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辽宁丹东市中共邪党委、政法委一直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使丹东地区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

二零一二年中,以戴玉林、石光、杨峰为首的中共丹东市委邪党委、政法委又追随中共邪党搞什么“回归工程”,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炮制邪恶“承诺卡”毒害世人;强拆百姓大锅卫星收视天线,不许百姓收看美国新唐人电视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F08专案组”;疯狂的骚扰、绑架、抄家、抢劫、拘留、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二年中,中共丹东邪党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四人;非法判刑九人;非法起诉判刑十一人;非法劳教八人;非法刑事拘留十人;绑架十二人(当日或次日放回十人,正念走脱二人);非法骚扰迫害二十五人。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因迫害离世一人。非法抄家抢劫法轮功学员的各种耗材、机器设备、货物、车辆、现金和各种物品以及非法罚款、勒索等,折合人民币四十多万元(银行卡、办公网卡除外)。

以下是二零一二年(夏历壬辰年)丹东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

一、四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离世

1、法轮功学员李新良屡遭迫害含冤离世

李新良,男,五十二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很多。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十二年中,李新良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而遭受中共各级部门的残酷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一年七月,李新良被东港市公安局及花园派出所恶警绑架,关进东港看守所,遭恶警李永安等人残酷迫害四十多天,只剩一把骨头。二零零一年九月又被抓进洗脑班迫害半个月。二零零二年四月四日被东港市公安局刘华、周恒臣、王润龙一伙绑架到花园派出所,李新良赤脚被关进铁笼子里非法逼供二十四个小时。后转押东港看守所遭残酷毒打折磨。同年六月,在丹东市政法委、六一零的操控下,东港市六一零、公检法合谋,以完全捏造的罪名将他非法判刑七年,投进沈阳第一监狱。

李新良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后,恶警继续用邪党的各种欺世谎言与歪理邪说洗脑,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李新良金刚不动。因为不“转化”,不顺从邪恶,而被关进“严管号”、上“抻床”、两手的合谷穴三阴三阳交结处下钢针等各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被查出得了严重的“空洞性肺结核”,吐血、吐苦胆水长达一个月,直到昏死、不省人事。二零零三年底,李新良被医院认定没有几天活头了,监狱将他保外就医送回家。二零零五年八月,李新良身体还没有恢复的情况下,沈阳第一监狱再次将李新良劫持。

入监后被关进监狱“严管号”迫害,恶警以后又让他长期一人睡车间水泥地等迫害,直到他大口吐血、昏迷不醒。医院检查是肺萎缩,胸积水,粘连,但监狱仍不释放李新良。直到二零零九年二月刑满,才被释放回家。

李新良释放回家后,因身体不好,又没有经济来源,儿子念书还要靠法轮功学员资助,心理负担很重,身体始终没有得到康复。二零一一年底,发现他家附近有人蹲坑监视,担心自己再次遭受无辜迫害,担惊受怕,病情又加重了,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2、法轮功学员李芹在邪党非法起诉中离世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法轮功学员李芹在路上走路的时候被恶警劫持绑架,关进凤城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李芹遭受恶警的刑讯逼供,拳打脚踢,电棍电击,被恶警拽住头发狠命地往墙上撞等等一系列酷刑折磨。李芹绝食抗议邪恶的残酷迫害,又遭看守所狱医和多名恶警反复多次的野蛮灌食,直至生命垂危,被保外就医放回家。李芹回家后,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凤城市政法委副书记李洪全与凤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关威等人再次抓捕李芹,李芹被迫流离失所。

李芹离家出走以后,恶警多次上门骚扰,对李芹的老伴进行威胁、恐吓,并停发李芹的退休金。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日,凤城法院在未查清事实真相的情况下,将李芹与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佟淑芳、马育新一起非法判刑。李芹被非法判刑四年,佟淑芳被判三年半,马育新被非法判刑五年。

马育新、佟淑芳二人上诉丹东中级法院。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丹东中级法院撤销了凤城市法院对李芹等三人的非法判决。然而二零一二年正月,凤城市公、检、法再次将李芹非法起诉,欲非法枉判。

在中共凤城恶党反复迫害的巨大压力中,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李芹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含冤离世。

