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某监狱邪恶的体会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九日】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刊登《某监狱邪恶的解体》文章,看后颇有同感,我也是当地学员,邪恶黑窝的解体对我冲击可以用“震撼”来形容,对师父大法的正信有了新的升华。

我想外地学员看到后,也许有想法,鉴于此,谈谈解体黑窝邪恶的体会。

一、解体邪恶黑窝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

解体邪恶黑窝这一念来源于法,是师父的要求。大法弟子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必成。

本地黑窝解体前,几乎每年都有一批学员被绑架迫害,连续多年有大法弟子在黑窝里被迫害致死,甚至有的学员被邪恶毁掉。让我们很揪心,很被动,这个“主角”戏唱的也很累。在配合营救监狱里同修过程中,我们认识到戏不能这么唱,老是营救营救的,而是应彻底解体这个邪恶黑窝,我们知道这一念来源于法,是师父给我们安排解体邪恶、救度众生最好的路,只是我们没有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以致本地被迫害的如此惨烈。亡羊补牢,虽然晚了六年,我们按照师父要求的路去走,结果一定是最好的。当本地越来越多的学员认识到这一点,再加上协调人的成熟,解体当地邪恶黑窝就具备了条件。本地黑窝邪恶解体后,断断续续有十几个同修在讲真相中被绑架,没有再发生过去那种被教养、判刑事件,除很快释放外,最多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师父早在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彻底解体邪恶》的经文中告诉我们,监狱是邪恶的黑窝。监狱在这个空间是恶警、恶人迫害大法弟子黑窝,在另外空间就是当地邪恶的大本营。师父要求我们“特别是中国大陆各地区的大法弟子,要向这些邪恶的地方集中发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救度世人,圆满大法弟子的责任,走向神。”[1]

二、协调人在解体黑窝中起着关键作用

我个人体会,协调人在协调学员实施解体黑窝这个项目时,协调人是否是“真修”状态至关重要,如果协调人能不证实自我,不执著自我,真修自我,对大法、学员负责,邪恶就无空子可钻,就很自然协调学员形成一个整体,形成整体,无坚不摧。如果协调人带着“人心”、带着“自我”做事,用“人”的办法组织学员,邪恶就有空子可钻,借机迫害,非但形成不了整体,还会给当地大法学员、当地救度众生造成损失。所以说协调人是解体黑窝的关键。

建议外地协调人不要简单的照搬模仿本地模式,正悟、正念、正行与模仿、跟风产生的效果有本质的不同。可以借鉴的是解体邪恶过程中本地协调人如何实修自己,如何放下自我,如何包容“捣乱”的学员,如何使当地学员形成整体,如何对本地大法弟子负责,如何对本地助师正法负责。这一切对协调人来说至关重要,能如此把学员协调起来,解体本地黑窝必成。当地协调人就是这样在实修中走过这段过程。过程中我看到当地协调人“如履薄冰”,协调人这种心态的基点就是对师父大法负责,对本地学员负责,对本地众生负责的历史使命责任感。

本地该协调人不是“推举”的,也不是毛遂自荐的,也不是720之前的“站长”延续下来的,而是这十几年踏踏实实的一步一步助师正法做出来的,是在放下生死中走过来的。不是说该协调人修的多好,也和大家一样同样存在问题,但能清醒、理智的来做这件事情是其最大优点,过程中不是执著自我,证实自我,而是真的对大法负责,对众生负责。

这次解体黑窝我个人最大的体会是:本地协调人是解体黑窝的关键;协调人的关键是放下自我,信师信法,圆容整体;放下自我的关键是宽容、包容起“负面”作用的学员。

三、共同的认识基点是解体黑窝的前提

做助师正法事基点很关键,我们解体黑窝的过程是站在解体黑窝的基点上,而不是站在营救同修的基点上,也不是既要解体黑窝也要把同修营救出来,基点就是解体邪恶黑窝,没有任何其它。这个基点的认识是多年来营救同修实践与认识的升华,是符合师父《彻底解体邪恶 》的法,是正法進程推到那一步必行之举。

