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荡涤万世尘 舍生忘死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

一、初得大法

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六岁了,我小时候体质就很差,上学前,一到太阳落山就开始哭,一直哭了三年,感觉是喘不出气。在上小学时,妈妈就带着我去针灸,那时气管炎就挺重的,经常吐血,身体各处经常有不适的感觉。从那时起,我就经常想:人要不得病,永远不死有多好!渐渐的长大的时候,我思考,人到底有没有灵魂,真的有天堂和地狱吗?因此我经常白天看太阳,夜晚观月亮。

上学后就赶上“文化大革命”,停课,叫“停课闹革命”,接着一路下去,中共各种政治运动,整个学生时代到中年就是这样一路批批斗斗过来的。随后,身体越来越差,胆结石,气管炎,类风湿,胃溃疡,神经性失眠,严重的乳腺增生,肿瘤,尿道炎等,三十几岁的我已是疾病缠身了。工作后,在本市内一家较大的制药厂工作,对药物的成份、合成、制作等就自然了解,特别是西药,都是化学成份,很多都是剧毒的,但因身体多病,每天都不得不咽下这些毒素,在痛苦中度日。

一九九八年六月份的一天,我有幸得到了这本无价之宝《转法轮》,解开了我人生中许许多多的不解之谜,知道了真有天堂、地狱。人有六道轮回,因果关系,善恶必报等。明白了人来在世上的真正目地——返本归真。当时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激动。

我开始学法炼功,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用真、善、忍法理约束自己,心性在不断的升华,世界观都发生了转变。师父马上就给我净化身体,不长时间,身体上的十几种严重疾病不翼而飞,当时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是人类的科学所不能及的。初得大法就体悟了大法的神奇,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正如师父所说:““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1]

二、迫害中我依然救度众生

1、二零零零年元宵节那天,我又一次被绑架,这次恶警直接劫持我到看守所,在看守所,一铺大板床住了二十几人,给炼法轮功学员的只留出一张双人床的地方,抓去多少人都得挤在那块地方,根本躺不下。而在那里的杀人犯都可以被利用直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有很多大法弟子就是这样被活活打死后按自杀或突发性疾病等秘密火化的,吉林的李再亟、付春生就是这样的例子。

我一来到这个监室,看见有两个炼法轮功的同修,被她们看管的很严。连说话这个人的基本权利都被剥夺。其中有四个杀人犯,一進去监头就威胁我,问我怕不怕死,有的说我们不但敢杀人,卸尸都很熟练的,我微笑着看着她们,没有一丝怕意与忌恨,心中充满大法修炼者的慈悲与威严。

当天晚上我依然平静的炼功,她们蜂拥而上,那个监头先打了我一拳,我说一句,住手,她们七嘴八舌的说,你胆子也太大了。但谁也没动我,说要告诉队长。我始终用善心对待她们,告诉她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真、善,忍,大法师父是来救度众生的,别被中共的造谣媒体所迷惑,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我说如果你们能得到大法,就不会去杀人走上绝路了,只有走進大法,归正自己,才能改变命运。后来她们不但对我不凶了,而且都很爱接近我,她们很多都承认大法好,有的还学会了背《洪吟》,有一个杀人罪犯很认同大法,在看守所呆了挺长时间了,在我去看守所期间她得到传票,被判刑十年,在临走前,她给我们唱了一首歌,歌词大意是我们今天有缘相聚,一切都是神安排。

在看守所被迫害十八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刚一到劳教所,警察就拿出几种刑具,说到这谁也不准炼功,不然就用这些东西伺候,不行还有更厉害的,说完就打开电棍电和我一同送去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天天用伪造的诬蔑李洪志师父的材料、录像等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强迫百分之百“转化”(就是与法轮功决裂),不“转化”就动用各种惩罚,酷刑,第一步强迫认罪认错,对不“转化”的无休止加期迫害,我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不改初衷而遭受多种无理惩罚与酷刑拷打,他们甚至用电棍毁容。如果不是师父呵护,这每一种酷刑都能置我于死地。