3、法轮功学员刘金凤离世前长期流离失所

刘金凤,女,今年六十二岁,家住凤城市边门镇敖家村五组。二零零一年,刘金凤在给世人讲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时,被坏人构陷举报。边门派出所警察闯入家中抄家,被刘金凤严厉制止。此后,她丈夫庄正财因受邪党谎言毒害很深,且拒绝了解法轮大法救人真相,后被六一零与当地派出所恶警收买利用,经常打骂刘金风,给恶警通风报信,成了恶党的帮凶。

二零零四年四月,边门派出所恶警冯军带领三人到刘金凤家,先将她骗到村委会,而后返回刘金凤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转法轮》一本,手抄本《洪吟》和一个日记本,随后又将刘金风劫持到边门派出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将她放回家(村里人给接回)。事隔几日,这几个恶警又到刘金凤家,谎称村里卢书记找刘金凤谈话,将刘金凤送进凤城市北山拘留所,三天后转押凤城看守所。后被劫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一年。刘金风儿女为了营救母亲,花了一大笔钱打点迫害者,直到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五日放回家。

释放后因害怕再次被迫害,刘金凤一直流离失所,漂流在外,生活艰难,身体和精神受到伤害。巨大的精神压力使刘金凤身体垮下来。二零一二年二月份儿女带她上大医院检查,医生说无手术价值。四月份刘金凤来到女儿家,然后在凤城医院住了十几天,被丈夫接回,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离世。

4、法轮功学员徐桂兰被迫害含冤离世

徐桂兰,女,六十一岁,家住东港市内,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大法之前是糖尿病晚期患者,修大法不久身体就完全康复,无病一身轻。她心里非常感恩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在以后的日子里,她和本地法轮功学员一起洪法,把法轮大法的福音传送给广大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打击迫害法轮功开始后,面对邪恶的造谣诬蔑,徐桂兰依然坚修大法。为清除邪党谎言对广大世人的毒害,她与其他同修一起走街串巷讲真相,揭谎言。

二零零三年六月,徐桂兰因制作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资料被绑架关进东港看守所。关押期间被迫害致病情复发,后被勒索罚款若干,以“取保候审”的罪名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徐桂兰再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在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的直接操控下,东港市公检法合谋以完全伪造的事实和强加的罪名与非法手段,将徐桂兰非法判刑。关押期间,徐桂兰病情再次复发。身体不能行走,眼睛也看不清。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九日,东港法院非法开庭对她非法庭审时,徐桂兰坐在椅子上,被人抬到法庭的。东港法院将她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徐桂兰被放回家。徐桂兰回家后继续炼功身体又恢复了健康。

二零零七年底,东港市六一零、公安局又逼迫她到迫害部门去签字,徐桂兰精神再次受到压力和刺激,病又复发。二零零九年,病情加重,期间又不断地被骚扰,几次被家人送进医院住院治疗。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徐桂兰在中共的迫害中含冤离世。

二、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1、刘品彤、张迎红、张静被非法枉判三至八年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下午,刘品彤、张迎红、张静、王晶四名法轮功学员给民众讲法轮大法真相时被构陷举报,遭东港市前阳边防派出所警察绑架。张迎红价值十几万元的轿车在绑架现场被非法抢走,抢走四人若干现金、家里房门钥匙、车钥匙等东西。前阳边防派出所恶警孙亚军、王占全当晚将四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丹东看守所非法审讯逼供一整夜。

三月四日上午,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丹东市公安局边境经济合作区分局、 合作区公安分局前阳边防派出所、合作区公安分局新港边防派出所及丹东浪头边防派出所的恶警,非法闯入王晶、张静、张迎红家疯狂抄家,抢走各种私人物品与现金,合计价值八万多元。

三月四日中午,刘品彤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拉到丹东市公安局合作公安区分局刑讯逼供。刘品彤不回答恶警的任何无理提问,拒绝一切签字,不配合恶警的一切违法犯罪活动。恶警将刘品彤单独带到一个屋子里,三个便衣对刘品彤拳打脚踢十几分钟,揪头发,扇耳光,头发被揪掉许多。恶警一边暴打,一边用低级下流的语言辱骂她。后将她按倒,让她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近一个小时,并说:“你将来被判的最重,因为你态度不好。我们不管你有多少光盘,就是没有,我们可以给你加上!”

