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等待着我回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在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后,由于怕心从劳教所出来后就放弃了修炼。直到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以后次才从新走回来。将近十年中,我从没接触过同修,也不知道大法的洪传情况。

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

在二零一零年的时候,有一次我在一个博客里听到“思故国”这首歌曲,唤醒了我的本性。听着歌曲我流泪了。强烈的想要了解大法的情况。师父看到了我的心。我通过常人网站的一个链接轻松的就上了明慧网。我看到了大法在世界的洪传情况及这些年来大法弟子们为救度众生的壮举,那一刻我知道我错过了什么,我发自心底的流泪。我发自内心的大喊,我要从新修炼。

我开始在网上看师父一九九九年以后的讲法。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把国外讲法看了几遍,我被师父洪大慈悲感动的一次次的流泪。那段时间无论走路、坐车、吃饭、干什么都会流泪。因为我知道我能走回来是多么的幸运,我知道师父给予我的是什么。

学法几天后我突然明白,师父在国外的很多讲法,都让我们走出来,走出来,以前就是从表面理解,走出来就是走出来做大法的事。可我现在明白了走出来是从人的思维,人的观念中走出来。当我明白这点时,好象一扇大门在我面前轰然打开一样。我流泪了好久,我和师父说,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终于回来了,而且是真正的回来了。

那时由于接触不到同修,真正走回来,干扰还是很大的。有一次,我清清楚楚的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和很多人在参加考试,考卷要答两遍,当第一遍答完交上去之后再返回来从新答时,就根本没有我的考卷了。醒来后我很痛苦,我想是不是我掉队的时间太长了,根本不能修了。经过痛苦的挣扎,我想无论我自己能否修成。我知道大法的美好,哪怕我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一个生命,我也没有白学师父的大法。不管它,接着学法。就这纯正的一念,走过了这看似平静,但对修炼人来说是致命的一关,因为它关系我到底是修还是要放弃。

当时因为独修,很多法理不是很清楚。有好几次差点又无法走下去。每一次对我来都是生死关。记得看了师父的讲法有一两个月以后,我知道救度众生的紧迫。可怎么做呢?我没有一份真相资料。后来我想就面对面讲吧。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被迫害过,这个怕心死死的我抓着我。刚开始两天我在街上转悠,想开口讲真相,话到嘴边又被这些保护自我的假我阻挡着开不了口。回家之后我沮丧的躺在床上,恨自己的不争气。第二天我暗下决心,我今天一定要开口。当我走在街上时,突然一念打到脑中,你这不是搞政治吗?因我当时还不知道有《九评》,分不清救度众生和搞政治的关系。我不知道是党文化的毒素在阻挡我。当时痛苦极了。思想里激烈的斗争。如果我不能分清讲真相是在搞政治还是在救度众生,那我就无法修炼了。因为如果是搞政治,那我修炼的就不是正法。好在法打开了我的心结。痛苦过后我就去看法,师父的法打开了我的心结。

突破怕心救人

当没有这个障碍时,感到一身轻松。可是这个怕心还在阻碍我。记得第一次讲真相,那天我心里和师父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定要突破这个假我。走在路上看到一个女人推着一个坐轮椅的老太太。我想这次我一定要讲。可心里的真我和假我在激烈的斗争,人家都走出去好远,我还没张开嘴。这时的真我占了上风,不行,我一定要讲去。我追上去,告诉她们大法的真相。这时我感到能量在我的腿上流动,师父在鼓励我。我真高兴,我终于突破了这个假我。

走出来讲真相没几天时,我和一个常人朋友在茶馆约好见面,其实是为了讲真相。我不知道茶馆的位置。就问了一个老头。他告诉我之后,我就给他讲真相。他笑笑没吱声就走了。走了几步,回头问我:“你去茶馆干什么呀?不是搞什么非法活动吧。”我赶紧解释。但当老头子走了之后,我被怕的物质一下就包围了。想他知道我要去那个茶馆,他会不会举报我。那我还要不要去那个茶馆?当时那个怕的物质非常强大,我觉得我的腿都在发抖。真我假我斗争着。我最终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今天我就要战胜你这个怕,我就去茶馆。一路发着正念。过程中觉得那个怕的物质越来越弱。结果事情很顺利。什么都没发生。在坐车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感到强大的能量在身体内流动。我身边的两个女孩聊天时,其中一句话“你终于找到了回家路”清清楚楚的打到我耳朵里。当时我流泪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告诉我的。

