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回归与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今年快二十四岁了。一九九九年之前,我跟父亲同修一块炼功,是当年的大法小弟子。迫害发生后,家里人胆战心惊,学校里都是诬蔑大法,攻击师父的言论,周围的人更是冷言冷语。吓得我连小学的门都不敢進。从此以后,谁一骂法轮功我就害怕,我的脸就通红。我开始有意回避大法,渐渐的就离开了大法。上初中时我是住校生,两三周回一次家,书也不看了,家人担心也不让炼,就这样,我在常人中沉沦了好几年。但我因学大法,人变的聪明了,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很顺利的考入省内一所高校。

重回修炼路

刚到大学,我在宿舍接到一位国外同修阿姨打来的真相电话,给我退了团,并劝我回到大法中来。她说:“师父很慈悲,还在等着你呢!”她叮嘱我好好学法,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师父很慈悲,还在等着你呢!”这句话深深的触动了我,唤醒了我生命的佛性,打破了我内心深处多年来的沉寂,我激动、兴奋不已:我还有师父呢,还在等着我呢!我的心胸一下子开阔了许多,瞬间感到漂泊的生命一下子有了着落。在此我真心的感谢这位同修阿姨将我唤了回来,更加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放假回家我看了师父7.20以后的讲法,我才明白,原来师父在正法。这几年来,同修们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伟大壮举让我震撼,中共对大法和同修的残酷迫害、造谣、诬蔑让我震惊,我非常气愤,同时也很懊悔把这几年的时间白白浪费了。

父亲同修从新教会我五套功法,我每天都抽出大量的时间去学法炼功,在学校我就戴着手抄本学法,并开始背法,炼功时我就跑到外边租的房里面炼。当时房租很便宜,离学校非常近,我就一个人默默的修炼。

大法的神奇

我从小就有痔疮,每年犯一次,学法后不翼而飞了。以前坐车晕得很厉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好了,走路好象有人推,往起拔。炼功时感觉能量场很大,全身的脉都在跳。我是个男孩子,皮肤也变的细嫩,白里透红。

在单位里,有一次我嘴上起来很大一个疤,流着黄水。一周了还不见好,而且越来越严重。我怕同事看见说我炼功不吃药,心里不稳,放不下人心,就买了点药水洗了一下。我顿时感到浑身发冷,全身骨头都痛,走路都很困难,晚上又头痛恶心,睡着都难受。我开始向内找,自己哪做的不对?我找到了自己没有做到信师信法、还有怕心、疑心、爱面子心、妒嫉心、色心、显示心等,而且除了自身的消业外,肯定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晚上十二点时我就挣扎起来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的干扰,支撑不住我就躺在床上发。当我一觉醒来时,用手一摸头也不烧了,人也精神了,我一看才凌晨三点钟,这么快就好了,我感到大法太神奇了。

我还发生过一次车祸,车把电线杆都撞断了,一下子就翻到水沟里去了。我喊师父救命,一车人都安然无恙,可车子被撞扁了,轮胎爆了,发动机都坏了。我想起师父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1]我知道这可是来取命的,是师父替我还了一大难。

讲真相 证实法

我是以第三者的身份向身边关系好的同学讲,慢慢的向其他人讲,最后向陌生人讲。刚开始讲真相,我不理智,容易讲的高,别人接受不了,反过来还说我一大堆。有的人还被吓着,见了我就躲着走。对陌生人讲的时候,说来说去总是说不到点子上,或者快要到点子上了,又起了怕心,瞻前顾后,疑虑重重张不开口来。有时正念不足,说着说着没思路了,想不起来说啥。平时感觉自己还不错呢,一讲真相才知道自己这么差劲,各种人心一直都被“保护自我”的后天观念隐藏的太深。

于是我就多背法,向内找修自己,去怕心,多发正念,看真相资料,看《九评》,逐渐的就会讲了。我只要站在法上,正念足,师父就给我源源不断的智慧,大法的神奇就会展现,正念强时三言两语就能劝退,没有怕心上下楼梯都能劝退。一旦怕心冒出来我就背师父的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背师父的诗:“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

有个同学,我给他讲真相,他爽快的就答应了三退。一天,他很兴奋的跑到我跟前说:“我有个东西,你肯定非常感兴趣的。”他把我拉到宿舍,关上门,打开电脑,我一看,是《伪火》视频,原来是国外的同修往他邮箱里发的真相资料。这几年来国内外同修采用各种形式坚持不懈的打真相电话,发短信,彩信,邮件,我身边很多人都接到过。

在学校我也坚持花真相币,发邮件。去年下半年我开始利用手机讲真相,发短信,一封卡我就打真相语音电话。回复的短信,有的骂得很难听,我也不去理会他们。

实修

我发现,每一次在大的事情上我都会出问题,这让我很烦恼。我悟到是我平时不认真对待修炼、学法不入心、在小问题上不在乎造成的。比如,有人突然一句话,就能让我很生气,我知道这是对着我的人心来的,表面看起来是忍住了,但内心却翻江倒海,妒嫉心一起来还不服气。过后一想,这不正是为了自己提高吗?怎么就这么差劲呢?由于没有做到师父说的“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3],结果成了一大难,就过不去了。

随着不断学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境界也在不断提高,心中的容量也越来越大。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单位,我都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我身边的人都说我是好人,非常容易接触。

我在单位时有个同事,年龄比我大一点,老是刁难我,说我一下班就知道炼功,不喝酒,不抽烟,也不陪他们玩,他还对大法和师父极为不敬。开始我很反感,后来我不断的找自己的不足,不与他争,平和的向他讲真相。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说:我不了解法轮功,但是我从你身上就能看到法轮功是好的。但他就是不认同三退。

由于我在单位公开炼功,有一天一个领导跟我说:现在公安局查的很紧,而且你老讲退党退党的,以前我看到一块钱上印的都是,现在连十块钱上都是,我们都很害怕。公司已经知道你在单位炼功,公司对这个很反感的,你看着办吧!我知道他是赶我走,再说我也不想干了整天就是忙。我说那我就辞职算了,过后他又说如果你不炼的话我还可以考虑,你工作干的也不错,为人也挺好。最后我就坐火车回本省去了。在这个公司我上班不到一年。

回去后,两个月过去了我还是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找工作的心越来越强烈,每天都在想这怎么活呢?吃饭都成问题,各种人心都起来了。当我看到师父在法中说:“你把自己的这些痛苦啊、你自己的魔难啊都当作是坏事,那就是常人。痛苦是偿还业债,不顺心的事会使心性提高,作为常人来讲其实也是这个理。”[4]我一下子明白了,就不去想了,以后慢慢找。我就开始好好学法,没钱了我就去打工。到工地干到第三天,有一个不经常联系的大学同学给我打电话说有一个公司急招人,问我去不去,工资还可以,就是要从头学起。我悟到这是师父的安排,就去了,人家也愿意要我。

在我修炼的路上,都是师父在不断的点化,不断的呵护着我,我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不断的成长。当然我还有很多人心,执著没有去,有时候求安逸还不想炼功,发正念也做的不好。在这正法的最后,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同化大法,勇猛精進,救度更多众生。

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4]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