王晶被非法劳教被绑架关押半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刘品彤、张迎红、张静被非法起诉。在丹东六一零的直接操控下,振兴区法、检两院依照丹东市公安局合作公安区分局非法伪造的事实与强加的罪名,给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八月十日秘密下判决,刘品彤被诬判八年,张迎红被诬判七年,张静被诬判三年六个月。

三人提出上诉。刘品彤的家人再次为其聘请北京律师王光琦做无罪辩护。丹东市中级法院与振兴区法院串通一气,维持非法判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刘品彤在病危状态下,与张迎红、张静、周公清三人一起被劫持进沈阳女子监狱。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家人去监狱探望刘品彤遭恶警拒绝。有消息透露:在辽宁省的头目到沈阳女子监狱去检查工作时,刘品彤向他们揭露了自己遭受的迫害,而被加重迫害的。

2、周公清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周公清,女,六十岁,东港市马家店镇普通农民。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周公清曾被马家店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两年。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周公清与法轮功学员孙秀华、修桂香一起在向世人讲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时,遭马家店镇双山西村兴台东村民组恶人解伟恶告,再次被马家店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关进丹东丹东看守所。

关押期间,三名法轮功学员均遭恶警孙德芳、程仁鹏、王全康、齐子毅等人的非法逼供。同年五月九日,东港市公安局局长王尚庆下令将周公清非法逮捕,后非法起诉。

周公清的家人从北京聘请正义律师周公清做无罪辩护。律师第一次到丹东看守所会见周公清时,发现他眼睛看不清,耳朵听不清,血压很高。无法与其沟通。

东港市公、检、法在六一零操控下,八月二十三日非法起诉周公清,周公清家人遂广发邀请函,邀请当地民众前往法院旁听。东港法院做贼心虚,故意将开庭时间拖后一周。

法庭上,家人亲眼目睹周公清被迫害的眼睛看不清,耳朵听不见。审判长刘文国在律师辩护时四次无理打断律师,干扰律师辩护。庭审最后以“休庭”告终。庭审结束一周后,东港法院漠视律师所做的无罪辩护,偷偷下判决,给周公清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周公清提出上诉,并聘请北京律师王光琦做无罪辩护。丹东市中级法院无视法律,与东港法院串通一气,维持非法判刑。十二月十一日,周公清被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迫害。

3、艾立龙被判刑三年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早晨五点钟,丹东市汤池派出所三、四名恶警将汤池镇集贤村法轮功学员艾立龙绑架劫持到丹东看守所非法关押。同年十月二十八日艾立龙被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汤池派出所、振兴区检察院合谋非法起诉。后被振兴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投进监狱。

4、刘雪文被非法判刑入监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上午,丹东市振兴区政法委、六一零、国安、公安局国保大队与帽徽山派出所等部门,共计二十多人,分别闯入振兴区法轮功学员刘雪文、刘新家非法抄家。恶警抢走其家中大法书籍若干、笔记本电脑各一台,还有各种物品。二人被绑架到丹东看守所非法关押,遭残酷迫害。刘雪文已被振兴区公检法合谋非法判刑入监,刘雪文被劫持进沈阳女子监狱集训队迫害。刘新的情况还在继续调查中。

5、高广俊被枉判三年

高广俊,男, 四十六岁。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凤城市政法委、六一零的不法之徒和四门子镇派出所所长吴晓东、副所长姜军等恶警在四门子镇人民村治保主任、恶人张忠祥的引领下,非法闯入该镇法轮功学员高广俊家,在高广俊本人不在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和各种耗材等。高广俊的母马淑兰也一同被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十二个小时放回。高广俊在派出所被恶警酷刑逼供,次日早晨,当家人见到他时,寒冬腊月,恶警只许他穿一个裤头。高广俊被关押在凤城看守所合计关押七、八个月。二零一二年六月中旬,在凤城市六一零的直接操控下,高广俊被凤城市公检法合谋非法判刑三年,投进沈阳监狱迫害至今。

