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淮阳国保大队恶警李昌锋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淮阳是人祖伏羲的故乡,是闻名已久的礼仪之邦。这里民风淳朴,文化底蕴深厚,民众大多重德向善,敬神礼佛。在法轮大法遭迫害之前,淮阳修炼法轮功的民众约有四万多人。法轮功修炼者处处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找自己,精神升华,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四邻和睦,当时从城镇到乡村,从官员到百姓,提起大法人人佩服。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小丑江泽民出于妒忌妒嫉,竟对教人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举起了屠刀。在高压政策下,淮阳部份邪党官员和政法系统坏人,为了一己私利,泯灭良知,积极配合邪党,肆意践踏法律,残酷迫害善良的好人,对一心向善的大法弟子实施绑架、关押、抢劫、酷刑折磨、劳教、判刑等令人发指的迫害手段,罪行累累,罄竹难书。其中,淮阳公安局李昌锋,是迫害好人参与时间最长、做案次数最多的一个恶警。

李昌锋,男 ,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家住淮阳城西关苏花园小学对面。自一九九九年迫害大法开始至今的十四年里,李昌锋一直在死心塌地地配合中共邪党,对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采取骚扰、蹲坑、劫持、关押、敲诈、毒打、劳教、判刑等卑鄙手段,他参与做案的次数,仅在明慧网曝光出来的就有二十次以上。以下是他迫害善良人的案例。

案例一,大法弟子雷邦喜被迫害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雷邦喜,男,遭迫害那年五十岁,家住新站镇关屯行政村。修大法前,他顽症缠身,炼功后,百病皆除。大法无端遭迫害,雷邦喜凭着做人的良知,要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底,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访,却当场被北京恶警劫持,后被淮阳恶警任伟(公安局副政委,因迫害大法已遭恶报,被判重刑二十年)、李昌锋带回淮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期间,雷邦喜遭受非人的折磨,精神和肉体都受到极大摧残,身体极度虚弱,旧病复发,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含冤离世。

案例二,绑架折磨大法弟子曹保梅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淮阳国保大队和城关镇派出所李昌锋、赵敏、陈家昌、张俊梅、耿守灵等七八个恶警来到大法弟子曹保梅家抢劫,并把曹保梅劫持到公安局非法审讯,而后投入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其间遭受非人的折磨,被强戴手铐、脚镣,吃的是肮脏而半生不熟的饭食,还不让吃饱。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九日深夜十二点左右,曹保梅正在家休息,李昌锋、赵敏、赵继山、张俊梅、耿守灵等六七个恶人突然闯入,又一次把她绑架到看守所迫害。

案例三,绑架大法弟子刘霞

刘霞,女 ,二十岁,未婚,城关夏庄行政村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李昌锋、赵继山、耿守灵、任玉林、张俊梅、赵敏、吴胜利等十几个恶人翻墙而入,撬门入室。把刘霞和她父亲从床上拉下来,抬到警车边,衣服都不让穿,只穿了一个裤头。开车直送看守所关押迫害。。

案例四,非法劳教大法弟子何洪亮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六日(农历)上午,李昌锋伙同王全栋(腰佩手枪)、庄安正和许湾派出所杨念甫等恶警,对许湾乡老年大法弟子何洪亮家非法抄家,并将他劫持到县公安局非法审讯,而后又关进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何洪亮再次被绑架。九月二十四日,被李昌锋等三人劫持到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期间遭到多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摧残。

案例五,迫害大法弟子王桂金、宋振灵夫妇,王桂金九月胎儿遭强行堕胎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李昌锋、王全栋、耿守灵、庄万正绑架淮阳西关资料点的大法弟子王桂金与丈夫宋振灵。王桂金在被绑架时喊“法轮大法好”,李昌锋等恶徒就把她的脸打肿(一个星期后才消肿),抢走机器,将王桂金两口关进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王桂金和丈夫又被绑架。零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李昌锋、王全栋逼问资料点买机器的钱的来源,她们都不说,并开始绝食抗议迫害。 恶人给王桂金灌食,发现她怀孕了,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六日去医院检查,证实是事实。三月十八日,对王桂金改为监视居住。

