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师:我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我是一名小学退休教师,今年六十八岁。在我三十七岁时就已百病缠身了,经常跑医院,一次去医院竟做了九项检查。我活得太没有意思了,却不愿去死,因为孩子还小。

听说气功能祛病健身,我先后学练了五、六种功法,病魔并没离身,从此不再练了。

九七年四月的一天,学校放假,老伴告诉我:“你回来就窝在家里,人家都在山上锻炼呢,炼气功的大概有上万人,那里还有功法简介……”我就上山看看。果然有很多人在炼功。有人热情的向我介绍说:他们炼的是法轮功。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教人向善,使人道德升华,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变得真诚、善良、宽容、平和,欢迎参加。当时自己在外地任教,很少回家,加之对法轮功只是肤浅了解,辞职后才在九八年九月正式走進大法修炼的大门。

得法初期,我学法炼功很精進,每天读三讲,从不怠慢,就连做饭、洗衣服也在听师父的讲法,读着听着,神迹出现了,光线暗时就有彩光出现在宝书的字里行间,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量,在不知不觉中身体起了变化,无病一身轻。神迹的出现,身体的变化坚定了我的信心,我从内心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合十!

讲真相,救人

教师本来是为人师表、传道授业解惑的,我也凭着美好的品行,娴熟的口才教书育人。我从小就受家庭传统教育,淡泊名利,吃亏在前,敬业奉献,口碑好。得法后身心受益匪浅,一切更加顺利。一些家长极力要求我托管学生,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想挣钱。有位同修说:“大法弟子不求钱财,但我们也不怕有钱。”我便答应了。我有我的想法。我托管的学生都是家庭有特殊情况的,并且都学习很差的。我是大法弟子,要与人为善。我用耐心、爱心、善心对待学生,不计得失,他们一个个身体健康,学习進步,就连年级倒数第一的学生考试成绩也达到了九十三分,学生高兴,家长满意。我心里说: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是师父在加持我呢。学生们与我关系溶洽,无话不谈。我给他们讲真相,先后来我家的托管生都退了队,还有好几个家长也“三退”了。他们明白了真相,得到了救度,“只有法徒救众生 了解真相能救命 ”[1]。

救人不要有局限性,一定要面对大多数人。随着资料点的不断建立,资料增多,我在晚上出去发放。第一次出去觉得周围到处有眼睛看着我,好像我走过的地方灯光都特别强,怕心来了,不但怕而且还伴有说不出的恐惧、感觉头发木、手发抖、腿发软、心跳加快,事还没做就冒出了不好的念头,感觉危险就要发生。不断的背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才把带来的仅有的三张资料发出去。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悟到:怕心的实质就是为私,为我的私心,是绝对要去的,必须放下自我,听师父的话,学好法,走正路,必须突破怕心这一死关,把自己溶到大法中去。这样不知不觉正念足了,顾虑少了,越发越顺。这时再出去发资料时总觉得每次带的资料太少,不够发的。这就是师尊讲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3]

现在讲真相发光盘时,出发前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开启弟子的智慧,给弟子安排有缘人。在发神韵光盘时,根据情况向常人介绍:这是集中华民族五千年传统文化精华的晚会,会使你的心灵得到净化,陶冶情操,打开看看,如诗如画,仿佛進入仙境般,今天你能得到这光盘,是我们的缘份,也是你的福份,请千万珍惜。看完希望你传给你的亲友,那是功德无量的。有人会问:“这张多少钱?”“送给你。”“谢谢!”“不用谢,祝您全家幸福平安。”

不是老伴不好,是我不善

我的老伴少言寡语,爱整洁,且胆小如鼠,是我最瞧不起的人。他爱运动,反对我炼静功。

“七•二零”迫害开始后,他害怕异常,坚决反对我学大法,撕毁了我的大法资料、大法书籍,撕毁了我的《转法轮》。我把书藏到哪儿,他搜到哪儿,还不许我出门,有时还跟踪我……。我打坐,他把我抱起来扔在凉凉的地上;我学法,他把电视声音开到最大,震耳欲聋,为此,我们的矛盾不断,有争吵,甚至动手,他打我可是真打,脸都气青了,打得我手上、胳膊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我也毫不示弱,打不过就咬他,用小凳子砸他。一次一位同修(他的同事)看见了我手上的伤,问我,我说了实情,她说:“我们科里的‘模范丈夫’咋这样!”

