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大法的正信,使我度过了家庭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我是一名广东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三月得法。得法前我身体不好,全身都是病,有盆腔炎、宫颈炎、神经衰弱、慢性咽喉炎、髋关节退行性病变、风湿性关节炎,全身所有关节都痛,冬天不能接触冷水,中药、西药、拔火罐、针灸都用过,吃补品也没见效,真是苦不堪言。最严重的一次发作,高烧不退,全身关节僵直不能弯曲,不得不住院。住院期间有大法弟子向我洪法,我因此有缘看到了《转法轮》这本宝书,看了大法的书后,我内心非常震撼,被书中的法理深深的折服了。我明白了人为什么得病,造成人有病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我当时想,做好人病就能好,不用打针吃药,太好了,那我就做个好人。就是从这个出发点,我走入了大法修炼的门。

得法后,我很精進,每天学法炼功,从未间断。关节炎盘腿很痛,单盘都做不到,我天天压腿,三个月内就双盘一个小时。无论腿多疼,都坚持双盘,从没在中间拿下来过。炼功后三个月所有的病都好了。我曾经参加过广东省关于法轮功学员祛病健身效果调查,填写了调查表,把自己修大法后身体的奇异变化和心性的提高作了如实填报,还找单位盖了章,才交上去。我身体的好转家人和亲友都看在眼里,平时我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心性、做好人,一家人的关系越来越和睦。

然而,迫害开始后,大环境变了,家中的小环境也出现了干扰,丈夫由于害怕,开始对我学法炼功百般阻挠,打骂是常有的事,甚至扬言要在家里钉个铁笼子把我关起来,让我不能出家门。由于不向邪恶妥协,坚修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后,我曾三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一年,去北京上访被带回后,单位问我是要大法、坚持修炼,还是要工作,二者只能选其一。我选择了大法,从此便失去了工作。最后一次是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六年我从监狱回家,新的魔难又接踵而至。回到家,不仅没有得到久别亲人的关心和体贴,反而看到丈夫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明目张胆的住在我家里。那个女人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孩子,女人和她的孩子当时都住在我家。丈夫要和我离婚,我和他去民政局办手续,因为我身份证在被抓时被公安非法没收,没有身份证,结果婚没离成。当时心里很难受:我这几年因迫害受了这么多苦,工作没了,没有经济来源,唯一剩下的家庭,丈夫又和别的女人公然住在一起,真是千辛万苦涌上心头,心中充满了愤懑、怨恨和屈辱。但是转念我又想到,我是大法弟子,这一切都是因为邪恶的迫害才出现的,这是旧势力的安排,修炼中没有任何偶然事件,我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即使再苦再难这一关我也要闯过去,升华上来!

这些年由于邪恶的迫害,没有保持经常和系统的学法,而且这几年师父的新讲法我还没看到,于是我痛下决心,一定要把师父所有讲法系统看一遍,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用法来对照自己,归正自己。通过学法以及和同修交流,我悟到,不应该离婚,这是旧势力安排的对我的一种迫害,这是一种不正确状态,离婚也不利于我证实法和救度家人,我应该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和正念归正这一切,善解这一切。于是决心尽力挽回这场婚姻。

我丈夫和那女人每天上班,孩子上学。大法教我重德行善,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善待他们,每天给他们做饭吃,帮那女人带孩子,从未对他们恶语相向。每天找机会跟那女人讲真相。我跟那女人劝善,劝她离开我家,不要破坏我的家庭。可是她不听,说我丈夫让她走她才走。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让我们“正一切不正的”,在《忍无可忍》中师父说:“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我想我不能太懦弱,要纠正她这种不正的行为,在人的这一层面上他们的这种行为也是违法的。我就正告她:我还没离婚,你这样做是违法犯罪行为,犯重婚罪,如果不离开我有权利去法院告你。她这才离开我家(后来我还去她的单位找她劝她退出了团队组织,一字没提她曾经破坏我家庭的事。)。女人走了,丈夫很生气,跟我又打又闹。有一次深更半夜把我从床上拖到书房,对我施暴。我保持大法弟子的心性,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正告他:你这种行为是违法的,他停了手。后来一次他来抢我正在看的电子书,我死死抓住,同时在心里求师父帮助,他没抢走,就把一杯水倒在我脸上。从那以后他再没动过我。

