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五)

被迫害致残、精神失常的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三日】大兴安岭地区公检法系统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非法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十三年里在黑龙江省政法委、六一零组织的直接指使下对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惨绝人寰,迫害致死、致精神失常、致伤致残,由于中共各部门掩盖迫害真相、推卸罪责,无法尽查。以下仅举几例。

(一)王敏被打成锁骨骨折

王敏,女 ,五十二岁,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林业局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王敏去北京上访,恶警将王敏锁骨打成骨折。王敏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姚玉明被迫害的不能说话,半个身子瘫痪

姚玉明,女 ,六十一岁;丈夫李喜成,夫妻二人都是黑龙江省呼玛县韩家园法轮功学员。姚玉明因修炼大法,多次被非法抓捕,先后在呼玛看守所、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山东荣成劳教所、哈尔滨女子监狱受迫害。由于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姚玉明被迫害十分严重,出来时,连几个数字都不识,人被迫害得不象样子,出现脑血栓后遗症的状态。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姚玉明还是不能说话,半个身子瘫痪,拄拐杖。

夫妻被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姚玉明被绑架到呼玛县看守所,路上姚玉明身上的二百三十元钱被乡派出所恶警杨光做了饭钱。到了看守所,姚玉明经常受到恶警李殿学和李波的打骂。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二日早上刚开早饭,姚玉明和丈夫李喜成、王贵政和常秀维夫妇就被劫持到火车上,到了加格达奇才告诉他们:两个女的去双合劳教所,两男的送五大连池花园劳教一年。

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一天晚上姚玉明刚炼功一会儿,恶警邓某某就指使恶犯李小洋等人扯着姚玉明的头发拖到走廊,吊在暖气管线上。一个多小时后,所长洪某某和另两个人查岗进屋,上前将手铐锁紧,姚玉明的手腕被勒得淌鲜血。十二点左右姚玉明被劫持到值班室,他们对姚玉明又踹、又拧、拿电棍捅。然后又把姚玉明铐在暖气管线上。天亮后,他们把姚玉明送回监舍,铐在床柱上,后又将姚玉明反背宝剑式地铐在床上,不能动,蹲不下,坐不了,只能猫腰。当有人时,就将姚玉明用窗帘挡上。两天三夜不让睡觉,除吃饭、方便外二十四小时铐着。当时炼功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这样迫害,有的已被铐了五十多天。

说真话遭非法通缉

在山东荣成市石岛镇姚玉明和丈夫租了个小屋以打工谋生。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荣成公安局找到姚玉明家让姚玉明搬走。当时姚玉明不在家,姚玉明丈夫自己在家,他们抄家翻到了大法书和写信的底稿,把姚玉明丈夫绑架。他们为了抓姚玉明封锁了所有的路口,县公安局住进了石岛镇进行大搜捕。他们抄遍了所有的旅店、饭店、法轮功学员的家,而且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都放了岗哨。折腾了一个多月,他们还是没抓到姚玉明,这才让呼玛县去人将李喜成从看守所绑架到呼玛县,后来李喜成被非法劳教三年。而后各车站、船站,都下了通缉令抓姚玉明。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姚玉明被劫持到威海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呼玛公安局副局长崔广平和政保科刘明印等人把姚玉明用车拉到呼玛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七日,非法判姚玉明有期徒刑罚七年。二零零三年九月姚玉明被绑架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黑龙江女子监狱酷刑残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早,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又背剑式的将姚玉明与张淑芬铐在床梯子上。中午又将她们飞机式的吊铐在床上铺最高处。张淑芬矮,吊得脚不沾地,几个小时就昏过去了。昏了放下来,醒了再吊,直到晚七点,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吊铐到十点。五楼的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全被上大挂酷刑,还硬摁住手按手印,不知写的什么。法轮功学员们的手被铐在背后,在背后边被摁住手按的手印。整个过程都是由大队长崔红梅、夏凤英带头指挥,警察周莹、邓雨指使恶犯邵红玲、韩建英、李翠玲、满运月、王圆圆、刘淑霞、徐树青、魏春梅、唐红伟完成。