6、戴玉芝被非法判刑一年

戴玉芝,女,六十多岁。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曾被凤城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恶警送押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时,戴玉芝因被迫害致病危,马三家劳教所拒收而被放回家。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戴玉芝突然失踪。当时老人身上只穿一身单衣服。家人四处寻找不见人影,后来得知戴玉芝上街买菜时被凤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劫持绑架,关进丹东看守所。后被非法起诉判刑。同年八月二十九日凤城市法院给戴玉芝非法庭审。戴玉芝坚决不配合恶人,拒绝一切签字。法庭草草收场。凤城市法院后偷偷下判决,给戴玉芝非法判刑一年。戴玉芝现被关押在辽宁东港监狱。东港监狱与东港市看守所合在一起,对外不挂牌。丹东地区刑期在二年以下的法轮功学员均被关押在这里。

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起诉判刑

1、刘成军被非法起诉判刑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八日晚八点左右,凤城市政法委政法委书记丁文波、副书记李洪全、新上任政法委副书记兼“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花吉强亲自指使凤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凤城市公安局下属凤凰、凤山等三个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等部门,分别以诈骗、翻墙入院、撬门砸锁、路上劫持等卑鄙手段,于当晚同时绑架了杨可新、刘成军夫妻、孙喜凤、姜福永等五名法轮功学员。疯狂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大法师父法像、笔记本电脑三台、打印机二台、刻录机一台、现金二千五百元、一万五千元的活期存折一个、各种耗材、外接硬盘、U盘、MP4等私人财产,抢劫小汽车一台。刘成军和孙喜凤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均被勒索一万元于次日放回家。

凤城市政法委书记丁文波、副书记李洪全、花吉强直接插手迫害刘成军。丁文波亲自找黑社会的人去威胁恐吓刘成军,强迫刘成军“转化”,放弃大法修炼。在丁文波的操控下,凤城市公检法已合谋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将刘成军非法起诉判刑。家人多次要求见人、放人均遭野蛮拒绝。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三日,刘成军家属去检察院询问情况,办案人顾世鹏告诉刘成军已被他们非法起诉到凤城法院。凤城法院负责此案的是刑事庭长佟明智、刑事庭副庭长潘淑琴。二零一三年二月七日,刘成军的女儿去看守所要求探望父亲,所长拒绝家人会见,只准刘成军女儿通过摄像头看了几眼。目前,凤城法院正预谋给刘成军非法判刑。

2、沈阳韩春龙、陈新野被非法起诉

沈阳法轮功学员陈新野、韩春龙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到丹东市公差时,在丹东铁路大酒店,被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振兴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杜国军、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润龙与站前派出所所长于铁民、副所长王志等六、七名恶警闯入房间绑架,二人笔记本电脑两台、手机两部、钱包、现金、银行卡、办公网卡等所有随身携带的私人财物都被抢走。派出所恶警声称:网警通过网络IP检测到陈新野、韩春龙发送宣传法轮功的邮件信号。

陈新野、韩春龙在四道桥派出所遭刑讯逼供,拳打脚踢、扇耳光、六、七个恶警群殴、喷辣椒水……韩春龙被打得至今两耳失聪,血压191,心律130。

韩春龙被关进丹东看守所后,绝食抗议迫害,被强行灌食,手脚被铐在铁环上;睡觉时是四肢被固定铐着,不能动弹;鼻孔里被插着塑料管每天二十四小时不拔下来;尿管是直接插到尿道里,也是二十四小时不拔出来。韩春龙后被迫害致肾功能不全、肾盂积水、输尿管口撕裂等严重症状,被送医住院,几日后又被劫持到丹东第一看守所关押迫害。

一月二十三日,陈新野、韩春龙被丹东振兴区公安局、站前派出所、振兴区检察院合谋非法批捕。二月五日下午,韩春龙的家属去振兴区检察院递交韩春龙的住院病历,要求立即释放韩春龙。检察长王学平气急败坏的大喊大叫说:“法轮功(学员)天天给我打电话,发短信。(你们)找派出所去!”走到电梯里还说:“判死刑才好呢!”

