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省议会研讨会 呼吁终结中共器官掠夺(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四日】(明慧记者华清悉尼报道)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晚,“终结人体器官在中国的掠夺”研讨会在纽省议会大厦内举行。研讨会由澳洲纽省立法会成员、绿党司法事务发言人舒布瑞杰先生(Mr David Shoebridge, MLC,Member of the The Greens)召集并主持。

专程远道而来的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血腥的器官摘取》、畅销新书《国有器官》的作者之一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先生亲临研讨会;参与《国有器官》一书调查考证的悉尼大学教授玛丽亚·辛格女士(Maria Fiatarone Singh)和多位纽省议员以及社会各界人士也参加了研讨会。

中共直接参与“活体摘取器官”和贩卖

'澳洲纽省立法会成员、绿党司法事务发言人舒布瑞杰先生'
澳洲纽省立法会成员、绿党司法事务发言人舒布瑞杰先生

舒布瑞吉先生在研讨会的介绍中首先谈到自己曾经在二月十九日就原有的纽省《人体组织法 1983》,向省议会提交了该法案的修订草案《人体组织(人体器官交易)修订法 2003》(New South Wales Human Tissue Amendment (Trafficking in Human Organs) Bill 2013 No, 2013)。该草案中提出,禁止澳洲纽省公民与居民从任何国家或渠道接受被活体摘取并转卖的器官,并将对通过非法或不道德手段获取器官的澳大利亚公民和居民予以定罪。

舒布瑞杰先生表示,多年来,在全球捐赠器官越来越少,只有在中国,人们可以在几个星期内就得到移植器官。他直指中共直接从被关押的人们,特别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进行“活体摘取器官”的暴行,并在全球系统贩卖。

他还说:“我们知道今晚我们和乔高先生以及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在中国,中共一直在利用监狱系统的在押犯,特别是那些没有犯罪的人们,如法轮功学员, 他们因信仰而被关押,他们被当作可以有效利用的器官移植库。对于澳洲人来讲,这就是犯罪。”

他表示,他的办公室提出的相关修订草案,得到了三千多份反馈,上千的评论,并得到了纽省的大力支持。他还谈到中共利用国家机器与政权系统联手,系统地在全球贩卖器官,一旦澳洲人接受这样的器官进行移植,无疑也是在犯罪,应负法律责任。

五十二种证据证实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

大卫·乔高先生与大卫·麦塔斯先生多年来致力于对在中国发生的“中共活体摘取器官”暴行的独立调查,二零零九年他们共同撰写了《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揭露了中国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的六年间,共有六点七万起器官移植手术,其中有四点一万多的器官供体来源无法解释。二零一二年,他们再次参与出版《国有器官》一书,揭示赴中国大陆进行器官移植的风险。

乔高先生在研讨会上向人们讲述了中共政权如何利用国家机器“活摘器官、非法贩卖”,多数的器官是来自信仰“真、善、忍”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乔高谈到很多人认为会有活下来的人时说:“但实际上不会有,他们不仅拿一个肾,还要把第二个肾和其它的器官都拿走,然后将尸体焚烧灭迹。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间,估计有六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是这样被杀死的。虽然官方表示,这些器官来自于死刑犯,但只有法轮功学员每三到四个月就被检查一次身体,并详细记录他们身体各种器官的健康程度,因此可以推断出大多数器官的供体来自于法轮功学员。”乔高还表示,在他与大卫·麦塔斯先生合着的调查报告中,详细列举了五十二种不同的证据,证实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

乔高还讲述了,在薄熙来执政期间的沈阳苏家屯医院的医生,曾经在二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身上做了眼角膜的摘取。他说:“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间,四万一千五百个器官移植大多数都是来自法轮功学员。”他希望各国政府包括澳洲政府都能够对此立法,并实施有效措施,制止对人权的迫害。

对于有些国家认为就人权发言会影响到国家贸易,乔高说:“事实表明,真的对人权表态的政府,事后没有任何影响贸易的现象发生。”