姚玉明、高桂珍、刘学伟、汤恒芬、范国霞、李洪霞、初庆芬等法轮功学员被反铐上大挂。姚玉明被折磨得昏死了过去。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日至十五日,恶警给法轮功学员姚玉明反铐,上大挂,并强行按手印。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五日上午,恶犯们给姚玉明吊成背宝剑式,中午左右又飞机式的大挂在上铺的最高处,长达二十三小时。行恶者:恶警夏凤英、杨科长、张春华,恶犯邵红玲、李翠玲、盛巧妹、王圆圆、刘淑霞等。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恶警队长崔红梅、夏凤英带五名恶警十多个犯人到监室,把姚玉明等法轮功学员挨个拖到水房、厕所搜身,没拖走的学员就被用手铐铐上,有四人被上大挂酷刑。

自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后姚玉明等法轮功学员一直被禁闭在小屋里,恶犯看着,恶犯也可以拿手铐,保管手铐。姚玉明等学员被不许接见,不许买东西,不许用纸笔,不许写信,剥夺一切权利,无处投诉,她们写过申诉给大队长,但不收。恶犯对她们可以说骂就骂、说打就打。犯人同性恋公开在床上干脏事,没有人管,而法轮功学员坐在那发正念炼功,犯人有权随时阻止和打骂。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恶犯殴打,姚玉明腿被踹青,她由于长期被迫害的卧床不能起。

(三)刘秀英手指头都弯了,展不开,几乎处于半残废状态

刘秀英,女,五十二岁,黑龙江省松岭区法轮功学员。

刘秀英一九九六年学法轮功,二零零五年秋退休后来到北京,与在北京工作的女儿一起生活。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晚八点多,刘秀英在海淀区张贴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凌晨四点左右,花园路派出所恶警一行四人,挟持刘秀英闯入其母女租住的安慧北里安园小区4号楼八单元的家中,强行搜查。其间刘秀英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不配合恶警的搜查,被恶警拖进拖出。六月二十一日,刘秀英被劫持到海淀区公安分局,随后又被劫持到海淀看守所。在关押期间,其女儿四次要求探望,均遭拒绝。刘秀英在北京团河调遣处非法关押,在北京被秘密劳教二年后,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

刘秀英在马三家劳教所被强迫奴役迫害,从早上6:40至晚上11点钟的超长时间的强体力奴役劳动,诸如叠纸花、做大衣等活儿。每天都有任务,干不完不让走。干活特别累,中间一点都不让休息。用于粘花的胶,味儿特别呛,弄到手上,手都腐烂了。刘秀英都累坏了,手指头都累弯了,伸不直,展不开,几乎处于半残废状态。其他法轮功学员还有被迫害的更严重的。

(四)傅艳华被暴打的严重脑震荡,生活不能自理

傅艳华,女,五十多岁,黑龙江大兴安岭壮志林场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傅艳华在张贴真相资料时,被恶人强行抓走直接押至松岭区松岭镇第二派出所。所长耿军对其侮辱性的“审讯”。傅艳华慈悲地告诉他们这样做是执法犯法,是在助纣为虐。耿军恼羞成怒,先是将傅艳华拽起来,抡起摔倒,傅艳华的头部前额撞在沙发扶手上肿起大包,而后耿军便拳脚相加。耿军打完后,一恶警将傅带到另一房间,先是一顿暴打,打完后逼其在事先写好的所谓材料上签字、按手印,被傅艳华拒绝。耿军就指使其余的恶警一起,将傅按倒。一女恶警揪头发,其他恶警毒打的毒打,掰手的掰手,强行按手印。他们还觉得不够解气,直到把傅艳华打得跪在地上起不来才停手。 傅艳华被打得脸部肿起变形,满脸青紫,头发被拽下一把。由于头部撞伤和被击打,傅艳华在被非法关进看守所时,出现脑部受伤后的严重反应,一连数日呕吐不止,不能进食,并且行动困难。松岭看守所的王所长威胁傅艳华不准告诉别人被毒打过。在此期间傅艳华竟然还被恶警强迫劳动。

后因傅艳华被毒打引起的脑震荡,症状严重,不停地呕吐,多次昏迷,行动不能自理。恶警害怕出人命,于三天后将其释放。

傅艳华在进看守所时,随身携带的少量钱物也被恶警搜去,释放时没归还她。她在看守所里边一顿饭都没吃,却被强制收一百元的饭费,释放时其亲属还被逼迫交了五千元的所谓保证金。傅艳华出来后,一段时间内体质严重下降,生活不能自理,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多次遭到恶警骚扰。

