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遭迫害、离世 十万火急撞警钟

由协调同修屡遭迫害引发深思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当我萌生写此文的念头时,许多常人中的麻烦事纷至沓来,自身身体也出现病业反映,大有毁我信心的势头;加之自己打字水平有限,而文章想要论及的事理也较多,需要相当的时间与精力。正在我正念受阻、举棋不定之时,感谢明慧编辑部在二月二十日的网页上首次刊登出了我的交流文章。我悟到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鼓励我、加持我,加持我突破干扰的正念大增。想必在另外空间定是一场正邪较量的大战。

旧势力无孔不入 协调人被迫害

Z市是一个地级市,和与其相邻的所属Y市和X县的大法弟子们已逐渐初步形成整体。X县的主要协调人同修甲是“七二零”前的县辅导站站长,对师父和大法非常坚信,九九年到北京证实过法,在本县同修当中有相当的声望,曾经先后两次遭受中共邪党的非法劳教和监禁迫害,明慧网曾经多次曝光邪党对他的迫害。在被迫害中,同修甲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和方法讲清真相,救度了不少有缘人;在被迫害中,反迫害坚持学法炼功都不误,能把《转法轮》熟背如流。出狱后马上投入证实大法的洪流中,顺理成章又成了X县的协调带头人,几乎是全身心都投入在大法的协调和各个项目中。可是同修甲在去年夏天第三次又遭受邪恶的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受迫害。

Y市的同修乙是本市的主要协调人之一,原来也是“七二零”之前的市辅导站站长,对大法工作热心负责,把自己的好多精力和钱财都无私奉献在救度众生的项目上,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都很重视,《转法轮》已背过五次,可是在去年反复出现了几次严重的病业假相,至今虽有好转,但是仍然不能出来很好的证实法,在熟人范围中负面影响也不小。我们在大年前本来定好由省城的主要协调人出面从外省调入一批机器制作的真相对联,到取的时候负责协调的同修突然间出现了相当严重的病业表现,致使该项目只好临时改变方案。

Z市的同修丙,曾经在一九九四年先后三次参加师父的讲法班。她的丈夫和儿子都聆听过师父的亲自讲法。身患晚期绝症、各大医院都拒收的儿子,在刚刚得法的短短几日内就完全康复。他们一家是我们地区唯一参加过师父办班的最幸运的人。同修丙本人气质非凡、才华出众、学识渊博,社交广泛、各方面能力都出类拔萃。得法修炼后勇猛精進,把自己的很大精力和心血都用在洪扬大法和证实法的工作上。据同修回忆,当年我们地区召开法会,过千人的会场座无虚席。据不完全估计,当初我们地区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大法学员都是通过她直接或间接的引入大法门的。她一直是这个地区的辅导站站长和最主要协调人,应当说是功德无量了。提起她的名字,当地同修中几乎无人不晓,她在全市同修中享有很高的声望。可是在去年腊月的一个早晨,她的主元神却放弃了肉身,纵使同修正念呼唤也再不应声。

我们都应当能够清醒的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迫害。在大法洪势迅猛推進、法正人间在即的紧要关头,宇宙中的旧势力仍然对我们虎视眈眈,我们对修炼不可掉以轻心。

放下自我向内找

同修丙猝然离世,无论在同修中还是在常人社会上都引起了很大的波动和反响,负面影响很大。同修们内部的各种认识分歧也不小,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人认为同修丙已经完成她的历史使命圆满了;有的人认为可能是师父对她另有安排;有的人认为这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有的人认为是因为我们整体有漏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们首先要向内找自己;有的人在私下里口耳相传着同修丙的缺点和不足;有的人则认为我们只能找自己,不要指责别人,同修丙人已经走了说也无用,指责同修等于承认了旧势力;也有一些人对大法产生疑问,对自己的修炼失去信心。大家各持己见争执不下,大有形成间隔的趋势。

我觉的大家当前的认识各自都有一定道理,但是都同时存在各自的误区,就是以“盲人摸象”的方式在大法中断章取义的找符合自己观念的部份,从而加强自己的观念和执着向牛角尖里钻,不是在实修自己。

师父告诉我们:“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所以,你们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1]我从中悟到,上面所提到的这些迫害现象都不是偶然发生和孤立存在的,它是有原因的。

我们在被迫害中向内找不是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当我惊闻同修丙放弃肉身之噩耗的第一念就是要深挖自己在这件事上的责任。心中刚刚动了这一念,眼见儿子双手捧着师父的《加拿大法会讲法》正在聚精会神的学。我随即拿起案头的一本大法书,就这么毫不经意的一翻,正好也翻到《加拿大法会讲法》这一篇,师父给弟子们回答的第一个问题就是:

“弟子:有的学员遇到魔难很长时间也过不去,别人给他指出好呢,还是应该让他通过学法自己去悟?”[2]

