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概述(4)

第四篇:政法委、六一零及其黑监狱——洗脑班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接上文

前党魁江泽民成立专门的迫害机构“六一零”组织,并能得心应手地发挥作用,离不开邪恶机构政法委。“政法委”是“中共党委政治法律委员会”的简称,为各级邪党委领导管理政法工作的职能部门。按照现代司法独立原则,公安部是行政机关,法院是司法机关,检察院是国家法律监督机关。三机关相互独立制衡。而政法委对公(安)、检(察)、法(院)、司(法)、安(全)系统的控制,凌驾于法律之上,是邪党干政的违宪组织。

特别是,江氏以维稳为借口,扩大公安部门和政法委的权力。在中国,各地公安局长一般是政法委书记或副书记,而法院或检察院院长只是委员,使法院、检察院对公安无法监督,因为被监督者公安局长成了监督者的上司。司法独立荡然无存。

在中共从上到下的人整人运动中,控制公检法司的政法委,权力极大。九九年以来,迫害法轮功成为政法委的重要职能。各地“六一零”主任一般由政法委副书记担任,而且基层“综治办”、“维稳办”、“防范办”或“专干”都是政法委在管。政法委主导“六一零”,将迫害深入到社会每一个角落,肆虐至今。

湖南是农业大省,农民是社会底层的主流人群。在直达最基层的“六一零”主使下,省内各地乡村农民因修炼法轮功遭中共乡政府严重迫害,仅举一例:

岳阳平江县余坪乡是个贫困的山区,那里许多穷苦民众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免去了昂贵的医药费,靠上山砍柴、种地才基本维持温饱。迫害开始后,乡政府及派出所以绑架、勒索、毒打、毁房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达到升官发财的目的。余坪乡不法人员绑架法轮功学员后,第一句话就是:拿钱来取人,否则就非法劳教、判刑!据不完全统计,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后的四年里,余坪乡恶人勒索现金十六万余元,无任何凭据。

余坪乡黄管村村民吴银魁和吴金魁是俩兄弟,都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乡派出所等三十余人到吴家欲敲诈五万元,见吴家拿不出,将吴银魁家中仅剩的六百余斤稻谷、缝纫机等财物抢走。几天后,乡政府戴文明、李秋贵、翁方平等六十余人将吴银魁的房屋拆毁,值点钱的门窗、木材也被拖走。同年三月二十八日,吴银魁被劫持到新开铺劳教所。弟弟吴金魁历经连年不断的迫害、毒打,导致瘫痪,长沙湘雅医院拍片诊断,他整个脊柱全部重伤变形,五十七岁的吴金魁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简言之,政法委象影子一样在背后控制公检法司;“六一零”是在幕后协调多个国家职能部门实施迫害;国保在公检法司的幌子之下,被披上了法律的外衣。中共在残酷迫害的同时,力图掩盖真相。那么当中共政法委主导迫害法轮功的事实浮出水面时,人们可能首先注意到的是政法委、“六一零”明目张胆的在全国各地私设的黑监狱。

据不完全统计,中共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投入四十二亿人民币建洗脑班,为掩人耳目,洗脑班挂牌为“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是政法委、“六一零”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专门进行暴力洗脑迫害的黑监狱。在湖南省“六一零”策划下,全省各地先后建立专门的全封闭式洗脑场地,开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二年,省内各地按湖南省“六一零”下达的任务,开办洗脑班,其中,二零一一年全省累计投入洗脑专项经费高达近两千万元,共开办洗脑班一百多期,至少劫持六百余人。以下是湖南各地“六一零”黑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一、捞刀河洗脑班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建立的捞刀河洗脑班,对外挂牌“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位于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中岭村丰岭组,是直属长沙市政法委,面向全省的暴力洗脑机构,十年来,劫持湖南各地法轮功学员近千人次。

捞刀河洗脑班大门
捞刀河洗脑班大门
捞刀河洗脑班关押大楼
捞刀河洗脑班关押大楼

二零一零年,省“六一零”在捞刀河洗脑班举办“滚动性学习班”,并向全省输出迫害。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零年七月初开始四十多天内,捞刀河洗脑班陆续劫持省内各地法轮功学员四十多名。长沙市“六一零”头目吴凯明每日召开早会,策划“转化”方案,浏阳、娄底、湘潭等地“六一零”数十人在捞刀河洗脑班聚集。会同县“六一零”的“帮教”打手兰小明向浏阳、湘潭等地兜售洗脑手段。此人多次到捞刀河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中共十八大前夕,湖南省政法委在“维稳”的幌子之下,策划各级“六一零”开办洗脑班。二零一二年九月初,长沙、岳阳、永州、郴州、湘潭、怀化、娄底、湘西等多地法轮功学员,至少二十余人被当地“六一零”及公安国保绑架到捞刀河洗脑班。

1、蒋美兰,女,65岁。蒋美兰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被永州市新田县国保警察强行劫持到捞刀河洗脑班拘禁,仅二十三天就被迫害离世,经医院检查,蒋美兰遍体鳞伤,都是用电棍打的,整个嘴全是烂的,五脏六腑也是烂的,下身流血。

2、阮放华,男,现年61岁,原湖南省沅江市造纸厂车间干部。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长沙市岳麓区国保大队欧阳振源等警察绑架阮放华,抄走家中电脑等私人物品。当晚阮放华被劫持到捞刀河洗脑班,洗脑迫害二十二天。八月二十五日,阮放华被转往宁乡县看守所。北京律师为阮放华作无罪辩护、要求无罪释放,但中共法院仍诬判阮放华三年,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将他劫持到网岭监狱,非法关押至今。