丹东市政法委、六一零为进一步迫害韩春龙,操控振兴公安分局、站前派出所与振兴区检察院等部门,合谋伪造事实,以强加的罪名将韩春龙非法起诉。

3、王丽被非法起诉判刑

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上午十点多钟,凤城市法轮功学员王丽、周春玲驱车到东港市长安镇讲真相时,遭长安派出所警察绑架。

当天下午五点左右,周春玲、王丽被长安派出所恶警拉到凤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国保大队长陈斌和帮凶张平与长安派出所恶警合谋,闯入两位法轮功学员家抄家。

周春玲在凤城国保大队关押期间,趁看守警察睡着时正念走脱。

王丽家人花了一大笔钱打点迫害者。凤城公安局先将王丽以“取保候审”的罪名放回家,而后将王丽非法起诉到凤城检察院。二零一三年元旦之前,凤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人又去王丽家骚扰,逼迫王丽到国保大队去一趟。因王丽没配合,陈斌等人已将王丽非法起诉到凤城市法院,家人又被勒索近三万元。目前,凤城市政法委六一零与公、检、法正合谋给王丽非法判刑。

4、郭运兰被非法起诉判刑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郭运兰被长山边防派出所的一警察拉到东港检察院,欺骗郭运兰在空白纸上签字、按手印。二零一一年九月底,东港法院传讯郭运兰,告知十月一日以后将开庭给她判刑。郭运兰被欺骗,精神受到巨大伤害,出现神智不清,失忆等状态。

二零一二年下半年,郭运兰神智刚刚有点清醒,东港市国保大队长王润龙与长山边防所所长吴大龙合谋,又以空白纸上伪造的事实,再次非法起诉郭运兰,东港市法、检两院预谋给郭运兰非法判刑。这是东港市公检法第三次对郭运兰非法判刑。

5、张良、孙俊波被非法起诉判刑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晚八点多钟,好几辆警车、几十名警察围在法轮功学员张伟家楼下,前后楼道里布满了便衣警察。当时张伟的丈夫不在家,家里只有张伟和大女儿孙俊波和十四岁的小儿子在家。三名警察冒充收水费的人欺骗张伟开门。张伟的大女儿觉得很可疑:收水费的人白天不来这么晚来?就回答说:“收水费就等白天来吧,晚上大人不在家。”没给他们开门。恶警就开始撬门砸锁,可是怎么撬也撬不开。随后,东港市公安局局长王尚庆指使公安交警派出所所长于世年等四名恶警,从东港市交通局搬来 “丹东消防”的云梯车,从四楼窗户爬到室内绑架张伟。眼看着妈妈再次落入流氓邪恶的手中,两个孩子拼命的与绑匪抗争,不让带走母亲。可是两个孩子的力气阻止不了他们的恶行,孙俊波只好打电话给父亲和家里的亲人,叫他们来帮助制止绑匪。

张伟的丈夫质问于世年为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动用升降机车破窗入室绑架张伟?他说因为张伟“越狱逃跑”。张伟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入狱;二零零三年初保外就医回家;二零零八年十月沈阳女子监狱收监未果。保外就医变成了“越狱逃跑”!中共邪党就流氓到这种程度!随意编造一个谎言就可以抓人。张伟趁亲人与恶警讲理的机会再次走脱。王尚庆遂下令绑架张伟的家人张良和两个小叔子(二人没修炼),非法通缉孙俊波。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至七月二十八日,东港法院两次开庭给四人非法判刑未果。因为判刑的依据仅仅因为张良、孙小四、孙小五参与营救亲人张伟,制止无辜迫害,而孙俊波仅仅因为打了求救电话。据悉,东港法、检两院后将案子退回办案单位巡警大队。新上任的公安局长张振喜再次令巡警大队办案人解运贵等人继续伪造事实,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再次将四人非法起诉。

十几年来,张良一家一直承受着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与经济勒索。巨大的精神刺激、压力和痛苦,使张良的老父亲承受到了极限。张良、孙俊波与亲戚孙小四、孙小五的再次被迫害,使老人再次倒下了。二零一三年一月,老人在悲愤中含冤离世。

6、孙桂清被非法起诉判刑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九日,东港市新城区桃源村第二村民组法轮功学员孙桂清被东港市新沟边防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和家中所有的大法书籍、真相材料。当天晚上十点多钟将孙桂清关进丹东看守所。东港市公安局与新沟边防派出所已将孙桂清非法起诉,东港市六一零和法、检正预谋非法判刑。

