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师恩 慈悲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

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一九九七年三月喜得大法。得法前,我多种疾病缠身,不能正常生活、工作。中西药均无效,也求过所谓的大仙,也无济于事,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得法后,很快无病一身轻,亲朋好友都说我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是师父救了我的命,师父的救度之恩难以言表。

大法了不起

一次,我面部神经痛(常人叫三叉神经痛),不能张嘴说话,滴水不進,就连口水也不能咽,都得往外淌,晚上疼的不能睡觉。我想,我就听师父的,不承认旧势力。我是顶天独尊的神,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不是师父安排的、不该我承受的,一律不承认。今天嘴不能讲真相,可我腿能走。我去贴不干胶、发资料、《九评》。

于是我戴上口罩,背上一百多份资料走街串巷去贴、发。疼重时,就站一会儿缓解一下再走,心里不停的背:“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 [1]“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2] 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把资料全发完了。回到家老伴说:“你真了不起!”我说:“是师父了不起,大法了不起!”

每年元旦前,都是我们讲真相、发年历的好机会。我们地区做年历的同修很辛苦,做各种各样的年历。我们到农村,到集市去发,人们都愿意要。一次,我提一大包年历到商场去发,因为这里的人都是早来晚走,很少能在路上遇到他们,所以我提包年历去了。一進门看到一个小伙子。我说:“小伙子,大姨送你一本世界上最好的年历。”他接过去说:“好哇,再给我本大的。”我说:“怕不够分。”他说:“这么多还不够分啊!”说着又拿去一本。我继续往前走,刚发两个摊位,一帮人把我围起来,一包年历一抢而空。我说:“没拿到的别急,明天我还来。”一包年历顺利的发完了。

公安局头目退党

师父说:“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 [3] 我以前讲真相时有挑选,人多就有怕心、不敢讲,也怕其中有一个人不接受真相会影响其他人。对警察、当官的不太敢讲。通过学法悟到,这都是错误的想法,是正念不足,谁怕谁呀,我就堂堂正正的救人,不管他是谁,都是我救度的众生。于是我就走到哪里就把真相讲到哪里,上市场、坐车、走亲、访友、到医院看病号、聚会等等,都不错过救人的机会。

一次在商场,看到七、八个高中生在购物,我就主动和他们讲话,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真相、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要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退出邪党的团队,灾难来了能保命。最后他们表示一定记住,并都用真名退出邪党组织。

一天在公路上,一男子跟我打招呼,到跟前一看,是我以前的邻居,他说现他在公安局当副手、管治安,我当时心一沉,因当地抓大法弟子大部份都是公安局干的,我今天遇到他不是偶然的,遇到了就不能放过给他讲真相的机会,我告诉他不准抓大法弟子,学法轮功都是好人。他脸色马上变得凶起来了,说:“你学法轮功啊?干什么不好,学他。”我没有害怕,心里求师父加持一定要救他。我就讲自己得法前后身心变化、大法洪传世界、贵州的藏字石,善恶有报的天理,告诉他:如果你保护大法弟子,你子孙后代会得福报,抓大法弟子,你的子孙后代会跟着遭殃。文化大革命时咱地区的某某不也是积极的吗?到最后最惨的不也是他吗?将来法轮功昭雪了,你怎么办?我们谈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说: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抓(法轮功学员)了。我说:“你不抓也不能叫你手下那些人抓。怎么干的,神都在看着,骗不了神。”我看他确实认同大法好,就说:“退党保个平安吧!”他点头答应。我心里谢谢师父,终于把他救了。

转业军官的转变

一次在公路旁边,看到有个老汉卖水果,我走过去和他讲话,问他多大岁数了?他说七十二岁了。我说:比我长两岁,我叫你大哥。你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吗?他凶狠的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法轮功好哇!”他突然大声嚷起来了:“别跟我说这个,我恨你们,我对你们有意见。”

一般我遇到这种情况,尤其是在人来人往的公路上,我会说:对不起,以后再有人和你讲,你千万要听。说完就走开。这次,我想我得给他讲明白。就笑呵呵的说:“大哥,有话慢慢讲,你声音太大我听不清,有什么看法,咱们谈谈好吗?”他命令似的说:“你坐下我讲。你们反对邪党,到处贴标语、发资料。”我刚插一句说:“我们没有……”他很蛮横的说:“你别说,听我说。第二你们围攻中南海,第三往钱上印字,我们很反感。”他讲的时候我心里不停的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一定把他救了。

