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力精進 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弟子。在迫害之初,江泽民的打手将我作为他们迫害的“重点”对像。由于自己实修不够,在血雨腥风中,魔难重重,大跟头跌了几回,小跟头跌了无数,只是因为坚信大法的这一念从未动摇过,所以,在师尊的呵护下终于走了过来。我知道师父度弟子实在是太不易了,不争气的弟子在此跪谢师尊的救度。

修炼至今,人心和执著依然不少。前一阵子,又对正法结束的时间执著的不行。最近读《转法轮》〈第二讲〉看到师父说“现在科学认为时间是有场存在的,不在时间场的范围之内就不受时间的制约。”我悟到走出消沉低迷就必须跳出对时间无可奈何的状态,放下对正法结束的期待,放下自我得失之心。再说这时间是师父以自己的承受换来用以救度众生的,师父说:“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1]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抢人,在日常生活工作中保持正念正行,就不受旧宇宙法理的制约,也就否定了旧势力以学员对时间的执著为借口来干扰大法弟子的修炼。

师父要求我们越最后越精進。最近学习《二十年讲法》,我才更深的悟到自己能够精進实修,不让旧势力因为要“帮助”自己修炼,或觉的自己不够格因而做出淘汰毁灭大法弟子的错误选择,这本身就是在救度无量众生。这真是太严肃了,这可不是自己求一下安逸,或懒惰一下的个人修炼问题。今天大法弟子所有的一切都意义深远,都连带着庞大的生命群,我们得为他们负责啊!所以没有任何懈怠的余地。可前两年不知不觉中我竟陷到常人之中了。

迫害之前,我家算企业主,而后被迫害的倾家荡产。零六年开始放弃企业经营,从新归正,在专业知识领域证实大法。这在一般人是不可想象的,特别是在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专业几乎已经放了二十年,又对电脑一无所知,以中年人的年龄与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同时起步,从新做起,还要低下头来向他们虚心求教,在自尊心极重的知识份子圈里这的确是很难的。为了证实法,我决心在这过程中修炼,放下自我,怀着谦卑和感恩的心,一边利用一切机缘讲清真相救度有缘,一边迅速在专业领域成熟起来。月薪从零六年上半年六百,下半年八百,到零七年成为专业负责人年薪五、六万到零九年以后成为项目负责人,年薪几十万,达到了和本专业的同学差不多的水平。

零九年以后专注于以自己的专业和大法中的正见,在这个领域中恢复传统文化。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一上来就在对享誉全国的权威专家的学习中超越了他们,在业务中成了主导人,我把这完全看成证实法,再累再苦都坚持学好法,智慧的讲好真相,发好正念(尤其针对参与干扰正法的宗教中的乱神和干扰我修炼的黑手),稳步的走师父安排的大道无形的修炼路。也因此平息了一次次狂风恶浪。表现在世间就是成功的完成了具有深远文化影响的重要项目和一系列很有价值的项目,获得了业界的认可,由此获得本专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奖。我想这是大法弟子走正了,做好了,得到了神的认可。

就在领奖的前夕,一天丈夫(同修)非常兴奋的告诉我:猜猜我看到了什么?我以为是在这里找到了同修,因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找不到一个能互相交流的同修,做梦都是参加集体学法,心里非常苦闷。他说你看咱们车里是什么?我还没反应过来,他说,你看这么多优昙婆罗花!是师父在鼓励咱们!丈夫和我共同走在修炼的路上,我们一直在相互配合,相互支持着,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即双手合十,流下感恩的泪水。师父时时在我身边,我为什么还觉得孤单、寂寞,流连在长期形成的同修之情中不能自拔,不好好走自己该走的正法之路呢!

面对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邪恶政策,我们不靠任何关系,在红色恐怖中原本被迫害的身心俱损、穷困潦倒、在常人看来几乎只是留下了一个微弱的生命,在社会底层中硬挺着的被迫害者,迅速的达到了几乎是专业最顶端的精英的神迹,在我的亲戚朋友、同学中引起了巨大反响,有力的展现了大法弟子的坚韧意志和风采,证实了大法的威力。师父说:“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2]这也给我以后讲真相开创了很好的条件。

我父亲曾被打成右派,怕心很重,原先一直不敢面对我的修炼,再加上他自己的传统修养较深、才艺很高,在曾经被现代变异思想扭曲的很重的我面前很是自负。这时他由衷的承认我的这一切都是修炼大法带来的,自那以后,还主动帮我劝退。我的同学们几乎是掌管一个省的某个专业领域的各单位的负责人,由于他们对大法的认可和对我的敬佩,几乎都做了“三退”。今年四月,一个身为本市政协委员的同学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王立军活摘器官的事揭出来了,法轮功要如何了;另一个行业领军的老板同学见人就说“我站在她(指我)这边。”从他们兴奋的表情中我看到众生对美好未来的无限期盼。我也为众生得救而感动、鼓舞。

