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奴工黑幕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始建于二零零七年,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夕投入使用,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郊,在石家庄到鹿泉的半路上,与河北省女子监狱仅仅隔一条马路,是和河北女子监狱同时兴建的。估计是中共邪党为了应付国际媒体在奥运会期间调查当局迫害异议人士与法轮功学员而准备的,据说在二零零八年那里非法关押了五百多名法轮功学员。

劳教所警察们的奖金的主要来源就是劳教人员的奴工劳动。一周要干六天或六天半活,休息半天还要忙着洗衣服、洗头、购物、接见家人等等,有时还要被拉出去练队列,根本休息不了。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关押的人很多,主要是炼法轮功的(占百分之三十至百分之五十的样子)、上访的和搞传销的。无论你是因为什么进去的,都被强制干活。那里,拒绝奴工劳动的人会受到很大的压力,所以一般人都不敢不干,只有一些法轮功学员敢于拒绝奴工劳动,但是也会受到迫害,首先就是加期,就是延长劳教迫害时间。在那里本来就是度日如年,加一天都很难受,何况一加就是几个月,然后还会受到队长们和大班长的辱骂与殴打,甚至电击,夏天不让洗澡、不让购物等等。

当时该劳教所有三个队:二队、三队和四队,原先还有个一队,主要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因为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不配合他们,既不劳动,也不服从命令,更不转化,这个一队就解体了。

二队和三队干的活比较轻松,主要是叠毛巾。三队加工、制作“秦老大”牌的洗澡巾,四队的活最累——装塞,给位于石家庄裕华区的河北省金环包装有限公司干活。这个公司主要生产各种药物的瓶盖,供给各个药厂,并且还出口。这种瓶盖一般都是铝盖,为了密封,还要放进去一个胶皮塞,谓之“装塞”,每个人都有任务,装塞的平均任务是每人每天要装一万个,完不成任务就加班。中午不让休息,或晚饭后还要干一个半小时。

《劳教制度试行办法》规定每天工作六个小时,事实上每天不加班的情况下都是八个半小时,上厕所要打报告,批准以后才能去。铝盖也有好多种,最多的是黄易桶(就是双黄连口服液那样的盖)、白易桶、宛西(小白盖)、华世丹、好娃友、精优等等。装塞要用模具,好多人的手指头都变形了,为了能够多减期,好早点回家。劳教人员里头有吸毒的,还有卖淫的,很多人有病,甚至传染病,例如乙肝,有的查出来是乙型肝炎,本来应该及时治疗,也不给治,也不告诉你。但是干活不能少。本来药品嘛要卫生,可是有时连最基本的洗手都保证不了。

装塞的活不够干的时候,她们又让装勺,就是那种小塑料勺,叫“伊利直柄勺”,据说是舀奶粉的,是给河北省石家庄正通食品包装有限公司加工的。把几箱子裸勺放在大桌子上,然后把勺子一个一个的装到小薄塑料袋里去。一人一天要装七八千个。公司的要求本来很严,要消毒几次,勺子要怎么放。可是劳教所为了赶产量根本就不当回事,根本达不到标准。连那些女警察都说:以后再也不买“伊利”的东西了。

还有穿珠子,给河北省石家庄润石珠宝饰品有限公司加工各种饰品,主要是半成品,外贸出口,供DIY制作。这个润石公司在与劳教所紧邻的河北省女子监狱也有很多活。他们的产品主要是出口。

被劳教迫害的人员每人每月会发十元零花钱,除此之外,还有工资,每月从十几元到五六十元不等,还保证不了按时发放。有一次有一个人那个月发了七十多元工资,别人羡慕的不得了。

除了完成生产车间的工作,还要下地干活。该劳教所里有大片种菜的地方,种有白薯、韭菜、茄子、萝卜、白菜、根达菜、豆角、大葱等等。种出来的大葱和白薯,要先挑好的低价卖给那些警察们,剩下的不好的才给被劳教人吃。拔草、摘菜、翻地、打扫院内卫生,都是被劳教人干。

干活的时候,相互之间不能随便说话,否则会挨骂,上厕所要按点去,还得排队。厕所和水房平常是锁着的,不许随便去。车间里还安装了许多摄像头,宿舍也是,连厕所里也安着摄像头。

还有一周一次的安检。本来辛苦一天,回到宿舍想休息一下,可是所有的东西都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就像鬼子进村了似的,还得重新收拾。总而言之,是没有尊严、没有自由。就像奴隶一样。

有时候,释放的人多了,没人干活了,她们就积极的到各个看守所、戒毒所去接人。据说每送进去一个人,劳教所要给地方派出所钱,作为买一个奴隶的钱。有时候,派出所的为了把一些查体不合格的上访的人或法轮功学员送进去,还要给劳教所送礼。“奴隶”们对警察们的评价是“没有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