我说:“大哥,我给补充一下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然后我一一给他讲了邪党如何迫害法轮功,有多少人被迫害致死,多少人被活摘器官,法轮功学员发放资料、贴标语是告诉人们真相……我问他:本来是合理上访被诬蔑成“围攻”,没有口号、没有标语,安静而有秩序的站着,你见到这样“围攻”吗?因为钱流通的广,也快,能使更多的人及时看到真相得救,你不就是看到钱上的字才引起我给你讲真相的吗?能花到这样钱都是福份,现在很多人都争着要这样的钱。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你见过装满汽油的雪碧瓶遇火不变形的吗?你见过气管割断还能正常发音、唱歌都不走调的吗……我又讲到贵州平塘县掌布乡的藏字石,是天要灭无恶不作的中共……

我边讲他边点头。这时,他老伴来电话找他有事,他很生气的说:“什么事,等会再说,我有事。就把电话关了。”我看到众生要得救的心有多急切。我接着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大法洪传世界,恶党害怕真善忍,想利用天安门自焚激起民众仇视法轮功,但他们永远达不到目地……他连连点头称:“是、是。”我问他入过党团队吗,他说他是转业军官,也是党员。我劝他退了吧,他很痛快的用真名退出邪党。我说:“大哥,还有不知道真相的我得告诉他们。”他高兴的说:“你走吧。”

我走出不远,他在后面喊:“大妹子!”我回头一看,他手举得高高的,竖起大拇指,连声说:“太好了!真是缘份!缘份!缘份哪!”我的眼睛湿了,心想:师父,您太慈悲了,不是您的教诲,弟子是救不了他呀。

救人有始有终

一次,我到一位老干部家讲真相、劝三退,刚说几句他就火了,轰我走,并说:你花共产党钱还反共产党,我说我没花邪党的钱,也没有反对它,是它迫害法轮功抓人、打人的。他说:你别到我家讲这些,我不听,你别来害我。他叫我快走。我看他是害怕,没办法就把真相小册子和《九评》放在他床上说“你看看这个就明白了”。他说:我不看。我顺手把门关上回家了,心里真不是滋味。要是以前我想,讲不通算了,等别人再去救他吧。

师父说:“至于救度众生的事情、讲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讲两句,爱听不听,不听算啦,又去找别人了。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4]我想师父在说我呢,我一定改以前的毛病,一定把他救了。

几天后我买些礼品去了。一進门我笑着说:“上次没讲明白,叫您生气了,真对不起。”他没有吱声,我又说:《九评》看了吧?写的怎样?对不对?他说:看了写的太好了,共产党就是这样。不用说别的,看到你的变化我就信了,可我太害怕了。我说你怕什么,你怕邪党就不整你了吗?从建国以来到文化大革命整死八千万,你知道不知道,再说哪次运动你落过,邪党完蛋是早晚的事,你要跟邪党一起死吗?我们交谈很长时间,他说:“对不起我错了,真的谢谢你。”我说你就谢谢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吧。没有师父的教诲我可没有这个耐性。他笑着说:“那就谢谢师父吧。”最后把他们全家八口全劝退了。后来他自己也走進大法中修炼了。

路上碰到国保队长家属

一天晚上七、八点钟,我在公路上走寻找有缘人讲真相,看见一位女子在前边一边走一边玩手机,我快走几步追上她,说:“姑娘,走路玩手机小心别摔倒了,这马路摔一跤可不轻呀。”她抬起头笑着说:“谢谢大姨。”我问她上哪去?她说丈夫没下班,自己没事随便走走。我说:“你丈夫在哪上班呀?”她说在公安局。我问姓什么?叫什么?她只告诉姓,不说名字。我说:“如果大姨没有猜错的话,是叫某某。”她很惊讶的说:“你怎么知道?”我说:“不仅我知道,咱这个地区都知道他(他是国保大队长),连国外都知道,我经常听到很多人都在议论他,说人长得挺好,就是老做坏事,专门抓法轮功的人。他们都是好人,抓人家干什么!有人说他不但抓还打人,把人都打残、打死的,还抢人家的钱、东西。真是造孽呀。”她说:“下边举报就抓。”我严肃的说:“下边举报你就抓吗?回家问问你父母,文化大革命不也是有举报就抓吗?不是谁抓谁倒楣吗?”她带着哭腔说:“这个倒楣活不干了。”转身要走。我说:“姑娘,我是真心为你好,回家告诉他再别抓炼法轮功的人,这样对他、对你们全家都不好。”她点头说:“谢谢大姨。”

