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炼功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是个黑暗的日子,我们炼功点的义务服务人员,也被大家称作“辅导员”的同修,被驻地派出所警察强行集中到一起,收看当日下午三点中央电视台的所谓“重要新闻”,即民政部、公安部对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的那几个非法“决定”、“通知”。看完后,将我们非法隔离,并進行非法“审讯”。在非法“审讯”中一个警察问:“你在法轮功里是什么级别?”“你说的意思是我在法轮功里的级别相当于机关里的科级、处级、局级、厅级?”我有点诧异的问,他点了点头。我平静的简单的对他说:“我们法轮功没有组织,不存钱物,松散管理,来去自由,辅导员是自愿义务为大家服务,没领一分钱,‘辅导员’这个的名称只是为方便工作而已。”众警察无语。

随即他们提出要我保证不再到炼功点炼功的无理要求,否则将其铲除!他们的话中充满了对法轮功的惧怕。对其无理要求,我没做任何承诺。回到家中,我的心情难以平静,那与功友一起在炼功点的情景一幕幕展现在我的眼前。

一九九四年盛夏我跨進了法轮大法(又叫法轮功)的修炼大门,先后在四个炼功点炼功、学法,愉快的度过了五年时光。

刚学功时每天清晨到离家不远的公园炼功点去晨炼,有的功友早早来打扫场地,有的挂好《法轮功简介》的横幅,有的拿来收录机,准时播放炼功音乐。音乐响起,大家迅速排列整齐,静静的炼完功后,或忙去上班,或由辅导员通知集体活动(如办班收看师父讲法录像等)登记想要购买的资料、书籍等。显得井井有条。办完了,大家还三三俩俩切磋修炼体会后才依依不舍离开。

在这里我感到心情舒畅,正是我久久寻觅的地方。不觉过了一年多,除中途有一部份功友去建新的炼功点外,还有六十~七十人每天一起炼功。附近练X功的已销声匿迹。

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功法。除炼功外,更重要的是学法修心,我们学法主要是学经书《转法轮》,除自学外,还集体学,功友自愿组合成大大小小的学法小组,利用功友住家或单位空余场地;或与邻近点联合组织七~八天的学法传功班,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有时也举办不同规模的心得交流会,通过交流、切磋、比学比修,促使大家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很快提高。同时我们还建立新炼功点,让更多人受益。

一九九六年初大家商定在我家门前建立一个炼功点,我和另外四位功友被推荐做这个点的辅导员,我们想的是本着对大法负责、对同修负责,以身作则把炼功点组织好。尽管在时间、精力乃至钱物上可能会多花些。比如新建点要先看好场地、了解周围环境、准备好收录机、简介横幅、宣传资料、确定好洪法时间后还通知附近炼功点同修自愿参加。在整个准备过程中,除辅导员外,也有其他功友参与或默默补充,大家以“真、善、忍”作为行为准则,处处为别人着想。当一切准备就绪后,就开始在新建点搞连续几天的洪法-大型炼功,场上挂好《法轮功简介》,摆放宣传资料(需要者可自取),当人流量较多时,就开始放炼功音乐。那排列整齐的队伍、那优美舒缓的动作、那祥和慈悲的场,引来过往行人驻足观看。对咨询者我们首先简要介绍法轮大法的特点: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功法,以真、善、忍为指导,可以使学者身心受益、动作简单易学、免费教功、来去自由……,还根据咨询者的疑问如功法的功效问题、免费教功问题等我们都以自己或身边功友的实例来回答。如有一位自称是科技人员问我能不能使骨质增生病好?我说,我们是“同行”。我曾经第三颈椎增生,被折磨的很痛苦,中西医治了十多年未愈。我一边摸着颈椎,一边对他说:“看现在包块消失了。”听后他很信服;一位老年妇女听说免费教功,便在一旁嘀咕:“现在不收(钱)進去后慢慢收!”我意识到她被当今社会骗怕了,便立即指着其他功友说:“你去问问她们就明白了!”待她询问后打消了顾虑,走入大法修炼至今。要学功的人,辅导员就安排时间教,参加集体学法等等。

当我们炼功点的人数达到一定数量后,便抽一部份功友去市中心商业繁华地带、三岔路口、以及人们爱去休闲的河滨畔等地洪法,三年内,我们的炼功点由最初的一个发展成五个。炼功人数由三十人左右增至二百人,几年来我市公园绿地、街头巷尾都有法轮功学员身影,炼功点遍布全市东、西、南、北、中,如星罗棋布、繁花似锦。

我们的功友遍布各行各业,有退休人员、机关干部、科技人员、医生、记者、教师、售货员、工人等等。绝大多数是以治病(且重病)为目地走進大法的。他们大多没练过气功,长期吃药、病痛缠身的,也有一边炼功一边吃药,疾病未见好转来的;有练过多种功法但仍觉迷茫,想寻求一种高层次功法的;更有觉的自己修炼的事知道得多,想来挑刺的……,总之,不管抱着什么心态,只要走進法轮大法做一名真修者,都会受益匪浅并坚修下去的。

如一位患糖尿病的退休中学教师,由于病情发展限食限量,加之儿子的婚事不如意,使得她心力交瘁,四处求仙问道,却得不到解脱,当她看到悬挂的简介上“真、善、忍”三个字时,感到十分震撼,庆幸自己终于找到正法真经了,决心修炼法轮大法,几月后,脸色变的白皙红润。由于她的变化,使该校教师、家属及朋友五人走入大法中。还有一位老年妇女,来时患有严重心脏病,脸色发青,走路喘气,隔三差五看病住院,弄的子女忙碌不堪。她炼功后身体好转,还安排功友去她家集体学法,子女也很支持。后来她的住房单位要求住户买下来,而她自己经济有困难,正在发愁时,其女婿毫不犹豫的说“我出钱买房子,好让你们功友来学法!”

那位想来挑刺、年过七十的省作家协会退休干部,原本既修×教又练×功,常在市内及周边地区现场发功,小有名气,可自身身体却很糟;发青的脸上一双深凹的大眼睛,两颊凹陷,真有点吓人。他来炼功点时激动的说,“我看《转法轮》是想挑刺的,但看完一遍后却放不下了,里面修炼的理是我以前不明白的,关于修炼界的真实情况是我不知道的,所以修炼多年功不长,身体不好,我决定改学法轮功!”就这样他与原来一起练×功的五位功友一齐走入大法中,仅几个月就身体健康,体重增加,面容大变,当有以前练×功的看见时,指着他惊奇的对身旁的人说:“看,××长好了!”而后又有几位练×功的来修大法。可是×功并不放弃他,常派人跟他游说,劝其回到×功中,他毅然写了书面声明,退出×功,辞去其担任的理事职务,坚修大法至今。

我们炼功点没有办公地点,炼功和学法所用的公共和个人费用由功友自筹或集体筹措,没花国家一分钱,也没存一分钱。因此在我们这里没有为了名、利的争斗,实为人间一方净土!我们法轮大法就是这样以人传人,心传心,在短短几年间迅速传遍神州大地,使上亿人获得身心健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