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事例汇编(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三日】

前言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广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王广平神秘倒地猝死。王广平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曾任广州市公六一零办副主任,这个五十四岁的六一零办副主任恰巧是在六月十日猝死的,而十一年前的这一天,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正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六一零办公室”成立的日子。“六一零”是中共政法委操控迫害法轮功的直接黑手。

二零零一年,王广平因积极迫害法轮功,升任广州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副主任,后升为反邪教处副处长(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直到二零零六年,调国保支队专管“维稳”。据明慧网报道,经王广平亲手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其送洗脑班的有三千三百一十人次,破坏真相资料点七十八个,非法劳教三百九十五人,非法判刑十六人。生前多次公开表态不相信报应的六一零副主任王广平猝死于六月十日当天,似乎天意使然。

六一零的魔咒仍在继续,不到两年时间,二零一三年一月八日,广州市委政法委副秘书长、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祁晓林突自缢死亡,年仅五十五岁。祁某生前分管内部安全保卫支队,即臭名昭著的国保,紧跟江派在广州迫害法轮功。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也是人间的正义。我们整理这些恶人恶报实例,并不是出于幸灾乐祸,而是为了警醒参与迫害者及早悬崖勒马,免遭恶报。

目录

第一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各级党政头目
一、省级党政头目遭恶报实例
二、市级党政头目遭恶报实例
三、县区党政头目遭恶报实例
第二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六一零”人员
第三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政法委人员
第四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公安系统官员和警察
一、公安部门头目遭恶报实例
二、国保(国安、政保)部门警察遭恶报实例
三、派出所头目遭恶报实例
四、普通警察、治安员遭恶报实例
五、拘留所、看守所人员遭恶报实例
第五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检察院、法院人员
第六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司法系统官员、警察
一、洗脑班人员遭恶报实例
二、劳教所人员遭恶报实例
第七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其它部门、单位人员
一、中共邪党宣传、教育系统参与迫害的人员遭恶报实例
二、其它单位中参与迫害的人员遭恶报实例
第八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邪党基层人员
一、镇级人员遭恶报实例
二、村官遭恶报的实例
第九部份 广东省参与迫害而遭恶报的普通民众


第一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各级党政头目

一、省级党政头目遭恶报实例

▼李长春,男,前中共邪党广东省委书记(后任中共邪党政治局常委),卖力执行首恶江某某的迫害政策,二零零四年七月二日在访问法国期间,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同谋”罪名起诉。

▼张德江,男,前中共邪党广东省委书记(后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共邪党政治局常委),卖力执行首恶江某某的迫害政策,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出访澳大利亚期间,被来自中国广州的女法轮功学员谢焱以“酷刑罪”告上澳洲纽省高等法院。

▼黄华华,男,曾任中共邪党广州市委书记、广东省省长,是广东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者。

黄华华在任中共邪党广州市委书记并主管迫害法轮功期间,广州市从上到下系统地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在“六一零”的指挥下,广州市当局采用拘留、劳教、强制洗脑、酷刑折磨等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导致高献民、郝润娟、罗织湘等十多名广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据不完全统计,黄华华主导的迫害导致广州市法轮功学员十三人死亡、三人残疾、三人精神失常,至少六十六名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

黄华华自二零零三年出任广东省省长以来,先后于二零零四年二月和二零零五年一月,在省政府工作报告等场合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部署对法轮功的迫害,致使广东省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升级,截至二零一零年七月,在广东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经证实已有七十五人,而且广东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更高达二千四百三十件。

黄华华因迫害法轮功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在加拿大以酷刑罪被起诉,同时在美国以酷刑罪、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被起诉。二零一零年八月黄华华访台,又被控告。

▼陈绍基,男,广东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陈绍基曾任广东省政协主席、中共邪党省委副书记、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等要职,作为广东省政法系统的首要负责人,曾直接领导广东省“六一零办公室”,积极主持和参与了这场残酷的迫害,煽动司法人员及民众仇恨法轮功,并命令公安人员加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洗脑“转化”和迫害,令广东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处在严重的迫害之中。截至二零一零年七月,已经被证实迫害致死的广东法轮功学员达七十五名,居全国第十一位,还有成千上万的广东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被非法关押。分布于广东省各地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犯罪机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十分残忍。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陈绍基出访澳洲期间,曾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李富英、谢焱以非法关押和酷刑罪向澳洲纽省高等法院起诉陈绍基,并将传票成功送达正率广东代表团在悉尼访问的被告陈绍基手中。

据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媒体报道,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日前判处陈绍基死刑、缓期二年。陈绍基长期把持政法委和公安系统,却为港澳黑社会及公海赌船当保护伞、也涉嫌直接参与港澳黑社会的帮派纠纷,同时也养有多名情妇。陈绍基被指控一九九二年二月至二零零九年四月,利用担任广东省公安厅厅长、中共广东省政法委书记、广东省委常委、广东省委副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职务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子陈子、情妇索取或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二千九百五十九万元。