弟子救人 师父呵护

也遇到过有惊无险的时候。一次中午,我贴不干胶,走到一个新盖的超市,附近有一个大铁板,上面贴了几份广告,因为夏天天很热,人们都午睡,公路上的人不太多,我干脆就把“天灭中共 三退保平安”贴上去让众生看看,刚贴上,手还没有拿下来,就听后面大吼一声:“你贴什么?”我转身一看,一个穿黑背心的年轻男子从一辆黑轿车门钻出一半身,又喊一声:“你贴什么?”我没吱声,要是平时有人在背后突然喊一声,我会被吓一跳,可今天不但没害怕,而且非常平静,大脑一片空白,我们四目对视至少有十几秒钟,我觉得我该走了,我刚一转身,他“蹭”一下从车门钻出来了,直奔我贴不干胶的地方去,他在看的时候,我已经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脱了。后来知道他是便衣警察。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到农村去发资料、贴不干胶。因为农村交通不方便,一般都是小路,两边就是水田,也就几排平房,往往从这条路進去,还得从这条路出来。后来听别人说,就在我们進村刚讲了两个人、发了几份资料时,就被恶人告了。他把我俩的穿戴跟警察说了,并且告诉说,就从那条小路往前走。结果当我们把资料发完往回走时,同修说:“对面来了俩警察,是下班回家的吧?”我说:“可能是。”但是我不停的发正念,求师父,一看表十一点二十分。我们与警察相对而过。走一会,同修回头看见那俩警察又回来了。当时距我们有三、四百米远,她说:“不会是追咱们的吧?”我问还有多少资料。同修说还有两个真相碟。我说:“就给这家酒店吧,护身符我揣兜里,咱俩赶紧走。”我们边走边求师父:快来车。我们刚到公路,就看到一辆通往本地的车停在路边,我俩一上车,车就开走了,就好象专等我俩一样。我们走脱了。

这样的事例不少,但是只要我们真心救众生师父就在身边呵护。

净莲花开

资料点开花是师父要求的,也是我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可是由于怕心、年龄大、又怕学不会的心、等、靠,总之都是人心,所以这朵花一直没开。

一次,我地区十几名大法弟子一起被恶警绑架。大、小资料点被破坏,损失惨重,同修们都很痛心。一时资料紧张,有的同修不能及时拿到《明慧周刊》。我想: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是随师正法的法徒,打不垮,拖不乱。有师在、有法在,一切关、难都能闯过去。于是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我要做资料,可我什么也不会呀。”我有了这个想法后,师父就安排一位会做资料的同修与我见面,我对她不很熟,但是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当我们谈到资料时,我把想法告诉她,她说:“没问题,我教你。”我说:“你就给我买电脑吧。”她痛快答应,几天后就把电脑、打印机、切刀全拿来了,马上教我操作。当打开明慧网页,一眼就看到师父在山中静观世间的照片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一定学会!这位同修很认真,又耐心一步步教我。我终于学会了。当看到自己做出的资料时,心里特别高兴。由于高兴,产生了欢喜心,受到干扰,麻烦出现了,晚上做资料时,突然打印机卡纸,电脑“死机”,把电源拔下来电脑还亮,还发出吱吱的响声,我又怕又急,怕电脑坏了,急得是资料做不出来了,已是晚上十点了。同修离得远,修电脑的也下班了。我急得一身汗,心性没守住,向电脑、打印机发火了,把电脑砰一下盖上,打印机一推:你们不干算了。

我坐那想起师父讲的法:“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他有一个缓冲余地。”我想电脑、打印机也是有生命的,我这样对它们哪有慈悲心呀。我不但没向内找,还找到它们身上去了,这哪对啊?

我马上向电脑、打印机说:“对不起,我错了,请原谅,以后我再不能这样对你们了。你们做资料很辛苦,救众生也是功德无量,你们被大法选中,也是你们的福份,师父在看着我们,咱们一起合作吧!”我发正念铲除邪恶干扰,求师父加持,再打开机器,一切正常运行。

现在我能独立操作,打印各种资料。这朵小花终于开了。但与大法要求与同修相比,我差的很远,但我决心追上,不辜负师父的苦度之恩。

谢谢伟大师尊!
谢谢同修!

[1]李洪志师父经文:《洪吟二》〈神路难〉
[2]李洪志师父经文:《洪吟二》〈正念正行〉
[3]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