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时都在呵护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七日】自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五岁。我虽不识几个字,可我就是信师信法,就知道听师父的话,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师父时时就在呵护着我,有多少次在救度众生的路上,有惊无险!这么多年来,天天做三件事,心里只有三件事;只想着多发资料、多讲真相、多救人。

修炼大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腰痛、肺结核、贫血,身体很不好。为了治病,我找过名医看,还练过多种气功,都不见好转。一九九七年十月份的一天老伴去大街散步,发现有很多人在银行门前炼功,回家来和我说是法轮功,有邻居就在那炼。一听是法轮功,第二天一早我就去炼了。

当我炼到第二套功法时,头顶好象有个大气球压在我头上,还不停的转动。炼完功回家后,我顾不上吃早饭,我就请来了《转法轮》天书,如获至宝。由于我只上两年小学,所学的几个字早就忘光了,就请有文化的同修帮助我,每天下午到同修家看师父讲法录像,还到离家二百余里的市里参加了十天“法轮功讲法录像班”,很快就能通读《转法轮》了。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久,身体各种疾病都好了,无病一身轻,走路感觉到脚底生风,骑自行车好象有人在身后推一样不费力。师父在《转法轮》书中描述的许多神迹在我身上体现过……。

自从我得到宇宙大法,按“真、善、忍”标准做个好人,我觉得从未有过的幸福。从得法那一天起,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从没有动摇过,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就按修炼后自己的身体变化讲大法的真相,让很多人知道了修炼大法好。

第一次到乡下发资料,我出发时发着正念,坐上了汽车,在车上给司机讲,给车里人讲,他们都明白大法是怎么回事,知道了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有的接了真相资料,有的“三退”了,(退党、退团、退队)有的要了护身符,还念:法轮大法好!个个都发自内心的说了声谢谢!百十份真相资料一天全发完了。我从中悟到:众生渴望着得救度,只要我们心里想着救人,师父就会把有缘人安排到我们身边来。

二零一零年八月份的一天上午,我和同修到三岔路口去讲真相,这个地方是个停车场。我就给等车的人和司机讲大法遭江氏流氓集团迫害的真相,并发给他们真相资料,在十几分钟内一下子就把几十份大法资料发完。最后衣兜里还有一份“三退”小册子,我就到另处给那个司机,那司机二话没说把资料接过去,却一把拽着我的手,抓的很紧,他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一边恶狠狠地说:你这法轮功到处发“反动”传单,你今天还想走哇?我打电话让“610”警察带你走!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我毫无思想准备,当时我真有点懵了!瞬间我清醒了: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做的是最正的事,一切不正的因素怎能带动了我!正念一出,“怕心”逃之夭夭,我顿时觉的师父就在身边呵护着我。我一边在心里求师父加持,一边发正念清除那人身上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的干扰,一边对他讲真相……他打了多少次电话都没人接,也没有任何人来,不一会他呆呆的坐在那里。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离开了三岔路口,安全回到家里。

二零一二年十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弟家的租房人因外出时忘了带钥匙,回来后无法進屋,就来找我商量,想让我翻墙進去帮她开门。我想:这租房人虽只三十来岁,但一百五、六十斤的身体不宜爬高,我是大法弟子,房子又是我弟弟出租的,这个忙我要帮。于是我二话没说,就从自己家二楼房顶跃到她院中柿子树上,因没抓住树干,就从约三米高的柿子树上掉下来,一下子摔倒在院子的水泥地上。当时浑身疼的我连“哎哟”声也发不出来。等候在外面的租房人听到里面“扑通”一声响,就使劲的喊:“姨!姨!您怎么啦?”我听到外面的叫声,就是起不来。当我心里明白后的第一念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倒下,不能给大法抹黑,我还有救人的使命没有完成,我要站起来!就这一念,大约十分钟左右,我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去把大门打开,租房人進屋了。

租房的女子见我从二楼摔下后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让我坐下,甩甩我的手,摸摸我的脚,很不放心的让我去看医生。我婉言谢绝,并趁机给她讲真相(原先给其讲几次,她很反感),她激动的对我又是作揖又是鞠躬,嘴里不断的念叨:“太不可思议了,今天不是我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相信法轮功有这么神奇。真是太感谢法轮功、感谢大法师父!”

当晚我儿、女知道后,先后赶来问我怎么样,非要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才放心,我对他们说:我是修炼大法的,放心吧,没事!虽说没事,可当晚我全身疼痛的一宿没睡。大法弟子所遇到的每件事都不是偶然的,我赶紧向内找。前不久经常和我一块做三件事的女同修被病魔夺去了肉身(她曾患皮肤癌晚期,是大法给她第二次生命,因放纵情欲,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五十多岁了又二次结婚。)她临终前悔恨的泪水及她那被病魔折磨的骨瘦如柴、死去活来的情景时时在我眼前回荡…。原来是我没有在法理上对待同修的离世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哇!好险啦!我连忙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只听我师父的安排,即使有漏我可以在大法中归正;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彻底清除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我由衷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发完正念,我又听师父讲法,三点五十我照常晨炼。炼功时疼痛难忍,我心中一遍一遍的念颂师父“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的法,随之疼痛逐渐减轻,五天后我行动自如。半月我洗澡时发现右臀部有半尺方圆的青紫块。就这样有师父呵护,我一天也未停止过做三件事。

十几年来,点点滴滴,神奇道不尽,说不完。我修的还不够,知道要修去的人心还有不少,今后要珍惜一分一秒的时间,多学法,学好法,紧跟师父,正念正行救更多的世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