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 走出去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很幸运得了大法,当时中共正在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抹黑法轮功,妄想让世人都仇恨、远离法轮大法,我知道这都是中共的一贯的邪恶伎俩、一派胡言,我根本不相信。因为我看到了法轮功的奥妙和神奇。法轮功和一般的功法不同,是以“真、善、忍”最高标准来修炼人的心性,教人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不但可以得到身体的健康,而且能使修炼人思想得到升华提高。

自从我开始修炼了法轮功后,不知不觉身上的十几种病全部消失,人也变的更有精神更有活力了,因此使我更加坚定了学好法轮功的意志和信心。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共用了最邪恶的手段栽赃、陷害、打压法轮功,用了最卑鄙的手段欺骗民众。我知道摆在我们面前的路很艰难,中国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我们去救,我们要抓紧时间抢人、救人,现在的时间值千金、值万金,同修们都在用各种形式讲真相救人,我也必须走出去。

刚开始讲真相我不知道怎样讲,有面子心、怕心,所以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后来和同修一起听他们怎样开口讲,慢慢跟着同修学着讲。后来我和一个同修大姐组成了一个讲真相小组,我们每天首先学法、发正念,然后再出去讲真相。我们在菜市场里讲,坐汽车遇到机会讲,走在路上碰上人也讲。我们一般是一人讲,一人发正念,一人讲的接不上时,另一个人再补充,就这样我们从不会讲、怕讲,在师父的呵护下慢慢的走向了成熟,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都坚持出去。

一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我们来到一个民工棚,这里住着七、八个民工,我们進去首先问他们好,称他们为老乡,跟他们拉近距离,我们说你们真不容易,住在这么简陋的棚子里,天又这么热,他们说:没有办法,为了生存,混口饭吃。我们和他们简单的聊了一下家常,就跟他们讲真相,讲贪官如何腐败、欺骗百姓、迫害善良,讲法轮功是被中共迫害的,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都是好人。他们都很认同,其中还有四个大学生,放假打工赚点学费钱,他们听后都做了三退,而且非常感谢我们,叫我们注意安全。

我和同修大姐在一起配合的很好。因为她善的一面,发出的都是正念,也很能吃苦。她眼睛不好,有几次摔倒在水里爬起来就走,毫不在乎。我们互相鼓励,在大法的佛恩浩荡下再苦也觉得甜。每到周末或节假日,我们就到公园讲。因为有很多小学生在这里玩,孩子们很纯,但他们受中共毒害也不浅,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救他们。一次我们来到几个孩子中间,跟他们一起玩,问他们上几年级,在那个学校上学,最后我们说考你们一个问题,看看谁最聪明。我们问他们是“真、善、忍”好,还是“假、恶、斗”好,孩子们都争先恐后的回答“真、善、忍”好。然后我们跟他们讲了做人的道理,如何做个好孩子,不要说假话,最后告诉他们:你们带的红领巾对你们如何不好,他们听后都明白了真相。以后每次遇到我们,他们就会对我们喊“真、善、忍好!”也有不听的孩子,受中共毒害非常深。一次我们正跟几个女孩子讲真相,一个男孩跑过来说反党。我们看到他非常痛心,这么小的孩子就被中共的谎言毒害,越加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

为了使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同修们都用手机在讲真相救人。因为手机讲真相快捷、便利,可以走哪带哪,能够使全国各地的人都能了解大法的真相,所以我也拿起了手机这个救人的法器。刚开始用手机,按键太多(因没用过手机)怕用不好、怕恶人监控、怕别人举报、怕这怕那,种种怕心都起来了。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 师父的话给了我勇气和信心,因为修炼的过程也是去掉自己执着心的过程,走向成熟的过程。

我一开始学着放真相语音,语音内容很多,放了一段时间,对方有的听有的不听,还有骂人的,自己也很着急。但我想到师父讲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如果自己用人的方式去讲,而慈悲心不够又怎么能把人救了呢?如果人人都能明白,也用不着我们去讲真相了。同修也鼓励我说;“咱们讲真相不求结果,只讲过程。你只要打一个电话、按一个按键,就是解体邪恶,邪恶在另外空间就胆颤心惊。”于是我抓紧学法,调整心态,后来我干脆拨通电话直接跟对方讲。