二零零二年傅艳华再次被绑架,后被劳教迫害。

(五)宋玉杰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宋玉杰,女,五十多岁,到加格达奇打工,有一儿一女,离异。一九九八年接触法轮功,学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健康,乐观向上。宋玉杰的儿子学习出类拔萃,一双儿女都听她的话,一家三口生活的快乐充实。

遭劳教一年,又枉判五年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诬陷迫害,二零零零年宋玉杰因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宋玉杰被加格达奇公安局政保科绑架,加格达奇公安局找人凑假材料罗列罪名。宋玉杰在加格达奇看守所被关押九个月后,被法院冤判五年。二零零二年秋天,被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被酷刑迫害

每次新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先被问干不干活,说不被奴工就先狠狠的打一顿。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恶警经常指使犯人打骂法轮功学员,宋玉杰被绑架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时候,就被九监区的恶犯郭英用鞋底抽了二十多个嘴巴子。

哈尔滨女子监狱专为迫害法轮功成立了一个防暴队(其实是施暴队),他们每天穿着服装,戴着钢盔,手里拿着警棍,专门在各个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关押在九监区的宋玉杰、时利君、孙春环、崔静连被绑架到防暴队迫害,下午回来时没让与他人接触,在办公室被罚蹲了一夜,由侯桂芹、郭英、秦敬芬等六名恶犯看着,谁坐下就打谁。

被强行洗脑“转化”,打毒针

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到黑龙江女子监狱时,宋玉杰身上长了疥疮,女监不收,绑架宋玉杰去的恶警就给了哈尔滨女子监狱一笔钱,监狱就关押了宋玉杰。宋玉杰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遭受到严重的迫害。宋玉杰被非法关押后,儿子没人给做饭,女儿只有十三岁不知流落何处,不知谁来抚养孩子。特别是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转化”,酷刑折磨,宋玉杰在强烈的想回家心理的驱使下,在非人的残酷折磨下,在监狱狱警们的欺骗诱惑中(监狱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指标,“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是监狱的头等大事)宋玉杰被逼迫“转化”,不学法轮功了。宋玉杰被“转化”后每天被强行洗脑学习诬陷法轮功的电视、文章等,由于接触不到正面信息,慢慢地她真的相信了邪党的谎言。

哈尔滨女子监狱是一个大型的服装加工厂,法轮功学员们每天被强迫做奴工,很苦很累,完不成任务就挨打挨骂。法轮功学员干活、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恶警和恶犯跟着,二十四小时被监控,动不动就被上刑,法轮功学员精神受到极大的摧残。宋玉杰自己说在监狱给她吃过破坏中枢神经的药、打过毒针。后来宋玉杰精神有些恍惚,行为极端,犯人们也说她精神不好。

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家破人散

二零零七年,宋玉杰从哈尔滨女子监狱回来,精神就不正常了。宋玉杰已经变成了一个思维不理智的人。宋玉杰回到亲人身边,过去疼爱她的姐姐、儿子、女儿看到她已被邪党监狱高压洗脑及残酷迫害成了这样。十多年里中共邪党不法人员对宋玉杰的关押、劳教、判刑等等迫害,对家人的直接骚扰、经济等等迫害,给宋玉杰家人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产生对邪党的恐惧,使宋玉杰的儿女亲朋好友都不敢收留她。谁也不认她,都杳无音讯。

五年来,法轮功学员们在自己和家人遭受迫害的情况下多次帮助宋玉杰,希望她生活等等方面有改善。可此时的宋玉杰完全被洗脑,已不相信法轮大法。宋玉杰经常说哈尔滨女子监狱给她打毒针了,如今的宋玉杰精神失常,没有住处,没有亲朋好友收留她,流落街头。宋玉杰白天到处流浪捡破烂,晚间蹲火车站,无家可归。

宋玉杰在在二零零二年被绑架之前,身体很好,精神很正常,衣着得体;一家三口生活得快乐充实。可是在中共邪党十三年对她的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等折磨下,宋玉杰达到了中共邪党满意的“成功”洗脑,把一个健康向上的好人“挽救”成了家破人散,到处流浪、精神失常、是非不分。

