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段在英七次被迫害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段在英,家住重庆市巴南区花溪乡一社一组。自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四年来,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而遭到残酷迫害达七次之多。具体情况如下:

一、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段在英在北京为法轮功依法和平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天安门派出所强行带到所里二个小时,并用两台电风扇对着吹(当时北京温度是零下十几度),后绑架到重庆驻京办,第二天又强行带回重庆非法关押在巴南区看守所一个月。

二、二零零零年八月,“610”的刘祥海指使村委会劫持段在英到巴南区俱乐部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并强迫交六百元生活费。

三、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深夜十二点以后,巴南区公安局一科科长刘祥海带梁道斌等四五个人闯入段在英家中,骗她说到南泉派出所去了解一些事情,把她绑架到南拳派出所后,借口参与了挂真相条幅,非法枉判三年(先关在巴南区看守所一年半,后转到重庆女子监狱四天后,转少管所一年半)。

在巴南区看守所关押期间非法强迫做头痛粉纸袋,每天3000个,数量不完成,不准睡觉。

在少管所一年半期间,强行“转化”。不“转化”的,几天不准睡觉,并强迫独自一个人坐在低矮的小板凳上(面积很小),不许动,不许改变姿势。被迫害的脚肿的很粗,像一根木棒一样没有知觉,不“转化”就一直迫害,强迫做奴工。

三年出来后,片警经常上门骚扰她,“610”还指使人长期监视她的居住。

四、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六日,段在英发真相责任制被恶人举报,巴南区公安局、派出所女恶警和村委会的恶人非法抄她家,抢走了录音机、录音带、大法书等物品。当时她本人走脱,在外流离失所两年。

五、流离失所期间,段在英在菜园坝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后,由铁路公安局绑架到铁路公安局治安科非法关押一天后,送到铁路局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一周,再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非法强行“转化”,不“转化”就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几个人打她。

六、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下旬,段在英又因恶人举报,被村委会带人来非法抄家,抢走了录音机、mp3和大法书。把她绑架到巴南区看守所,关押10多天后非法送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劳教期间强行“转化”,不“转化”就不准洗澡、不准换衣服,头上都长了虱子。而且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二点,每天十八个小时的“整训”。由恶警指挥所谓的“包夹”(恶警安排的刑事犯)来执行。内容包括:站军姿、军蹲、走鸭步、下蹲等。

“军姿”就是军人立正的姿势;“军蹲”就是军人下蹲到姿势;“走鸭步”就是双手在背后拉着,身体往下蹲着走;“下蹲”就是双手抱头,不间断的反复蹲下、站起。走鸭步多少圈由“包夹”规定强迫完成。这样反复折腾后,即使允许站起来,在很长的时间里都不由自主的有弯腰下蹲的趋势。

在整训过程中所有的事和细小的动作,都要打报告。如吐口水、吐痰、喝水、捋一下头发,还要求集中精力、目不斜视,不能转头等等。如有违犯,就惩罚做几百个下蹲。

如果继续不“转化”,恶警队长贾征就指使“包夹”加大力度整训(即增加迫害的时间和强度)。晚上十二点后,就是写思想汇报的时间,要一直写到恶警满意才能睡觉。

七、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段在英在李家沱发真相,被一个协警举报后把她劫持到李家沱派出所,要求她按手印、抽血验血、拍照片,她认为大法在救人让人明白真相没有错,不能放纵邪党强权的这种邪恶的迫害行为,所以她一概的不配合。巴南区“610”的余万其也来非法审问她:东西是哪里来的?叫什么名字?段在英反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叫余万才。段在英说完:网上见!意思是要曝光他。他不做声了。接着又抄她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真相币、mp3等物品。当天深夜就把她劫持到巴南区看守所。段在英绝食抗议。三月四日非法送往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

段在英到劳教所的第二天,吸毒犯唐洪霞就打她,要她背监规,她不背,“包夹”罗正兰、林定荣、秦芳三个恶人就对她拳打脚踢,她喊:打人了,三个“包夹”又拿抹地的布塞她的嘴。恶警队长辛莉莎来了。段在英说三个“包夹”打她。辛说我看到她们在拉你,邪恶的否定了真相。后来“包夹”又叫段在英申请参加“学习”,被她识破了险恶的用心没上当。过了十几天恶警队长杨轶强迫她去学金刚经,她不学。三个“包夹”在恶警的指使下,就强迫她连续“军蹲”七个小时还不准换脚。“军蹲”十几天下来脚腿痛的难以忍受的蹲不住。可是没有人性的恶人,不但没有一点同情心,反而强迫她长时间军蹲。达不到要求就抓她的头发,把她悬空吊起来,还用穿着皮鞋的脚乱踢她,段在英的眼睛都被踢得青肿。恶警队长杨轶、陶新(音)说:“这是合法的暴力机关。”晚上大队长胡晓燕伪善的询问:不学金刚经就学别的嘛!第二天陶新(音)说段在英是有意把伤给胡晓燕看了,又再次威胁她说:“这是合法的暴力机关”。

为了让段在英承受不了而“转化”,采取了强迫的洗脑学习等一系列的邪恶手段,如播放洗脑的碟片,将迫害她的“包夹”增加到八个,还增加了四个邪悟者整天的给她灌输邪理。一旦让人精神承受不了意志一垮,接下来就用颠倒的善恶标准和挑起人仇恨的谎言暴力伪善等内容来洗脑,其中有日本对华的侵略战争片等等来占据她的大脑和时间,从而不让她有独立思考的空间和时间。遇“610”来所谓的验收,恶警贾征就把她找去说:“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隐瞒劳教所阴暗残酷的一面。

这些邪恶的迫害手段,只有崇尚“假恶暴”的共产恶党教育出来的不信神的无神论者,才想的出来、做的出来。她们很可怜,更可悲。被恶党灌输的斗争哲学思想洗脑了、欺骗了,还以为就是自己要这样做,根本想不到今天种下的恶果,将要用她们的福份、生命来换取和偿还的,因为善恶有报是不变的真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