上述案例中,阮放华从八月三日被非法抓捕,到八月二十五日被押往宁乡县看守所非法刑拘,中间二十二天,警方未作任何书面说明,岳麓区法院、检察院均无质疑。然而,关在“六一零”黑监狱的这二十二天,却直接揭示了迫害的实质。这种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洗脑诛心,再进一步构陷劳教、判刑的做法,是湖南省“六一零”明确大力推广的迫害手段之一。

3、余爱平,女,终年56岁,衡阳市雁峰区环境卫生管理处职工。二零零四年四月,余爱平被绑架到长沙洗脑班,遭注射不明毒液,使她视物模糊,头脑疼痛,无精打采,二零零五年余爱平突然痴呆、神志不清,在医院被割开喉咙,在长达五个月的病床折磨后,余爱平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日离世。

二、怀化市洗脑班

怀化市洗脑班大门
怀化市洗脑班大门
怀化市洗脑班内
怀化市洗脑班内
怀化市洗脑班关押楼后窗全景
怀化市洗脑班关押楼后窗全景

怀化市洗脑班位于怀化市鹤城区盈口乡井坪村,此处原是怀化市美术印刷厂内的一栋职工住宅,二零零五年十月,怀化市政法委、“六一零” 耗费280万元买下该住宅及部份厂房的使用权,建立洗脑班,对外不挂牌。该住宅为两单元四层楼房(一楼为煤棚层),共十二套住房,周围是砖砌围墙,独门大院,两扇红漆铁皮大门是其唯一的出入口,平常铁门紧闭。

二零一一年八月初至十二月底,由湖南省“六一零”策划和直接参与,调派“转化”打手”,在怀化市开办“六一零”洗脑班,劫持法轮功学员近四十名。

1、张嫦英,女,现年五十九岁,湖南省通道县供销社退休职工。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被通道县“六一零”头目欧国伟绑架到怀化洗脑班,非法拘禁一个月。每天被强制看诬蔑法轮功的洗脑光碟,不许睡觉,不许洗澡,一天只准吃一顿饭。十二月二日,恶人将她双手铐上,悬吊起来,只有脚趾尖能触到地面。一个姓刘的恶警打手用力猛抽她耳光,出手很重,当时感到耳朵“嗡嗡”叫。张嫦英被手铐悬吊长达九天。张嫦英手脚青紫、麻木,手腕骨头外露,伤口出血化脓流黄水,疼痛难忍。

2、欧家发,男,终年60多岁,怀化市辰溪县辰阳镇人。二零零七年九月,欧家发被绑架到怀化洗脑班,被逼吃下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后,出现流口水、行动迟缓,说话不清晰等状态。回家后,当地“六一零”人员不断上门骚扰,身体一直没有恢复的欧家发于二零一一年五月痛苦离世。

3、张志明,男,终年48岁,怀化沅陵县沅陵镇政府工作人员。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沅陵县“六一零”头目向生贵等七、八人将张志明绑架到怀化洗脑班。张志明被强迫吞下一种黄色的不明药丸后,全身发软,感到从后脑一直到尾椎骨如火烫一样的辣痛,人就昏迷了,自此张志明长期感到头痛,而且嘴部发麻,经常感到身体不适。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清晨,好心人发现张志明倒在沙发上,已不省人事,而且左边脸部青肿紫血,两只手死死的紧握,呈弯曲型,用力的状态。公安人员接到报警后赶到现场,不作现场侦查,草草了事。张志明含冤离世。

三、郴州洗脑班

郴州北湖区党校洗脑班,是由郴州市北湖区党校提供场地,地点设在北湖区党校院内、大门左侧角落里的一座单独的楼房。据悉,这是在郴州市“六一零”、北湖区“六一零”主持下的常设洗脑班。二零一二年十月,中共十八大前夕,北湖区党校洗脑班劫持郴州市及其县区各地法轮功学员近四十名,另有郴州市苏仙区“六一零”在郴州苏园宾馆开办洗脑班,打着维稳的旗号,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郴州市“六一零”在北湖区党校办洗脑班,由省“六一零”调派湖南省政法大学雷建球等多人作“转化”帮凶,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李甲菊被迫害致死。

李甲菊,女,终年58岁,郴州永兴县黄泥乡人。二零一一年五月,李甲菊与老伴一同被永兴县“六一零”绑架至北湖区党校洗脑班,李甲菊绝食半个月后,洗脑班人员给李甲菊打了一瓶不明药物的吊针,让她回家,从此李甲菊身体越来越差,到二零一一年九月份,下身流血,越来越频,终于卧床不起,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李甲菊
李甲菊

四、永州接履桥洗脑班

接履桥洗脑班是永州市政法委、“六一零”与永州市政府合谋骗取冷水滩区接履桥原322国道收费站的场地使用权,开办的洗脑班。二零一一年十月至十二月,永州市“六一零”用至少五万元的高薪专门从海南雇了六名“犹大”作为洗脑帮凶。冷水滩区,零陵区,双牌县,东安县,祁阳县,宁远县,蓝山县等地四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接履桥洗脑班。各地“六一零”绑架法轮功学员后,每人勒索一万元,连人带钱一起交给洗脑班。

五、岳阳洗脑班

在湖南省“六一零”的策划下,岳阳市及各县区“六一零”怂恿各地方政府财政拨款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岳阳全市、县、区等共计投入洗脑专项经费120万元。

仇细娥,女,终年69岁,岳阳汨罗市钢管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六年六月中旬,仇细娥被汨罗市“六一零”劫持到岳阳湖滨洗脑班,好好的一个人,在洗脑班二十多天的折磨后,于同年七月九日凌晨三点被迫害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