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之后找出自己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四年前,我发传单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邪恶非法定我一年劳教,把我由洗脑班转到看守所。到看守所第二天,我突发心脏病、高血压,看守所急忙把我送给劳教所,结果送了两次都被劳教所以身体不合格而拒收。就这样在恩师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强大的正念加持下,我闯出了魔窟。

回到家,院子里的人看到我一个好端端的人几个月就被折磨的失了人形,都很同情,但也有人害怕受连累,远远打个招呼就走开了,不敢与我说话。

第二天天没亮,我就起床打扫屋子,当时正是元旦前夕。我几个月不在家,丈夫也被公安调查恐吓,家里没人料理,又脏又乱。我是修法轮佛法的人,修炼的人身体都会有神迹展现出来,我要用我的真实展现来证实大法的超常。七点多钟丈夫起床,看到我已把卫生间的墙壁、地板打扫的干干净净,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饭也做好了。他忙说:你不要命了!快停下!我说:我没病,我有师父保护,我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

吃过饭,丈夫就去医院开了七天的吊瓶。回来对我说:这些药你一定要用,就是要让人都知道你有病(他怕我再次被恶警绑架迫害)。丈夫是常人,那时也正被公安怀疑调查,孩子也被牵连,丈夫的哥哥患肿瘤正在住院,农村人到城里住院什么都不熟悉,一切全凭丈夫应付,再加上八十二岁的婆母得知儿子病重,着急的一下子得了脑血栓。丈夫是个孝子,每周都要回二百公里外的农村看望母亲。那段时间丈夫整个人都变样了,灰色的脸上没有一点神气,两鬓的头发也斑白了。看到他惊恐慌乱、身心疲惫的样子,我答应了用药。但我心里清楚。护士来把药用上,护士一走,我就把吊针取下来。我对丈夫说:这两天你看我收拾屋子、做饭,哪里像个病人?如果我把我当成病人,那可能就真的招来病了。看我态度坚决,丈夫也就默不做声了。第二天我给护士打电话说:你上班忙就不用过来了,我自己吊(我也是医务工作者),你给我准备一些碘酒和棉签就行了。我给丈夫说:这些药你用正合适,不然几百元钱的药放这浪费掉也可惜。就这样,丈夫把药用了。

丈夫被公安调查,单位也停止了他的工作。他深知恶党整人的手段,被吓破了胆。外面汽车一鸣号他就到窗户边看是不是公安的车,楼道人说话他就赶快把门堵上。在我不提防的情况下,他把我唯一一本《转法轮》给烧了,边烧还自言自语的说:“我不是有意的。”我没能及时让他认识到那是最大的造业。我说:大法才是我安全的保证,这辈子我修定了!

没有了书,我每天就背几遍我记下的《洪吟》、《转法轮》的片段和师父的短篇经文,坚持正点发正念。那时我就在思考:为什么洗脑班非法关押的大多数都是发资料、讲真相的同修,是不是我们下意识中认为发资料就会被迫害,从而承认了邪恶的迫害?是不是我们忽视了学法而产生了干事心?是不是我们人心太重不能正念正行?不管是哪一种,我首先不承认你邪恶的迫害,它们不配迫害大法弟子。

几个月就这样过去了。我想,我得有法学呀,得看《明慧周刊》呀。一天我外出办事正巧碰见一位两年多没见面的同修大姐,她知道了我的情况后就说:过几天你来我家。几天后我顺利的得到一本《转法轮》和一些《明慧周刊》。我高兴的心情无以言表,只有默默的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大姐的关心帮助。

还有一件压在我心上的事。我在被非法关押时,由于各种没有放下的人心、怕心、恐惧心、怕失去一切常人利益的心等,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蓄意制造的假相所迷惑,在以为邪恶什么都知道的情况下,我说出了一位和我有来往的同修,导致同修被绑架。同修正念正行,二十天就闯出洗脑班回家。我非常痛心。我想,我要去找同修,向同修说声“对不起”;我要否定旧势力给我安排的这些魔难及其在我们同修之间制造的间隔;我要和同修一起形成整体,互相配合,助师正法,决不能让旧势力的阴谋得逞。

