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丹心昭日月 滴滴血泪唤良知

黑龙江省双城市乐群乡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乐群满族乡坐落于黑龙江省双城市区西北,共有九个村,两万多人口,主要以种田为生,民风淳朴。一九九五年的冬天,法轮大法洪传到这里,有缘者纷纷修炼大法,人数剧增,大法净化身心的奇效有口皆碑,赞誉不绝,为滚滚浊世的人们带来了无限的希望之光。

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炼功人数达到四百人,每天的集体炼功或集市洪法已成为乡村的一道亮丽的风景。法轮大法的佛光祛除了无数人身体的沉疴,拂去了无数人的心灵污垢,为人们带来幸福,为无数的家庭带来欢乐和和睦,使社会风气向良性发展。

可是,如此高德大法,却遭到中共的嫉恨和迫害,霎时,整个神州大地黑云滚滚,冤狱遍地,乃中华历史最黑暗残暴的时期。该乡的法轮功学员同全国以及国际法轮功学员一样,顶着巨大的压力,用自己的大善大忍之心向被谎言毒害的世人讲述真相,救度众生。大善与大恶是如此的鲜明,就看世人如何选择取舍了。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据不完全统计,该乡有一人被迫害致死;由于炼功环境被破坏,不能保证正常修炼而过早离世的有十人;被非法判刑的有四人次;被非法劳教的有十九人次;被勒索人民币最少达十二万多元,还不包括被强行收回承包的土地所造成的损失,至于被不同地区非法关押的事情就更多了。由于时间久远,环境所限,在此只能大致的加以描述了。

一、赵雅云被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赵雅云生前居住在该乡友好村,丈夫是乡政府退休干部,他们有两个女儿,全家修炼大法,其乐融融,她为人善良宽厚,口碑极佳。

为了向世人讲清真相,赵雅云依法去京城上访和坚持修炼,被投放万家劳教所迫害。她同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坚持信仰,拒绝邪恶的“转化”,惨遭毒打而致死,家属在巨大的压力下,只好同意火化,在给她冰冻的遗体换衣服时,发现浑身瘀伤,不忍目睹。安葬那天,劳教所和当地市乡的警察做贼心虚,如临大敌。如此一位好人,才五十多岁,就这样离开了她的亲人,离开了她的朋友乡亲,她身犯何罪?苍天有眼,善恶必报,沉冤至今已十二年,清算之日已不远,那时所有参与迫害者将如何面对。事后据说一位当年去赵雅云家参与抄家和绑架的村官说:赵雅云之死与自己也有关连,真是悔不当初!

二、王淑荣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

王淑荣,女,现年五十多岁,一位非常善良勤俭的农村妇女,为了向世人讲清真相,从九九年七二零之后至今,先后被非法关押迫害近七年。

王淑荣先于二零零零年新年前被万家劳教所迫害一年,由于拒绝所谓的“转化”、做奴工,惨遭毒刑,如罚站半个月。在万家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记住姓名的恶警叫姚福昌和赵玉庆,这两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视国法如无物,视法轮功学员如仇敌,手段残忍至极。

事隔不久,又被万家劳教所非法关押二年,并且由于拒写放弃修炼的“三书”而加期四个月,其间更遭上大挂、五马分尸、灌食等毒刑。至今牙齿错位、松动,咬物困难。曾两次蹲“小号”共两个多月,在那狭小的黑牢里,不知昼夜,潮湿阴冷,没有暖气,只有高处一个小铁窗与外面相通,每餐吃一小盆粥,不给吃饱,还曾经被铐到铁门上折磨。

零四年,王淑荣向世人讲真相,被恶人构陷,又遭该乡派出所所长孔庆满等恶徒绑架,被投放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枉判三年半,在这个黑窝里也惨遭蹲“小号”一个多月的折磨,被铐在所谓的板铺的铁环上,水泥上铺的木板,阴冷,冬天没有暖气,墙上都是白霜,没有被子,时刻有刑事犯看管,上厕所得允许了才能去,不到晚上十点不许睡觉,左眼被迫害几乎失明,至今视物模糊不清,其间苦难,诉说不尽。

