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湖北麻城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黑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省报道)2011年10月13日至11月8日,麻城市邪党党委、政法委、610(迫害法轮功的专职非法机构)、公安局国保大队在麻城市行政拘留所(即二所)办了一个灭绝人性、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洗脑班,绑架陶腊槐、刘继青、吴双喜、梁凤梅、刘年花、朱长奎、彭卫香、吴小兰等八名法轮功学员封闭洗脑迫害。

其中,陶腊槐、刘继青、吴双喜三人又被绑架到湖北省板桥洗脑班加重迫害。迫害直接导致朱长奎身体健康恶化,不幸于2012年底含冤离世。

这次性质恶劣的针对修炼“真、善、忍”的善良法轮功学员的群体迫害,完全违犯了中国的法律,彻底践踏人权、信仰、良知,视人民生命如草芥、大肆抢劫百姓财物,给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亲友、单位造成严重伤害,公然助长了政法委、610、公安局等执法部门执法犯法的邪恶气焰,同时将参与迫害的单位、个人拖入犯罪的深渊。此次迫害完全是麻城部份邪党党委不务正业、为了捞取政治资本而使出的邪招,采用威逼利诱的流氓手段,纠集了政法委、610、宣传部、司法局、公安局及各机关企事业单位、办事处及乡镇,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劳民伤财,害人害己。

据知情人透露,为了开办洗脑班,610作了充份的准备:610副主任董家鹏花了半年时间,外出所谓“学习”、“参观”,到邪恶的黑窝如:省洗脑班、劳教所、监狱、集中营等地熟悉整人的经验教训、运作模式,不惜一切代价照搬照抄全国各地用巨额资金(老百姓的血汗钱)扶植起来的洗脑班的邪恶招术,多次召开邪党党委、政法委、企事业、乡镇办领导秘密会议,要求各级领导出卖良知,积极配合参与这一伤天害理的“政治任务”,如不服从,一票否决,就地免职。很多领导摄于邪党淫威,为了保全自己的乌纱帽,踏上贼船,与邪恶为伍,出卖法轮功学员,提供经费和陪护(实为监视)人员。

这次洗脑班的直接黑手是董家鹏、公安局国保大队胡开文、二所所长薛平等,幕后黑手是邪党书记杨遥、政法委李学良、彭鹏、刘俊,成员有610成员、公安局国保大队(丁鹏程等)、司法局邪党书记谢菲、律师郑才、二所看守、两名黑社会打手、两名医务人员(来自中医院、红十字会医院),各单位、办事处的“帮教”人员——即24小时贴身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包夹”,他们是:南湖办事处的刘某、赵燕(监视梁凤梅);红十字会医院和妇幼保健院的工会主席(监视刘年花);市一建公司李某、彭某(监视朱长奎);麻城师范附小的老师刘某、毛某(监视吴小兰);白果的王某、张某(监视彭卫香),这些帮教在单位领工资,在市委领补助,吃喝免费,慰问品不断,一天24小时住在二所内监视法轮功学员。还有两名花高价请来的“犹大”—流窜于省洗脑班、沙洋劳教所、监狱的背叛法轮功的叛徒——他们把这些人格卑劣的家伙美称为“教授”,大概是教人出卖良心的高手吧。

这些被单位和社区派去的十名帮教人员开始时被邪恶的谎言蒙骗,积极参与这一项待遇优厚、“特殊而艰巨的政治任务”,仇视大法,配合洗脑,不准学员们学法炼功讲真相,不准唱歌说话串门。然而,很快他们自己认清了谁是谁非,谁善谁恶,因为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住血写的真相,法轮功学员的大善大忍唤醒了他们的良知,恶人们的所作所为擦亮了他们的眼睛。他们见证了以下洗脑班的黑幕:

一、饿饭

原麻城一建公司职工朱长奎双手无力,吃饭穿衣洗漱都很困难,即使这样,他还是莫名其妙的被绑架,单独关押在看守所的黑房子里,生活不能自理,无人照料,经常饿肚子。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隔绝开来无法相助,向管教反映情况却得不到丝毫同情和帮助。狠心的管教冷冷的说:不要紧的,炼法轮功的半个月不吃也不会有生命危险。放风时,有的学员去看一眼就被邪党恶人干涉制止。朱长奎的家人心急如焚,只好求人托保的每星期来看望,帮助洗漱换衣,并喂点流食。尽管这样,恶人们仍然不放人,直到朱长奎骨瘦如柴,奄奄一息,才逼迫其家人亲友代写所谓的“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几个人捉住朱长奎的手按上手印交差。