到了同修家,同修不但不计较,反而宽慰我,说他和其他同修就一直在为我发正念,做他们该做的一切,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旧势力企图间隔我们的阴谋就这样破产了。

痛定思痛,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次来势凶猛的迫害?向内找,反思自己:十几年来法也学着,功也炼着,三件事都没落,可是自己的状态却一直时好时坏,学法多半心静不下来,发正念倒手,有时还迷迷糊糊;做一点证实法的事就欢喜的了不得,与同修说起来那种显示心、自满心,当时自己都能觉察出来。再向深处找,发现问题还不只是表面这么浅层次的,而是能否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来对待的问题。学法不入心,不找原因,还给自己找借口:看,我每天都在坚持学法,在单位是个工作认真负责的好人,回家做家务,还要伺候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利用中午、晚上复印真相资料,制作真相小册子,周末出去发资料。看我多忙,多了不起。显示心都已经成习惯了,不知不觉中都在显示自己。师父把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洗净,给了我们最好的,把我们未来该有的一切都安排的好好的,就只等着我们修到那儿去了。我们做上千件、万件证实法的事都无法回报师尊的慈悲苦度于万一啊!我们还有什么可显示的呢!

学法不是用心去学,而是走形式,赶任务,把做资料、发资料的多少当作自己证实法的资本,还美滋滋的想:我付出了多少,师父应该对我怎么怎么。用一颗不纯的人心衡量自己的所作所为,与大法讨价还价。

师父说:“作为你们来讲,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后越应该走好自己的路,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你说这不白做了吗?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众弟子鼓掌)那不是师父随便想出来的东西,师父给你们讲出来的是宇宙的法。刚才讲的就是告诉大家,千万不要放松修炼,千万不要放松学法,一定要认认真真的,以前没学好,今天师父又给你讲了一遍,你回去之后一定认认真真的看书、修炼,思想不要溜号。(众弟子鼓掌)”[1]

修炼是很严肃的事情,掺杂進去一点人心,都会给修炼造成障碍,给旧势力钻空子迫害留下把柄。人心、执着一大堆,十几年来它干扰着我,使我无法自拔。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用人心做神事,没有大法弟子的正念和威德,而且学法不入心,常常是一边学法一边想着其它事情,有时甚至是闹心,就终止学法去做其它事情。这些导致我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而被邪恶迫害。找到了问题所在,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这种状态。

开始学法的一段时间,干扰很大,学不到几分钟思想就溜号了。我调整好自己,学这一段法没入心,就再学一遍。哪里没看進去,就回头再看。有时也先发正念,清除干扰自己学法的一切邪恶因素。然后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用心看,在心里读出声来。慢慢的学法能静下心来了,发正念手几乎不变形了,也能容忍丈夫的一些习惯了。

丈夫是恶党党员,受邪党文化毒害很深,凡事都用现代人变异了的观念看待,看风使舵、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伤害,他还自以为得意。每天电视的国际、国内新闻他必看,从不耽误。后来我给他讲恶党是个真正的邪教,最终的目地是毁掉五千年的华夏文明,使中国人不相信神灵的存在,不相信善恶有报,从而无恶不作,最终被神淘汰掉。现在他不再看新闻,每当画面出现赞美邪党、歌颂恶党抗日有功时,他都立即换台。现在我在清除一切干扰他、阻挡他退出邪党的邪恶因素,争取让他早日彻底得救。

女儿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也炼过功,迫害后由于形势、学习等各方面的压力没有坚持。今年我给她看了《明慧周刊》刊登的当年小弟子又从新走入修炼的一篇文章。她看后很受感动,决心从新走進大法中来。

儿子当年也是小弟子,也不能落下他。今年六月我拿那篇文章给他看,他二话没说就开始修炼,还指出了我许多难以放下的执著。我从内心感恩师父!感谢大法!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啊!儿子六月份开始修炼,七月初他的办公室出现了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一共二十朵。一直到现在还开着。这是师尊在鼓励他。

我的老母亲再过五年就一百岁了,几乎白天从不影响我学法发正念。写到这里我热泪盈眶,我无法用语言感恩师尊,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一定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快步追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