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心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师父讲:“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1]

修炼到现在我才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一动念就是那“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1],一想那事该怎样做,就先划一个人的框框,还有那么多常人的观念和执著严重的阻碍着自己助师正法,怕心是阻碍我更好的救度众生的主要障碍,强烈的怕心层层有。

前段时间,我地有同修被恶警绑架,同修商定前往邪恶黑窝外近距离发正念营救。我与另两位同修乘出租车前往营救同修,我坐在前面的副驾驶座上非常紧张。就在这时,一位同修开口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另一位同修应声配合着。我心想,我们这是去干一件多么严肃的事情,要是让司机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把我们送到目地他再举报了,那还了得。我便回头使眼神,想阻止她们别讲了,然而回头一看,她们不但口里讲着真相,手里还各自拿着手机发送着真相彩信。我心里那个紧张啊,便不断的回头使眼神,可是她们笑呵呵的,彷若没有领会我的意思,继续讲着。走了一段路后,我只好叫司机停车结账,换乘公交车继续前往。在等车的时候,我便迫不及待的指责她们不注意安全,还指责她们讲真相太啰嗦,绕的圈子太大。她们说:“你总是回头阻止我们,我们也不敢直接讲。”就这样一个该救的生命,由于我那强烈的怕心,没有直接救下来。

在邪恶黑窝附近,我们一连发了四个多小时的正念,开始有些紧张,后来感觉效果越来越好。下午回到家感到特别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一次发过这么长时间的正念,也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高度的集中精力,静心除恶。休息几个小时后,晚上在家里再发正念,奇迹出现了,我原来发正念时总是有人的杂念干扰,总感觉没有多大的能量,再加上做事的心重,很多时候发正念流于形式。可现在不一样了,不但心静、念力集中,而且能量场特别大,感觉自己确实有力量了,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后来,我与同修A一起在家里长时间发正念继续营救同修。当定下来后的一瞬间,我强烈的感觉到自己好象上到一个高层空间给迫害同修的旧宇宙的生命直接讲真相,劝它们放弃迫害大法弟子,否则,我们大法弟子执行的是新宇宙的标准就会把它们统统清除。但我始终没有出手,因为一出手清除的旧宇宙生命太多了,实在不忍心。同时,我感觉到迫害同修的派出所、看守所都在我的下面很远很渺小,虽然自己是闭着修的什么也看不到,但意识清楚,一切尽收眼底。心想我离这些邪恶黑窝太远了,我还得下去发正念,这样几分钟后就出定了。

出定后我却止不住泪流满面,同修A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了刚才的情境,同修A忍不住笑了,原来同修A是开着修的,平时修口很严,我与她一起学法半年多,都不知道她是开着修的,她说:“怪不得你刚才展现的另外空间的身体一个比一个大,最后一个身体有多大我都看不全,非常壮观,就是你现在的发型,但不是人的形像,也不是现在的衣服,真是太漂亮了。”原来她看到在我数不尽的身体中有一个耷拉着头,她一加持,那个耷拉着头的身体才上去了。我问同修A是不是这一层空间的那个身体?同修说,肯定不是这层空间,但说不清楚是哪层空间的。

我听了之后有点兴奋,但并不感到惊奇,心想修炼到现在总该有些成果的,在大法中修炼这也算不上什么。但这一情境的展现,却彻底解体了我的一个根深蒂固的无神论的邪恶观念:即见则信、不见则不信。师父讲:“见可信,不见即不信,此乃下士之见。”[2]以前我只是从法理上信师信法,一遇到重大问题,在内心深处总会冒出害怕的念头、动摇的念头,然后通过一段时间学法把这种念头才慢慢修去,一路就是这么过来的。而这次使我从根本上真正坚定了信师信法的正念。

另外,也使我更加明确了修炼的严肃性,修不好的那一层没有弥补的机会。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上访,被关進邪恶的洗脑班,因为怕被劳教、怕被迫害、放不下常人的生死观念,动摇了坚信大法的心。虽然当时见到了同修带進去的新经文《窒息邪恶》,师父讲:“所谓被转化的人,历史上就是这样被安排迫害法的。”[3] 但当时我对邪恶惑乱大法的复杂形势认识不清,心想,从现在的情况看不写“保证书”根本就出不去,并進一步为自己开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决不破坏大法,也决不能让邪恶劳教我。但又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实在修不上去了,我不想被邪恶劳教,我先出去再说。再加上邪恶旧势力的伪善,又使我动了常人的情。就在这种心态的作用下,违心的写下“三书”,还作为第一批被释放的在大会上发言。