我忍无可忍,提出离婚,他死活不肯,我说:“是你叫我去学法轮功,我现在炼了,你却反对,你是人我也是人,你为什么要限制我的自由?我是大法受益者,我信师信法,无论你咋折腾我也要一修到底!”他只说怕不安全。

他制服不了我,发动孩子向我進攻。大女儿说:“只要我妈身体好,我不反对。那几年我妈有病,不能上班,还要由你伺候,你多累呀。”小女儿说“我妈修大法了,身体好了,给咱们全家减轻负担,对你也好了。我妈没有做错,我支持!”一计不成再来一计,他又挑动儿子跟我斗(因为我特别重男),儿子对我说:“妈呀,我求你了,你不要再学法轮功了,现在形势很严重,到处在抓法轮功,听说抓去的人与异地交换。如果把你抓去,我想救你连人都找不到,你不要给你儿添乱了,你要再这样,我也就不活了。”象这样的威胁進行了三次,我没有退缩。儿子竟然说:“明天是星期六,咱们回去把我姥姥再看一次,我的死期不远了。”大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我不能容忍他们再给我施压了,便说:“信仰是我的自由,谁也别想管住我,谁想死谁去死,我不死,我妈还活着,没有人赡养(现已过世),我还要孝敬我的老娘呢!”都不吭气了,真是邪不压正。平静不了几个月,他又开始唠叨,不许我炼功,要我去公园,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使我家无宁日。

作为大法弟子,一定要平衡好家庭关系,怎样平衡呢?唯有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4]我静下心来学法,师父自始就告诉我们,修炼就是修自己,碰到矛盾就是向内找,不能向外求,师父说:“当然我在各个环境中多次跟大家讲过,碰到矛盾的时候都要向内找。可是有些人碰到矛盾的时候他还是不能够向内找。有的能认识到,有的连想都不愿意去想,甚至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我说这就做的很不够。”[5]“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6]对照自己,是自己没有真修,历来认为自己一贯正确,根本没有在第一念思考自己,“是不是我真的出现什么不对了”,他为什么总是无休止的和我较劲?看来我真有问题,一定有不对的地方。我开始向内找,我细细的查找自己:平时为了多学法,家务活能不干就不干;卫生能不搞就不搞;做饭咋简单咋来;他生病了,我很少过问,爱难受不难受,一天很少与他说话,对他简直像外人一样……。在家里我总是高高在上,他要关心我、顺从我、多干活才行,现在反过来了,他要管我,让我听他的,我转不过弯,还觉得学法后,我已经善待他了,一些事已经不与他计较了,还要我怎样呢?对他太好我就太掉价了,我对小女儿讲:“我这么对他,还不知足,他值吗?”小女儿说:“你本来就不太理他,觉得跟他这辈子委屈你了,他怕心重,和你闹是关心你,在帮你提高心性。你知道,你前世是怎样折磨人家的?谁不喜欢和睦相处……”女儿的一席话触动了我,我打开《转法轮》看到师父讲:“在这个宇宙中还有个理: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业力也要得到转化。因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转化多大,都变成德。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你不就两得了,业力还消下去了。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三得。你是个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7]一举四得,我何乐而不为呢?我放下了架子,开始严格要求自己,该做的事必须做好,家里干净整齐了,饭菜质量提高了,尤其这次老头生病,我问寒问暖,不时的给他量体温,想法降温,端饭送水,喂药,洗衣擦身,他很满意。自那以后他不怎么找事了,气氛不太紧张了,修炼的环境宽松了:家里可以挂大法的年历了;为给他洪法,大法资料我也敢放在他的桌子上了;早上知我炼功便自己去公园了;我学法,他看电视就把声音放到最小……。老头变了,真的变了,这是因为我变了。以前不是老头不好,是我不善,我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7]。

我虽是大法弟子,与精進的同修比差距还很大,我要不断向内找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如学法不入心,发正念思想不集中,还有怕心等很多人心,今后要在修炼路上精進再精進,学好法,修好自己,更多的救人,完成自己的使命,不辜负师尊的期望。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指路灯〉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