二零零四年五月一日,王桂金又落入魔掌,因怀孕被交给鲁台乡长看管,把王桂金关到鲁台计生办,还不给饭吃。一星期后,又被转交淮阳县“六一零”。每天由李昌锋、赵季山、王全栋、吴胜利、许军看着。后来他们嫌麻烦,又让王桂金娘家领回监视居住。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下午二点,王桂金九月胎儿遭强行引产,真是惨绝人寰!堕胎后,还不让王桂金回家,也不通知家人,就让住在计划生育指导站,由鲁台派出所与计生办的人看着,饭食很差,还不让吃饱。 引产未满月,恶人李昌锋等又把她送进了看守所。管教看她面黄肌瘦,要求送她去医院作检查。检查结果她患有乙肝。李昌锋编造谎言,对管教说“她传染期已经过去了”,看守所才收留。之后,王桂金两口子被非法判重刑。

案例六,将大法弟子朱振英投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三日,国保大队李昌锋、张瑞和乡派出所王世民、刘华春,还有两个不知姓名的恶人,到朱振英屋里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搜走了大法书和一个矿灯、八十元钱,粗蛮的把她抬到车上。朱振英高喊“法轮大法好”,恶人张瑞照脸一巴掌下去,把她的牙打掉一颗。恶人们把她投进看守所关押迫害。

案例七,高额敲诈大法弟子李超

法轮功学员李超由于坚持对大法的信仰而被非法关押三次。其中第三次,李超在自己家中被恶警无故劫持。恢复自由时,其家人被李昌锋等恶人敲诈现金八千元,其中李昌锋四千元、郑现芳三千元,常怡军一千元。

案例八,暴打大法弟子张素芳 勒索现金未得逞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左右,李昌锋、王全栋、常怡军、许军、西关派出所两人、北关派出所两人、城关镇田湾村的主任田好成共九个人,非法闯到大法弟子张素芳家,破门而入,进门又翻又扒又倒,把她的小百货翻了个底朝天,把她的书、私人照片和物品抢走,二百六十四元现金被李昌锋抢走。张素芳去夺她的书,李昌锋等四人把她按倒在地,反背双手捆住,李昌锋随手抓起一块破布塞到张素芳嘴里,不准她讲理,一动,恶警许军就打她踢她。而后,把张素芳投入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被非法关押期间,张素芳遭到毒打,三天三夜仰面躺着,不能动弹,右边肋部肿起,全身骨头象断了一样痛,早已痊愈的肺结核被苏训杰、许军打的又犯了,口吐鲜血,水米不进,一直吐了四十八天,直至神志不清。

张素芳让狱医张多书捎话,让朋友把衣服、被子送来,张多书根本不捎话,反而又与李昌锋合伙洗劫她家,把她的枕巾、零钱、光盘、四千元的存折、户口本、账条子拿走,钟表被踢烂,走时也不锁门,百货丢了个精光。 这些恶徒从此又打起四千元存折的鬼主意,第三次非法“提审”,李昌锋单独见她,叫把四千元钱取出来三千交给他,说让她“自己保自己”,给他三千做押金,一年以后,不炼功了还退给她,遭到张素芳拒绝,这次李昌锋的贪欲没能得逞。

案例九,绑架李翠英等多名大法弟子 搜刮钱财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夜,又是全县大抓捕。夜里两点,李昌峰和朱集派出所邵海峰为首的十来个人,开三辆车,闯到朱集乡小杨寨村,强行把大法弟子李翠英她们抬上车,把大法弟子李翠英和杨世志、其妻余凤兰、黄耀东等六名大法弟子送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九年农历十月十四日午夜十二点,刘冠华(国保大队教导员)和李昌锋,程伟峰等一帮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李翠英老人的家,翻箱倒柜,抢走二百元现金和一辆自行车。

案例十,暴打、针扎大法弟子陈英身体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凌晨,新站乡大法学员陈英被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恶警翻墙跳进她家,翻箱倒柜,不开任何清单,将存折、现金等值钱的物品都抢走,把她劫持到国保大队,扣在老虎凳上三天三夜。恶警李昌峰、刘贯华同时用针一个扎她脚心,一个扎她后背,她一说话,恶警李昌峰就甩她耳光。后将陈英非法判刑四年半。

