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3月12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

  • 吉林省农安县刘桂新女士屡次遭迫害

  •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刘海荣被迫害经历

  • 江苏盐城地区李成华遭受的迫害

  • 吉林省农安县刘桂新女士屡次遭迫害

    吉林省农安县伏龙泉镇刘桂新女士,56岁,农民,辛苦劳碌,半生的人生磨砺,使她患有严重的胃痉挛、腹胀、神经衰弱,整夜失眠,身心痛苦不堪。一九九八年正月抱着治病健身的目的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大法后一身病痛全消,精神愉悦,重拾人生希望。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刘桂新女士多次遭到邪恶公安派出所的骚扰、绑架、勒索,给自身及家人的生活和身心造成很多痛苦。

    下面是刘桂新女士诉述她遭受的迫害:

    我叫刘桂新,56岁,吉林省农安县伏龙泉镇人,修炼大法前患有严重的胃痉挛、腹胀、神经衰弱,整夜失眠,很痛苦。一九九八年正月,听别人介绍大法能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后一身病痛全没了,从新变得精神乐观。可是,中共邪党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多次遭到邪党恶人的骚扰、绑架和勒索。

    一、不断骚扰、绑架、非法关押洗脑

    一九九九年十月正值秋收时节,伏龙泉镇派出所警察陈永文闯进我家中骚扰。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中共邪党电视每日不停的诬蔑我的师父和大法,给我们这些大法修炼者造成严重的心理伤痛,我认定修“真善忍”没错,就和同修陈喜梅、老刘太太结伴去北京上访,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可是刚到公主岭市就被伏龙泉派出所的恶警才江等人半路劫持回来,骗送农安县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二十多天,期间农安县的警察刘尚宽分别非法对我们三个进行了审问。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伏龙泉镇派出所在所院内办所谓的“学习班”,绑架了我和同修张秀云、陈喜梅、老刘太太、李明兰、郭洪香、郭洪杰、蔡亚梅、彭霞、肖长云、肖长玉、年淑英,把我们劫持到所谓的“学习班”逼迫放弃大法修炼,非法关押迫害我们十多天后,勒索每人一千元钱才回家。

    还一次,伏龙泉派出所的恶警于慧波闯到我家中骚扰,抢走我一本《转法轮》。

    二零零三年六月,伏龙泉镇法律事务所的小潘伙同伏龙泉镇派出所恶人又闯到我家中骚扰,我没在家,他们就在我家蹲坑。我夫兄李永业被派出所恶人所骗,伙同我丈夫李金业把我骗回,我刚走到伏龙泉街里就被小潘绑架到农安县洗脑班(农安县五公里处的养老院内),我被迫害十一天,被逼迫写了“保证书”后才回家。同时被绑架到农安县洗脑班迫害的还有同修王淑燕。

    二、被绑架劳教迫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的夜间,农安县公安局、刑警队伙同伏龙泉镇派出所联手全体出洞到伏龙泉镇大绑架。这次我和同修小孔、赵祥在赵祥家被一起绑架。当时赵祥家被警车和警察包围,恶人绑架了我们三人后把赵祥家洗劫一空。当日被绑架的同修还有付志敏、年淑英、肖长云、李秀华、于景文,我们被绑架到农安县拘留所迫害近二十天。 在被非法关押在农安县拘留所期间,我曾被三四个恶警强行劫持用警车拉到我家抄家,由于他们没找到什么不甘心,就把我拉到伏龙泉东南的加油站南边的小树林中围攻暴打,把我打的满身青紫,又把我劫持到农安县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当时被关押拘留所的人都看到我被打的惨状。同时丈夫李金业和夫兄李永业又被派出所恶人勒索五千元钱。

    我被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二十多天后,没经任何法律程序没有任何违法事实和证据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一年,又在被非法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之后,勒索夫兄李永业一万元后我才回到家中。

    那次一同被绑架的同修付志敏、小孔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迫害;同修年淑英、赵祥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迫害;同修于景文被非法枉判五年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份,我被从农安县拘留所非法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当天被强迫做身体检查。管教拿着电棍逼迫我写“五书”,管教孙佳骂我,逼迫我写“五书”,在她们的威逼下我违心的写了“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心书”。还强迫我每月写两次思想汇报,每月被强迫写“月小结”,每周被强迫写“周小结”,这些都是用来强迫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形式。强迫我给管教做饭,强迫我做“护廊”,经常强迫我们观看诬蔑师父和大法的邪恶录像。每天早七点到晚八点都是做奴工活的时间,奴工活的种类有粘蝴蝶、粘小人。我被强迫做这些违心事的时候,内心的痛苦撕心裂肺!背叛师父和大法使自己常常处于痛不欲生的恐惧中,

