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七旬老人三次被强注不明药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省报道)成都温江区老年法轮功学员张留清,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全身的疾病都无了踪影。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曾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二年十月张留清又被政法委,六一零和镇里的恶人绑架,期间被强迫注射过三次不明药物。以下是他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一早,温江政法委,六一零又指使和盛镇司法所恶人陈松清与和盛镇派出所等七、八个恶徒,强行打烂我家两道房门,冲进我家,不由我分说,将我强行按倒抬上他们的汽车绑架到新津县花桥镇蔡湾邪恶洗脑班迫害。

在新津洗脑班里,他们逼我放弃修炼法轮功,采用了十分恶毒卑鄙的手段,说给我检查身体,谎称我肺部有问题,需要给我打针治疗,妄图给我打毒针。我坚持反对他们的决定,说我肺上根本没病,不需要打针。洗脑班的恶警医,叫了四个恶人,将我强行按倒在床上,强行注射不明针药。接连给我强行注射过三次不明药物。每次我都在心里发出强大的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邪恶给我注射的任何药物都不会起任何作用。在师尊的看护下,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十二月九日我顺利回家了。

我是温江地区大修厂退休职工,今年七十岁了,家住成都温江区和盛镇柳岸社区九组。一生辛勤劳累,老来积下一身疾病。一九九七年喜得法轮大法。是法轮大法使我一生疾病消除,越活越快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因坚持修法轮大法,用我受益的经历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是正法,是教人为善做好人,中共迫害大法是错的。这样,中共邪恶将我作为典型,对我进行迫害,非法关押。

二零零二年,我为躲避再次绑架,被迫流离失所到外乡。七月六日,在崇州道明白塔湖附近的租住房内,被崇州市公安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崇州市看守所。几天后,被温江六一零恶警冷俊清等几人押回温江看守所迫害,恶警冷俊清等六个恶警分三班轮流二十四小时不停顿地对我进行刑讯逼供,将我双手反背,在刑讯室中间水泥地上安上的两个铁环上,将我双手反铐在两个铁环上,每天不准睡觉,稍一闭眼就将遭到毒打,连续折磨逼供八天,要我放弃修炼法轮功。

到后几天,我已被折磨得成天精神恍惚,不知说过什么,过后我清醒后,我写了份严正声明,交给恶警,声明:在他们连续迫害的期间,自己所有说过的话是他们的逼供,特此声明一切作废。温江区政法委、六一零恼羞成怒,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份,非法强行冤判了我九年徒刑。

冤判后不由我申诉,申诉状由看守所交到成都市中级法院,没见任何反映,将我转押关在成都市看守所,十天后便送到自贡监狱关押。在自贡监狱,迫害更加残酷,为了“转化”我,逼我放弃信仰,放弃修大法,自贡监狱长刘远航亲自伙同几个恶警将我手铐脚镣地固定在死人床上,成天折磨我,一直在死人床上折磨我五十天,才放下来。

到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将我转押到乐山沐川五马坪监狱继续迫害。在中共邪恶监狱受尽了各种残酷的迫害,直到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九年冤狱满,才放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