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大同市黄丽娟遭强制洗脑、劳教迫害二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山西大同同煤集团黄丽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努力做一个更好的人。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遭中共六一零人员绑架,强制洗脑未遂后非法劳教二年,在山西女子劳教所遭受了种种迫害

遭绑架、强制洗脑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八点左右,当地六一零头目高晋峰(男、同煤集团公安局副局长)、冯雁琴(女、同煤集团党校公安科)十人左右闯入她母亲家中,非法扣押整套大法书籍和手机(家人的手机都没有放过)三部、八百多元、电脑一套,并绑架了黄丽娟。

黄丽娟被劫持到了一家“梅香春”宾馆,到了那里一看整个楼的三层四层全包了并得知已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那里,每人一个房间并有人员看守,天天遭到不法人员变着花样强制洗脑。

到了第三天,黄丽娟发现房间有电话并通知了家人。中共不法人员知道后一小时从市内调来六一零人员六、七人,个个五大三粗,强行把她换到了另一个房间,内设老虎椅,并把她绑在那上面整宿不让睡觉,并增加人员看守。在这期间,高晋峰进行笔录讯问,见黄丽娟不回答,就又换来市六一零头目牛全喜讯问。直到第二天早上,又把黄丽娟绑架到公安局,非法照像,强制按手印,黄丽娟不配合,四五个人绑着她按,没按成,又叫来高晋峰,高见状狠狠打了黄丽娟二个耳光,把她绑架到看守所。

在矿区看守所,黄丽娟拒绝穿囚服,不法人员就派犯人与警察拳脚相加;黄丽娟不出工,每天让犯人看着她。

由于当地取消看守所,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黄丽娟被绑架到市看守所,开始绝食抗议迫害,水米未进,他们每三天野蛮灌食一次,于一月二十五日未经任何法律程序非法劳教二年,并送往山西省劳教所(位于太原新店街)。

在山西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到了劳教所,恶警先把黄丽娟关在禁闭室,室内阴寒潮冷,包夹每四个小时一换,房间包夹也呆不住又换到了电教室,每天早上五点二十起床直到晚上十二点睡觉。不能见任何人,天天让包夹、所谓的“帮教”,及邪悟人轮番洗脑“转化”,也不让洗澡。

到了六月,黄丽娟被奴役,到工房天天出工,由于长时间出工,她的眼睛疼痛,心脏不适,头晕。黄丽娟拒绝出工,被罚坐三角区,此地四面来风,寒冷无比;后来打扫厕所,走廊,工房电教室,一天打扫三次。

因为抵制“转化”,被转到戒毒队,不让洗澡,买生活用品。三个月后调到劳教队进行强行转化,遭到五名警察刘忠梅,刘严军,段惠娟,王春花,安俊美,和三个包夹进行迫害,长期不让睡觉,长期站立。黄丽娟出车祸的脚踝无法支撑,就坐在地上,半个月后臀部两侧起硬茧疼痛难忍,她采取绝食抵制邪恶,不法人员们隔一天灌食,隔一天输液,后来每天灌食二次迫害。黄丽娟不配合输液、灌食,恶警就让五、六个犯人坐在她身上、胳膊上。黄丽娟奋力反抗,恶警就叫来护卫队的一起压,还不行,就拿手铐把她铐在床上强行输液、灌食。黄丽娟亲眼看到在玉米糊糊内放了不明药物。

黄丽娟被恶警指使犯人拖着、拽着去,皮肉磨破,脚腿无力的耷拉着,两三天后,四肢痉挛,五、六天后头部痉挛,整个身体不能动,就这样继续拖、拉、拽,不能独立上厕所,直到七月二十四日恶警见“转化”无望才罢手。当时黄丽娟的腿没有力气站立,天天拖着小凳子上厕所,不让见任何人,直到十二月二十七日离开劳教所。

这就是共产邪党政权对一个善良妇女的迫害,使人们更加认清邪党的邪恶本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