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在被迫害中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四日】我是一个农村妇女,今年六十五岁。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和老伴有缘同时得法。能走進大法,全凭一个“信”字,就是信师信法,我认为今生今世与修炼有缘,自己生来就是来同化大法的,一直以来都没有遇到过病魔干扰。

一、信师信法,实修

我是属于渐悟的,半锁的。修炼七个月后天目开了,看到了许多另外空间的景象。有一次看到师父在另外空间准备了一间美妙的房间,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新款家具,床上用品放得整整齐齐,都是金光闪闪的,就是没看到人,心想这可能是师父给我准备的吧,通过学法,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想让我看到后更加信师信法、精進实修的。

师父说“修炼到哪一个层次中的人,他只能看到哪一层次中的景象,超出这个层次的真相他就看不见,也不相信,所以他认为自己这一层次中看到的东西才是对的。他没有修炼到那么高层次中去的时候,他认为那些东西是不存在的,不可信的,这是层次决定的”[1]。

在修炼过程中,有好几次早上六点听到师父叫我的名字,叫我起来发正念、炼功。有几次师父不让我看电视,电视机显现有图像而没有声音,有声音又没有图像,电工来修,检查不出任何问题。这时我才悟到,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管着我们。

师父在讲天目时谈到“当你的天目开到法眼通层次的时候,你发现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1] 这种景象我也看到过,还有玄关设位、遥视功能、三花聚顶都看到了,也体验到了。

通过学法,转法轮里讲到的状态我都一一看到、听到、接触到、感受到了,对此我没有半点怀疑。

二、在迫害中证实大法

“七·二零”后,邪恶疯狂迫害大法。我和老伴曾到北京上访,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先后三次被抓進看守所、洗脑班,三次被抄家,罚款近万元。没有生活费了,我就上街擦皮鞋,但一直没停止过做三件事,从未背叛过师父和大法,心里毫无怨言。

有一段时间,在常人思想的驱使下,想避开邪恶,就和老伴一起到三百多公里外的女儿家去住。邪恶先后六次去女儿家抓我。最后一次是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八日,邪恶诬陷我与别的同修“搞串联”,要把我抓回老家洗脑班迫害。由于他们人多,我没办法走脱。半夜一点多把我带到了老家的乡政府。在那里,过去认识的许多人都去看我,他们那里没有学大法的,也想听真相。我借机给他们讲了两个多小时的真相才睡觉。到凌晨四点多,法轮从我小腹转到胸口,我突然想起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当时悟到是师父在催我走,我发了一念,请师父加持,让睡觉的看守人员不醒。

我放下生死,脱下鞋子,只穿着袜子不慌不忙的走出了乡政府,一会儿就听到邪恶来抓我,我在一片坟地中歇了口气,穿上鞋子,又走了十多里路,才摆脱妄图抓我回去的人。天亮后恶人继续到处找我,封锁了各条路口,我只好在山里躲了一整天,亲戚家的地址邪恶都知道,我也不能去,后来我就开始流离失所。一个多月后“610”头目拿出两万元分给八个小组到处去找我,我只好在偏僻的河边租房住,后来被恶警发现,又把我关進了县看守所。无论我怎样讲真相,他们都不听,三十多天后,我开始绝食,十天后,恶警把我绑架到地区洗脑班,两个月后,要我写“三书”,我说“我什么也不会写,我就这条老命,你们看着办吧”。

没过几天,女儿通过社会关系把我接回了家,这样我又回到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路上。

三、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一开始,我们讲真相主要是把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的情况告诉亲朋好友,让他们也相信大法。他们看到我修炼后红光满面、皮肤细嫩、精神抖擞,整天乐呵呵的,就问我是不是吃了什么营养品,我抓住机会讲大法的美好神奇,怎么样修炼,怎么样三退保平安。亲戚朋友听后大都做了三退,接了真相资料和护身符,陆续有八位亲朋好友开始修炼大法,请了《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并坚持炼功。

前些年我们都是大面积的发真相资料、小册子、传单、光碟、贴不干胶。去年大年初三,我家亲戚一群人到我家拜年,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放神韵晚会光碟,他们都挤到电视机前面,安静的看完了神韵晚会,对他们很有启发,都说演的好,很感人。我抓紧机会详细的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并把他们引到修炼中来了。

回顾这些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在修炼的路上,虽然我没有掉队,也没有摔过大跟头,尽可能的做到“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3] 但对照法的要求,相对于那些精進的同修还差的很远。人心重,心性有时提不高,在以后的修炼中,做到多学法,多背法,去掉人心,提高心性,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