过很多次,但她从来都没有憎恨过这个政府和社会,以及在劳教所里打她的警察及吸毒人员,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的亲身见证。后来当我同意老伴炼功的时候,我老伴已不能久站而无法炼功了,去年底,在她经受了大女儿多次被绑架的惊吓和忧郁后离开了我们。

杨总,我已经八十多岁了,走路需要拐棍来帮助,我还能活多久呢?老伴临终前,还挂念着大女儿的处境,不停的念叨,她以后如何生活啊!她今后如何生活啊!……人心都是肉长的啊!我们的年龄虽然相差很大,但我们都是为人父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有一个稳定的生活,你说是不是?

我真心的希望公司领导研究,帮助她办理退休。希望你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宝贵的时间阅读我的信,同时能尽快的给我一个答复,行与不行望你都给我个明确的答复。本打算今天到公司去的,又想你的工作很忙,可能见不到你,所以先写一封信与你预约一下见面的时间。

此致

离办: 郭双明

2012年10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