“师:大家看到了他進步不了的原因,为什么不指给他呢?善意的告诉他,没有问题。是怕招惹气生吗?对方的态度不是正好用来修炼吗?即使你讲出的话他理解不了,也没有关系,我们常人的这个情不是得放下吗?看到问题一定要告诉他。”[2]

再看下去,书中写道:“弟子:看到别的学员执著什么,往往也只是想:过一段时间他们自己会悟到改正。如果时间长了,会不会对整体提高有负面影响?”[2]

“师:对于别人修炼没有什么负面影响,这只是他个人状态。但是我举个例子说,师父看到了这个人有哪方面的执著,就特意把这个执著显露给你,叫你给他指出来,就叫你看见,那你告不告诉他呢?因为大家都是在修真、善、忍,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那么看到别人有不足、提高不上去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够善意的告诉他一下呢?”[2]

这不明明白白是在说我吗?师父这篇讲法我学了好多次了,为什么这两段从来就没有入心呢?我一下子找到了是自己的“私”和“情”导致不能正确面对同修修炼中的不足,用人情面子来维护同修之间的私人感情和表面上的一团和气。我本来早就发现了同修丙很明显的强烈执着,但我始终不能放下自我,不能把她的事当成我的事,真正善待同修。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修炼人的执着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自己,都是不好的观念和外来信息或者思想业力等等所构成的。那么,我们在看到、找到、善意的指出同修的执着的时候,根本就不是针对同修的“真我”。同修的不理解、抵触、反感甚至翻脸也不是其真我之所为。我们怕对方不理解、不接受、伤自尊、伤和气,这么多的“怕”字还不是人心在作怪吗?还不是执着吗?只要我们把基点摆正,一心为了同修和整体坦坦荡荡的把自己所看到和认识到的同修的错误和不足指出来,正能充份体现出放下自我、圆容整体、对同修负责、对大法负责的大法修炼者的超常风范。我想这也一定是师父想要的。自身修炼的升华也在其中。

同时,我觉的传统文化中所说的“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亡羊补牢、犹为未晚”,有道理。我个人在我现有层次中认为,我们面对当前所出现的情况,在各自查找自己的基础上,对照大法理智的、平心静气的看看当事同修和周围同修的做法,对照大法各自找找自己的漏洞,每个听到此事的人都在此事面前提高心性,而不是把心思放在争论和证实自己对上,就能避免类似事件再发生,这也是对同修的负责、对局部地区整体的负责、对大法整体的负责。

居高临下危害大 盲目崇拜祸根深

本文前面所提到的X县的同修甲和Z市的同修丙,我与他们曾经都有过数面之缘,在证实法的工作和修炼上都有过互动和交流。他们给我的印象除了前面所说的许多经历、声望等等上的相近之处外,还有一个特别相似之处,就是本人居高临下,周围同修盲目崇拜。我曾经针对此问题想和同修甲交流,他的意思是该县的同修大部份是老年人,文化低,很多事情他只好大包大揽。在好些具体证实法的事情上按照自己的理解和认识定了许多条款。我觉的这些都不在法上,可是他认为我不了解他那里的实际情况,我出于不想伤了人的情面,结果不了了之。(他们那里有几位其他同修也以为文化低、年纪大的同修就修的低、就需要他们去指导。我真感到问题很严肃。)之后不长时间他就遭受了邪恶的绑架,一种深深的愧疚和不安不时会侵袭我的心头,现在对照法,认为自己有很大责任。

Y市的同修乙,在她身体被病业迫害到只能跪着炼动功的时候,她很希望大家帮助她认真找一找自己。为了帮她,我到她周围同修中收集一些反映信息,同修们就善意的提到她有高于同修之上的心,把常人中当教师、当领导的工作作风带到了大法协调工作中来了,始终没有去干净当“头儿”的心。当我把这些意见并结合我平时所发现的她的一些她自己不易觉察到的执着郑重其事、一针见血的给她提出来后,她很认真的逐条做了笔记,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看得出来她真的是在努力想找自己、修自己。当时我和一块去的同修集体帮她发过正念后就叫她下地站着炼功,竟然成功了。又一次生动的见证了“向内找”的美妙和大法的神奇。只要我们的心到位了,师父真的是无所不能。这还不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吗?大家都很感恩师父的慈悲。

省城的一位主要协调人,我与她仅仅是一面之缘,据同修介绍也是以前的站长,对大法工作很热心,能力很强,付出也很大。我看到她身穿与自己实际年龄不相称的大红衣服,把烫过的卷发染成红色,第一感觉是可能忙于做事很少学法。短暂的接触后发现,该同修高人一等、领导姿态溢于言表。以我当时的层次,我是无能力迈出向她提醒的这一步的,我想纵然我做了出来,匆忙中也很可能于事无补。年前突遭严重病业迫害的是不是也正是这位同修,反正我总觉的“协调人~居高临下~遭受迫害”似乎形成了一个潜在的链条。