她们虽然对我很凶,但我从来没有恨过她们,听师父的话,时刻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写起诉江的控告信,申请复议信交给所里,给警察写劝善信,告诉她们大法真相。

二零零一年一月,劳教所广播里一直播放着诬陷师父的谎言。我听后,当时就要笔写上诉,他们不给。几天后,电视台记者上劳教所录像准备新年上电视。所里找来被强迫“转化”的邪悟人员,让她们说劳教所如何的“春风化雨”,对法轮功学员如何“人道”,编排假戏,诬蔑大法。同时,劳教所安排三个不妥协的法轮功修炼者接受采访,今天我必须站出来说真话,在劳教所教育科办公室面对录像机,面对记者,揭露了我在劳教所遭受的种种非人的迫害,因为当时我还遍体鳞伤,半个脸都被电黑了,我说共产党不是讲“实事求是”吗?为什么不敢面对全球说一句真话?是因为这一切都是欺世大谎,是因为大法太正了,一切不正的和不够正的都要起来反对,我当面否定了对李洪志师父的诽谤。

劳教所“领导”大怒,还没等我回到大队,电话就打回大队去了,回去后恶警队长怒气冲冲的对我说:“站住,这回可给你机会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知道又要给我上刑了,就在这时,摄影记者扛着摄像机来到了大队,他们怕露了马脚,赶紧说:“你先回去,明天找你,你不是能说吗?让你说一天。”我回到监室,感慨万千,是师尊又一次保护了我。我每走一步,都是师尊的心血倾注。“如果不为你们承担历史上的一切,你们根本上是无法修炼的;如果不为宇宙众生承担一切,他们就会随着历史的过去而解体;如果不为世人承担一切,他们就没有机会今天还在世上。”[2] 师恩浩荡啊!我想不清师尊为救宇宙众生是怎样的承受。

后来听家人说你们劳教所上电视了,我的家人侄女和舅妈在电视上看到了我,但只看见嘴动,没有声音,不知我说的什么。只是听解说员解说,都说学大法后悔了。当时我心里一惊,劳教所怎么能这样造假,欺上瞒下呢?电视台的新闻报道怎么能这么撒谎呢?这种造假宣传又蒙骗了多少无辜的世人,我一定要尽快走出魔窟,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我终于回到母亲身边。

2、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我和妹妹到农村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绑架,当天晚上又一次被送進看守所。这一次她们利用惩罚刑事犯人的手段,不让我炼功,学法,发正念,我绝食要求无罪释放。第五天所长发令了,说管教工作没做好,继续施加压力,再不吃饭全室的人都得陪着罚坐,不准休息、不准放风(因为看守所不准接见、刑事犯人只能靠几天一次的放风时间,在后院和家人在山坡上望一望,见见面),以此来挑起矛盾。让犯人看着我,不让睡觉,第三天开始灌食迫害。

这样看守所的正,副所长,监室管教一起找我谈话,我就借机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利用犯人迫害大法弟子是既犯国法又犯天法的,双方都在犯罪,世间所有的执政者都得看对待大法与对待大法弟子的态度而摆放未来的生命位置,无一除外。后来他们改变了做法。我牢记师尊的教诲,“我们作为修炼的人哪,就尽量的慈悲的对待你身边的一切众生。也许有的人是机缘不到,也许有的人中毒太深但是还可救,当然也有一些人是不可救的,但绝大多数都是可救的,目前你还分不清。我想千万别心灰意冷,对谁都慈悲这样去做,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3]

我看着身边的这些人,知道她们都是被谎言蒙蔽的人,我都把她们看作亲人。我忍着极大的痛苦给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大法是来救人的,电视新闻、焦点访谈、自焚等都是假的,并给他们分析其中的道理和大法教人向善的法理,她们听后说是有道理,说你们学大法的还真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一个犯人当时脱口而出,法轮大法最圣洁。最后她们对我都很好,我看着她们也感觉非常亲切。这时管教买来蛋糕、奶粉送给我,我自己一块也没吃,把这些东西分给监室的所有人,她们感激的说,托你的福,我们在这里还吃着蛋糕了。