大法被迫害的十三年中,王淑荣有八个新年是在狱中度过,丈夫领着三个女儿艰苦度日,别人家欢欢乐乐过年,她家能是怎样的景象,而且这些年,她家曾被勒索三千元钱,之后又被村干部强行收回承包地三年,给本就困难的家庭带来更大损失和苦难。等她最后从监狱回到家的时候,她的小女儿已经由十岁的小孩,长到十八岁了。

在此,我们看到的只是一行行的白纸黑字,过程也罢,数字也好,而真正的痛苦非亲身经历者难以体会。这背后包含多少辛酸的血泪,而这些法轮功学员却无怨无悔,只希望世人包括曾经或至今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那些人,能真正良知复苏,赶快赎回罪恶,莫待真相大显之时遭天谴和人间法律的严惩!

马新英,女,现年五十多岁,现居住于乐群乡友好村,原是一个大字不识的普通善良的农村妇女,学炼法轮功后,为人更加宽和,头脑也好使了,能通读大法经书及相关文章,证实了法轮大法开智开慧,强身健体之奇效。

她同千百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在大法被迫害的这些年,为了向世人讲真相,破谎言,遭到了当地政府、派出所、万家劳教所等处的多年迫害,受过很多酷刑。为什么在中国这个地方不允许做道德高尚的好人呢?却允许黄赌毒泛滥?是不是中共只有在坏人堆里才能生存?其本身是不是邪,读者自己评价。

付连军,男,六十多岁,居住于乐群乡乐群村,也是一位非常朴实的农民,学大法后身心得以净化,为人宽厚善良,正直,他于二零零二年被当地坏人构陷而被呼兰监狱枉判四年,其间惨不忍睹之事,令人不愿追述,由于拒绝奴工、“转化”,曾被罚站六、七天,不让睡觉,恶警用满罐的天然气打火机烧鼻子,烧得鼻油直淌,后结一大痂,其间痛苦可知!还曾遭警察用硬鞋跟连续踹大腿,腿肿胀多粗,有骨肉分离的感觉,后又假惺惺给药,怕坏事暴露后负责任。

张雅芬,女,五十多岁,居住于乐群乡乐民村,曾被万家劳教所迫害两年,给家庭和个人身心造成极大伤害,至今难愈。

施玉山,男,六十多岁,居住于乐群乡富志村,也是一位非常善良、正直、勤俭的人,曾是村里电工,被迫害后失去这份工作。曾遭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给家庭生活带来很大损失。

贾英,男,四十多岁,家住乐群乡光辉村,由于坚持信仰而被劳教,迫害致生命出现危险而被释。

王秀菊,六十岁左右,女,家住乐群乡光辉村,也曾因坚持信仰而被劳教三年,造成的身心创伤,难以一言而尽诉。

付晓刚,男,四十岁左右,家住乐群乡乐群村,因向世人展示法轮大法的美好,在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放飞挂有法轮大法好等字样的气球,来纪念大法洪传二十周年,而被本村坏人构陷,遭本乡派出所孔庆满等多人恶徒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他妻子带两个未成人的女儿艰苦度日,苦痛可想而知。

尹玉梅,女,六十多岁,退休教师。修大法后人生观发生巨大变化,从此身体健康,家庭和睦。自从大法被迫害之后,坏人不断到她家骚扰,强行签字、抄家、绑架。二零零一年,恶人金婉智带两辆警车,十多个警察闯入她家欲绑架她,被家人和她强烈抵制,邪恶阴谋未果。二零零二年四月,当地派出所要绑架她,从此她在外流离失所四十多天,乡党群书记王国岚勒索她一千元钱。