Z市的同修丙的居高临下表现尤为突出。我能感受到她在居高临下、乐于指导的表象里还有一种“恨铁不成钢”和急于整体能迅速提高的紧迫心情。她常说的一句话是:“只要大家能整体提高上来,我不惜付出我的一切。”此言不仅有明显的自居于同修之上的心,而且也隐含着一种将自己置于大法之上的因素,无形中给旧势力留下了老长的把柄。

由于同修丙在大法中的特殊经历和贡献以及优秀的自身条件等等因素,(其实我们大法弟子的所有的能力和优越条件都是师父赋予我们用来助师正法的,真正属于自我的因素又有多少?)在当地同修中不自觉的已经形成了一种个人凝聚力,赞誉的、崇拜的也应运而生。好多同修对她形成了一种依赖。在这种氛围环境中,真能把握得当、超然物外那真是难乎其难的!由此我想到,在她的被钻空子的问题上,我们好多同修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种现象叫我看到了,并且也意识到了它的严重性和危险性,但是我在人心的驱使下当了“好好先生”,我愧对自己的良心、愧对同修、愧对慈悲伟大的师尊。

我在不同场合试图用对事不对人的方式谈问题的严重性和我个人的悟法,可是我发现他们根本不当回事,或者虽然也在某些问题上表示认同你的观点,但就是不往自己身上套,认为你说的问题与自己无关;或者是被一种自以为我们是“地级市”的,你们“县级市”的,是我们理所当然的下级,被这种党文化观念严重障碍着;或者很自信自己得法早、经历多、资格老、对大法贡献大、曾经在大法中的地位高。真是危险至极呀!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把“自心生魔”的问题讲的很严重。我在我的层次理解,“自命不凡”、“高人一等”是“自心生魔”的形成基础和初期表现;同修丙的离世与她曾经常说的“只要大家能整体提高上来,我不惜付出我的一切”的誓言也不无关系。旧势力也可能抓住了这一把柄;而且许多同修学人不学法,把执着当优点,并且影响面有增无减,所以旧势力就下了狠手。在这种情势下,师父点化她不悟,同修们又无人敢站出来大喝一声,她本人的主元神已经被执着心和思想业力左右的不能清醒……。但这损失不能白损失了啊!

顺便一提,同修丙无论在常人中还是在大法修炼、协调工作上或者是家庭中都表现的很要强,一般情况都是自以为是、当仁不让,凡事以我为中心。本来她的丈夫、儿子都是老弟子,可是在家庭关系上也不尽如人意,久而久之丈夫和儿子跟她产生了一种“逆反心理”。她越是自命不凡,越是“恨铁不成钢”,结果就越适得其反。她这一走,她的家人痛定思痛、深刻向内找,现在反倒比她在时精進了很多。我体悟到,师父在法中所提倡的女人应有的“贤惠秀美”之风韵,是做好人、做好女人的标准要求,我们不妨对照一下自己的一言一行,我们在家庭里、在社会上、在同修之间的表现,我们具不具备“贤惠秀美”这个传统女性的美德?如果这些尚未做到,那大法弟子的大慈大悲又如何体现呢?那我们还不应该引起重视,在这方面好好的修一修吗?

把所有这些事情联系起来分析,不难看出以上所述这几个遭受不同形式迫害的案例的共同点就是执着于“协调人”本身,在显示心的驱使下想在大法中满足自己对名的追求和欲望。当然,我们周围所发生的这些不应该发生的事件,它背后的因素、真正的原因很可能是相当复杂的。事情发生了,大家各自要静下心来向内找,要理性的在法中修,不要证实自己。

我在大法中是属于“浪子回头归正途”类型的,喜获新生已经是万幸,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做协调工作。当年在背诵《精進要旨》时,当背到〈如何辅导〉这一篇时,我有意识的跳了过去,觉的与我关系不大。可是当我在大法修炼中逐步走向成熟的过程中,在看到大法的许多工作需要我去协调的时候,我悟到,我以前的认识是很幼稚、很片面的。我们大法弟子人人都应当为大法负责。因为我在常人中时对“名、利、情”都看的很重,开始主动承担协调工作时,自以为是、自命不凡的心,显示的心,想在大法中满足自己求名的心,不时的想来控制我。当我发现自己很难抵御这种念头的时候,曾经多次有过放弃协调工作来逃避这种侵扰的想法,但是我悟到,我们应当放弃的不是大法工作的本身,而是那些让你剜心透骨的执着心。哪怕显示的心不也是一颗心吗?怕别人说你显示而不去做工作不也是执着吗?这不是在走极端吗?反复学了师父《精進要旨》〈如何辅导〉一文,茅塞顿开——原来做好辅导工作的关键是谦虚。当我在法中了悟到这些的时候,执着于名的心已经去了好些。特别是我非常警惕这种心的泛起和侵蚀,几乎每次在发正念前清理自身时要重点清理显示心和求名的心。每当这些心一露头的时候,我尽量要做到及时发现它、尽快排斥和清除它,虽然我在这方面做的还很差,但我觉的这也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

希望我们大家都能听从师父的教导,把《精進要旨》多学几遍。个人现有层次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斧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