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用慈悲、善念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

一、信师信法,全家得福

我和女儿有幸参加了一九九四年师父在广州举办的法轮功学习班,我走上了修炼的路后,身上各种顽疾不翼而飞,给人的印象总是神采奕奕。碰上旧同学、朋友,甚至刚接触到的各种陌生人,往往第一句就是“你身体真好!”听了这样的话,我总是从心里涌出对大法、对师父的无限感恩之情。

我女儿虽然后来没有走上修炼的道路,但内心深处知道大法的神圣与美好。女儿的英语口语过硬,英语文体文采斐然,但一次在就读的大专学校参加英语演讲比赛时,仅得了三等奖。我问原因,她说那些得了一等奖的,都必须有诬蔑大法的内容,而她不干,我赞扬她做得好。

一次学校要全体学生签名“反×教”,女儿拉着一位要好的女同学,往签名的人堆里一扎,露露脸,然后就俏皮的溜走了。读大学时,政治老师布置作业,要求写诬蔑“批判”大法的文章,女儿坚决不从,胡乱抄了一篇与老师布置内容毫不相干的文章应付老师,连我都担心她作业过不了关(当时我对这事的悟性不高),她却淡淡说道,“大不了没书读”,结果安然无事。大学毕业时,女儿因为成绩优秀,被评为“优秀毕业生”。

女儿出嫁后,家庭幸福,先后生了一对宝贝女儿,聪明活泼,身体健康。偶有小恙,女儿教小孩反复念“法轮大法好!”身体很快就康复,连医院都不用上了。两位小孙女在平时玩乐中,也会不时地用清脆的童音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听了很开心。

二、用洪大的慈悲救人

有了师父的呵护和福佑,我们全家吉祥、安康,使我能够比许多同修有更多的机会和条件学法、上明慧网和讲真相。二零零四年《九评》在网上发表后,我除了学法炼功,还走入了劝人三退、助师救度世人的洪流中。

1、听你讲话,感到很舒服

大约在二零零五年,一位修理工上门为我家的洗衣机换轴承,旧轴承锈蚀厉害,更换它既辛苦又费时费力。家中只有我和他俩人,我觉得这是个劝人三退的好时机。修理工样子朴实少言,就在他低头乒乒乓乓工作过程中,我带着善意,很平静的给他讲大法真相、大法的美好,邪党迫害法轮功如何违法、残暴,是天理不容。工作中,噪音很多,修理工自始至终一言不发,我有点担心他能听進多少。

一个多小时完工后,修理工才伸直腰,答应我退出少先队。这时,言语木讷的他出乎意料的诚心对我说:“听你讲话,感到很舒服!”这时轮到我被震撼了!我第一次从别人口中知道,当自己慈悲心、善心发出来时,在师父的加持下,能量场是很大的,这对救度世人是非常重要和有利的。这事对我以后劝人三退给了很大的启发和鼓舞。在以后几年做三退过程中,我经常回忆起那位修理工的话,给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越来越有经验和信心。被我劝三退的有六一零的警察、白领、售货员、普通市民、干部等。也多次听到“听你讲话,感到很舒服”的话语。

2、在火车上讲真相,当众严厉责问我们的高官“三退”了

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外出旅游,稍带办事。在火车卧铺车厢上用聊天的方式,讲历史、讲社会真相,向周围的乘客、团友揭发共产党执政几十年种种谎言,揭发邪党几十年对中国老百姓的剥削与迫害,也涉及谈到大法真相。世人都想知道真相,除了个别人偶有提问,一个个都静静的在倾听。夜晚十一点了,依然想听下去,我们也感觉到四周乘客对明白真相的渴望,感觉到人们从迷惑到明白真相的兴奋。但是有一位穿军式短袖衬衫、大约六十多岁、像个老干部模样的壮实老头,故意坐在车窗旁,侧身用眼斜睨着我们,突然用严厉的口气大声责问:“我一直在听你们讲话,讲的都是共产党如何不好,难道共产党一件好事都没有做过?我差不多走遍全世界,美国、南美、欧洲、台湾我都去过,很多大纪元报纸我都看过!告诉你们,台湾还没有开放三通,我就带团去过台湾(可见他官职不低),从没见过象你们这样来讲共产党不好的!”

车厢气氛陡然紧张、凝固了,四周乘客都几乎屏住了呼吸。很快,我和同修相视一笑,不急、不气、不慌地,很平静的说:共产党几十年,的确一件好事都没有做过。过去杀害勤劳致富的地主、资本家是错的,没收地主、资本家的财产是强盗的掠夺行为,所谓最受农民欢迎的分田分地,结果又是一场闹剧、骗剧。分田才一年,又全部收回去,从合作社到人民公社,到颁布法律称土地归国家所有,所有的土地都被共产党抢走了。到现在,不但一寸土地都没有了,连屋顶下的宅基地,上千年、上百年前祖宗留下来的宅基地,也全部国(党)有化了……。”

随着我们善意、理性的分析、讲述,老头的口气慢慢的变缓和了,也承认了共产党的腐败已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我们及时赞扬了高官的正义感,也指出共产党的解体、垮台将是很快出现的事情。