▼施红辉,男,广东省劳教局局长兼中共邪党党委书记,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在美国纽约被来自中国广州的女法轮功学员陈华和邹玉韵起诉,控告其犯有: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以及侵犯生命的权利,侵犯自由、人身安全、不受任意拘捕和关押的权利,侵犯思想、良心、宗教自由和自由保留观点不受干扰的权利,以及侵犯上述权利违反国际法。

二、市级党政头目遭恶报实例

▼罗荫国,男,五十八岁,广东高州人,二零零一年起任茂名市委副书记,二零零二年兼任市委党校校长;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七年任茂名市委副书记,茂名市人民政府市长、书记;二零零七年四月起任茂名市委书记。

'罗荫国'
罗荫国

罗荫国在任期间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办所谓的“法制班”(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肆意非法关押、劳教、劳改众多法轮功学员,迫害死十多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至少十六名法轮功学员,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开除或流离失所。

二零一一年二月初,罗荫国突然被刑事拘留,成为阶下囚。同时,茂名市茂港区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钟火明和茂港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谭伟华,于二月十六日被广东省检察院办案人员带走协助调查。茂名地方官员胆战心惊,这是对茂名地区大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官的恶报。

▼杨光亮,男,五十八岁,广东电白县人,一九九八年起任茂名市政府副市长、中共邪党茂名市委常委、茂名市政府常务副市长。二零零九年十月,因其涉嫌陈绍基案而被查。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广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原茂名市副市长杨光亮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杨光亮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

'杨光亮'
杨光亮

▼陈根楷,男,广东中山市邪党书记兼人大主任,二零零七年和二零零八年间,中山市邪党警察绑架两批法轮功学员共十五人,其中三人被非法劳教,十二人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九年上半年,法轮功学员向有关部门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等写劝善信,将真相材料送到他们家门口,当时陈根楷在家看到大法真相材料时大发雷霆,责令公安彻查处理。随后中山市邪党公安汤远等于二零零九年七月绑架郑淑琼、杨锦妍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二人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八人被非法判刑,被劫持到广东女子监狱迫害。陈根楷迫害法轮功学员招致恶报,涉嫌贪污受贿于二零一一年三月间被去双职。

三、县区党政头目遭恶报实例

▼邹继海,原高州市邪党书记(后调任阳江市委副书记)。自从二零零零年首恶江泽民到高州搞所谓“三讲”后,他不遗余力,积极响应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指令,层层施压,对法轮功学员多次无故非法关押、跟踪、监视、电话骚扰。有些法轮功学员还因此而失去工作,有的法轮功学员甚至被迫害致死。邹继海因迫害好人、罪业深重而祸及家人: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也就是他下令非法关押、软禁因上访被绑架到北京被逼跳楼致重伤的法轮功学员之后)痛失独子。

▼陈亚春,男,五十九岁,广东化州市人,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起先后任信宜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二零零三年四月起任茂名市政府副市长,信宜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二零零三年七月至今任茂名市政府副市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后被情妇举报其贪污受贿,正在接受审查。同时落马的还有陈亚春之妻,高州人大常委副主任朱秀珍。陈亚春之妻弟,化州副市长朱亚日。

'陈亚春'
陈亚春

▼潘本,广东茂名市政协副主席,六十一岁,汉族,茂港区人,二零零二年之前任电白县副县长,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九年任电白县书记等职务。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中,潘本积极追随,致使电白县多次发生绑架法轮功学员事件。法轮功学员有的被非法判刑,刑期从五至十四年不等。被非法送劳教的少则一年,多则三年。被迫害致死的电白地区法轮功学员就有二名。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被敲诈勒索,三千元以上的多达几十人,最高金额达二万元以上。有些法轮功学员家里付不起高金额,当地镇政府派出所派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家里强行抬走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摩托车、自行车等值钱的物品,有的捉牛、猪、鸡、鸭,连谷种、鸡蛋都抢劫走,不给任何手续。后来,潘本因贪污被捕,遭到报应。

'潘本'
潘本

▼李日添,五十九岁, 汉族,电白县县长、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曾任高州县谢鸡镇党委书记,高州市副市长,参与迫害法轮功。李日添因贪污于今年三月十三日被捕,遭到报应。

'李日添'
李日添

▼钟德标,云浮市委常委、罗定市委书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积极迫害法轮功,后因贪污被判刑。

▼邓成东,二零零三至二零零六年任广东省罗定市市长,积极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罗定市法轮功学员受到了严重迫害,二零零九年,邓成东癌症死亡。