自己的行为严重的背离了大法,是对师父的严重背叛,也对被关進邪恶洗脑班的其他同修起了很不好的影响,是全宇宙的神都瞧不起的,是永远都抹不掉的耻辱,没修好的那层空间的众生很可能也都被清除了,所以那一层空间的身体连头都抬不起来,这是一次严重的历史教训,是修炼人绝对不能犯的错误。

师父在经文中指出:“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4]

十二年来,我只要学习师父在这方面的有关讲法,心就在隐隐作痛,但从来没有深入剖析自己真正的执著心和其带来的严重后果,还在自觉不自觉的在心里为自己写下的“三书”是“假”的来安慰自己。有的同修善意的提醒我,包括她自己在内的一些同修,都觉的当年发表的严正声明认识不深刻,都在从新剖析、从新认识这样的问题,并写了交流文章发到明慧网,并说如果没有真正在法中归正自己,遇到同样的问题可能还是过不了关,建议我也要从新认识。但我始终没有做,还认为自己发表的严正声明已经认识的比较深刻了。师父看我始终不悟,采用这种方式点化我、启悟我,我与同修交流这个问题时,我们都有同感:似乎现在才真正明白了如何修自己,越向内找、越归正自己,越感悟到师尊的师恩浩荡!

师父讲:“人的一念差了,就会使自己发生动摇。所以越到最后对你们的考验也越严峻、越关键。”[5]

通过学法我深深懂得了大法修炼是严肃的,大法弟子每一层达到的标准是绝对严格的,应该去掉的执著心也是含糊不得的,这是正法的要求,更是对新宇宙众生负责,是新宇宙永恒的保证。为了不再犯类似的错误,我要彻底根除怕心和无神论的邪恶观念,从根本上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在大法中从新归正自己。

我再次严正声明:我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的生命是在正法中形成的,我的生命是为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而存在的,无论在今后的正法修炼中,遇到什么样的魔难,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精進实修,圆满随师还!我也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汲取我的教训。

也说不清什么原因,从那天起,我一发正念就泪流满面,立着掌却发不了正念,只是悲伤、流泪,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同修说:你这个状态也不对,对于干扰正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旧势力的因素就是应该清除。其实,从法理上我很清楚,只是从状态上控制不住自己。

经过几天调整后,我和那位开着修的同修两个人继续前往邪恶黑窝外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由于躲藏在农民的一个果园里,刚坐下就被他们家的一个孩子发现了,骂了我们一顿。我们从新找了个地方坐下,仍然能听到常人的说话声,工地上强烈的建筑机械噪声,但这片果园就这么大,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地方,我的心静不下来,总怕被常人发现举报我们。这时,那位同修告诉我:不要怕,在我们刚下车一拐弯的时候,师父和许多天神已经在前面给我们带路了,那场面太壮观了。听了这话,我立马静了下来,在三个多小时的发正念中,任凭常人怎么干扰、机械的噪声有多大,有时感觉那噪声冲向空中很高很大,似乎在给邪恶助威,我们就是不动心。其实那些常人与我们就隔着一道堰,说话声听的清清楚楚,我们本来躲开了他们,是在我们发正念的过程中,他们有大人有孩子边说边玩又接近了我们,但就是过不了那道堰,我们坚信有师在有各路正神在,他们找不到我们,我们就是静心发正念,解体邪恶,直至人都走了,建筑机械也停止了转动。环境安静了,我们更舍不得走,继续发着强大的正念除恶,就在这时,我朦胧的看到另外空间一辆警车载着被绑架的同修从我们眼前缓缓驶过,因为我们隐藏的地方大约二十米开外是一条小路,坐在车后面的同修满面笑容的向我们挥手致意。我把这一景象告诉那位同修,她会意的笑了,只说了一句:“太好了!”但同修多次发出感叹说:今天在另外空间真是一场正邪大战!