接下来我几乎每时每刻都想着讲真相。记得一次坐地铁,等车时见我身边有两个在地铁里卖艺乞讨的。我心生慈悲,告诉他们真相,让他们三退。结果两个人三退后高高兴兴的走了。这两个人刚走,又来了几个乞讨的人。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我知道是师父把他们带来的。就这样退一波,来一波,他们就象约好的一样,这波刚走,那一波就来了。在我等车这段时间里,大约有二十多个乞讨的人明了真相,做了三退。而且很感人的是,其中有一个人说:“你们法轮功真勇敢。”还劝他的伙伴三退。另一个人非常明真相。他本人什么都没入过,他说他绝不让他的孩子加入共党的任何组织。其中更感人的是有一个身体很矮小的大姐,当我给她讲时,她一直在哭,她说她这一生太苦了,很多年前有人告诉她会有人来救她的,这回她真的得救了。

讲真相过程就是自己不断修心的过程。我在哪住。我在哪住。

一次,我下楼时看到我们一个单元的一个大叔,拄着拐杖,艰难的走着。我心生慈悲,想要救他。但还是有顾虑,因他和我住一个单元,怕对自己不利。最终正念主导我。还是和他讲了真相,大叔也很爽快的做了三退。但我这颗保护自我的心师父要给我去掉。做完三退后,大叔就问我是哪个楼层,哪个门的?当时那种情况我要是不告诉他,那真相就白讲了,他可能就不信任我了。虽然有顾虑。我还是告诉他。大叔也告诉我他在哪个门住,让我到家去玩。大叔走后我的假我激烈的往出返,想他会不会举报我呀?我知道这不是真我的想法。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谁也不配动我。心里一直排斥这个想法。但它还会冒出来。这个假我还会联想,晚上回家,不会有警察在我家门口等着我吧。晚上回家时,快到家时,真看到一个穿制服在我家门口。心里平静了一下,仔细一看。原来是送快递的,心里觉得很好笑,一切都是假相,师父就是为了让我们去掉那颗为私为我的心。

我刚开始不敢在公交车上讲真相,觉得那么多人都听着,不安全。但我知道这还是维护自我的假我的思维。想突破它。有这一念师父就帮我。

一次坐车人很多,很拥挤。可我上车后身边刚好有一个座。我知道是师父让我突破这个障碍,让我讲真相。看看周围那么多人,思想还是斗争了一会,我问自己:“我是不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我要不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如果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为什么我宁可相信我的假我,也不能相信师父?”是的,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我就开始给旁边的人讲真相,一路都在讲。讲的时候心已很平静。后来坦坦然然的下车。

我学法很多。我虽然是闭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但学法炼功时会感到强大的能量包容着我。同时也感到层层法理的展现。那种美好和殊胜无法形容,心中只有对师父的无尽的感激。

在实修过程中能真切的感到师父就在身边,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的,我们只要随机而行,无条件找出自己,找出所有后天观念去掉它就够了。但这个过程就是对师父的信的过程。我个人体悟,弟子对师父的信的程度就是自己修炼境界的体现。

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找到了同修。在和十几年来一直跟着正法進程的老弟子切磋时,他们都不知道我是新走回来没多久的。我告诉他们时都很惊叹,说我怎么上的这么快,我这里没有炫耀的意思。这正是师父的伟大,只要我们抱着一颗纯净的心把自己无条件的交给师父,师父什么都会给予我们。

我要和那些和我一样曾经走过弯路,还没有回来的同修说:“回来吧,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等待着我们。不要错过了自己生命中真正等待的,那是一个生命永远的痛悔都无法弥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