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体验法轮大法的殊胜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经常有人问,都说法轮大法好,好在哪?我就借明慧一角,向大家讲讲我的亲身体会。因为多年来我沐浴师恩,有太多神奇的经历。

一、师父赋予了我新的生命

我于一九九六年六月喜得大法,得法前身体五脏六腑都是病,长年住院,打针吃药更是家常便饭。心脏经常停跳,不知死过几回,但奇怪的是又活过来了。肺结核,肝、胃、腰椎,颈椎都有病,走路、低头弯腰都难。血压80-60,人瘦成70多斤,真是皮包骨头,生不如死啊,但想到还有两个孩子,我不知哭了多少回,求生的欲望迫使我走上练气功、求佛拜仙之路。

练了好几种气功,后来才知道都是些附体功。烧香拜佛到名山,在泰山、五台山找名师,名师一看我,也不给我摸顶,说:“家里供什么啦?”也没指点如何处理。真是乘兴而去,懊丧而归,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正在求生不得的时刻,一位练过其它功的朋友送我一本《转法轮》和一盘炼功带,我一气看完后,感叹道:“这不就是我到处找,找不到的真法吗?这就是救星,神佛救我来啦”。因看完书心情特别好,身体也舒服多了。我找到以前学附体功的练功点告诉大家:“我找到了最好的功法,法轮功,也是法轮佛法,我再不练这个附体功了”。又说:“宇宙语又唱又跳的不治病”。大家说:“那我们都跟你一起改功”。当天40多人都改炼法轮功。

学炼七天后,我连拉带吐,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三天没吃没喝后,但上班没问题,走路象有人推的一样,上楼不用停停走走,一气就上去了。别人都说:“你以前蒙上一张纸就如死人的脸,现在脸色也好看了,太神奇了”。曾因重病医院不收,我这个还能活几个月的人现在突然变成“好人”,大家都感到惊奇,因此每天都有许多人参加学炼此功法。我家改造扩大,能放师父讲法录像带,一批一批好多人,都到大学体育场学炼。我们晨炼的一张照片上被照到有“大法轮”。同修们高兴的说是师父鼓励我们,加持、保护我们。

我在单位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不久就被提升为财会科科长,并在全省年终决算时被评为三年连冠,为单位争得了荣誉。工作上不贪不占,热心为职工服务。在工作中我自身的健康就是活传媒,别人问我身体怎么好的,我就告诉他们是学炼法轮功炼好的,送给她(他)们一本《转法轮》,并请到我家看讲法教功录像带。休息日,我们大家经常带着录音机,放像机及大法书、大法简介到附近农村和有关部门洪法,开小型、大型全市交流心得体会。我和老伴不但身体好了,还在打坐中体会到如在鸡蛋壳中的美妙和舒服的感觉,有时还乘上了玲珑剔透的法船,去了无限美好和圣洁的法轮世界,看到了人间看不到的奇景。

二、师父慈悲,让我起死回生

一九九六年末,一次我发烧,照常上班,我知道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因为我病多又重,书上说一下拿下去会受不了,分阶段净化身体。到第三天下午身体发冷,下班后背疼得连吸气出气都痛,脚抬高一点都后背疼,原来肺有病处疼得如手抓一样,一步步挨到家躺下,再没醒。半夜十点多一身汗,醒来后觉得身体轻,舒服无比,也没了痛的感觉。我知道师父又一次为我净化身体了。