二、打人

白果的彭卫香拒听犹大的胡说八道,拒绝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而被犹大和打手们殴打。他们把老实巴交的善良农妇彭卫香踢倒在地,拖拉打骂,她的衣服和裤子都被拖脏扯破。

董家鹏等邪恶之徒害怕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告它们违法乱纪,特意招聘两名黑社会渣滓充当打手,以推卸他们的责任。董家鹏指使两名打手殴打法轮功学员。中医院护士、法轮功学员刘年花听到后严厉指出董家鹏的行为是犯罪,并善劝两名打手:法轮功学员是无辜被迫害的,千万不要听信邪恶教唆,为了几百元钱伤天害理助纣为虐,对自己不好。董家鹏恼羞成怒,对刘年花大打出手:拳头雨点般的落在刘年花的头上、脸上,他边打边叫嚣:“你邪了,还敢跟我作对!我是当兵的出身,还怕收拾不了你!”直打得刘年花口吐鲜血,牙齿松动,脸部肿胀变形,头痛头晕。周围的帮教们实在看不下去了,一个个吓得发抖。事后,大部份帮教才如梦初醒,明白了法轮功学员真的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大善大忍,维护人权信仰自由,董家鹏之流纯属流氓无赖,硬逼着这些学“真、善、忍”的好人们“转化”成“假、恶、斗”的坏人,跟他们一样卑鄙下流,可惜这只是个幻想。帮教们经常感叹道:“我们划得来吗?凭什么到这儿来受他们的?”很多帮教猛醒,不再配合邪恶洗脑迫害,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只希望早点摆脱这牢笼生活,不再被恶人当枪使,早点回家做点正经事。

三、关禁闭

南湖小区家庭妇女、法轮功学员梁凤梅是个心直口快,爱说爱笑的外向人。她仅仅因为哼唱大法歌曲,与犯人说两句话就被董家鹏指使黑社会打手侮辱殴打,并长时间把她关禁闭,不准与人接触,不准放风。

四、被抢劫、勒索

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目的是什么?难道迫害者们不知道迫害是犯法的吗?难道它们不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无辜好人吗?难道它们不知道无论怎么迫害,只要一息尚存,学员们就不会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吗?它们肯定知道。可是为什么还是卖力的参与迫害呢?除了它们误以为迫害法轮功可以捞取政治资本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借着整法轮功的名义趁机抢劫勒索,中饱私囊。

十几年的迫害,在恶党的纵容下,恶人恶警们已经轻车熟路,经验丰富。第一步:非法闯入民宅,抢劫财物,绑架人质;第二步:非法无期关押,罗织罪名,勒索财物;第三步:制造恐怖,“转化”洗脑,不了了之。凡是抢得现金就地瓜分,概不认账;抢得物品说是“罪证”,也被瓜分;强加罪名,上纲上线,勒索家属财物,牟取隐性收入;更有甚者,与监狱、劳教所串通,不经审判,绑架学员判刑劳教,充当奴工,活摘器官,收取监狱劳教所的好处费……真是“生财有盗”,恶过强盗。

请看这次洗脑迫害,恶人恶警们抢劫了多少财物!

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10月麻城洗脑班抢劫财物如下:
陶腊槐,麻城市幼儿园退休教师,遭绑架时被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手机两部、旧电脑一台、mp3一个、影碟机一部。
刘继青,西畈社区居民,遭绑架时被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手机一部、电脑一台、mp3一个。后被政法委郑胜利、国保大队丁鹏程等绑架到湖北省板桥洗脑班迫害。回家后,还被国保大队丁鹏程和叶某抢走1300元。

吴双喜,瓦工,西畈社区居民,遭绑架时被国保大队丁鹏程、龙池桥派出所罗涛等抢走6900元及师父法像、大法书籍、手机一部、笔记本电脑一部、mp3两个、mp5一个、dvd影碟机一台、VCD影碟机一台、摩托车一辆(几个月后被勒索1000元才还摩托车),口袋里的100多元零钱全部被抢走。

刘年花,麻城市中医院护士,被公安局李解德(原任国保大队队长)带人绑架,遭绑架时被抢走1000余元、师父法像、大法书籍、手机一部、mp3一个。在二所被索要高档香烟多包。放回家时又被610、国保大队、看守所抢走2000元。

吴小兰,麻城师范附小教师,被抢夺情况不详待查。

朱长奎,原一建公司职工,家庭很困难,后被迫害离世。遭绑架时被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mp3一个。被610、国保大队、看守所勒索1000元。