    二零零八年从劳教所回家后,由于长时间的骚扰和绑架迫害,是我和家人产生严重怕心,只要家门口有车辆停留就不敢回家,怕恶人蹲坑绑架。

    三、再被邪恶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九年五月份,伏龙泉派出所的柴大柱带着四五个人开车来我家骚扰,又企图劫持我,被我丈夫怒叱赶走。它们劫持我的图谋没得逞就把伏龙泉镇的同修邓玉贤绑架到农安县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份,伏龙泉镇派出所所长王得臣带一伙恶人闯到我家骚扰时,我一家还没起床,恶警们又要绑架我到洗脑班,被我小儿子严词赶了出去。十二月一日,我夫兄李永业受伏龙泉镇派出所指使把我骗到农安县洗脑班(地址在农安县的中英宾馆),我在这里被迫害十五天,每天被强迫观看破坏大法的邪恶录像,恶人还把师父的法像和《转法轮》撕碎堆到播放邪恶录像的房门口逼迫被强迫观看录像的人用脚踩。

    多年不断的骚扰、绑架、勒索,这一次次的迫害使我常常处于头脑不清醒状态中,整日感觉头晕脑胀,家中矛盾不断。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刘海荣被迫害经历

    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刘海荣,女,三十八岁,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遭到辽宁省大连市开发区湾里派出所及大连姚家看守所、马三家教养所的伙同迫害,刘海荣被绑架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三百六十天。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刘海荣与一名同修去大连市一个封闭小区散发真相资料,被小区居委会的二个女工作人员构陷,叫来二十多个警察,将刘海荣与另一位同修绑架到湾里派出所,此二人每人当场领了一千五百元奖金。

    在湾里派出所,大连开发区臭名昭著的恶警许云刚亲自非法审讯刘海荣。又将刘海荣的一个MP5抢走。当晚一名叫李新的同修到派出所要人,也被湾里派出所的恶警打了两耳光,被非法拘留二十八天。刘海荣与同修被以捏造罪名(颠覆国家安全罪)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三天给刘海荣及同修体检,一群警察跟在后面,有个医生听说刘海荣是炼法轮功的,便说给她俩检查啥呀,扔大海喂鱼算了。当日就把刘海荣与同修挟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看守所再次给刘海荣体检,不合格,不想收留,派出所警察请示上级,上级不同意,坚决把刘海荣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大连市开发区610恶警许云刚多次非法审讯。几天后,被劫持到马三家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刘海荣被强行奴役劳动,每天十多个小时,吃的是邦邦硬的酸馒头、带泥沙的菜汤。恶警张环指使犹大常某及两人“转化”刘海荣。刘海荣不配合,就遭到面壁体罚,强迫看诽谤大法的书记录像,逼迫在“转化书”上签字,逼迫参加美化恶党的合唱。恶警王广云强迫刘海荣走军姿,被非法搜身几次。刘海荣把遥控器掉地摔坏,被恶警张卓勒索五十元。一年后,被放回。

    大连市开发区610恶警:
    许云刚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张环、王广云


    江苏盐城地区李成华遭受的迫害

    江苏盐城地区60多岁的李成华女士,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获得了健康。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后,她遭受了种种的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遭劳教、判刑等迫害。

    李成华女士,原盐城市土产二公司退休职工,于1996年5月初喜得大法,修炼时间不长,身上的慢性乙肝、颈椎骨质增生、晕厥症、严重的鼻窦炎等病没吃一粒药全都好了。同时,也改了不好的脾气,能宽容别人,圆容好一个重组家庭子女等方方面面的关系。