四、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1、王雪梅、王雪洁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及一年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下午二点半左右,丹东振兴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顾丽领着七、八个人,非法闯入丹东振兴区桃源小区法轮功学员王雪洁家,欲强行拆掉卫星接收天线(大锅)。王雪洁阻止其恶行,与其讲理,僵持了一个多小时,恶警理屈词穷,扬长而去。撇下一句话:明天必须拆下来,不拆就罚款五千元。

次日下午二点半左右,桃源派出所恶警王子宇与那七、八个人再次来到王雪洁家强行拆锅。当时王雪洁姐姐、法轮功学员王雪梅也在王雪洁家。姐妹俩一起阻止强拆,再次向他们讲述法轮大法的教人向善做好人,收看国外新唐人电视了解法轮大法真相是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恶警无言以对。其中一名恶警打电话又叫来七、八个恶警,领头的人是丹东振兴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指导员丁峰和桃源派出所副所长关东。十多名恶警不由分说绑架王雪洁,王雪洁上前阻止也被绑架。三人同时被绑架到桃源派出所录口供,恶警不谈他们非法拆锅的事,只讲王雪洁姐妹当众宣传法轮功的事。国保大队恶警顾丽以此为由伪造假口供,逼迫王雪洁姐妹俩在上面签字。遭拒绝后,将姐妹俩连夜送进丹东拘留所(已搬迁至丹东汤池镇)。王雪洁丈夫当晚深夜十一点才被放回家。

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丹东振兴区公安局、桃源派出所与丹东市劳教委员合谋,非法王雪梅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王雪洁一年,将其送进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至今。王雪梅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残酷折磨。

2、刘秋红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凤城市四门子镇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本镇新农村刘秋红家,将其连拖带捞弄到警车上,拉到四门子派出所非法审讯,直到深夜十一点才将其放回。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上午八点多钟,四门子镇刘秋红被本村邪党支部书记刘正浩(电话:0415-8574286)恶意构陷举报,四门子镇派出所所长吴晓东、副所长姜军两名恶警非法闯入刘秋红家,强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并逼迫她到派出所去签字,被刘秋红严词拒绝。吴晓东、姜军等人当即将刘秋红绑架到丹东看守所关押迫害。

同年三月二十日,凤城市公安局、四门子镇派出所与丹东市公安局法制处、丹东市劳教委员会合谋,将刘秋红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出狱。

3、修桂香、孙秀华被非法劳教一年及一年三个月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下午,东港马家店镇双山村孙秀华、周公清、修桂香三名法轮功学员在向世人讲真相时,被马家店镇双山西村兴台东村民组恶人解伟构陷举报,遭马家店公安所的恶警绑架,当晚关进丹东看守所。五月十三日,孙秀华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修桂香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人均被劫持到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马三家劳教所恶警给孙秀华上“抻床”酷刑,折磨长达一个多月,强迫孙秀华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目前还在迫害之中。4、叶春强、叶春芝被非法劳教一年丹东振兴区法轮功学员叶春强、叶春芝于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晚在东港市内讲真相时,被东港市大东公安所(分局)恶警绑架。七月十八日,东港市公安局与大东公安所、丹东劳教委员会合谋,将叶春强、叶春芝非法劳教一年,送进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至今。

五、四人被非法拘留

1、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下午三点左右,丹东市内法轮功学员韩玉梅、韩玉荣姐妹俩,在丹东市内太平地区向世人讲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举报,遭丹东太平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到丹东拘留所,关押迫害半个月放回家。

2、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东港市内法轮功学员刘平在给世人讲法轮大法救人真相时,遭恶人构陷举报,被东港市大东公安所(分局)恶警绑架,关进丹东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3、家住辽宁丹东凤城市宝山镇的法轮功学员张紫阳,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劳教送进丹东教养院迫害,家里扔下妻子和刚满五岁的孩子。关押期间,张紫阳被强制洗脑,强迫他 “转化” ,干超负荷劳动等迫害。张紫阳坚持真理,不向邪恶低头。约在二零零三年八、九月份,丹东教养院强迫法轮功学员到院外干劳役,张紫阳趁机正念走脱。从此漂流在外,居无定所。后打工来到东港市,直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初,夫妻、孩子才得以相见。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东港市公安局与下属新沟边防派出所的恶警趁张紫阳到丹东市内接货之机,将张紫阳绑架。十二月十九日下午,东港市新沟边防派出所的恶警开着警车,拿着张紫阳的照片找到张紫阳的住处,在无任何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闯入张紫阳私人住处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笔记本电脑、刻录机等机器设备若干台,还有家中各种物品。邻居看到,恶警将东西拉走后再次返回将房前的柴禾堆掀倒,又抢走一些东西。在丹东绑架现场抢走张紫阳所有的货物。