在后来的学法交流中,同修知道我还有严重的怕心,在我的空间场中有厚厚的怕的物质,经常提醒我一定要在这方面强化自己的主意识,主动的不断的在实修中去掉自己的怕心赶快提高上来,并鼓励我说,大法弟子发正念,往那一坐发出的能量场简直太壮观了,宇宙中的神都在观看、赞叹,非常羡慕我们能当上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荣耀在宇宙中真是太伟大了。

在同修被绑架的一个多月里,由于邪恶的干扰迫害,我身体有点承受不住,出现了大面积心肌梗塞的症状,整个胸腔憋的喘不过气来,甚至脖子都被卡住似的感觉,这时同修提醒我学法、炼功要跟上,三件事必须同时做好。我加大了学法、炼功的力度,一个星期才恢复正常。

经过两个多月的魔难,被绑架的同修终于闯出了魔窟。自从同修出事后,我们不断的在找自己,找出了很多执著心和漏洞。一人出事,其实是一个相关的整体存在严重问题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恶只不过是找一个薄弱的环节下手,以达到迫害大法弟子、削弱救度众生力量的目地。

就我自己而言,除了有对同修的依赖心以外,最主要的就是怕心。前几年自己主要是在家里忙着做资料,很少与同修交流,也没有走出来发资料,更不敢面对面讲真相,表面上挺精進,实际上有严重的怕心,同修多次给我指出来,我都是用需要谨慎、注意安全去掩盖。后来资料点遍地开花,原来的同修不再需要我提供资料,我便面临着走出来救度众生的问题。可是,由于怕心却迟迟走不出来,不敢面对面讲真相,甚至不敢发真相资料。

这段时间我经常在思考,在我怕心的背后隐藏着的究竟又是什么呢?往小处找,就是一颗肮脏的保护自己的私心,怕被迫害后失去常人的利益、常人的安逸,没有从根本上放下常人的生死之念。然而这颗肮脏的私心就是我们从旧宇宙中掉下来的根源啊!邪恶旧势力敢于干扰正法导致自我毁灭,不就是这颗维护自己利益的私心在膨胀吗?往大处找,就是信师信法的心不坚定,“眼见为实”的无神论邪恶观念,在内心深处隐藏着几十年一直困扰着自己,这是邪党文化最恶毒的观念,它不但能毁害世人,大法弟子如不根除这一邪恶的观念,同样会导致修炼过程中的损失,甚至会导致修炼失败。它会导致你只重视做事,把能看到的“物质”的一面作为第一性的,却忽视了看不见的实质性的修心才是最关键的,误把轰轰烈烈的做事当成了修炼中的勇猛精進,造成学法与修心、做事与修心的严重脱节,观念没有从根本上转变,相关的执著心就不能去掉,也就谈不上实修,关键时候它就会使你那颗信师信法的心隐隐约约的在晃动。

在前几年的相对封闭式修炼中,自己的怕心不但没有去,反而被加强了。一听说周围有什么紧张气氛,就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避避风头再说。这次也不例外,一听说同修被恶警绑架,把发彩信的手机都藏起来了。这次营救同修也是我第一次硬着头皮参加这样的活动。同修被恶警绑架后的一个晚上,我从梦中惊醒,一伙恶警正在暴打同修,我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顿时泪流满面,从内心深处喊着:师父啊,我不能眼看着同修被邪恶迫害,我必须去掉自己那颗肮脏的保护自己的私心,勇敢的去营救同修。当我一旦扭转了自己的心态,在实修中迈出那一小步,慈悲的师父为了解体我那无神论的邪恶观念,才让同修看到了我身体展现的状态,并给了我清除邪恶的更大能力。

现在我只要静下心来发正念,就感觉全身的能量呼呼的往上冲,覆盖的范围相当大,离邪恶黑窝不管有多远,只要知道那个地方都感觉就在眼前。但是,必须学法、炼功要跟上,脱离了法的力量就没有这么大的能量。我修炼中的这一真实变化,实实在在的证实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6] 的伟大宇宙真理。

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开示我们:“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7]

修炼了十六年,今天才真正体会到,从根本上转变常人的观念、不断的去掉执著心、不断的在法中归正自己,才能使自己的生命不断的同化大法,才是真正的勇猛精進;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是大法弟子走正自己修炼道路直至圆满的根本保证;在证实法与救度众生中大法弟子的整体提高才是师父所要的!

是慈悲的师父再一次给了我继续修炼的机缘。师父为了度化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真是费尽了心血,为我承受的真是太大太多了。弟子在此跪拜叩谢师恩,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师尊的师恩浩荡,弟子无以回报,只有精進实修,走好自己的修炼道路,直至正法结束,圆满随师还!

由于自己层次所限,如有不符合法的方面,敬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何不得见〉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窒息邪恶〉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