梁凤梅,南湖关厢社区居民,被公安局梅红辉、关厢村妇女主任蔡某骗开门遭绑架。当时被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手机一部、台式电脑一台、孩子的笔记本电脑一部、小打印机一个、mp3一个。被释放时被国保大队叶某、看守所夏某勒索2000元,没有发票。

彭卫香,白果镇居民,遭白果派出所绑架时被抢走20000元(儿子准备交门店房租的)、丈夫身上的100多元(包括硬币)、存折9500元(老母的折子,家人被抓到派出所逼问密码) 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儿子理发店内的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一台、mp3一个 。释放时,610、国保大队、看守所还勒索了2000元 。
据不完全统计,这次洗脑迫害,610、国保大队、看守所至少非法抢劫法轮功学员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mp3/mp5八套;抢劫现金、存折48800余元;索要财物、吃请2000余元;台式电脑4台,笔记本电脑2部,打印机2台,刻录机1部,影碟机2部,手机5个,摩托车一辆,折合人民币约30000多元。合计直接抢得财物近100000元,其中所抢劫的现金不开票,存折、物品等也不出示清单。
据恶人们透露,此次洗脑班,邪党党委直接划拨洗脑经费,人均2—3万。此次洗脑迫害,大约抢得钱物二三十万元。暴利驱使,使恶人们利令智昏,不计后果的疯狂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6月麻城洗脑班抢劫财物如下:
熊友义, 被610、国保大队、鼓楼派出所绑架时抢走现金2000多元,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等,被辗转关押在二所、湖北省洗脑班、一所快一年,受尽折磨,至今不让与家属见面。
徐正娥,一晚上被610、国保大队勒索3000元。
江正香,被610、国保大队、中驿派出所、看守所勒索1000元。
胡秀珍,被610、国保大队、看守所勒索1000元。

陈单书,被610、国保大队、看守所勒索金额不详,待查。
沈伯贵,2012年7月被610、国保大队胡开文、邹永俊等绑架时抢走现金1300元,退休工资卡,电脑等私有财产价值80000元,直接断了他家生活来源。后来索要工资卡时被国保大队勒索了5000元钱的所谓“保证金”,没开发票。

2012年的洗脑班直接黑手是董家鹏、胡开文、丁鹏程、看守所周开书,薛平等,幕后黑手是邪党书记杨遥、政法委书记冯向、公安局长上官福令、610彭鹏、刘俊等。

恶人恶行招来恶报

善恶有报,如影随形。恶人们虽然获得了眼前的蝇头小利,等待他们的却是无尽的恶报。

如:麻城市龙池桥办事处西畈村邪党书记李景亮,为捞取政治资本,二零一一年十月配合麻城610和公安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继青、吴双喜等人,还抢走吴双喜现金六千九百多元,以及摩托车、笔记本电脑、大法书籍等物品。随后,李景亮诱骗吴双喜的继母扛着上面写着“特困补助五百元”的红牌子,到村部领了五百元钱,把过程拍下来在电视《麻城新闻》中播放,以示恶党的“阳光雨露”。

二零一二年李景亮又在社区入口处,城区主要交通要道北环西路路边悬挂大横幅,并在社区入口处整面墙上张贴诽谤大法的巨幅宣传栏,还在宣传栏的上方安着摄像头,妄图拍摄和查找不畏生死、去销毁横幅、宣传栏的法轮功学员继续迫害。然而,二零一二年七月,他因被人举报收受贿赂、敛财豪赌被麻城市检察院起诉了,不仅撤去职务,还被关进了拘留所,处以巨额罚款。

一九九九年至今,麻城市历届邪党主要官员丧心病狂的血腥迫害法轮功学员,制造了金桥广场火烧王华君的惊天命案,先后酷刑虐杀李学春、何行宗、李继菊等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姚小安、罗立腾等十年冤狱,非法劳教、关押、洗脑迫害数以百计的法轮功学员,滔天罪恶终将自己推上不归路——原市长张家国麻醉意外成植物人,2008年死去;原邪党书记邓新生被判刑引发麻城官场地震;原纪检副书记胡红娟步行被车撞死;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罗学健嫖娼死;白果派出所所长彭红辉醉酒死;一所副所长邓祖胜被撞死……黄冈市610连死两个主任:张石明、王克武……

希望这些可悲生命的惨死等为继任者敲响警钟,名利虽可贵,生命价更高,希望他们不再被邪党蒙骗,识时务者为俊杰,在天灭中共的洪势中,放下屠刀,停止迫害,在全球公审江泽民的正义声讨中,提供证据,将功赎罪,弥补过错,作出明智的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