▼丁伟斌,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曾任普宁市委书记,参与迫害法轮功,后因经济问题被双开、判刑。

▼赖振才,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曾任普宁市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后被判刑入监狱。

▼梁悍泽,吴川市副市长,在二零零零年分管教育系统期间,强迫一中师生攻击、诬蔑法轮功,使无知的师生们对宇宙大法犯下了无边大罪。过后梁悍泽在湛江猝死,八个情妇(老婆)出来抢夺家产。

▼陈仕权,梅州市梅江区江南办事处党委书记,陈仕权紧跟恶党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将临时,陈仕权和江南派出所恶警绑架多位大法弟子到月梅拘留所迫害,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之前,陈仕权又强行把十多位大法弟子叫到江南办事处关押三、四天时,强迫十位大法弟子写“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陈仕权遭恶报,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得肺癌死亡。

▼张宇其,广东高州市南湖区邪党副书记,也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继郭良遭恶报之后,于二千零四下半年患肝癌死亡。

▼梁锋,广东高州市南湖区治保主任,因带头迫害、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身患多种绝症,于二零零八年四月在痛苦的病痛折磨中死去。

第二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六一零”人员

▼黄振洲,原云浮市云城区“六一零”主任,穷凶极恶地迫害法轮功学员,众多法轮功学员无辜地被其劳教、判刑、强制洗脑。后来,黄振洲因贪污被判刑。

▼黄旭芳,原云浮市云安县“六一零”主任,卖力配合恶党迫害法轮功,后因贪污被判刑。

▼杨志华,吴川市六一零头目,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现患上糖尿病,遭报应。

▼赖新建,惠州市惠阳区原“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积极执行迫害法轮大法的邪恶政策,在全惠阳范围内散发《反×教知识读本》等邪恶宣传资料,毒害市民,并将上级关于迫害大法的有关文件传达到各单位等。后遭恶报中风,半身不遂。

▼陈益仁,汕头市澄海区“六一零”副主任,男,五十八岁,龙湖区外砂镇人,二零一一年一月下旬,因胃癌死亡。

▼阮忠,茂名市电白县国保大队政保股股长,九九年开始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得风湿性心脏病半年,不敢把消息外传,怕被大法弟子知道后上网曝光。在隐瞒不住的痛苦中,无奈被送进了茂名市人民医院四楼大厅留医,在痛苦中呻吟。后来动了大手术,遭到应有的报应。

▼吴富扬,茂名市茂南区山阁镇六一零办副主任,男,二十八岁,自一九九九年来,对大法学员威逼、跟踪、骚扰。二零零四年,吴富扬遭恶报,得肾坏死,花了八、九万元动手术换肾,至今还未能正常睡觉、活动。

▼郑锦群,男,曾任汕头市龙湖区外砂镇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主任,参与迫害法轮功,于二零零零年遭恶报,患脑瘤(后调离)。

▼李诗雄,男,汕头市龙湖区外砂镇综治办副主任兼“六一零”主任,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阴毒,丧尽天良。二零零七年患晚期肺癌,二零零八年实施化疗,后仍继续造恶,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九日遭报而死。

▼罗某某,兴宁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到处绑架大法弟子非法劳教、判刑,投入监狱受尽酷刑。后因涉嫌受贿现已被双规审查,因此,他当时正准备办的洗脑班也解体了。

▼黄棉,广州市海珠区六一零办公室成员,原广东教育学院教工,积极帮助邪恶势力做洗脑工作,而且不听别人劝善。二零零一年得了鼻咽癌。

第三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政法委人员

▼吴淑洲,原中共邪党汕尾市政法委书记,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间,大规模指挥迫害汕尾市法轮功学员与毒害民众,导致全市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劳教、洗脑和折磨,无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强制洗脑放弃信仰“真、善、忍”。吴淑洲罪恶满盈,二零零二年招来天谴,民间盛传,其夫妻离弃,儿子死于非命,其本人患癌症。

▼许俊民,原中共邪党汕尾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遭恶报,下台被抓捕。

▼许永烈,原中共邪党汕尾市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头子,二零零七年已被诊断是癌症晚期。

▼陈增新,原中共邪党汕尾市政法委书记(二零一一年九月开始上任)和陆丰市委书记,二零一二年八月被“双开”、移送司法机关审查。

▼卢文英,原中共邪党汕尾市海丰县政法委书记,已遭恶报死亡。

▼陈铁民,原中共邪党汕尾市海丰县政法委书记,主导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零九年过年没几天,患癌症死亡。

▼刘仁凤,原中共邪党汕尾市城区政法委书记,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致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有的学员被迫放弃炼功学法后而失去生命。二零零九年二月底,刘仁凤患癌症死亡。他死前受尽煎熬,狂蹦乱跳,被其家人用绳索紧紧捆缚,什么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林森,原中共邪党汕尾市委政法委、“六一零”主要负责人,据传已患绝症。