悉尼大学教授:中共系统地实施器官掠夺

'悉尼大学教授玛丽亚·辛格女士'
悉尼大学教授玛丽亚·辛格女士

在当天的研讨会上,来自悉尼大学的辛格教授谈到同一天被中共国务院宣布免去卫生部副部长职务的黄洁夫,以及澳洲应该停止对中国器官移植医生的培训,她讲到:“事实上,黄洁夫曾在二零零八年被悉尼大学授予‘荣誉教授’称号,许多人知道黄洁夫实际上直接参与器官移植手术,而不只是调查时所说的帮助。他还为从在押犯身上进行大量活摘器官,再次回到悉尼大学继续培训。为此在二零零一年,他被提升为中共卫生部副部长。二零零六年,当乔高和麦塔斯先生在进行独立调查时,他以官方身份否认自己直接参与器官移植。”

随后当辛格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在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家也有非法人体器官移植和贩卖的现象,但是与之不同的是,中共是在利用国家机器进行大量的器官掠夺和向全球的非法贩卖。她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叫它为‘国家掠夺器官’,中共是系统地实施器官掠夺,他们利用医院系统、警察部门一起实施,这是国家级的。”她认为保持沉默只能助长中共活摘器官的继续和扩大。

“每一人去中国进行器官移植,就意味着无辜生命的丧失”

纽省自由党议员奥迪先生(Jonathan Richard O'DEA)表示,从其个人角度来讲,他是支持对澳洲人去海外做器官移植的禁止,但是从政治的角度来讲,议会认为这是联邦的议题。他说:“几年前,我在省议会上提出过这个问题,当时是不同的政府(工党)。这一问题遇到两个阻力,一是,立法是联邦的议题,超出了省的范围,二是,纽省每年只有一、两例去海外接受器官移植案例,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对此,乔高先生表示:“很多年前我曾是加拿大巴布尔达省的宪法律师,我知道,实施健康政策是省级政府的事,但大部份的医疗经费是来自联邦政府的拨款。因此,如果纽省有意愿立法,从法律角度讲是可行的。”

乔高先生接着说:“至于只有个别人去海外器官移植,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记得七十年代柬埔寨的波尔布特时期,如果有一个加拿大人和一个澳洲人那个时候去柬埔寨接受器官移植,而器官来源是波尔布特的大屠杀牺牲者,我不认为人们会说,这只是个别人去,我相信人们会说,我们不希望任何人去那里。”

他还谈到:“我不知道从全国范围来讲,澳洲有多少人去海外接受器官移植,在加拿大,我们在三年的时间内调查了三个医院,这三个医院在这段时期去海外做器官移植的人数在二十到三十人次。”

玛丽亚教授则认为当一个澳洲人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直接导致一个中国人的死亡时,整个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是一个数字问题,当一个生命为生存而夺取另一个生命时,整个事情是不可接受的。并且,这也是很具代表性的,如果纽省只有一个人去中国接受移植,而省的法律禁止这样做,这至少使纽省维持了自己的尊严,同时也为其它省和联邦政府建立了一个榜样。也会使其它国家有例可循。

舒布瑞杰表示理解奥迪先生的关注,他说:“我知道奥迪先生提出这个问题是想得到帮助,以期获得更多的理由在议会上提出辩论。我的调查是在泌尿专科的。有记录可查的是每年有六个人去海外接受器官移植。这只是在这一专科领域,而在纽省,目前没有这方面的跟踪记录。我的记录是每年六个人,那五年的话就有三十个人,而在中国就有三十个人因为澳洲纽省这三十个人的器官移植而丧命,就是这样的一个现实。”

议员:我们必须制止这样的罪恶

纽省绿党上议员约翰·凯先生(John Kay)提及澳洲有四千三百名接受洗肾治疗的肾病患者,年增长率是百分之五,他说:“恐怕我们是世界上肾病患者最多的国家,我们有极其重要的责任包括道义的责任,保证我们的民众不成为世界上不道德器官交易的需求来源。如果纽省能够为此立法,把接收不道德器官移植的行为定罪,我们也将推动其它省和联邦就此问题做出响应。”

“即便纽省每年只有一个人去中国,我也愿意尽我努力去建立法律,避免一个生命因器官而被谋杀,一年一个人,五年就有五个人,我们必须制止这样的罪恶。”凯先生说。

当天参加研讨会的许多人认为全世界各国的人们听到这一事实真相,都应该挺身制止活体摘取器官并非法贩卖的罪行,这不仅涉及人权、道义,也是真正地为当地的社区和平、各自家庭的身心健康负责。

中共活体摘取器官恶行的曝光,已经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专程远道而来的加拿大前议会议员乔高先生以此行希冀澳洲民众和政府能够真正地关注在中国正在发生的“活体摘取器官”的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