到了第十一天,派出所来接我,一刑事犯哭着拽着我不让我走,说要跟我学大法。这时管教过来说,“法轮大法真是真、善、忍,我今天真正体验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其实你们讲真相没有错。”当时我切身的体验到了“慈悲能溶天地春”[4]的美好境界。

三、助师正法,广救众生

二零零三年,从看守所回来后,我看到家乡随处可看到诬陷大法的标语,通过讲真相,我了解到绝大多数的人都中毒很深,尤其被中共无神论的灌输下,使中国人变得什么都不信,世风日下,没有心法约束自然什么坏事都敢做。特别是被中共利用迫害法轮功。我知道他们要再不明真相,生命的走向有多么可怕。师尊一篇篇的经文催促我们抓紧救度世人,快快讲清真相。于是,我逢人便讲。通过各种方式讲真相,很多人明白了,转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有的帮助大法弟子,有的走入修炼。下面仅举二例。

1,记得有一位是在单位直接管迫害法轮功的,他妻子在迫害前也是炼法轮功的,七二零迫害后,他妻子心性没守住,后来得病瘫痪,这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造成的,所以致使他对法轮功无好感、不相信。

经同修介绍,我去了他家,我见到他后,发出的第一念就是我必须给他讲清真相,大法一定能救他,第一次去他不相信,不接受真相,还说了些不好的话,我没有放弃,第二次又去,他很冷淡,看出不欢迎,但这次没说什么。我不泄气,第三次又去他家。我说我知道你的身份,我为什么冒着危险来给你讲真相,是因为我师父让我们赶快救人啊!我希望你今天能听我说几句话。我从“天安门自焚”讲到电视报纸上诬蔑的杀人、自杀案例都是假的,是中共炮制的诬陷法轮功的真相,他提什么问题我就给他解答,他有些疑惑,说光盘我已经看很多了,我不相信那(法轮功)说的是真的,共产党不会那么残忍吧。

这时我给他讲我整个被迫害经历和多次濒临死亡的过程,把手上、脚上的伤疤给他看。他表现出很惊讶,这次我们走时,他送我们出门。后来,我又一次去他家,他妻子对我说,上次你走后,他对我说:“这个人很好,她说的都是真的。”后来我听当地同修说,两会期间,当地挂满了证实大法的条幅,他们单位准备抓人,当时他站出来说要抓就抓我吧,都是我挂的。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我庆幸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2、我有一个很要好的同学,也是亲属,我们已很多年没见面了,从劳教所回来后,她去我母亲家看我,我才知道她供那些狐黄的东西,还给别人看病,我给她讲法轮功真相,她说,我信我的仙,你信你的佛,我们互不干涉,看着她,我很难过。

分手后几年一直没见过面,二零零八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找到了她。谈话中我知道她身体已经不好,而且糖尿病很重,自己天天打胰岛素,但我知道她很善良。她问我,我就这么信仰,能不能回归净土极乐世界?我看到了她那颗真想求道的心。我让她修大法,她没有表态,当时《九评》已传出,三退大潮已到,我第一次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她欣然同意,而且她又把她丈夫和孩子也劝退了。后来我给她拿大法书,她当时没有很在意。

有一天,在大街上我看到了她,上次我给了她一份神韵光盘,我问她看没看,她说,家里的机子不好使了,我马上去给她买了机子,她当时出于感激,看了神韵光盘,不看不知,一看马上感到神韵的能量,启迪了她生命的本性,她开始看《转法轮》了,零九年她正式走入大法修炼,她供了多年的狐黄送走了,师父都给她清理了,身上疾病都好了,胰岛素扔掉了,她高兴的跟我说,修大法后一身轻。她现在修炼很精進,也在讲真相,劝三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了。

我们跟随师尊下世救人,我们知道,世上的一切因为师父才有今天,我们做的一切是因为师父才有意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