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的歹毒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有篇报道《向保定监狱索要体检报告卞丽潮妻女被殴打》,讲的是河北省唐山市开滦十中优秀中学教师卞丽潮被枉判十二年。先是被非法劫持在保定监狱,后又转至石家庄监狱。目前卞丽潮出现严重心脏病症状,随时有生命危险。二月十九日下午二点三十分,卞丽潮的妻女为了给卞丽潮办保外就医,去保定监狱索要卞丽潮在保定监狱时的体检报告。面对这一正当要求,保定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和狱政科科长石至勇,不但不提供体检报告,还狡辩说卞丽潮的妻子不是本人。侯拥军还把卞丽潮的女儿按在地上不能动弹,母亲看到女儿遭受欺侮,上前营救,被石至勇拦截,双方扭打在一起。门外七、八个警察把门顶住,不让母女出来,还以报警威胁。

同一天明慧网上还有一篇揭露迫害的报道《郑祥星被保定监狱伤害家属请律师介入》,其中也涉及到侯拥军作恶的情况。报道中说,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保定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等人到郑祥星妻子儿子住的旅馆窥探,了解到律师中午十二点离开保定。下午一点左右,保定监狱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强行将郑祥星劫持到保定监狱医院。显然,郑祥星的再度遭绑架与侯拥军的窥探和报告有关。

这是同一天明慧网揭露迫害的两篇报道中涉及到的关于同一个恶人作恶的情况。这种不同的报道涉及到同一个人作恶的事情非常少见,从无辜殴打女子,到观风绑架病危的法轮功学员,暴露出这个保定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的歹毒,也突显中共政权的邪恶。

关于郑祥星受迫害的文章后来还有两篇,也涉及到侯拥军的罪恶。二十二日上午,郑祥星的妻子和儿子早早就来到了保定监狱。侯拥军带她们去见郑祥星。家属发现,一天不见,郑祥星憔悴了许多。家属要求转到北京的大医院,侯拥军说省内的可以商量,去北京不行,而且要先做医疗鉴定。

郑祥星年仅四十五岁,被劫往监狱两个多月,就被迫害致脑内出血,濒临死亡状态。保定第一中心医院多次做CT,认为郑祥星脑细胞基本死亡,活过来的可能性很小。保定监狱还表示“郑祥星死了就好办了”。可是郑祥星稍有好转,侯拥军却说还要做什么医疗鉴定。那么这个医疗鉴定是怎么做的呢?

二月二十五日,郑祥星的妻子和儿子再次来到保定监狱,下午四点,保定中心医院脑外科的贾同乐、眼科主任张月玲和康复医院的一名医生到了监狱医院。对郑祥星检查了一小时以后,贾姓医生说:“不用转出去治疗。要说有生命危险,那每个人都有,有的突发心脏病,有的肺坏了,那都有生命危险。”家属问康复医院的医生是否还要用药,大夫回答说:“用B1和B12,同时静养恢复就行了。”眼科大夫说郑祥星能看到双影了,不需要治疗了。

三个医生的话谁都能听得出来,他们已经被收买了。什么叫“要说有生命危险,那每个人都有”?家属严肃地对他们说:“既然你们都说没危险,那我家郑祥星如果出了问题你们要负责!”侯拥军一听急了,对家属说:“人是我找来的,你跟他们说这些干什么?”显然,是侯拥军已提前对三个医生作了不让转院的交代。如果将他糊弄家属的话拿过来一对比,也就知道为什么“侯拥军说省内的还可以商量,去北京不行,而且要先做医疗鉴定”的话了。这就是侯拥军找的医生所做的鉴定,这当然也就成了不让郑祥星转院的理由。

从上述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侯拥军的歹毒。当然做出绑架郑祥星,及不准郑祥星转院治疗的决定不可能是他一个监狱医院院长能说了算的。但是在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中,侯拥军却起到了非常邪恶的作用。从这个邪恶之徒动手殴打法轮功学员家属,及上蹿下跳欺骗郑祥星家属的过程中,人们看到的是这个被中共利用的小丑配合邪恶打击善良的歹毒本性与罪恶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