二零零六年七月,她去佳木斯,被当地邪恶人员绑架,被西格木劳教所迫害一年多,在那个人间地狱里,她和许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到非常残酷的迫害,如吃不堪入口的焐面馒头,飘着虫子的青菜汤,住硬板床,不许学法炼功,不许盘腿,不许闭眼(邪警怕发正念灭它)。每天上厕所要请假允许等等,跟前很多人都是吸毒犯、卖淫女等,这些人为了讨好警察,谩骂,毒打法轮功学员是经常发生的事。

如此的例子,太多了,不必一一列举,孰善孰恶,孰正孰邪,读者自明。

三、在被迫害中提前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众所周知,法轮大法修炼可以使人身强心慧,延年益寿,可是十三年多以来,由于修炼环境遭到破坏,许多炼功人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不断受到坏人的骚扰、恐吓,所以原来十分健康的炼功人,竟有一些提前离世,令人痛惜!

朱耀明,男,终年七十八岁,生前居住乐群乡乐群村,曾遭勒索,共三千八百元,其中二千八百元钱被村委会强行从他的二儿子朱光的教师工资中扣除。

白凤兰,女,终年七十多岁,生前住乐群乡友好村,修大法后多种疾病都不治自愈,如高血压、脉管炎、眼疾等,从不识字到奇迹的能基本通读大法经书,也是由于环境的破坏而于二零零八年夏天去世。多么善良的老人啊,就这样匆匆走了。

李来龙,男,终年五十多岁,生前居住于乐群乡国庆村,退休教师。修炼前身患严重糖尿病,修炼大法后身心发生巨大变化,同样原因,造成早早离世,给家庭亲友带来无比的伤痛。

在此仅举数例,以示善恶。

四、被迫害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

李世民,男,六十多岁,家住乐群乡乐群村,是一位正直、宽和、勤勉的农民,修炼后身心受益无数,在邪恶的迫害中,坚持信仰而遭当地坏人骚扰,数年在外漂泊,偶尔回家也是晚回早走,给自己以及家庭都造成很大损失。其间还遭多次抄家和非法关押等。

杨长久,男,六十岁左右,家住乐群乡光华村,也是一位正直而勤劳的农民,于二零零五年夏,本村七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后而在外流离失所数年,有家不能回,和亲人难见一面。

五、坚持信仰被停止工作,罚款

付文沛、尹成芳夫妇都是学校教师,家住乐群乡友好村,修炼大法更是工作负责,善待他人,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工作成绩显著。在大法被迫害初期,单位领导在上级的压力下,而停止了他们的工作,经济收入一下断了,给家庭生活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

后又于二零零零年依法进京上访,被双城驻京办胁持,并被单位领导和当地派出所押回双城,在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并勒索人民币四千元(包括从北京回来的费用,主要是押解人员的费用和在看守所的所谓伙食费一千三百元)。这些都从工资强行扣除。

综上所述,该乡法轮功学员所遭不公的对待,天理,法律,道德皆所不容,虽然邪恶能得逞一时,清算之日,地狱必将吞噬一切邪恶。

法轮功学员以修身救人为己任,无怨无恨,只望世人能及时清醒,慧眼识善恶。在此世风日下,去旧迎新之际,为自己和家人选择正确而美好的未来!

善恶必报乃天理,万古不变!近些年,天降奇石,屡发灾异,夏日京城飞雪,隆冬普降大雨,海啸排空,陨石突降,无不昭示天象大变。法轮功学员行大善于世间,将大法福音送给有缘人,希望更多世人得救,善待大法,远离中共,非“参与政治”之言可诬,望在大劫中能有更多的生命得以留存,包括那些曾经和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者。望好自为之,珍惜忠言,永无遗憾!切记!切记!

天象大变兮,灾异连连。
邪恶肆虐兮,必有奇冤。
何去何从兮,人心一念。
君复良知兮,福寿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