张紫阳被劫持到丹东劳教所,恶警将他关进铁笼子里折磨长达一个星期。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东港市公安局指派新沟边防派出所四名恶警到丹东劳教所劫持张紫阳,欲将他转押辽宁其它监狱。张紫阳趁看守警察打电话之机再次正念走脱,现被迫流离失所。一家人又活活给拆散了。

4、周林,男,四十七岁,家住丹东市振安区五龙背镇,二零一三年一月底因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遭丹东市公安局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丹东看守所。

周林一九九九年七月前开始修炼。二零零六年,他母亲因他父亲去世受严重打击而精神失常,卧床不起。周林每天端水喂饭,擦屎抹尿的,照顾入微,七、八年如一日。他被绑架后,母亲无人照顾。

六、多人遭骚扰

1、鞠凤英、石景梅、赫丛兰等被非法骚扰、抄家抢劫

二零一二年一月四日上午,凤城市政法委副书记李洪全、李发民在凤城市宝山镇政府人员引领下,非法闯入宝山镇代家村法轮功学员鞠凤英家非法骚扰。李洪全对鞠凤英非法审问,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遭鞠凤英严词拒绝后,李洪全当即威胁恐吓鞠凤英:“你不放弃(修炼大法),你还得住监狱。”鞠凤英在此之前已被这些不法之徒非法抓捕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过。鞠凤英不惧邪恶、不配合邪恶。李洪全等人随后开始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大法《明慧周刊》两本。接着,李洪全等人又非法闯进宝山镇赵家村法轮功学员石景梅、赫丛兰家,以同样的作恶手段非法逼迫两名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遭拒绝后,李洪全等人开始疯狂抄家。在石景梅家翻箱倒柜,抢走法轮大法书籍两本(后被要回);《明慧周刊》六本;真相光盘两个。

2、李贵义拒绝写“保证书”被停发低保费

二零一二年八月,凤城市白旗镇政府人员王新闯入本镇法轮功学员李贵义家,不给办理“低保费”来要挟李贵义,逼迫他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李贵义不写,他们就逼着李贵义在他们伪造的不炼功保证书上签字,李贵义不签,他们就不给办理低保。白旗镇镇长叫赵振华。这方面的案例不计其数,在此仅举一例。

3、赵玉香遭绑架迫害致病危住院 后被勒索七千元

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到九日,是东港市孤山镇一年一度的“庙会”,游客很多。丹东、东港市公安局、孤山公安分局派了很多警察和便衣混在人群里,假扮游客抓捕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五月七日下午,孤山镇法轮功学员赵玉香在街上给世人讲法轮大法救人真相,遭恶人构陷举报,被孤山公安局的警察绑架,抢走随身携带的真相数据、神韵晚会光盘。七十岁的赵玉香被带到孤山公安局审讯、被强迫写保证、按手印,嘴里还说:“你别说我强行叫你做的。”赵玉香一一拒绝。

丹东、孤山公安局的恶警合谋欲将赵玉香老人非法送进丹东看守所。老人遭绑架、非法审讯、强迫按手印等迫害使赵桂香收到强烈的精神刺激,当即浑身抽搐,随后人事不省,被送去医院抢救。丹东和孤山公安局的恶警送老人入狱不成,又于当晚打电话给赵玉香儿子,勒索家人七千元钱。家人交了七千元钱以后才将赵玉香老人放回家。

七、结语

在长达十三年的对法轮大法与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中,中共所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本文中所列举的迫害事实仅仅是冰山一角。

“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类的历史已经走到了尽头,每个人都处在选择留去的紧要关头。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管你身在何处,无论你的名字曝光还是没曝光,都不会让你落下,人间天上都有记录。那些身负血债、死不改悔、继续作恶的中共打手,大难与你近在咫尺,如影随形,时时伴随着你。天灭中共之时,就是你被彻底清算之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7/2012年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271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