(六)王丽英被迫害的拄着双拐都站不起来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家住黑龙江省漠河县图强林业局法轮功学员王丽英长期被恶警骚扰、监视,抄家、绑架、非法劳教等等。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和哈尔滨戒毒所,王丽英被封闭“严管”迫害两年,终年不见阳光,身体虚弱,出现心梗、心脏病、高血压、子宫瘤等症状,多次休克,拄着双拐都站不起来。

王丽英被抬着绑架到双合劳教所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公安局副局长董桂森带着全体“六一零”恶警到单位把王丽英绑架到国保大队,又一次非法抄了王丽英家。王丽英在国保大队被关了一天一夜,恶警逼王丽英说出别的法轮功学员,王丽英不说,就把王丽英非法拘留。拘留十天后,王丽英被非法劳教二年。

王丽英在拘留所绝食到八月二十九日那天,恶警要强行把王丽英送去劳教。当时,到医院检查身体时,发现王丽英心脏病很严重,随时都能休克。王丽英炼法轮功后,一直没犯的心脏病,现被迫害又出现心脏病症状了。他们没办法送王丽英去劳教,就又把王丽英关押到看守所。在看守所一直到八月三十日晚,多次休克,狱警才把王丽英送到医院去抢救。在抢救室里急救了一天一夜,王丽英才醒来。由于身体非常不好,没办法劳教,就只好在当地医院里看病。王丽英身体非常虚弱,在起床下地时滑倒,造成腿第四次骨折。

在这期间,图强国保大队长郭嗣宏、副队长孙林枫去王丽英丈夫单位,逼迫他给王丽英交罚金,王丽英丈夫没交,他们又一次强行闯进王丽英家,在王丽英身体还没有康复、拄着双拐时,恶警孙林枫、王如红带人把王丽英抬着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

双合劳教所“转化”迫害

在劳教所,恶警们逼迫王丽英“转化”、写“四书”,王丽英拒绝。王丽英有多次休克,在这样的情况下,劳教所副队长符成娟强迫王丽英参加奴工劳动,王丽英不干。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九日,王丽英休克后,打三袋氧气都没醒来,劳教所才打120急救。在医院医生检查出王丽英有心梗,劳教所的卫生所长陈玉梅不让医生说,改一下名词说“低血钾症”。王丽英向他们要心电图,他们不给看。因为没炼功前,王丽英就有严重的心衰,冠心病,平时就低钾,心律非常低,每分钟30—40 次,王丽英要求保外就医。

王丽英的丈夫从家到劳教所坐火车三天二夜赶来看王丽英,要求保外就医,劳教所不让见。就因为王丽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不“转化”,就不放王丽英回家。

在哈尔滨戒毒所被迫害成多种疾病

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齐齐哈尔劳教所,因做毒葫芦,葫芦粉中毒,所有劳教人员都中了毒,轻的过敏,重的吐,被上访人士刘杰向社会媒体揭报后,齐齐哈尔劳教所女队解体,把所有在押人员(包括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转到黑龙江省戒毒所,王丽英又被劫持到戒毒所。

在戒毒所迫害期间,王丽英心脏病复发,经常打氧气,血压特别高。十多年前的子宫瘤,现在又开始复发、流血不止。戒毒所把王丽英送到哈医大二院去看,医生说子宫瘤超大,必须手术切除,王丽英再次要求保外就医。三大队恶警队长梁雪梅说:上面有令,现在是奥运期,一个都不能放,就是死里头,也不能放回家看病,要做手术,也必须得在戒毒所做。王丽英坚决不同意。家人知道后,也一直要求保外就医,劳教所不同意。王丽英只能艰难地忍受痛苦度过一百天,百天后,被多关了十五天,才被放出来。

王丽英的儿子来戒毒所接王丽英回家时,王丽英因长年不见阳光,身体虚弱,她拄着双拐,都站不起来。狱警派六名人员把王丽英从三楼背到戒毒所大门,儿子又把王丽英背上车。

(七)高淑英被劳教所残害的生活不能自理

高淑英,女 ,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塔河县第三中学的英语教师。过去的十三年中,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不断遭当地恶人绑架,曾多次被关塔河看守所、北安精神病院、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齐齐哈尔市看守所等,受尽折磨和酷刑,被野蛮灌食、奴工、精神洗脑、殴打、冷冻、虐待等等。家人为此十年间也承受了无尽的苦难。

