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在修炼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我是一名九八年秋末开始修炼大法的弟子。得法前我身体不好,抽烟、喝酒,生活没有规律,经常在外边吃饭,不知何时染上乙肝。为治疗乙肝没少费心,吃药、打针不见好转。年纪轻轻整天头昏脑胀,面黄肌瘦,心情郁闷,天天无精打采的活着。那时父母和妻子修炼了法轮功,他们劝我也学,那时我不相信气功能治病,但碍于情面不好拒绝他们的好意,就每天晚饭后跟大家一起学《转法轮》,不知不觉中我的病好了,身体轻松了,心情舒畅了,思想境界也提高了,人生观也发生了根本的转变。

修炼才几个月,中共恶党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铺天盖地的谎言、抓人、打人、劳教、判刑,大有天塌之势。我想: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清白的,中共一言堂的谎言、诽谤全是欺骗,我要让世人明白真相。于是,我就向我周围的亲朋好友讲真相,发资料、各种真相光盘,贴不干胶粘贴等等。

有一次,在我回家的路上,捡了一部手机,我想这是谁不小心丢的呢?失主一定很着急,我在那等了一会儿,这时家中有事打电话找我,我就先回来了。到家不一会儿,失主打来电话,我告诉他地址让他来取手机,他来的时候买了两条烟作为谢礼。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做事为他人着想,不计个人得失,我不能收你的礼,你在电视上看到的中共宣传都是假的,是栽赃、陷害、抹黑法轮功,不要相信那些谎言。并问他:“你看我象中共媒体上宣传的那样吗?”失主很感慨的说:“你真不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炼法轮功的人真好!”

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那时因学法少,急于做事,被邪恶钻了空子。当地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非法组织)、伙同公安国保、社区、广播局等一行三十多人,好几辆车,到我家非法抄家并绑架了我,并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我刚一到那里时,我一点怕心都没有,有一号头上来就打我的脸,我当时没觉得疼,可那人的手却疼了好几天,从那以后那人再也不敢打我了。我被关过三个号,在哪个号我都给他们讲真相,讲“4·25和平上访”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等,他们还提出了一些问题,我在我的层次境界一一给予解答,使他们很多人明白了真相,知道了法轮大法是正法,而且有人说出去后也要炼法轮功。

后来,我被非法冤判四年,开始被非法关在省城监狱,在那里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四~五名刑事犯人每天二十四小时贴身监视,为了达到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利用不明真相的警察以升官和奖金为诱惑让他们对大法犯罪,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的迫害。

一次我被四名犯人抬着胳膊和大腿,举过头顶走進禁闭室(监狱里的监狱)。禁闭室没有窗户,只有一个昏暗的小灯泡,中间有个地环,只能容下三人。我的双手被铐上手捧,手捧用螺丝帽拧上,再用铁锤砸死;双脚用拇指粗的钢筋大链环扣住,又用螺丝帽拧上,再用铁锤砸死,想打开只能用钢锯条锯开;再把手捧和大脚镣用大铁锁和地环锁在一起。这种酷刑只能有一种姿势前弓式坐着,不能躺,不能站,不能蹲,每天只允许上一次厕所,而且必须别人帮我,一天只给两碗稀粥,还得别人帮我端到嘴边喝,每天三班倒,每班用两人看着我。就是这样我也不放过给他们讲真相的机会,有的明白了真相,给我提供一些方便,但要被恶警在监控室中看到,就恶毒的叫骂。我被这种酷刑迫害了七天七夜,他们看到我有生命危险,这时正赶上家属来探视,怕承担责任,把我放了出来。我知道这是靠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才走过来的,是师父保护了我。那时有一个东北在全国是著名大学的一名讲师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这件事在国内国外影响特别大,听说国际正义组织要来监狱调查,邪恶非常害怕,就把我们法轮功学员全部分散到全省各地其它监狱非法关押。

我们二十多人被转到另一监狱。在那里已经非法关押了不少法轮功学员,他们用生命和正念开创出比较宽松的环境,一些警察和犯人明白了真相。这样我就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配合讲真相证实法。我把“4·25和平上访”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真相写出来传给关押的犯人们看,有提出问题的,我和同修们就相互配合给他们解答,解开他们心中的疑惑,解除他们对法轮功的误解和不满,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后来“三退”开始了,我和同修们就又一起开始配合劝三退。这期间修去了我很多怕心、顾虑心等人心。到我冤狱期满时,已有百分之三十多的犯人做了三退,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在那邪恶的环境中,学法是最重要的,那时如果能得到师父的讲法,大家都倍感珍惜。一次过年前,监狱里要例行搜监检查,我们在大队里站成一排,当时我身上带有经文,正在往起藏,狱政科科长叫我出列并要我把衣服脱掉,这时藏在我袖筒里的经文洒落一地,在那一瞬间空气都窒息了,地上掉根针都能听到,在场的警察和犯人们都惊呆了,愣愣的看着这一切,我微笑着看着狱政科长,心里一丝杂念都没有,心态祥和慈悲。狱政科长象傻了一样,呆呆的看着我的眼睛,地上的经文就象没看见一样。停了一会儿,他象没发生什么事儿一样,叫我穿上衣服,走开了。其他警察也没没收我的经文,在场的人无不感叹大法的神奇。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冤狱期满后,我回到家中,同修们给我送来师父的经文和讲法,通过大量学法,同修们又和我在法上交流切磋,很快我又投入到师父的正法洪流中。

一次在火车上遇到一帮放假回家的大学生,聊了一会儿后,我问他们:“知道法轮功吗?”他们说:“知道”。但满脑子装的都是电视上的谎言和欺骗。我听后很为他们伤心,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很认真的听,而且还不时的提出问题,我都给他们一一解答,最后他们都明白了真相。他们都说:“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呀!你不说,我们还不知道呢!”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配合去散发真相资料,刚把一份资料放到一户人家院内,这时他家的狗大叫,主人出来了,当时我们没有怕,立即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狗不叫,主人别动。狗真的不叫了,主人也回去了。我们很快把资料发完,安全回家了。

在修炼的路上,我走的跌跌撞撞,有辛酸、有魔难、也有快乐,处处体现了师尊的慈悲呵护,大法的神奇。我无以为报。只有在今后证实法的路上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