▼叶树养,中共邪党韶关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六一零头目,曾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将韶关所属市、县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送进劳教所、洗脑班,遭受酷刑折磨和罚款。最终,叶树养遭恶报,以贪污巨款的罪名,被撤职、查处。

▼倪俊雄,中共邪党茂名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男,广东省揭东县人,在茂名任职期间卖力迫害法轮功,在二零零八年奥运前,指名要绑架某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造成该法轮功学员受到重重迫害。二零零九年八月调离茂名,任广东省综治办副主任,任职期间,涉嫌卖官而被查。在倪俊雄离开茂名后,该市政法系统已有多人落马。二零零九年八月,茂名监狱原监狱长成加增、政委康烈天、副监狱长李忠淦、纪委书记李土新等,因涉嫌纵容犯人吸毒等违纪行为而案发。同期,茂名市茂港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分局局长杨强因涉嫌受贿,茂名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长程彬因涉黑等问题被分别带走调查,其中杨强涉案金额超过二千万元人民币,另据证实,被部门“请走”调查的还有茂名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队长程彬。

'倪俊雄'
倪俊雄

▼杨强:原中共邪党茂名市茂港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茂港区公安分局局长,男,广东信宜市人,在任职期间,茂港区出现多起迫害法轮功事件,如优秀教师何滟华、近八十的老人陈炳刚和残疾人赖良等均受到他的残酷迫害,杨强负主要责任。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南方日报》报导,茂名茂港区原公安分局局长杨强大肆卖官(管区内所有派出所及其它部门等三十六名警察送钱获提拔),包庇黑恶(派警员替黑老大追债),敛财上千万,被判无期徒刑。杨强现被关押在阳江监狱十大队服刑,想当初一个高高在上鱼肉百姓堂堂公安局局长,既然关押在同一监狱牢房和以前曾被他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当真是作恶到头报应眼前。

杨强提拔的茂港区各地的派出所所长与副所长没一个是百姓心中的好官,都追随中共及江氏集团迫害好人。如送钱获提拔的高地派出所所长黎文鹏、副所长王毅曾,在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伙同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头目袁喜平,对茂港区高地街道中海居委会东边村法轮功学员绑架,并押送茂名所谓“法制学校”洗脑迫害。另一个送钱获提拔的霞里派出所所长郭荣华(原坡心镇派出所副所长),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邪恶。

'恶人杨强'
恶人杨强

▼伍星葵,二零零三至二零零六年任云浮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积极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当权的时期是云浮市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最严重的时期。伍星葵因贪污被判刑。

▼陈成栈,在云浮罗定市政法委主管迫害法轮功,于二零零七年前得鼻咽癌而死。此前,有法轮功学员和他讲真相,他就推说只是跟着去抓法轮功学员,自己没有动手抓。

▼黄洪才,江门地区鹤山市政法委书记,近几年以来,黄洪才一直未停止作恶,鹤山市本地所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抓捕、入牢的,还有迫害致死的,都是他背地指使所为。二零一零年八月,偕同两个“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人员张国华、张国其前往福州,寻找昔日在江门地区被迫害得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欲施加进一步迫害,但未得逞。黄洪才在返回广东途中,利用职务之便游玩,在一家酒店喝酒后,暴死身亡。他死后,开所谓的追悼会、火葬,一切都在秘密进行。

▼许楚璋,惠州市惠来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男,四十多岁,籍贯普宁人,自二零零四年底起的在职期间,积极组织、指挥迫害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行动。二零零七年初,许楚璋感到身体不适,一检查,已是食道癌晚期,遭了恶报。

▼许伟谋,自二零零三年担任普宁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以来,对普宁市抓捕绑架无辜法轮功学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于二零零五年期间,患严重心脏病和胃病,上省城医院做心脏搭桥手术。

▼陈映坤,普宁市政法委副书记,原“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多年来直接组织指挥抓捕法轮功学员、抄家,二零零六年患严重风湿病,不能行走。

▼叶逸群,曾任汕头市澄海区政法委副书记兼“六一零”主任,男,参与迫害法轮功(后调离)。有一次,所坐小车撞上了栏杆,同车其他人都没有事,唯独叶逸群被撞成骨折。

▼王梓荣,汕头市澄海区政法委业务股指导员,男,约于二零一零年二月死亡,死时才三十三岁。

▼叶振平,珠海市政法委科长,珠海市六一零办的主要成员之一,在洗脑班里,疯狂迫害珠海的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被非法抓到洗脑班迫害的大法弟子就有二十多人。二零零一年十月,叶振平在邪恶洗脑班期间,他父亲在农村被人乱刀砍死,但其还不悟,认为是偶然事件。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