高淑英学法轮大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夫妻整日吵架,工作心有余而力不足。学大法后,高淑英无病一身轻,家庭和睦;工作任劳任怨,无偿代课,耐心为学生讲解,假期义务为学生们辅导,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教师。可是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对高淑英多次非法拘留,劫入精神病院,非法劳教。

被关押塔河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高淑英和六十三岁的刘淑芹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到加格达奇公安局遭到恶警殴打,之后转到塔河看守所。恶警金龙、史伟等轮番对高淑英、刘淑芹、秦小翠、孙同美、谢运超等多次非法审讯、逼问。在塔河看守所高淑英绝食十五天,遭受恶警、犯人野蛮灌食。高淑英、刘淑芹被塔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又被勒索了几百元钱才被放回家。

被劫持北安精神病院

二零零一年一月,高淑英被劫持北安精神病院迫害。塔河县“六一零”主任李智华、塔河三中校长石宝申、工会主席李亚军开车把高淑英从家劫持北安市,中途恶徒们把高淑英按倒强行打了一大针管药,高淑英顿时失去知觉。当她清醒一点的时候,发现自己衣服被扒,双手、双脚、头发都被紧紧的用绳子捆在一个铁床上,身体呈大字型,一点也不能动。

最后高淑英被摧残的食水不能进。北安精神病院怕高淑英死在那里,一直联络塔河公安局、六一零、及塔河三中催人赶快来接走,他们都怕承担责任,互相推托,家人知道后赶来,被勒索一万元钱,才把人接出来。期间,父亲到北安精神病院看女儿,他们不让见,他们说钱物留下,他们给。结果父亲存的二百元钱和水果,也被他们私吞。

被双合劳教所残害的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一年七月塔河县公安局金龙、史伟等在片警林春庆的带领下非法闯入高淑英家,非法抄家并将高淑英绑架到塔河看守所。高淑英绝食三十天,遭到男犯人、男武警、男恶警的野蛮灌食,门牙被撬掉。直到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多日,他们看高淑英身体弱的不行,被勒索一千来块钱才放回。高淑英没有经济来源,他们每次就勒索高淑英父母、姐妹,不给钱不放人。

在高淑英回家刚一个星期,身体还没好,塔河公安局又把高淑英绑架到塔河看守所。第二天没有任何手续,高淑英被绑架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劳教三年。

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期间,因为抵制看诬陷大法的录像,高淑英、肖红文、王延兴等人经常被打骂。恶警有王岩、赵丽娟、符成娟、王玉静、孙波、朱宏博、王慧、路娟等。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直属队队长王岩,副队长赵丽娟等人把高淑英、时淑芳、郑伟丽、肖红文、刘金玉、张立群、李静、孔祥丽、张淑菊九名法轮功学员关进四楼小号刑房。为了使法轮功学员“转化”,特意从富拉尔基借来三十名恶警,二十四小时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警们又把高淑英拖到放铁椅子的刑房。她们把高淑英的手、脚都用手铐背铐在铁椅子上,再用绳子把手和脚捆在一起。间隔十一、二小时才让上厕所一次。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六日,以齐齐哈尔劳教所所长肖晋东、政委王玉峰、书记李某某,队长王岩、王梅、赵丽娟、张志杰等为首的恶警对全所三十八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折磨。一名穿皮鞋的男恶警猛踢高淑英的腿。几乎劳教所所有的警察都参与迫害,二十四小时不停的轮着上阵摧残法轮功学员,高淑英胳膊手、腿脚都迫害肿成紫黑色,双腿、脚、手、胳膊无知觉,此时的高淑英满身满脸都是伤,被折磨的半死不活,处于一种迷离的昏睡状态,生活不能自理。

高淑英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回家后在父母家住下。从二零零四年九月高淑英从劳教所回家,塔南派出所常占山几乎天天到高淑英父母家骚扰监视,逼着签字、要照片,高淑英不签就逼家属签。

***

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一幕幕依然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着,中共践踏法律,践踏民族道德与公义,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哪怕是在残酷的战争时期,如此邪恶而又持久的国家恐怖运动都没有出现过。可是中共对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如此。

这些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向民众讲真相,这完全是合法的,是无私的。让我们一起来制止中共对这些善良好人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