因身体好了,我帮女儿忙挣钱又看外孙子,法学的少,功有时不炼,心性没严格按法要求做,如同常人。不久身体如以前那样发烧、咳痰,五天没吃没喝靠墙坐着,从早到晚躺不下。儿子哭着一宿宿陪我坐着。我心想我不怕死,我就信师信法。同修说:“求师父帮你吧。”我说:“师父为我承受太多了,不忍心求师父了。”当我觉得元神离体,常人讲魂没有了的时候,我想我不怕死不等于去死。我如果死了,大家都说她炼法轮功病好了,这次因不去医院死了,又得病了,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我不能死。我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说:“以前没按修炼人做好,自己业力大,心性没守住,请师父帮我,今后一定精進实修。”在迷迷糊糊中(我思维清楚)来到太平间,在第三排第三个人找到了我,看我穿着死人的紫色衣裤,裤腿没放下,我边去拉裤子边说:“谁给我穿的,不拉直。”突然死去的我坐起来了,活了,我立刻后退一步,喊出声说:“快发正念!活了。”这边把自己也喊起来了,然后就能自己下地了,想喝水吃东西,一切恢复正常。儿女们说:“这大法太神奇了。”全家高兴的包饺子,我一气吃一大碗,喝三碗汤,孩子们怕我一次吃多了,让我呆会吃。法轮大法真是无所不能。

三、师父为我驱附体

我因练附体功,遭了附体,不按着附体说的做,这些低灵的东西就利用别人的嘴说:“让你过不去正月十五”。我一个大学财务科长,怎么能在家装神弄鬼给别人挂名看病呢?我出去找名人指点,正如师父讲的,花多少钱也找不到名师,许多老僧看我不说话,没办法回来后学炼法轮功好了。开始我象师父说的总感觉这附体还有,没看见它走了。师尊对我的一思一念了如指掌,在一次打坐中,我看见我在绿色草原上打坐,三面是树林,突然从我身体里走出一只大白狐,边走边回头看我,我对它说:“你走吧,我修法轮佛法了。”它再没回头,跑進树林。这也是我信师信法不够,师父点化给我看。师父太慈悲了,我流着泪,感激的话语难以用人的语言表达。从这以后我对师尊,对法轮佛法深信不疑,修炼的决心谁也动不了。

四、佛法无边,惠及家人

我妹妹(小姑)听说我炼功身体好了,她来我家说:“胳膊疼得一个月都抬不起来也放不下,连衣服都脱不下来。疼的黑天白天都在地下走。全县各医院都看遍了也没找出病因和止痛的办法”。我晚饭后给她放师父讲法录音带,她听了三盘后就能上床坐了,又听一盘能躺下了。几个时辰后,我看她满身是汗,她坐起来时已是半夜,她换了衬衣,能脱衣服能洗脸了。她激动的讲到刚才似睡非睡时,看到一个穿西服、白衬衣、戴领带的中年男子给她按摩,如过电一样很舒服,按摩很长时间。她后半夜睡得很香,一个多月没有象那天这样好好睡觉了。第二天拿书上师父的照片给她看,她高兴的说:“正是这个人!”一把拿过书抱在胸前,哭着说:“谢谢大师!”从此走上修炼路,她经常梦到另外空间的僧人一起和她学法炼功,还看到飞天仙女散花等奇妙的景象。在她回县里后也带着许多人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我家许多亲属都修炼法轮佛法。我外孙从小学就念《转法轮》,背《洪吟》,参加证实法,讲真相救人,身体学习都好。同学老师都说太善良了。女儿、儿子工作没拿钱走后门,现在大学给儿子从临时工转正了。领导说看孩子家长从来不为孩子的事来找领导,这么好的家长孩子也这么好,所以更要管。我的工资因劳教(没進去)扣发,我通过找工资给大学领导以及书记写劝善信,告诉他们真相后,他们说早就想给你们开工资了。

我们经济收入稳定,现在我们全家都生活在佛恩浩荡之中,其乐无穷。我们是最幸福的,因为有了法轮佛法和伟大师尊的保护。

有人说炼法轮功的都没文化,可在我们大学里很多炼法轮功的都是大、中、专学历,我和老伴是科、处级干部。我们是有分析能力的。邪党讲无神论,动不动扣上迷信的大帽子,我上述自己亲身经历的事实能说是迷信吗,那不是超常的科学吗?

我学大法后不但身体好了,近七十的人,从来办事和走路不嫌累,心灵和思想都得以净化,一切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先他后我,看淡名利,这就是大法和师父教我们的,所以活的无比痛快,我希望有缘人都能来学大法。

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感恩不尽,我一定要精進不止,助师正法,修炼如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