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

法轮大法给我带来的美好

大陆大法弟子 心明

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已经十多年了。大法使我身心受益,道德回升。今天我想跟大家谈谈我修炼十多年来的变化和体会。

在我十岁那年也就是六八年,正是邪党搞毁灭中华文化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上小学二年级。有一次和同学一起抬人玩。我说:这象抬毛主席像一样。第二天上课时,有一名同学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王老师。老师指着我让我站起来,说我是“现行反革命”。于是同学们一起喊“打到现行反革命!”我当时就懵了。下课后同学们说我是反革命,对我又打又骂的。

后来我父亲有病住医院,我请假护理他五天。当时正是秋收季节,学校让学生们给生产队扒苞米,我在护理父亲的这几天没去扒苞米。同学们说我是“逃避劳动”,就又开批斗会批斗我,说我是“资本主义思想”。小小的我深受打击,性格变得特别内向,不愿与别人接触,也不相信别人,变得胆小怕事。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充满了恐惧感。

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每天肚子和胃疼痛难忍,痛的都不能上班了,医生诊断后说我患有严重的胃及十二指肠溃疡。我还有神经性偏头痛的毛病,晚上无法正常入睡,外加关节炎、慢性肾炎等各种疾病,药不知吃了多少,什么药都吃,可什么药也治不好,心情烦躁,痛苦不堪。

炼法轮功后,全身的病不治自愈,走路一身轻。特别是法轮功要求大家都按“真,善,忍”做好人,宽以待人,每天日子过的都快快乐乐的,我的整个人的个性完全变了。大法给我带来的变化和美好无法用语言描述。

大法不仅给我身心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师父还救了我两次命。二零零六年,我在小矿上班,干的是码石墙的活。一天白班作业的时候,我正在打顶子,一块长一米三、又宽又厚约千斤重的大石头从我的头上方落下来,正好把我压在下面。可那块大石头砸到我身上的瞬间就奇迹般的从中间断成两半,我被压在两半石头中间。我被砸倒了,可心里很清楚,立即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外面的人听到我的声音赶紧把我从石头底下拉了出来。一看,我竟然毫发无损,连皮都没破,人们都惊呆了!大家立即明白了是大法的师父救了我的命。因为就在七天前,也就在这个矿上,一名矿工被一块二百多斤重的石头当场砸死了。要是没有师父救我,那块千斤重的石头砸下来,我早就被砸扁了。我万分感恩师父!

二零零八年夏天的一天,我去一同修家,晚上下雨了,就住在他家里了。因为下雨屋内潮湿,我俩就把炉子点着了。炉子先是冒烟,呆了一会我们就睡觉了。半夜我不知怎么就突然间爬了起来,下地没走几步,就摔倒了。同修听见我摔倒了,就起来扶我,他自己也摔倒了。这时我们就知道是煤气中毒了。很费力的把窗户打开后,我俩都流泪了。煤气中毒的人,一般都是一动不动的就睡过去再也醒不来了。是师父保护了我俩,救了我俩啊!

千言万语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我在这里谢谢师父,我一定会珍惜大法的。

大法救了我的命 给我新生

净鑫

每当提到狐黄白柳附人体的事,人们都会不寒而栗,那东西谁招上就痛苦一辈子,后代都跟着遭殃。我身上就招上了附体,被它折磨得生不如死。附体附在我身上,它会说话,让我去给人看病,我没办法,只能听它的,还得供着它。可我自己就有严重的肝炎、胆囊炎、类风湿等多种疾病,再加上生活上的不如意,家庭的不和睦,使我痛不欲生,想到年幼的孩子,也只有艰难的活着。

父亲原患前列腺炎,已面临手术,但因修炼法轮功痊愈了。在九六年十月份,父亲就向我推荐法轮功,我就开始修炼了。

当我和丈夫准备把家里供的附体扔掉时,那东西就开始折磨我了,我难受的不行了,就喊父亲救我,但一点没用,还是照样难受,就在不知如何是好时,丈夫提醒我:“快喊师父救我!”我刚一喊师父,瞬间疼痛停止了,而且折磨我多年的附体从此消失了,被师父清理了。求师父真灵啊!我一身的病都好了,尝到了没病的滋味。在此感谢师父的大恩!

在九七年一月份,丈夫用自行车驮着我去娘家。马路很平,但都是冰。突然丈夫不知怎么的就下了自行车,自行车在冰上滑出去几米远,我从自行车上摔到冰上。几乎就在同时一辆白色中巴从后面开了过来,就在它的前轮挨到我的脚上的一瞬间,中巴突然间刹住了,有惊无险!不一会来了很多人围观。我急忙喊丈夫来帮助推车,因为我被车压在底下,当我告诉他和大家我没事时,在场的人才松了口气,并感到惊奇,都知道正跑着的汽车要在冰上马上刹住车是不可能的。到家告诉父亲这件事,父亲说:“这就是来取命的,是师父保护了你。”

在十多年风风雨雨中,师父多次保护我,没有师父保护我怎么能走到今天呢。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告诉人们师父有多伟大。在中共如此严酷的迫害中,我依然坚信师父和大法。以后我要多学法,不辜负师父的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