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讲真相过程中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我用手机讲真相的时间已有两年多了,过程中受益匪浅,修去了好多的人心。下面就拨打真相语音电话方面谈谈我的一点体会。

讲真相、救众生,无论采取什么方式,都有修炼的因素在里面,首先基点要摆正。我开始拨打真相语音电话的时候,都是利用我的空闲时间,就是我有空了、我方便了我就去拨打,结果能完整听完一个语音真相的人很少,拨打出的电话,不是空号、没人接,就是听一两句就挂。同修们也有这个反映。我当时觉得拨打真相语音电话真难,简直是浪费时间。后来一段时间我就以发短信、彩信为主。但是语音电话讲真相的那种直接效果又是它的独特优势,我很想把这块做好。看到《明慧周刊》同修们这方面的交流文章,人家都做的挺好。我知道我在这点上需要突破、需要提高。

作为修炼人,我明白向内找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于是我静下心来,把自己当成第三者,客观的来看这件事。一下子我发现我做这件事的基点有问题,是有条件的做:我休闲了,我有时间了,天气不晒不冻了,不刮风不下雪了……把自己放在第一位,自己的利益不受影响的情况下才去救世人。这不是一个觉者无私无我救人的慈悲展现,而是一个执着自我的常人在做事。我真是汗颜。这怎么能救得了人呢?看到了不足,我立即在法中归正,放下自我,完全为世人得救着想。

世人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时间段接听真相电话方便,那就是我最佳的选择。于是我按照常人的正常生活状态,在人们比较休闲、安然的时间段里去拨打语音电话,结果改观很大。

师父看我有在这方面要做好的意愿鼓励我。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天又黑又冷,风刮的吱吱的响,街上没有人,很静。因为天冷不能停留,我只能穿梭在大街小巷,脚下的雪路坑坑洼洼的,深一脚浅一脚。我一边走一边拨号码,拨一个,听一个;听一个,基本都能听完。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感觉排排平房、幢幢楼宇静静的,一切都是静静的,只有星星和灯光在闪烁,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停滞了,只有世人在等着接听真相。

我回来后又有所悟:其实大法弟子的修炼也好,证实法救度众生也好,师父早就给我们铺垫好了路,只等着我们往前走,只要我们不被自己的人心、观念障碍住,一切都是顺畅的。大法弟子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讲真相就得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自己有时间啦,得空闲了,或者今天天气好了,我出去拨打语音电话,那时世人会是什么样呢?他可能正上着班,周围有同事,对面有领导……,现在的人被邪党搞的人人为敌,人与人之间都有一条防线,他接了电话,他就是想听他敢听下去吗?他可能正干着农活,他可能正在生产线上,脱不开手,电话响了,他能接听吗?他能听完吗?这几年由于我的人心挡着,不知耽误了多少世人听真相啊。救世人就得把世人放在第一位,把世人的方便考虑在先,而是如同修说的,就得“愿把众生托在手心上!”

这几年我拨打语音电话,也摸索出了几个比较好的时间段:

晚上八点以后,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回家了,吃过饭了,劳累的身体休闲下来了,紧张的心情缓解了,面对家人防范的心理解除了。电话响了,一般他(她)会静静的听下去。这个时间段拨打语音电话还有一个好处,这时家里不止一个人。从电话里可以听到,一个人在听,好多人在说话。一般都有人询问:“你在听什么?”接听的人会告诉他人:“叫退出共产党”(劝三退)。接着听到人们在议论。

星期六、日上午十点半至中午一点,同晚上那个时间段很相似,接听率高,听完的人很多。每天下午三点半至五点之间,人们基本上也休闲下来了,接听完的人很多。冬天和夏天也有区别,北方人冬天干活少,易聚集闲聊,也是听真相的好机会。

另外在拨打语音电话的过程中,自己的状态也很重要。我的体会是:自己的注意力,老被外界事物干扰,或者一边拨打电话,一边想这想那,杂念纷飞,世人接听就差。如果自己心静、心空,只守住一念:我在拨打语音电话,我在救人,任何生命都不配来干扰,往往会出现发正念的状态,好像很大范围都被抑制住了,这时世人接听率会高,往往都会听完。

今年夏末,我去了一趟西北部,深感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还有多少区域、有多少世人还被邪党的魔爪控制着,被邪党的谎言毒害着。途经的村落,尤其是大山里的村落,村民们在自家的门口插着邪党的血旗。一路上面对茫茫的大山,大山里沉寂的村落,我的心情沉重极了。当然不是说当地大法弟子做的不好,可能他们人少,村落之间距离又长,再加上山路难走,交通不便,他们心有余力不足。当时我心里有过一念:师父要求我们在讲真相救世人的过程中做到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我们当地大法弟子多,讲真相救人开展的较好,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要支援西部,发挥手机讲真相的优势。

回来后,我在手机里装入了西部某些区域的号段,空号很少,基本不用过滤。这一超常的现象我明白是师父肯定我往西部打电话的想法是对的。我原来装的是南方几个大城市的号段,后来无意中把它们弄没了,又曾三次装这些城市的号段,每次装的都是空号。谁都会明白,大城市的号码利用率高,空号少。山区号码利用率低,空号相对较多。后来我就一直往西部打电话,做的很顺畅,接听率高,听完的人很多。

另外我还想与同修们交流一下。世间的任何事物都是为大法而来的。通信技术已经成了人们相互交流的最主要手段,它的那种普及程度真是达到了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使用方便,不受距离的限制,又是它最大的优势。它出现在当今的社会,这能是偶然的吗?这不是为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世人准备的吗?

用手机讲真相的费用也不是很高,现在市面上又出现了一种“长话卡”,无月租,每分钟一毛五。一张卡打长途电话能打很长时间。我想这也都是配合大法弟子救人出现的。

安全问题也不用担心,只要遵照《手册》的要求,自己时时保持正念,是很安全的。有些地区的大法弟子较多,那些地区有能力、有条件的同修是不是拿起手机来,给那些大法弟子相对较少的地区、那些偏远的山区,发去短信、彩信、传去语音电话,使那一方的众生也得救度呢?

这是我在自己现有层次中的一点体会和想法与同修们交流,不妥当的地方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