时间已是深夜十二点了,我感受到一个信息:这位高官已经明白、清醒了,可以得救了。为了不影响其他团友休息,趁着高官去了洗手间(很奇怪,我能清楚感觉到,他对这个暂时离开是很不舍得的),我果断的很有信心的对同修说:睡觉!明早我会把事情搞定!同修当时还一点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

第二天早上火车到站,大家匆忙携带行李出站。我快步赶上,傍着高官往外走,就在走出站台的两三分钟内,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这位高官爽快的答应了三退。

出门前,我还专门用mp4下载了一段贵州“藏字石”(上有天然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视频,配上耳机,一有合适机会就拿出来给别人看、听,让他们看完视频,就给他们做三退(其中有不少人已在火车上已听过我们讲真相,已有了基础),就这样,前后给二十多人做了三退。慈悲而又理智做三退,这是我和同修这次救度世人比较顺利的原因。

3、抓住对方“关键一句话”,顺势做三退。

抓住对方“关键一句话”,顺势做三退,这也是我常用的办法之一。所谓“关键一句话”,其实范围非常广,凡是能由此引出“政治”话题的话,都是“关键一句话”。这办法好处是“政治话题”是由对方首先挑起,不是我方主动提出。当我们由此顺势讲真相,对方就没了戒心,这一点非常有用,往往对方会自然而然地顺着我们的思路走。

“关键一句话”例子:

出租车司机一:指着路边一幢老式洋房,“这些都给共产党占去啦!”

出租车司机二:我的女儿很争气,在大学入了党,以后当公务员更有利。

台湾公司的中方员工:以后把台湾统一过来就好了。

电脑店售货员:中国奥运过后,中国经济会高速发展……

只要我们时刻抱着救度世人、助师正法的善心和正念,我们都可以抓住类似这样“一句关键话”做劝三退。拿最后一个例子来说,我当时去电脑城买鼠标,店里约有六、七个员工,大白天也还有不少顾客来来往往。按人的理,做劝三退难度较大,风险也较大。但我们大法弟子是世间的神,常人怎能干扰得了神呢?记得师父曾讲过:“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1]我能听到她讲这句话,就是有缘人在等着我去救度她。于是我转过身,带着美好的善意,给她讲中国经济的真实情况,讲被邪党掩盖的社会真相,讲天要灭中共。她听得入了神,马上端来凳子让我坐着讲,其他三位女售货员也一个个围拢过来,静静听我讲述。我感到周围有一个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心里非常坦然、平静,没有半点害怕。这样的场面,持续了约十五分钟,售货员一直在一边低头忙着收款,竟然没有一个人来干扰。后来我给她们四人都起了化名,退出了共青团、少先队。最后她们四个人都很恭敬的送我离开。当然,真正做这一切的是师父,我们心性到位了,师父就会加持我们。

4、公务员说:原来一亿人退党(三退),就是象你这样劝退得来的

每当我乘飞机、火车出外探亲、办事时,因为在飞机、火车的时间都较长,所以我都有充分的信心给邻座的(或火车同一卡位的)乘客劝三退。面对的人,不少是文化层次、社会地位较高的人。不管什么人,我抱着“我就是要救你”的慈悲心劝三退,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修炼人嘛,常人一看都觉得慈眉善目的,加上自己平时看明慧网、大纪元网时,就注意学习同修劝三退的经验。通过多次阅读“九评”、《解体党文化》,既消除了自己思想意识中残存的一些党文化因素,又开发了智慧,所以能慈悲、理智地救度世人。

有一次,在火车硬卧下铺,碰到对面坐的是一对年轻夫妇,通过聊天,知道他们都是某大都市政府机关的公务员。女的介绍说,她丈夫在“近似宗教管理那一类机关干过”(好象欲言又止,不知是否六一零办公室),我听了,没有半点退缩,心里想,我要找你讲真相还找不到呢,今天我们有缘,在茫茫人海中,我们碰上了,我一定要救你们。这些人都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而且见多识广。我决定从自己修炼前经历过的“易学”、“算命”探索作为契机,跟他们从中国文化传统、易学聊起,很自然的進入“有神论”的话题,一下子就把他们吸引住了,连邻座的两个年轻人也吸引过来。话题转入对邪党的揭露与批判,尽管年轻夫妇对邪党许多方面也是不认同的。但那位丈夫突然冒出一句“稳定压倒一切嘛!”我立即反驳说,这是典型的法西斯言论!那位丈夫听了惊讶得瞪大了眼睛。我解释说,在稳定之上,还有正义、良知、公正和生命。“稳定”还要看是社会百姓生活的稳定,还是只一党私利的稳定,怎能用“稳定压倒一切”做借口,来恣意抓人、杀人,迫害善良呢?这个反驳令夫妇俩心服口服。后来他们夫妇答应退出党、团、队。男的恍然大悟地说:原来一亿人退党就是象你这样劝退得出来的(他偶有翻墙上网)。

每当我为一些人做了三退,我都提醒自己,一定要学好法,提高心性,才是修炼,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所有天象、人间形势都在传达一个信号:邪党很快要解体,法正人间很快要到来。我要抓紧时间多学法,修出洪大慈悲、助师救度更多的世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