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我从车祸中死里逃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我是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说来惭愧,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丈夫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被中共当局非法劳教;母亲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而三番五次被非法关押、劳教。面对一连串的残酷迫害,十三年来,虽然我坚信大法的意志从未动摇,但怕心和求安逸心一直蒙蔽着我的正念和真我,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越来越大越强盛,以致最后名利心、争斗心等各种人心都冒出来,简直堕落为一个常人。虽然经常看书学法,但学法不入心,什么法理也没有悟到,只是在内心认为大法确实好。

就这样一个掉在名利中的我,慈悲伟大的师父也没有放弃我,时时的在慈悲的呵护着我,使我在一次车祸中死里逃生。

二零一二年底的一天,我驾车同丈夫到附近县城办事,正行驶在国道上,突然,一辆行驶在马路另一边相反方向上的高级越野车,越过中间隔离带,直冲我而来,当时我真的傻眼了,脑子一片空白,不容反应,只听“咣”的一声巨响,就撞在我车上,等我再反应过来时,左手背全是血口子,身上、脸上、嘴里全是崩碎的玻璃碴,左前门被撞掉,我的车座位碰垮了,车的左前轮也被撞進一个大坑。对方车头的左前方也撞進一个大窝,左车轮也掉了。

路边围观的人都说“快把司机送医院,伤势肯定严重。”丈夫把我从右边座位慢慢搀扶下来,我感觉左腿钻心的疼,不能动,我咬牙拖着右腿斜坐在路边上,心里只想着“我没事,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1]。

后来,我被送進医院做检查,拍片发现骨盆有点骨折,位置在最不承重处,不易错位,最好长的位置上,腿上肌肉也有些挫伤,身体其它部位都完好无损,静养了几天就好了。丈夫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只是胸腔痛了几天就好了。这次车祸可是来取命的呀!只要看看两车的惨状,后果就可想而知了,对我这个不精進的大法弟子来说却无大碍,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死神手里救了出来啊!

在后来几天里,我又经历了几件神奇的事情。在医院里,我只要思想一不在法上,旧势力就来迫害我,我平常有爱玩电脑的毛病,出事后的第三天,我孩子用电脑给我放电影看,我就接受了,看了半天,第二天早上醒来,肩膀、脖子疼的动也不敢动,也不能碰,象针扎,象火烧,到晚上又抽得头也疼起来了,一直到第五天早上,母亲同修来看我,和我发正念,我的头、脖子、肩膀立刻就不疼了。过了五、六天后,我回家了。

在学法的同时,我孩子又在电脑上放连续剧,我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又看了大半会,可又在第二天早上起来上卫生间时,突然感觉卫生间的墙壁和地面瞬间向侧面倾斜九十度,我晕倒了,丈夫赶紧把我拖到床上躺下,就这样一天一夜,我呕吐,头晕目眩,轻轻动一下头,就天旋地转,那种滋味真是痛苦到极点,虽然看不到另外空间,但我真真切切能感受到满屋子都是邪灵,面目狰狞,我虽然发正念,但明显感觉力不从心。

我赶紧告诉家人,叫母亲同修来,第二天,母亲来了,就开始发正念,一小时左右,我就从连头都不能动一下到坐起来了,到下午,我就和母亲共同炼了前四套功法。我整整站了一个多小时,而且第四套功法,我弯腰时,也没有任何不适。

接着我就静心学法,加强正念,看着看着我就明白了一层法理,再看就又明白一层法理,我陶醉在学法的喜悦和幸福中,短短的十几天,我明白了许多法理。

二十多天后,有一天晚上我睡梦中,有一双冰冷的手拉我左胳膊,要把我拉走,我不去,同时我在梦中使劲的喊着,叫梦中睡在我身边的姐姐和母亲两同修帮我,最后终于在梦中叫醒了姐姐同修,那双冰冷的手瞬间就消失了,此时梦中的我立即发正念,这时,我也醒来了。我知道欠债要还,但如果是师父和大法认可的我就还!否则一切干扰都是违背大法的,都必须灭尽,谁也不能干扰我做三件事,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我的怕心,求安逸心都是人的观念,甚至是观念控制了我的行为,封闭了我的本性,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才能破除层层人的观念的这个外壳,本性的一面才能显露出来,才能正念正行。

经过这一次写心得体会,感到确实提高不少,悟到了很多道理,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师父一再点化、呵护弟子!弟子一定做要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