丈夫逼我离婚,一分钱也不给我,说离婚才给我钱。每天跟我搞冷战,不理我。我说,这个家是我的,你一分钱不给,我也决不会离开这个家,无论怎样就是不离婚。靠着我妈和妹妹的资助,我每天做好他爱吃的饭菜,收拾好家,主动叫他吃饭,在生活上关心他。由于自己以前做的挺好,丈夫的亲戚都认可我,劝他不要离婚。有一次他扬言要去法院起诉离婚,我说,我不怕,法院的人都知道我们是好人,如果法院不了解法轮功我可以跟他们讲清真相。而且,我手里有你和第三者来往的证据(我真有证据),在法庭上我可以证明你在婚姻中是有过错的一方,这样法院真的判决了也是于你不利的。但我不会轻易这样做,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是讲与人为善的,我是用大法弟子的慈悲一再给你机会,你不要一次又一次利用我们的善良,执迷不悟。他听了再也不提去起诉了。

集体学法时,针对家里的情况同修要我向内找,我心想:我又没错,我都这么痛苦了,还要找自己!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我找到了自己的争斗心,不够慈悲。表面上我做的很好,生活细节上无可挑剔,但那都是人的表面的办法,心里没有放下对他的怨恨和对那女人的妒嫉。通过学法,发正念,时刻提醒自己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做到无怨无恨。同时清理家中邪党文化的东西,发正念时帮丈夫清理他背后的情魔烂鬼。

丈夫过生日,请了一些亲朋好友在酒楼聚会,把那女人也叫来了。席间,女人因为丈夫没跟我离婚而生气跑开了,丈夫就去追,女人站在不远处的窗前不回来。瞬间,我感到其实她也很可怜,破坏一般人的家庭都是有罪的,破坏大法弟子的家庭罪更大。我心里完全没有了对她的嫉妒和怨恨。在所有亲朋好友的注视下,我过去劝她,把她叫回了餐桌前坐下来。当天晚上丈夫的表弟跟我说:嫂子,你做的太好了。从那以后,那些朋友每次见到我都很尊重,我也利用一切机会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真相,他们都做了三退,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大法弟子的善念正行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最好例证。

我在家里捡到丈夫的一枚金戒指,交给他时我跟他说,我本可以把它卖掉,因你一直都不给我钱,但是我不能这样做,因我是修炼人,师父教导我们要按照“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所以还是还给你。丈夫笑了一下,接了过去,我接着说,你得给我生活费呀,他说过几天吧,他面子上还有点拉不下。过了一段时间他开始正常给我生活费了。

开始由于自己的心没放下,有时我还查他的手机,看他还有没有和那女人来往。果然,他们竟真的还保持着交往,甚至背着我去旅游。我就想着怎么对他劝善,让他彻底放弃那不正的婚外情,师父讲过现在的人道德底线很低,我想不能跟他讲高,就按照传统的道德标准跟他讲做人的道理。

丈夫从事教育工作,我说你为人师表,要言传身教,要讲师德,我说不能做这样不道德的事,你的学生会怎样看你,你的同行会怎么看你,我们的孩子会怎样看你。我说我完全可以到学校告你,让你身败名裂,但我不会这样做,因我是修炼人,要讲慈悲,所以我才这样一再的劝善和容忍。随着心性的提高,我逐渐放下了对他的情。过节的时候我跟他商量,那个女人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送点东西给她吧,丈夫却说:不用了。现在几年过去了,他已经彻底断绝了和那女人的来往。

通过这几年的共同生活和劝善,现在丈夫已退出了共青团和少先队(他未入邪党),家里来同修集体学法他也不反对了。回想这段过程,我感觉过了一个大关,如果不是有师父和大法的指导,没有同修的帮助,我是走不过来的。可能早就离婚了。可是走过来后回头再看这段魔难,觉的也没有什么,放下了执着再看它,什么也不是。

以上是我修炼和过关中的一点体会,写出来跟同修们交流,有些方面是自己体悟,不一定完全正确,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指正,让我们共同在法中不断提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感谢师父!谢谢同修的帮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