从外市家属同修到当地黑窝要同修到黑窝解体,断断续续持续将近一年。黑窝里邪恶的残暴,本地同修在配合过程中,大部份同修都认识到:黑窝不应该存在,黑窝必须解体。在与外市同修交流中,也得到外市同修认同。师父告诉我们“物质与精神是一性的”[2]。当我们真正认识到:黑窝必须解体,解体黑窝是我们必须履行的历史使命时,我们已经在自己空间场内解体黑窝,不给邪恶任何生存空间,当我们整体都这样认识时,我们就已经开始解体黑窝,黑窝就没有存在的借口。

当初和参与的各地同修交流时,谈到最多的话题是基点问题,站在什么基点上来做这件事。基点调整好后,整体认识提高了,整体升华了,这在以后的运作过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比如,交流中形成共识:如果我们现在站在营救同修基点解体邪恶,那么首先我们已经承认了邪恶的存在,因为同修被非法关押在黑窝里,你在往外救吗!这不是彻底否定邪恶的存在,是我们把自己与邪恶势力列入对等水平。如果我们整体的力量站在营救某个同修基点上,我们就等于在这个同修身上开辟战场,進行正邪大战,同修之间的情、被营救同修的状态、怨缘等复杂因素都可能被邪恶抓住借口钻空子,影响营救效果。而站在彻底解体黑窝基点上,就不存在上述的问题,从营救同修到解体黑窝是认识升华,境界提高,是站在更高的制高点上,是站在邪恶之上解体邪恶黑窝。

四、整体配合,法力无边

通过同修之间交流、认识,逐步取得共识,形成整体。那一天全省部份同修整体配合,当天就解体黑窝里的邪恶,再一次让我们见证了“整体配合,法力无边”。整体不是本地或本省学员全部参加,不是人数的多少,而是参与的学员必须形成整体。

五、协调人自始至终必须理智清醒

做解体黑窝这个项目,项目协调人,也就是项目负责人是关键,要求项目协调人必须头脑始终清醒、理智,因为项目负责人对整个项目负责,是该项目的大脑、中枢,邪恶直接盯着项目负责人抓借口、找漏洞,项目负责人在协调组织过程中头脑是否清醒、理智,直接关系到项目的成功与失败。这个项目要做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断断续续,协调人考虑更多的是对当地大法弟子安全负责,对本地正法形势负责,生怕一招不慎,就给当地助师正法造成负面影响,那就有罪了。在要做这个项目之初,邪恶也相应做了系统的迫害安排,安排了当地另一名学员要做这件事,同修介绍协调人与这名学员合作,协调人很清醒,知道这位学员不在法上,是邪恶的安排。如果协调人不理智,当初选择了合作,后果不是解体黑窝,而是大面积悲剧了。

六、过程中修心、断欲、去私、无执

在做这个项目时,邪恶利用一些学员的执著,安排学员搅动该项目,其实带动一些学员搅的很厉害,不论邪恶怎么捣乱,协调人就是按师父要求:“一个不动就制万动!”[3]过程中不接邪恶的招数,不论邪恶怎么发招,就是修自己,找自己,不执著学员所为,不执著学员对错,真正的从心里包容学员,因为协调人清楚知道那是学员背后邪恶捣乱,学员只是有执著被利用而已,学员还是在修炼过程中。因为协调人在修自己,按师父要求修自己,放下自我,不执著自我,不证实自我,邪恶干扰不了全局,并以失败告终。

七、不做过多大面积交流

因为有的学员有很强的自我执著,很容易被邪恶利用進行干扰,从而影响部份学员;二是从安全考虑,不能事情还没做,就让邪恶干扰。即使这样,有的不让知道的学员还是知道了,進行干扰。在省内配合发正念,头一天通知本地学员发正念,并把发正念的基点、要点告诉学员,避免安全隐患。

八、反思

当听到监狱老巢解体的消息后,同修们都非常高兴,邻市同修非常高兴,我们当地也高兴,其实大家生了欢喜心,对邪恶反扑认识不足,就想乘胜追击,起心了,既起欢喜心,又起干事心,外市要做的同修还有攀比心,那么外市同修在运作过程中就不够清醒、理智,显得比较盲目,给了邪恶钻空子的借口。其实我们是有责任的。

以上是参与该项目过程中的体会和认识,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彻底解体邪恶》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