我记得第一次拨通电话后,对方传来声音,我很紧张,说起话来直发抖,说的是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对方说:“你说的什么呀,前言不搭后语,你回去练练吧,等练好了再讲。”我当时羞愧极了,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是大法弟子啊,众生都在等着我们救度,自己连话都说不好,怎么能救人呢?我下决心一定要走出这条路,回家后我把讲真相的内容写在纸上,反复照着念,经过多次磨炼,自己慢慢的走向成熟。

我打电话的对像方方面面,曾经跟法院、国安、六一零、律师都打过电话。刚开始打时,他们骂人,骂的很难听,有的说要报警,什么样的人都遇到过。我没动心,因为他们都在迷中,长期受中共一言堂和无神论的灌输。但是他们都是来自天上的高层生命,是冒着天胆下来,也是为法而来,我不救他们谁救他们呢?一次跟某市国安打电话,他说:“你是法轮功吧?”我说:“是啊!只有法轮功才敢说真话,告诉你们赶快退出中共才能保平安。”他说:“谢谢你,我知道了,你要注意安全啊!”

又一次电话通了,我开始讲中共邪恶、暴政、贪污、腐败、迫害法轮功。对方说:你别讲了,我是六一零的党员。说完后就把电话挂了。当时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多少人等着我们去救啊,可能一走一过他们就失去了机会,在公检法系统工作的人的确受毒害大,难救!所以不能一个“难”就挡住了。我觉得我不应该有分别心,不管他是谁,都是我要救度的生命。只有让他们了解真相,才能使他们得救!所以有机会我还是坚持给他们打电话。

还有一次我打外省的电话,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我告诉他:现在中国有个三退大潮,就是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保平安。因为中共半个世纪以来对人类、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它用了世上最邪恶的手段迫害做真、善、忍的好人,栽赃陷害法轮功、制造天安门自焚案,天真的要灭它。他说:“我相信,我恨不得中共现在就垮台,我也是个受害者,我十七岁就被它们打成右派。有它的存在,中国永远发展不了。”我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日一到、马上就倒。赶快退出它、远离它。”他说“:我早就想退,就是没地方退。”

我曾经还遇到过这样一个人,我跟他讲完真相后,他说:“我知道共产党不好,我也是党员,但现在退出还不是时候。”我诚恳的说:“朋友,我这么老远打电话给你,不是为你好吗?我也不图你回报我什么,我为你有个好的未来,能够平平安安,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我把你当作自己的家人一样,现在天灾人祸不断,是不是天灾警示人呢?”当时我就有一念,我一定要救他,心里一热,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可能是我的慈悲感动了他,他立即说:“好,我退,我退。”

每次打电话,对方退了后,我都会说:“谢谢你,请你告诉你的家人和朋友,希望他们也能平安得救,请转告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很高兴的说:“谢谢!”有的人听了电话说:“我也想学法轮功。”有的说:“你要和我们常联系。”有的说:“你再说一下,多说一会,我很想听。”有的人听完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们都能明白真相,我真的为他们高兴。

我只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和同修比起来相差十万八千里,离师父的要求差得很远。因为自己平时没有注意学法,没有用修炼人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遇事不能及时向内找,有许多执着心没有修去,如:虚荣心、显示心、妒忌心、怨恨心、证实自己的心等等,所以被邪恶迫害走了一段弯路。是师父的慈悲,不记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的过往之过,把我从迷茫的万丈深渊中拉了回来;是师父的洪恩,是同修的帮助,把我叫醒,使我从新回到修炼的路上,如果自己还做不好,真的对不起师父,为了自己来时的誓约,我决不能再让师父失望,我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坚定走好以后的路,完成自己的使命,来回报师父、回报大法救度之恩。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