案例十一,抢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郭清灵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五日夜里一点左右,国保大队李昌锋、靳良伙等同一伙恶警越墙而过,闯入朱集乡郭营村大法弟子郭清灵家。郭清灵的妻子与其讲理,恶警说“说话就挨打”,说着就照脸、嘴狠打,把她打的脸肿嘴翻。恶警同时抢走郭清灵打工挣的钱五千元,并把家里小卖部的啤酒、饮料、饼干喝够吃足,又把充电手灯拿走十把,还抢走大法书、MP3和资料。恶警们抢劫连款带物共折合人民币七千元,并把院里的地刨了一遍,把郭清灵劫持到淮阳看守所非法关押。

案例十二,绑架大法弟子王和平、苏振华夫妇 酷刑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夜,程维峰、李昌峰、刘贯华、王剑、王勇、袁权等闯入北关大法弟子苏振华家中,进屋翻箱倒柜,撬门别锁,把现金一千七百元、存折、新购置的老年机动车一辆、电视接收器十二套等值钱的东西抢劫一空。将王和平、苏振华夫妇绑架到国保大队,分开刑讯逼供,用酷刑老虎凳对苏振华进行两天两夜的折磨,不让睡觉,稍微一困程维峰就过去揪苏的头发。苏振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刑期一年半,丈夫王和平被迫流离失所(后来被恶警劫持关押)。

案例十三,绑架大法弟子简永俊等 殴打智美英

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子夜时分,国保大队头目李昌锋、朱集派出所所长李言等一伙恶警在杨寨西头蹲坑,将从外面返家的豆门乡红山行政村简庄村的简永俊、智美英、梁小花、张凤梅四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朱集派出所。次日,李昌峰打智美英的耳光,还使劲拽她的头发;恶警张如刚用皮鞋使劲打智美英的脸,打的青一大块、半年还没有消失。恶警还用扫帚把打智美英的胳膊, 由于用力过猛一下子就把扫帚把打断了;还不罢休,再换一把继续打, 直到打累了才停手。逼问出了几名大法弟子的姓名、家庭住址后,恶警随即通知当地派出所挨个非法抄家。

案例十四,老虎凳、针扎迫害大法弟子许凤梅 抢劫财物

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许湾乡大法女学员许风梅被国保大队长程维峰等人绑架到国保大队,遭刑讯逼供,绑老虎凳,背上被扎了二十多针。程维峰打了她几十个耳光,然后又按着她的脚脖子,恶警王剑拿着铁杆杖擀腿面,程维峰、王剑一左一右拳脚相加,把她踢了几十脚。恶警李昌峰与许湾派出所所长朱好领,非法抄了她家,将她家的卫星接收机、DVD、手机、学生学习机、复读机、电视机、现金两千元、邮政存折七千元、建行卡、邮政卡,三轮摩托车一辆全部抢走。

案例十五,抢劫大法弟子黑妮大量财物

二零零九年农历十二月十八日晚上,李昌锋,程伟峰、刘冠华等一帮恶警闯入本县鲁台乡董格行政村法轮功学员黑妮老人的家,抢走三百七十元现金、两把手电和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把黑妮老人塞进警车,拉到淮阳县看守所关押五天,说要罚款一万元,黑妮家拿不出来,找亲戚托关系,最后降价到三千五百元才放人,而之前抢走的钱物恶警们却不认账。

案例十六,抢劫大法弟子杨得志价值二十一万余元财物

二零零九年以来,李昌锋、程伟锋等国保大队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仍在继续。先后绑架了多名大法弟子。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到朱集镇女大法弟子杨得志家抢劫,借口是杨家把自己被迫害的情况在明慧网给曝光了。把杨家准备盖新房的钱和建材洗劫一空,价值二十一万余元。

在此,我们警告李昌锋等恶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多行不义必自毙,早报、晚报只是个时间问题。你们受恶党的欺骗毒害,将面临最可怕的下场,你们的家人也会跟着遭殃的。这是我们大法弟子最不愿看到的。

我们都是乡里乡亲的,同顶一片蓝天,同踏一方热土,看到你们马上就要面临的可怕处境,真是忧心如焚。在此,我们再一次奉劝李昌锋等人,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要再对神佛犯罪,洗心革面,将功补过,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中共很快就要解体了,真相很快就要显现了,最后的大审判就要拉开帷幕了,机会已经不多了,千万要冷静三思,速速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