    1999年“7.20”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和法轮功修炼者后,她以自己亲自的受益去证实法轮大法好,于2000年7月13日去北京上访,走上天安门广场,于7月14日下午2点左右,被天安门警察强行绑架,把她与其他上访的外地大法学员关到铁笼子里,后又转关到盐城驻北京办事处,并通知她工作单位派人将她接回盐城,她所在公司的张经理、徐领导让她丈夫和弟媳一同陪他们去京带人,一路上所有费用2700多元全由她家人负担。回盐城后并没让她回家,而是关在公司办公室里,由盐城市公安分局邵局长带人与她谈话,强迫她写“三不”的保证书,强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后来又把她送到盐城盐都区洗脑班,进行了6天6夜的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强迫她骂大法和师父,强迫她无中生有的揭批法轮功。洗脑班的当班头子黄科长还逼她丈夫交3000元押金给他们,并要她家人一天50元陪学陪住。6天后放她回家时,对所交押金不按实结账,也不开收据。

    2001年11月15日,李成华在居民小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被亭湖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先后送到盐城市拘留所、盐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多天后,在不通知其家人的情况下,在盐城亭湖区“610”非法组织授意下,由盐城市劳教管理委员会定她劳教一年,将她送到臭名昭著的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四中队迫害。直接参与迫害的是劳教所队长周瑞花、指导员大个子徐某。

    在劳教所期间,恶警强迫她“转化”放弃信仰,她受到体罚、不让睡觉,因不肯蹲下与管教干部讲话,被罚站、电棍电等非人迫害;还被强迫白天、晚上的干手工活,强迫看诬陷法轮功的电视片,每月交一份思想汇报,管教责成2名在押罪犯看管一名法轮功学员,不让炼功。2001年5月有一天,管教人员陆队长因李成华不写劳教所要求的思想汇报,写的是法轮功真相,并签名是大法弟子,被陆队长带到谈话室关押,并让4个劳改犯陪她所谓“谈话”。在四面都无窗子的仅有四五个平方米的黑暗的谈话室里,四名劳改犯对李成华拳打脚踢,李成华抗议迫害,高呼“法轮大法好”,陆队长在门外听到,气势汹汹的冲进来狠踢李成华几脚后,将李成华带到一楼空教室里罚站。因李成华不肯象个真正的劳改犯蹲下与干部讲话,劳教所的干部毫无人性的罚她连续37个小时不让李成华上厕所解小便,李成华的肚子胀得象一个鼓,在一个善良在押女犯的跪求下,管教才让李成华上厕所。

    因李成华去北京上访过,她从劳教所回来后,并没有消除惶恐不安的日子,成了当地“610”组织重点迫害对象:2004年4月-5月,被盐都区公安分局绑架关押在盐城看守所30天;2007年10月,被亭湖区国保大队哈爱华等恶警绑架在盐城南洋新宇招待所酷刑折磨、非法审查迫害10天10夜,被单臂吊在开着窗户的铁窗上几天几夜不让睡觉、不给洗漱。被恶警徐华兵用碗扣压在她头上敲,用手铐往她头上砸,强迫她承认发真相资料收集非法证据。2007年10月-2008年8月被盐城亭湖公安分局非法将她关押在盐城市看守所近10个月;2008年8月-2008年12月中旬,盐城亭湖公安分局非法将她关押建湖看守所4个月,于2008年12月,被亭湖区法院冤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后才放回家。她丈夫身患多种疾病,因李成华被非法关押她丈夫住院做手术期间都没有照顾。每次中共开什么大会前,当地司法所或派出所人员都要上她家骚扰,强迫她或她丈夫在什么表格上签字。就在她丈夫脑梗塞突发住院治疗期间,当地国保大队、“610”人员还到医院诱逼她丈夫劝她“转化”。十多年来,又亲眼看着自己贤惠的妻子因修炼“真、善、忍”,一次又一次的被中共司法人员从家中随意带走被非法关押,内心十分悲愤,多病的身体也因此未得到良好休养,于2011年9月离世,年69岁。

    盐城市区法轮功学员朱建梅(女、现年40多岁),200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向世人发真相资料。2004年9月被盐城市“610”组织强行关进洗脑班20多天;2007年11月4日被亭湖“610”组织和国保大队强行监视居住一个月后,被非法关押到盐城市看守所11个月,于2008年10月被亭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与她同时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罗萍,女,现年46岁,盐城市区居民,1997年因身体有病修炼法轮功后获得健康身体。她向世人发放大法真相资料,于2007年11月4日被亭湖国保大队非法关押一天,于2012年12月4日,再次被非法从家绑架押送到盐城市看守所,在那儿被强制超负荷劳动每天12小时,被非法关押11个月,于2008年10月被亭湖区法院冤判刑三年缓刑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