在我迈出的艰难的每一步中,在众生的得救中,溶入了师尊多少的慈悲心血啊。我们只能严格要求自己做的更好,修去执著,不让众生失望。

但是我们是在常人中修炼,稍不注意人心就会膨胀。随着环境的好转,在名、利、情“大丰收”的时候,思想已经不象再被迫害的阴影下那样紧绷着了,听到的都是什么天才啊,了不起啊……,走到哪儿都被别人高看一点,从二零一一年下半年开始,我自己很不争气的开始自满起来,渐渐放松了精進的意志,就象那个返修的老太太一样开始往下掉了!在名上,把师父给予的智慧有意无意用来证实自己,因此讲真相怕心越来越重,不像当初那样堂堂正正,也就失去了震慑邪恶的法力;好车、舒适的住房占据了许多思维空间,梦里尽是水啊鱼啊的,还梦到给师父送鱼(常人把鱼当作财)!在情上,本来和丈夫已是清心寡欲共同精進,这时退回到了常人,丈夫梦里被皮条客强迫干坏事,情急之下喊师父相救;我梦到自己衣着暴露,被旧势力凌辱。由于执著时间和社会形势的变化,常在工作之余会花时间去浏览那些社会著名“公知”们的言论,看到众生觉醒,从新审视邪恶政权,甚至自己也跃跃欲试的想要参与。学法、发正念都被杂念缠绕。

多次梦着考试,同学们都考完了走了,只剩下我焦急懊悔,不知从何处补习;或者别的同修飞走了,我也飞起来了,可是总会被旧势力抓着上不去,尤其是二零一二年七月后,邪恶的迫害在另外空间多次出现,一会儿被邪恶重重包围,一会儿被邪恶抓去判了三年,一会儿,被抓去洗脑……

在重锤之下,我的主意识终于清醒了,发出冲破一切业障干扰,奋起直追的坚如磐石的一念:放下自满之心,象十七年前得法时那样奋力精進,从新修炼,走好正法修炼之路,做好三件事。

我首先加大学法力度,一天学一到两讲《转法轮》,有空多学其他讲法。看了大量同修交流文章,思想渐渐清醒,使我更加明确:常人中的任何工作都不是修炼,但修炼可以体现在你自己的工作里面,即大法弟子的精神和正念会在工作中体现,为众生留下一条参照的路。于是,工作再忙我也要把三件事放在第一位;把心从名利上退出来,祥和处理,以救人为主旨,杂念一出尽快抓住,心中常常默念师父的《洪吟》:“不记常人苦乐 乃修炼者 不执于世间得失 罗汉也”[3],告诉自己得救的生命才是宇宙永恒的财富;色欲的东西那是旧势力强加的败物,长时间严肃用正念铲除,渐渐圣洁纯净的真我显现出来,不再被环境带动,感受到神的端庄柔和和威严,跳出了那种败物和夫妻之情的制约。前两天,丈夫下班回来说希拉里来了如何,邪党的会如何,我不再搭言,随后用修炼人的正念对待也归正了他的思想。真是师尊所讲“俗圣一溪间 進退两重天 欲入林中寺 一步上云烟”[4]。

最近在师父的点悟下加大了发正念的力度,几次在定中师父让我依稀看到自己那“灭”的一念在另外空间就象原子弹爆炸的蘑菇云,或万道金光,一念就清理了很大范围。有一天晚上十二点的正念能量非常强大,发了五十分钟,另几次也在半小时以上,感觉和全世界大法弟子融在了一起,压着的那种恐怖阴霾消下去了,心里晴朗轻快。

由于一个多月的奋力直追,师父看到了我求精進的心,在十天前的全球大法弟子晨炼时间,师父两次叫我,让我听到炼功音乐,感受到能量加持,可自己当时还是没起来。醒来后很难过,深感对不起师父,师父度我这个弟子太累了!第二天我定好闹钟准时起来了,加入了久违的晨炼。这不但让自己很开心,同时也增强了对自己的信心。现在晨炼不需要特别催促自己了,中间只耽误了一天。师父说:“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5]师父把我从不该陷入的安逸、懈怠的沼泽中救出,让我认识到正法修炼即将结束,精進的状态不能变,修炼的标准不能降,世间的执著,对自我的执著必须断尽,不然我们怎么能达到那无比圣洁的境界呢!

希望与我有类似状态的同修共勉,记住师父的期望:“善哉!奋力精進,直至圆满。”[6]

再次给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
向所有帮助过我、为我付出太多的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跳出三界〉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一念〉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